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从木叶开始逃亡 > 第609章 支援

第609章 支援

2022-09-10 作者: 叶惜宁
  第609章 支援
  妙木山。

  一个巨大的半球型坑洞,像是从大地上剜去了一块似的,与天空遥遥对立。

  白色的蛇躯横倒在坑洞中,一动不动,宛如死尸。

  从它那微微张开合起的嘴巴,可以看出白蛇仙人并为死去,顽强的在生与死边缘挣扎。

  一部分躯体在宝玉爆炸之中消失,能够看到其中森森沾染血肉的白骨,让人感到触目惊心。

  两道人影从白蛇仙人的口中走出,正是白石和琉璃。

  他们的衣服和肌肤上沾染着白蛇仙人体内的黏液,除此之外,身上并无伤势。

  白石回头扫了一眼身后的白蛇仙人,灵魂的火焰没有熄灭,体内的生命力虽然在快速流逝,但并未死去,还吊着最后的一口气,成功在死亡的边缘将自己拉了回来。

  “臭……臭小鬼,快帮老身治疗……否则……吃了你……咳咳……”

  白蛇仙人一边咳嗽,一边虚弱的对白石开口,语气相当无礼。

  白石并未在意,走到白蛇仙人身旁,伸出手掌按在白蛇仙人的蛇躯上,将自身的仙术查克拉转化为生命力,输入白蛇仙人的体内,将它从死亡的边缘彻底拉回。

  他一边施展医疗仙术,一边感叹着白蛇仙人的肉体强大。

  身躯崩坏到这个地步,仍然吊着气息没有死去,不愧是修炼了千年的通灵生物。

  其生命力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没有理会白石和白蛇仙人,琉璃走到了坑洞的中心,只见一颗堪比成年人大小的蓝色宝珠滴溜溜的躺在那里,上面刻着一个‘油’字,正是大蛤蟆仙人生前身上佩戴的那颗宝珠。

  在爆炸之后,这颗宝珠依然完好无损的保存了下来。

  琉璃走到蓝色宝珠的前面,只见上面光滑无污,清晰倒映着她的身影,感到不可思议。

  以她的见识,竟然完全无法认出这颗宝珠到底是由什么材质构成,又是以什么方式打磨成宝珠的形态。

  就连白蛇仙人在爆炸中都差点死去,而这颗宝珠却能够完好保存下来,足见宝珠的坚固程度。

  光是肉眼可见,也知道这颗宝珠本身,便是忍界难寻的秘宝。

  在宝珠的周围,散落着大小不一的凝固肉块,不出意外,这些凝固起来,像是岩石坚硬的肉块,应该是大蛤蟆仙人的残留物质。

  作为与白蛇仙人同级的存在,它的肉体强度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即便是在恐怖的大爆炸中,亦是有所残留,没有完全在爆炸中消失。

  虽然琉璃不懂研究上的事情,但把这些肉块带回鬼之国的研究所,必然会对鬼之国的科学事业,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吧。

  另一边,白石松开了手掌,离开白蛇仙人的身体,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持续为白蛇仙人输送生命力,对他的消耗也非常大。

  而且,即便耗尽他全部的生命力,也未必能将这个状态下的白蛇仙人彻底恢复。

  他所能做的,便是让白蛇仙人脱离危险,让它自己的治愈仙术能够自行运转,靠着自身的医疗能力,慢慢恢复过来。

  白蛇仙人懂得这个道理,也不认为一个人类,可以立即让自己恢复伤势。

  它和大蛤蟆仙人的查克拉之所以能够超越尾兽,是因为它们本身的身躯,至少也是和尾兽同级,甚至更大。

  在体内可以容纳的查克拉,自然会更多。

  也因此,一旦它们这种级别的存在受到重创,除了依靠自身强大的恢复力,外人很难对他们的伤势,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白石来到琉璃的身旁,也看到了琉璃一直打量着的蓝色宝珠。

  他伸手触摸着这颗蓝色宝珠,将自身的感知能力开启到最大状态,仔细感应着这颗宝珠的情况。

  “如何?”

  琉璃感兴趣问道。

  “应该是用特殊的查克拉玉石,再以天地间纯净的自然能量孕育出来的物质。之前的爆炸,是宝珠中自然能量超出限制产生的特有现象,我过去也做过类似的实验,只不过实验暴走后的爆炸威力没有这么夸张。”

  白石松开了手掌,确定这颗宝珠之前释放出来的爆炸冲击,并非是仙术,只是吸收了过多的自然能量,导致里面的能量超载开始暴走了而已。

  和查克拉这种靠自身肉体与精神力量锤炼出来的能量不同,自然能量来自于大自然,是一种无处不在的能量。

  这种能量,在未经驯服之前,会表现出无比狂暴的攻击性。

  这也是为什么,仙术的修炼者,必须要拥有强大的查克拉作为基础,才能够修行的原因所在。

  通常情况下,一名忍者拥有强大的查克拉,其肉体的能力必然出众,有着极强的生命力。

  因此融入了自然能量,也能依靠强大的体魄,承受住带有狂暴性质的自然能量的反噬,去掌握大自然的力量。反之,则会在自然能量的侵蚀下,身体出现各种问题,最终死于吸收自然能量的过程中。

  也正如此,将大量自然能量聚集之后,不加以疏导和控制,使其暴走产生的爆炸威力,比起尾兽玉这样的攻击,也丝毫不弱,甚至威力更加恐怖。

  白蛇仙人这样的存在都差点丢掉生命,要是人类忍者直面这种攻击,直接会和周围的大地,化为一片虚无吧。

  “原来如此,难怪周围的大地全部都枯萎了,一点生机都没有。这种运行方式,是形成了‘术’的概念吗?”

  琉璃蹲下身子,抓了一把地面上的沙子,从指缝中随风飞走。

  她能够感觉出来,大地中的生命力已然丧失,估计很多年之内,这里都会成为一块不毛之地,人兽绝迹。

  白石摇了摇头回答:“不,虽然很接近,但严格来说,这其实无法归纳为‘术’的行列之中。”

  术是成型的概念,而这只是一种自然能量的实体应用,本质上就和查克拉实体化后汇聚成的能量团差不多。

  只不过自然能量拥有狂暴性质,在汇聚起来之后,会产生摧毁大地的爆炸冲击。

  看似是‘术’,但距离‘术’还有着相当远的距离。

  仙术之所以是仙术,是把自然能量带到了另外的领域中,与查克拉结合,形成了新的物质。

  这种新物质和查克拉一样,可以形成‘术’的概念。

  不过……白石联想到因陀罗给予他的‘术与印’的论证关系中,在古老的时代,并没有术与印的概念,作为大筒木一族的传承者,他们一招一式便是术,也不需要结印。

  白石看着眼前的巨大宝玉,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

  “想到了一些事情,我在思考,是不是该给火精灵,重新换一个能量核了。”

  白石饶有兴致的笑了笑。

  这颗宝珠虽然是珍宝,但是需要填充能量才能产生作用。

  从宝珠的上限来看,起码可以储存媲美尾兽量级的仙术查克拉。

  如果把这颗宝珠作为火精灵新的‘心脏’,说不定会从众兄弟姐妹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强的分身吧。

  不过,这只是一个猜想。

  至于能不能成,还需要把宝珠带回去研究才能知晓答案。

  即使可以作为火精灵新的‘心脏’,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完成的,需要时间。

  白石越过了宝珠,沿着土坑向上跳跃。

  片刻的功夫,白石跳出了这个土坑,琉璃紧随其后。

  二人站在土坑的边缘,展望周围的环境,周边的一切都在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下,夷为平地,沙尘阵阵,不见一个活物。

  妙木山几乎一半的地界,都在自然能量的冲击下遭到了摧毁。

  沙尘与瓦砾堆砌起来的废墟,比比皆是。

  只有距离这里比较遥远的寺庙一带,倒是保存的较为完好,没有遭到摧毁。

  一开始便远离这片核心战场的鬼之国忍者们,受到的波及也并不严重。

  天空中仍有鬼之国的空中部队展开巡逻,从天空监视妙木山的大地。

  “白石大人,琉璃大人。”

  数位鬼之国的上忍灰头土脸的飞奔过来,恭敬的来到白石和琉璃面前。

  他们身上的查克拉铠甲出现了裂痕,腰部、臂膀或是大腿位置出血,但受伤并不严重,休养一阵便可。

  “情况如何?”

  “残存的妙木山蛤蟆开始向着东边逃离。”

  “九尾人柱力呢?发现他的踪迹没有?”

  白石问道。

  几名上忍面面相觑,其中一人无奈道:“并未发现九尾人柱力的踪迹。”

  白石点了点头,并未询问下去,而是扫向灰蒙蒙的天空。

  这片天地的自然能量十分紊乱,连天候都受到了影响,气温开始迅速降低。

  这种现象十分反常。

  “要继续追击吗?”

  鬼之国上忍继续问道。

  “不要太过深入,适可而止即可。至于九尾人柱力……”

  白石皱着眉头,然后放开感知能力,没有感应到两大仙人与鸣人的查克拉。

  有两种可能。

  一是这三人死在了自然能量的爆炸冲击中。

  不过这个可能性很小,因为宝珠蓄势的时候,他们三人已经逃出了一段距离,并不处于爆炸的核心位置,即便被波及,也不会形成致命伤。

  二是两大仙人带着鸣人逃走,利用了未知手段。

  但是自己的感知忍术覆盖范围,即便是妙木山外的森林,都能一清二楚的感知。

  两大仙人的行动力,再怎么迅速,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逃出他的感知范围。

  远身水吗?白石想到了妙木山这件特产的神秘道具。

  一种可以大幅度缩短行程的赶路道具。

  在木叶之中,也有远身水的装置,并且是在火影与暗部的亲自看护下,完好保存了下来。

  因为这个道具的存在,导致木叶与妙木山联系异常紧密起来。

  如果是利用远身水逃走的话,的确可以在短时间内,避开他的感知忍术。

  按照白石推测,远身水的能力,说不定和空间忍术有关。

  只有空间类的秘宝,才能缩短两地行程,以最短时间抵达,这和带土掌握的神威瞳术相似。

  也就是说,一旦进入远身水之中,就等于到了另一片空间。

  白石虽然对自己的感知忍术自信,但对独立的异时空感到无可奈何。

  “算了……九尾人柱力,留给那群家伙去处理吧。”

  相比起他,晓的家伙对于尾兽更加看重。

  倒是可以把九尾人柱力的情报出售给晓的人,让他们派遣忍者去处理。

  “将下面的那颗宝珠,还有附近的肉块收集起来,之后搬运回紫苑城。”

  白石命令了一句,随后带着琉璃前往妙木山的寺庙。

  大蛤蟆仙人已死,妙木山残余的守卫,也是逃离了妙木山。

  接下来,这里已经成为了鬼之国的后花园。

  圣地千年的收藏,想来不会让他感到失望。

  “是。”

  目送着二人离去,几名鬼之国上忍沿着滑坡来到坑洞的底部,开始收集宝珠与散落到周边的肉块。

  ◎

  “志……村……团……藏!”

  一姬艰难的从口中吐出这句话,终于明白这名木叶忍者,根本不是寻常的根部忍者,而是根部的领袖——志村团藏本人!
  木叶之中,只有他拥有万花筒写轮眼!

  一时间,一姬像是被紧箍住了一样,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木叶……孤儿……根部……训练……机密任务……潜入鬼之国……女儿……取代……杀死千叶白石!
  种种早已规划好的记忆,像是风暴一样,撕开了她的精神空间,强制灌输了进来。

  企图将她原本的记忆覆盖,替换上他人描绘好的记忆蓝本。

  面对这样的事情,一姬自然是调集全身的仙术查克拉,开始抵抗瞳术的入侵。

  可是,越是反抗,异常的记忆,越是在扰乱她的大脑。

  草薙剑从手中滑落,斜插在土里。

  一姬痛苦的皱起眉头,这股覆盖上来的记忆力量,让她的大脑极为混乱。

  如果不是自身的瞳力也足够优秀,早已经被外来的记忆攻占大脑,成为他人遥控的傀儡。

  “没用的,你越是抵抗,这种瞳术越是会深根在你的大脑中。这便是最强的幻术——别天神!”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梦魇甩脱不掉。

  “来吧,这里才是伱的归宿,成为木叶的一份子,然后去杀死你的仇敌千叶白石!”

  戴上面具的团藏,踏前一步,对着一姬循循善诱,右眼中的万花筒写轮眼,越显邪异,以及狂热。

  他向一姬伸出枯槁的手掌,身上尽显慈祥的气息。

  啪!
  冰冷的五指覆盖住团藏脸上的面具。

  团藏面具下的双眸微微瞪大,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咔!
  在手掌用力的蹂躏下,团藏脸上的面具开始崩碎。

  一姬的三勾玉写轮眼显现狰狞之色,毫不客气抓住团藏的脸部,对准地面按去。

  轰!
  地面轰塌。

  随着岩石飞起的,还有从团藏身体上喷溅出去的鲜血。

  抓住团藏脸部的五指,也是沾满了鲜血。

  那张脸面,已经血肉模糊,失去了呼吸。

  然而,做完这一切的一姬,脑袋又开始剧痛起来。

  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疯狂扰乱她的意识。

  木叶……木叶……木叶……木叶……无数关于木叶村的记忆,在她脑海中浮现。

  尽管知道这些虚假的,是别人安插在她脑海中的虚伪记忆,可是,无法驱逐。

  这样的记忆,在她的大脑中扎根,并以此为基石,朝着她的精神空间侵蚀,准备取代她原本的记忆。

  “怎么可能?”

  看到在那里脸色挣扎的一姬,知晓内情的根部忍者们,露出震惊之色。

  连三代火影都无法反抗的究极瞳术,竟然有人可以做出抵抗,没有在第一时间沦为瞳术的傀儡。

  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把她带走!”

  看着陷入混乱的一姬,一位根部的上忍当机立断,选择主动出击。

  身后的根部忍者,也随之跟上。

  无论如何,这件‘兵器’都要夺走,然后成为木叶用来对付鬼之国的利器。

  面对根部包围的一姬,残存的意识,做出反射性的动作,挥出一拳。

  惊愕的根部上忍慌忙用双手招架。

  轰!
  一个照面,根部上忍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双臂的骨头被震裂开来,在半空中发出悲痛的闷哼声。

  其余的根部忍者俱是眼前一花,只见到两只手伸出,一手抓住一人的脑袋,相互撞击。

  砰。

  血浆四散,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塞满了空气。

  站在血泊中的一姬,一股慑人的气息开始缠绕住她的身体,肉眼可见的蓝色查克拉,化作洪流从体内喷薄出来,仿佛在空中形成了一头狰狞的巨兽虚影,仰天吼叫。

  空气中的压力陡增,让准备上前接近一姬的木叶忍者,俱是身形一颤,止住了步伐。

  尤其是负责感知的忍者,在一姬爆发出查克拉的一瞬间,眼泪和鼻涕都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前所未有的恐惧,毫无道理的侵占了他们的瞳孔。

  “怪、怪物!这种查克拉,怎么可能——”

  他们从未见过这么离谱的查克拉。

  无穷无尽,看不到底。

  从体内喷涌出来,光是查克拉形成的实体冲击,就让周围的木叶忍者无法近身。

  与其说是人类,不如说是一头披着人皮的尾兽。

  “不要慌,她已经被幻术控制住了,全体——”

  ‘进攻’两个字还未从口中高喊出来,一道身体凝实的熔岩武士,出现在一姬的身后。

  原本在另一侧战场横行肆虐的熔岩武士,在一姬的召唤下,无视了距离,出现在一姬这个主人的身后。

  查克拉剑上迸发出火焰,把周围的大地烘烤成地狱。

  染血的雪地,化作红色的溪流汩汩流淌。

  热浪灼烧皮肤,倒在周围的尸体啪嗒啪嗒发出烧焦的声音。

  在高温合拢,空气都被扭曲的火焰领域中,一姬猛地抬起头,长发飞扬,以空洞幽鬼般的血红眸光照射向前方。

  在她身后的熔岩武士,眼中释放出炽白的光焰,挥动手里的查克拉剑,重重插入了地面之中。

  一时间,大地震动,赤色的火柱毫无预兆从大地中爆发出来,冲向天空,将一姬与熔岩武士的身影全部吞没,在火柱中失去踪影。

  于是,这道火柱一般的天地囚牢,成功将内外的世界分离开来,化作一片外人无法接近的火焰禁区。

  ◎

  土之国,西部。

  这里已经沦为了激烈的战区。

  对于参战的岩隐村忍者,尤其是参加的新人而言,觉得眼前的战场是一个梦。

  一个不愿意醒来的噩梦。

  顶着往来交错的炮弹,听着队长们的冲锋号令,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和鬼之国的钢铁怪物较量。

  尽管不停的用忍术,用携带好的炸弹包,从正面,或是从侧面去打击鬼之国的钢铁部队,但是这些奔跑起来就在不停咆哮的钢铁怪物,仿佛无穷无尽一样。

  毁掉了一辆,还会有新的一辆冲出来。

  就好比工厂里面的产品,可以流水线的不断产出,然后源源不断投入战场。

  而他们,一旦死去,却没办法从‘工厂’里再次出来了。

  在炮弹轰击得寸草不生的泥地之中,不少岩隐忍者为了躲避炮击,用土遁制造壕沟,一边避开对方的强大火力,一边以此来阻止敌人钢铁部队的前进。

  如果单纯是一堆机械钢铁,那么,以土遁忍术,并不怎么畏惧。

  但是鬼之国也深知这个道理,他们作为制造者,十分清楚他们造出来的钢铁部队,存在什么样的缺陷。

  若是没有随军负责牵制,那这群笨重的钢铁,在忍者们眼里便是笨重的活靶子。

  因此,就成了眼前这副‘钢铁部队若是出动,忍者部队紧随其后’的场景。

  只要不把护卫的忍者部队歼灭,那么,这群不知疲倦的钢铁怪物,就会无休无止的推进战线。

  几百辆这样的装甲炮车,只要能冲出去十分之一,就可以让岩隐的大后方,陷入恐怖的慌乱之中。

  而想要破坏一辆装甲炮车并不简单,尽管上忍有破坏它们的能力,但也不是一蹴而就,需要时间。

  中忍与下忍碰到这样的,基本上要么使用土遁潜行术躲到地底,要么有多远跑多远,别出现在炮弹的射程之中。

  尽管大多时候都是没能跑出炮弹射程,就会被一发送上天。

  即便待在用土遁制造出来的壕沟中,在如此密集的火力覆盖下,也可能连同壕沟倒霉的一起被炮弹炸飞。

  “继续战斗,土影大人正在为我们开路,胜利属于我们!”

  一处壕沟之中,岩隐上忍满身泥污和鲜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人的,他指挥着所属小队的人员,继续向鬼之国的部队发起进攻。

  而壕沟的一些岩隐忍者,面色稍见恍惚。

  这几天耳边总是回荡着炮火的轰炸声,导致精神上出现了一点问题。

  每次听到耳边传来这样的炮弹吼叫声,身体都下意识的开始颤抖,一种没由来的恐惧在心底悄然生根发芽。

  新一轮的冲杀开始了。

  天空密布炮火轰炸后的黑云,而即便是在天空中,亦是火力轰击的范围内。

  接连不断的爆炸,在天空中生生拉出一条绵延的战线。

  狂风,闪电,岩石,不停的轰击敌方的空中部队,想要抢占制空权。

  鬼之国的忍者也开始向前继续推进。

  每一轮岩隐忍者的冲杀,都会给他们带来不轻的损失。

  尽管他们装备精良,有着相较于敌人先进的技术,也有机械化部队这种具备远程火力的战争兵器,可是战争是伴随流动性的。

  一旦敌我双方的忍者展开难分难解的浴血混战,那么,机械化部队的火力,必然会受到限制。不然稍有不慎,会把自己人也炸飞,与敌人一同送上天。

  于是,鬼之国的忍者部队,在上忍的率领下,与岩隐部队展开新一轮的交手。

  机械化部队也随之前进,向前推动,以威力较小的炮弹,开始掩护战斗。

  即使威力较小的炮弹,也拥有轻易把人炸飞的威力。

  轰!
  一阵炮烟过后,人群直接炸飞。

  想要从后袭击的岩隐小队,被炮弹精准的直击,在队伍中间炸开。

  来不及闪躲之下,队长上忍只匆忙展开一道土墙,紧接着整个人和土墙都被炸飞,开始在地面上翻滚。

  他从雪地上爬站起来,甩了甩头,挖着耳朵,响在耳畔的炮击声,差点让他的耳朵失鸣。

  就在他准备再度上前偷袭时,嗡嗡嗡,嗡嗡嗡的震动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站立的地方是一个不怎么陡峭的斜坡。

  前方是双方厮杀的战场,后方是一块空旷的平原地区。

  他听到这种熟悉到令人感到心颤的声音,下意识转身回头,整个人呆住了。

  数不清的黑色钢铁在平原的雪地上飞驰,每一辆装甲炮车都会在雪地上留下两条平行的轨道直线。

  在每一辆装甲炮车的周围,都会随上数名身穿制式服装的战斗人员。

  装扮像是忍者,又不像是忍者。

  跟随在装甲炮车身旁的他们,如同一匹匹黑色的野狼,混入漆黑的钢铁洪流中,朝着前方的战场冲刺。

  嗡嗡发颤的大地,仿佛在哀鸣。

  “这……这是什么啊……”

  这支机械化部队从哪里来的?

  鬼之国有那么多忍者吗?

  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出现?
  虽然有众多疑问,但他的问题无人回答。

  冲刺在最前方的装甲炮车调整着炮架的角度,只看到一排密集的火光从炮筒中冲出,瞄准自己这边飞来。

  在剧烈的冲击中,血肉与骨骼的撕扯声,以及大地破碎的轰炸声,清晰响在岩隐上忍的脑海中。

  在恍如隔世的感觉中,岩隐上忍的眼前以无尽的漆黑落幕。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