第576章 比试,情商

2021-12-02 作者: 灰白橘子
  第576章 比试,情商

  一夜无话,转眼间便是次日清晨。

  雅昭起了个大早,从居所中出来后,打算活动活动在昨夜里劳累无休的身体,当走到拐角处时,竟然也恰巧碰到了自家兄长,看着对方生龙活虎,意气风发的精神样子,雅昭对此也很是惊讶。

  看来昨天夜里对方还真就把他赠送的宝贝给使用过了,派上了用场,而且成效似乎还不错,单看对方现如今的精神样子,与之昨天见面时没睡好觉的状态比起来,明显是好上太多了。

  “大哥,昨晚睡得如何?”

  两兄弟一见面,雅昭便笑着询问了一句。

  鬼庭雅孝闻言愣了愣,也听出了自家弟弟的话外音,明摆着是在调侃他。

  老脸一红,轻咳一声转移了话题,“还行吧。”

  明知故问嘛这不是,有了你给他的弹药补给后备武装能源,那他还不是加班加点的去努力造个闺女?

  不过毕竟是手足兄弟,感情在这里摆着呢,他也并没有太过在意雅昭的调侃,只是说了一句,“我方才已经命人准备早餐去了,过一会儿带着弟妹来,一起吃个早餐。”

  “好。”

  雅昭点了点头,也并没有拒绝什么,毕竟是大哥的一番好意,盛情难却,“不过我就怕她们两个一个比一个懒床,叫也叫不醒。”

  “那就把你的小徒弟带来吧。”

  鬼庭雅孝稍一思量,便明白了个中缘由,还不是因为战斗力太猛了,一般人根本扛不住。

  昨天晚上他初次尝试后,便感觉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和精力,足以支撑他去敌人大战三百回合,到了最后,星野泽玲更是有些被折腾怕了,高举白旗宣布认输,让他的脸上增光添彩,尽显男儿雄风。

  “永真么?好啊。”

  雅昭愣了愣,便又笑着回应了大哥。

  在懒床这一方面,蝶跟岚都很难搞,永真倒是不必担心,她的作息规律一向都是挺正常的,天还没亮就早早的起床,出去跑步练剑,做有氧运动去了。

  有时候他这个师傅还没爬起来呢,对方锻炼完毕后,就一早回来叫门了。

  也就是他最近也逐渐开始习惯早起,不然平日里无事处理,也都是拖到中午时分才会看懒洋洋的爬起来,在偷懒这一方面,他一向认为自己已经够懒的了,没成想自从蝶跟了他以后,比他还要懒一些。

  这也算得上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吧。

  雅昭与兄长再次攀谈了一会儿,鬼庭雅孝看雅昭随身携带着佩刀,也突然间来了些许兴致,想要跟他过上几招热热身。

  “好久都没有跟你切磋过了,雅昭,来,让大哥见识见识你的枪术!”

  话音一转,鬼庭雅孝便识趣的避开了雅昭的长处,想要从他的短处下手。

  摩拳擦掌,露出了豪爽笑容,“想当初你的摔跤跟体术,那可还是我教你的,来,让我见识一下到底有没有长进。”

  “大哥你可还真是会扬长避短啊……”

  雅昭一听这话,也忍不住去吐槽了一句。

  他可是个剑豪来的,你好意思开口说去跟他比摔跤还有枪术?

  鬼庭雅孝听了哈哈大笑,也丝毫不去掩饰自己的想法,“大哥在剑术方面的造诣远远不如你,我用剑术与你去切磋探讨,那岂不是自取其辱?”

  他可没忘了自己是如何败在一心手中的,这样的经历他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哪怕是面对着自家兄弟,那也一样。

  “你好歹也是苇名七本枪之首,在偌大个战国里,所有用枪的高手中,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跟我一个剑豪去较量枪术,有点不太合适吧……”

  雅昭依旧委婉的想要去拒绝切磋。

  并不是他枪术不行,也不是因为他的摔跤与体术已经落伍了,而是担心伤了兄弟和气。

  开玩笑,你以为他真的是那种明知道自己有弱点存在,不去想方设法的弥补,还整天摸鱼寻欢,对其放任不管的人么?

  他早就偷偷摸摸的把自己的枪术修行至绝巅的层次了,就从招数技艺这一块来看,那他也是个顶尖的枪术大师。

  体术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他的体术是鬼庭雅孝教的,但是自从携带着记忆穿越之后,他早就把自己的体术推陈出新了,也不知道究竟甩了鬼庭雅孝几条街,别的不说,就问你他这一肘子下去,能够硬抗下来还能跟没事人似的,又能有几个?
  诺大的战国里,屈指可数!
  他并不是怯战,而是担心若是在除去剑术这一方面,无论是枪术还是体术,都胜过了自家兄长,那给人的打击得有多大?

  他还是不是苇名七本枪之首了?苇名主帅的位置,他还做不做了?

  多丢人哦。

  精通各种人情世故的雅昭,思来想去,也都觉得这笔买卖划不来,所以便也想着去推辞一二。

  不过这就正巧入了鬼庭雅孝的下怀,也让他有些上头了,也丝毫不顾及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撸起袖子,执意要跟雅昭较量一下。

  下扎马步,朝他勾了勾手,“雅昭,你尽管放马过来!放心吧,在肉搏这一方面,你大哥可还没怕过谁!”

  “这动作实在太危险了,要不咱们还是掰手腕吧?三局两胜如何?”

  雅昭犹豫了一下,便提出了个中和的方法。

  鬼庭雅孝面色古怪,看着自家体格算不上健壮却也并不单薄的小老弟,满身上下也都是健子肌,但是他的力量优势你又不是你不知道,询问一句,“你确定?”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大哥,你这就落入俗套了不是?”

  雅昭呵呵一笑,找来了一个凉亭石桌,搬了过来,将手放在上面,“大哥,尽管放马过来!”

  鬼庭雅孝一看这小子突然变得这么积极,里面明显是大有问题啊,便有些犹豫了,“你不会想着在掰手腕的时候放水,好把我糊弄过去吧?”

  你怎么知道……

  雅昭心里咯噔一下,别说,他还真是这么想的。

  大哥你变聪明了!
  是谁分给你的智慧?是大嫂么?
  看到鬼庭雅孝轻易间便识破了自己的想法,雅昭轻咳一声,立即掩饰道:“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大哥你天生神力,一般人使出吃奶的力气也都不会是你的对手,我天生体弱多病,发育不良,怎么可能还会想着去给你放水?我有那个资格么?”

  我明摆着就是个体术废物啊!(一拳能夯死白蛇神的那种)

  “那好,咱们说好了,不许用炁体源流。”

  鬼庭雅孝再三确认了一遍,这才半信半疑的把手放在了桌子上。

  你这小子若是用这种方法作弊,十个他怕是也掰不过你,因为二者的炁量根本就不再同一个层次,他会被气场轻易的震慑在原地,无法动弹。

  有关于‘炁与势’这一方面的玄妙利用,他已经初窥门道了。

  也明白在踏入了殿堂之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一心与雅昭已经远远的将他们甩在了后面,遥不可及。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雅昭说了一句,跟大哥彼此扣住了手腕。

  鬼庭雅孝目光一凛,“开始!”

  一声落下,二人同时发力。

  咔嚓!!
  肘下关节所触碰的石桌竟在一瞬间凹陷了下去,碎裂石子颤颤巍巍,抖动起来。

  雅昭一脸认真,面色涨红(装的),紧盯着大哥的双眼,鬼庭雅孝同样是在一上来便使出了浑身解数,二人一手扣住石桌的两边,随着手腕的角力,五指都扣动到了石桌里面,又是一阵磨牙般的声音。

  脚下逐渐凹陷在了石板里,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响,蛛网般的裂纹蔓延,以二人所在的位置为中心,甚至营造出了一个椭圆弧形的气场,极速扩散了出去。

  路过的苇名众只觉得一阵寒风吹过,刺骨的冰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再度回头望去,看着在庭院中角力的兄弟二人,肘下石桌已然遍布了裂痕,道道新沟渠从空白处一一炸开,蔓延在地表之上。

  仿佛也是被一股神秘气场笼罩,令人望而却步,心生敬畏。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雅昭屏气凝神,双目深邃,一只手不动如山。

  鬼庭雅孝面皮颤抖,咬紧牙关使出吃奶的力气也都挪不动半分距离,心中震撼情绪更是无以加复,想不到才仅仅只是过去了这么久,雅昭的力量便变得如此雄厚,比他还要强,他究竟是吃了什么了?

  百思不得其解。

  雅昭当然也不会去解释太多,看着自家兄长逐渐有支撑不住的迹象,微一思量,紧扣住石桌边缘的五指便加大了力道。

  一股震颤暗紧迸发而出,传递在整个石桌之上,瞬间便破坏了它的支撑基柱,也让原本就有些不堪负重的石桌子,在下一刻便轰然碎裂!

  轰!!!
  一声爆炸声响,威力与氛围丝毫不下于火炮原地自爆,鬼庭雅孝面色微变,立即运转了体内的磅礴炁量,在身前凝聚出了一层薄纱似的罡气。

  波涛汹涌的狂风气浪呼啸在跟前,却也无法突破那一层防御障碍,整个人仅仅只是噔噔噔的后退几步,便又双脚凹陷在石板上,立足在原地,稳如泰山。

  等到威势与冲击力散去,鬼庭雅孝这才长舒一口气,收敛了炁量屏障。

  等眼前弥漫的石粉与烟雾尽数散去后,再度相望,他也忍不住愣了一下。

  因为在石桌爆炸的一瞬间,他因为冲击力不得不退出几步,用于卸力,而反观另一边的雅昭,却是没有受到半点影响,无动于衷。

  一个被冲击劲力击退,另一个则是站在原地毫发无损,二人高下立判。

  鬼庭雅孝无奈的一笑,“我输了,没想到雅昭你不仅是剑术造诣超凡脱俗,就连体术也都跟上去了,远超于我。”

  雅昭却是不骄不躁,拿出了事先便准备好的说辞,“哪里的事,大哥,我们还未有真的分出胜负,石桌就自己坏掉了,这分明就是平局,根本不作数的。”

  一番老道的说辞下来,也让人看到了何为鬼庭龙马的情商!
  他不仅仅会怼的让人头皮发麻,心情好时,更可以让人舒舒服服的一整天。

  当然,一般来说,能经常有这种体验的,估摸着也就只有阿蝶姑娘跟岚了。

  别问,问就是舌灿金莲。

  事到如今,鬼庭雅孝就算是再傻,也早就已经回过味来了,也明白对方是在让着自己的,一时间,更是百味陈杂。

  “大哥,枪术还比么?”

  正感慨呢,没成想雅昭却又哪壶不开提哪壶,问了一句。

  鬼庭雅孝顿时有点绷不住了,没好气道:“还比什么?你是想让大哥今天在这里就把面子丢光是吧?”

  他连最基本的力气都不如你,彼此双方的枪术技巧哪怕是处于同一水准,又能如何?
  他依赖的就是力量与技术,以前的一心能够胜过他,那是因为对方拥有着比他弱不了太多的力量,以及远超他的速度,还有更强的剑术技艺,所以他败了。

  其余的七本枪,哪怕是跟他具备同一水准的枪术,但在力量上就不如他,所以打斗到最后,胜出的也总会是他。

  至于现在,雅昭就连原本最为弱势的力量都弥补上来了,那些能够熟练掌控枪术的技巧,在他这个剑道天才眼中,又能算得了什么?
  “比一比呗,这不是你一开始要求的么?万一在这方面我是真的不如你呢?”

  雅昭揶揄道。

  “……”

  鬼庭雅孝面皮一抖,你开始不听话了,连自己家大哥都要调戏是吧?

  你忘了是谁一把屎一把尿把你给养大的?他这个做哥哥的容易么?
  鬼庭雅孝顿时体会到了长辈的不容易,也开始有点小心酸了。

  算了,就这样吧,孩子长大了,翅膀硬了,管不住了……

  不过雅昭明显也只是开玩笑的,打了个哈哈,便上前对兄长道歉,还说中午要宴请对方尝一尝自己的烧烤手艺。

  鬼庭雅孝虽然不是什么吃货,但还是很乐意去品尝一下美味的,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两兄弟又光速的重归于好,说说笑笑的彼此短暂分别,一个回去喊上星野泽玲起床梳妆打扮,与家人共进早餐,另一个则是回去喊阿蝶起床,顺便拉着永真去大哥家里蹭饭吃。

  原地只留下满目疮痍,和前来扫地的苇名众,望着那些碎石粉末,啧啧称奇。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