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无奈的救市方案

2021-09-15 作者: 依稀初见
  第803章 无奈的救市方案

  随着‘添越资本’在国内一战封神。

  纽约,华尔街,那些创造过无数辉煌历史,已然成长为金融巨鳄的资本巨头公司,却正在连续的亏损和投资者疯狂的挤兑中,跌落神坛。

  纽约时间,9月3日,下午2点15分。

  美国资本集团旗下,著名对冲基金HB,因为过度投机原油期货市场,造成巨额亏损,不得不宣布清盘。

  2点45分,房利美在源源不断的同业机构和大规模储户、投资者挤兑下,不得不限制百万级以上美元的资金网络转出通道,要求超大额资金交易,必须到银行柜台,才能给予正常办理。

  3点25分,AIG暴露出更加严重的信用风险问题。

  4点04分,房地美为了防止被大额客户和同业机构的过度挤兑,也不得不跟进房利美的限额策略。

  4点25分,雷曼兄弟旗下,接连几支基金,因为被投资者大规模强制赎回,也不得不宣布清盘。

  5点01分,房地美、房利美发行的多支债券,被降低评级。

  6点02分,市场爆出全美最大的储蓄及贷款银行华盛顿互惠银行过度参与CDO、CDS衍生市场,也存在着巨大风险。

  信用危机扩散之后,金融领域,一波又一波的利空,不断轰炸市场。

  不断地扩大市场投资者的恐慌效应,不断地加剧市场中的流动性危机,致使‘囚徒困境’,在全球金融市场,不断显现。

  纽约时间晚上8点,政府方,再度释放出利好。

  美联储表示,各地联邦储备银行,已经接受十几家金融机构的借款申请,并做出了相应资金供给;财政部长普雷·科斯特表示,经济救援、振兴计划方案,正在整理之中,最快本月底即能出台;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目前市场环境依然良好,如果后续市场真的出现流动性危机,不排除联合政府救市。

  “没有实质行动,依然还是空话连篇,政府这反应也太慢了。”

  “确实,经济救援计划,最快月底才能出台,月底……呵呵,以目前的发展情况,真等到月底,华尔街的各系金融巨头,恐怕得倒下一大半。”

  “失望,真是失望至极,看来我也得全面由多翻空了,流动性困境,真的到来了。”

  “今天抄底的资金,全部又被埋了,看政府这种反应,明天估计又是大跌的一天,真不知他们在想什么,还不救市?”

  “政府的钱,是属于全国纳税人的钱,拿出来救这些资本家?我不同意!”

  “对,我也不赞同救市。”

  “华尔街的这些大资本,倒了也就倒了,后续自然会有人替代,1929年大萧条,我们都度过来了,还有什么更可怕的?”

  “全面性信用危机风险啊,这不救,那就只能等着大崩盘了。”

  “如果房地美、房利美倒闭,将会牵连多少民众和企业一同破产,又会导致多少人失业?就没人想过吗?”

  “这可不是救资本,而是救我们这个国家,救目前已经濒临深渊的经济。”

  “只有经济好了,大家的生活才会好。”

  “我是赞同救市的,不过我想政府要全面出手,恐怕没这么简单,也没这么快,国会里面,有许多人,是不会同意拿纳税人的钱,来救这些大资本家的,大部分的普通民众,更没有所谓的国家经济的大局观。”

  “这个时候,抢的就是时间,反应越慢,恐怕风险造成的破坏,会越大。”

  “没办法,只能等了。”

  “好在我们不是华尔街的那些资本家,不用担心被沉重的债务压垮,只需要尽快逃离交易市场就行了。”

  面对政府做出的反应,所有人,都觉得低于预期。

  焦头烂额的各系资本家,在知道政府依然没有实质性的行动之后,心里焦躁、恐慌的情绪,越发严重。

  其中,已至华盛顿,却被各位政府要员和金融系统内各位监管领导,拒之门外的理查德·福尔德、戴维·赛尔、蒙特·奥斯顿、唐恩·切诺克等金融巨头公司的掌门人,此刻,更是焦躁不已,寝食难安。

  他们凭着自己多年建立的人脉,各处走动,请了许多老朋友帮忙。

  然而,依然无法与财长普雷·科斯特和联储主席伯南克当面会谈,只能焦急、被动地等待着政府的决策和两位大佬的主动召见。

  “巴洛,材料整理出来了吗?”

  财政部,还未熄灯的办公室里,普雷·科斯特询问秘书。

  巴洛·布莱登将手里厚厚的一叠材料文件,递给普雷·科斯特,说道:“已经整理出来了,这些是房地美、房利美、雷曼兄弟、美林集团、AIG等求助的大型金融集团基础数据的汇总,您明天可以直接带往白宫。”

  “谁的问题,最严重?”普雷·科斯特问道。

  巴洛·布莱登迟疑了一会,说道:“AIG和雷曼兄弟的问题,都非常严重,不过规模上雷曼兄弟如果破产,产生的飓风效应,应该要比AIG轻松。”

  “这几家大型金融集团中,雷曼兄弟目前的规模和资产,也相对较小吧?”普雷·科斯特继续问道。

  巴洛·布莱登回答:“相对而言,是不如房地美、房利美和AIG,但跟美林集团差不多,只是美林集团和美银的谈判,就只差最后一步了,这次唐恩·切诺克先生来华盛顿,其主要目的,也是想促成这件事。”

  “房地美和房利美是我国最大的房屋抵押贷款机构。”普雷·科斯特说道,“他们肩负着巨大的社会责任,其发行的债券,所参与的投资,关联的金融机构、企业、民众,数不胜数,真的容他们倒闭,恐怕我国经济会彻底崩塌。”

  “AIG作为国内最大的保险金融机构,所牵连的利益,也太深、太广。”

  “政府承受不起市场‘次贷风险’的全部转嫁,如果进行无限制的托底和救市,恐怕这些华尔街资本弄出的整个‘次贷风险’会完全转移到政府身上,将政府信用,也给拖下地狱,到时候就真的完了。”

  “所以,必须要做出一些牺牲啊!”

  “只能让‘次贷风险’这颗金融核弹,在我们控制的范围内爆炸,我们才能真正的解决风险,让经济重回正轨。”

  “如今看来,房利美、房地美、AIG都不能抛弃,美林集团已经快上岸了,也没必要再把它往深水里按,如此……就只能让雷曼兄弟牺牲,替我们引爆这颗核弹,让全球资本和民众,来共同承受这场风暴了。”

  “哎……我与理查德·福尔德先生,私下虽有嫌隙,却并不是仇人。”

  “这一次,我们不得不选择放弃雷曼兄弟,以后……恐怕我与他,是再难平静地坐下来谈话了。”

  听见普雷·科斯特的感慨,秘书巴洛·布莱登心里有些难受。

  他知道,这份材料递到白宫,政府做出决定之后,雷曼兄弟破产的黑锅,就必须得由普雷·科斯特来背了,甚至,为了解救政府信用,不被‘次贷危机’拖入深渊,以后,‘次贷危机’全面爆发、政府未能及时做出反应,未能全面救市的这些黑锅,恐怕……也得由普雷·科斯特这位财长来背。

  在错过最初的救市时机后。

  面对极为庞大,已经尾大不掉的‘次贷’及其衍生交易市场,政府就不能再胡乱出手,一力托底了。

  因为极有可能救火不成,反而引火烧身,致使火势越来越大。

  这个内在原因,不会有太多人明白,更只有极少数人才能理解。

  “要不……让伯南克主席,来提交这份材料吧!”巴洛·布莱登沉默了一阵之后,说道,“这原本也是你与他共同商量出来的策略。”

  普雷·科斯特接过材料,狠狠瞪了巴洛·布莱登一眼,说道:“这是我的职责,不想承担后果,假手他人,就是逃避,经济形势困境重重,我们想拿纳税人的钱救市,更是困难重重,伯南克先生也难,不要再难为他了。”

  巴洛·布莱登轻轻叹息了一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深夜之中,焦急等待,希望奇迹出现的各位金融集团总裁、董事长们,并不知道各自集团的命运,在这一刻,就注定了。

  9月4日,周三,财政部长普雷·科斯特在市场依然一片惨淡之中,亲赴白宫,向国务卿和总统,表明自己的救市观点。

  下午,房地美、房利美行长,蒙特·奥斯顿和戴维·赛尔,分别得到财长接见。

  晚间,美林集团总裁唐恩·切诺克和AIG集团执行总裁,也都得到了相对明确的答复,获得了联储主席伯南克的会见。

  唯有雷曼兄弟总裁理查德·福尔德一直没得到消息,一直处于被拒绝中。

  9月5日,清晨,接到雷曼兄弟投资银行首席执行官巴特·布莱登关于集团已经危在旦夕,再难撑下去的消息后,理查德·福尔德愤怒地大骂了普雷·科斯特一顿,然后不得不放弃向政府继续求救的打算,即刻返回纽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