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从木叶开始逃亡 > 第608章 意外

第608章 意外

2022-09-10 作者: 叶惜宁
  第608章 意外
  面对想要对自己做什么的白石,大蛤蟆仙人自知已经无力阻止。

  它体内的‘查克拉系统’已经遭到了致命的打击,再怎么强大的术式也无法激活。

  甚至可以说,已经无药可救。

  想要以术式重新激活治疗仙术,但前提是可以运转查克拉,然而它体内的查克拉已经彻底消失,所以以查克拉为基础构成的术式,全部都被封印。

  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之中。

  眼下所能做到的事情,就是在生命最后的一刻,慢慢等死而已。

  它体内的生命力开始迅速流逝,不用多久,生机就会自然而然断绝,长眠于这片居住千年的土地上。

  但是……大蛤蟆仙人陡然瞪大了瞳孔,死死凝视着白石,像是要把对方的面孔牢记在脑海中一般。

  “混蛋,给我住手!”

  怒斥的声音响起,白石转头一看,一只拳头出现在视野中,并在瞳孔中迅速放大。

  漩涡鸣人。

  面对对方饱含愤怒的一击,白石只是轻轻一侧身体,便敏捷闪了开来。

  接着他抬起一脚,袭向鸣人的腹部。

  砰!
  鸣人早有防备的用另一只手格挡,但由于白石攻击的力道太大,整个人还是被逼退回去。

  鸣人那条用来挡下白石攻击的臂膀,在袖口的衣服里轻轻颤抖着,想来承受那样的力道让他的手臂也不好受。

  白石微微惊讶,大概是没有想到一个下忍,可以挡下自己的一脚吧。

  修炼了仙术的他,哪怕不擅长体术,一脚踢碎一块大型岩石,也并不在话下。

  然而鸣人却挡下来了,虽然并不轻松。

  “这么快就掌握了自然能量吗?你……”

  白石眯起了眼睛,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自然能量修炼起来有多困难,他是非常清楚的。

  根据他的情报,在半年之前的时间里,鸣人并未接触过所谓的自然能量。

  也就是说,对方学会自然能量的应用,只用了不到半年,甚至更短的时间。

  以一个十三四岁小鬼来说,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行为了。

  “仙法·蛙鸣!”

  两道黑影从泥土中冲了出来,跳到了鸣人的肩膀上,正是深作仙人与志麻仙人。

  它们一落在鸣人的肩膀上,便保持双手结印的姿势,张开嘴巴对准白石释放出仙术。

  一时间,白石只感觉到头脑一沉,周围的时空都在扭曲,体内的仙术查克拉也出现了混乱的迹象。

  空间结界?

  不,这是幻术!

  还是极为罕见的声音系的,仙术型幻术!
  白石很快判断出了这一点。

  与此同时,深作仙人嘴巴又开始鼓动,恐怖的仙术查克拉继续在口中凝聚。

  一道水刃破空飞出,斩向白石的身躯。

  鲜血溅洒。

  深作仙人惊讶看着消失在原地的白石,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快挣脱了它们的幻术。

  白石捂着受伤的手臂,微微气喘看向出现的两大仙人,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真是麻烦,维持这个状态,没办法把影舞者带在身上。”

  他一边退后,一边喘着粗气,破解声音幻术并不容易。

  耳朵里开始流血。

  靠自残听觉能力,躲过了声音幻术的强控。

  如果再晚一些,就不只是划出一道伤口这么简单了。

  毕竟,他不怎么擅长应对幻术。

  另一边,想要乘胜追击的深作仙人与志麻仙人,将要展开行动,猛地身后降落下黑暗的阴影,将他们笼罩进来。

  两大仙人与鸣人抬起头,眼中露出一丝慌乱。

  身穿须佐能乎护甲的羽火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手中的查克拉巨剑也随之斩落。

  轰!
  遭遇庞大物体撞击的羽火,身形踉跄的向侧旁翻滚。

  “大蛤蟆仙人!?”

  “大老爷!?”

  鸣人和两位仙人看向凭借肉体,击退羽火的大蛤蟆仙人,开口惊呼起来。

  大蛤蟆仙人此刻的状态十分糟糕,气息萎靡到了极点,被撕破血肉的侧体伤口,仍在汩汩流血。

  而且由于体内缺乏查克拉,已经没办法使用仙术,所以撞翻羽火的力量,都是依赖于自然能量。

  “快走!”

  大蛤蟆仙人口中咳血,声音听上去异常嘶哑。

  它的生命火苗,已如风中残烛般脆弱不堪,随时可能丧命。

  “困兽犹斗吗?”

  在仙术治愈下的白石,已经恢复了听觉。

  看着大蛤蟆仙人此时的状态,无异于是在用自己最后的生命战斗。

  白石也没有料到,生机羸弱到如此地步的大蛤蟆仙人,竟然还能动弹。

  另一边,帮助羽火稳定住身形的琉璃,用冰冷的目光扫向大蛤蟆仙人,强大的瞳力朝着羽火手里的查克拉巨剑注入,准备给予大蛤蟆仙人最后一击。

  得到大蛤蟆仙人命令的两位仙人,尽管心情悲痛,但还是拉着鸣人,迅速撤离这片战场。

  “休想离开!”

  “小心脚下!”

  白石的呼喊声传来。

  琉璃看向地面,四个光点出现在大地上,接着喷出一道光柱,并且两两相连,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蓝色方块,刚好将琉璃与羽火笼罩在其中。

  在方块墙壁的四面,分别立着一头右手持巨剑,左手伸出手掌的大型蛤蟆。

  四头蛤蟆的铠甲上,各自写着一个字,顺起来读便是‘不’、‘动’、‘明’、‘王’四个大字。

  “这是……”

  白石像是想到了什么,记得过去和自来也交战时,也出现过这四头奇怪的大蛤蟆。

  可以使用强大的结界术,并与幻术结合,拥有极强的束缚能力。

  而此时这四头蛤蟆只施展了结界术,并未与幻术配合,所以束缚的能力有所下降。但即使下降,也不意味着这招结界术脆弱。

  “快走,小鸣人,这里十分危险,四大明王无法缠住他们太久!”

  无视了鸣人的意愿,深作仙人与志麻仙人极力拉住鸣人的臂膀,飞快撤离这处恐怖的战场。

  果不其然,只听到咔咔的声音,蓝色的结界墙壁如镜子碎裂开来。

  四头大蛤蟆也知这个级别的结界术无法和岩宿大蛤蟆的结界术相提并论,没办法囚困对方太久。

  因此,在结界碎裂的那一刻,它们立马高举手中的宝剑,斩向羽火,阻止到最后一刻。

  “咲雷!”

  琉璃的写轮眼始终保持冷酷之色,持续注入瞳力。

  暗红色的查克拉剑对着周围的空气一闪而过。

  四头大蛤蟆高举过头的宝剑没有落下,变成了雕像僵硬在原地不动。

  接着它们的上半身和宝剑开始水平挪移,下半身晃了晃,与水平挪移的上半身以及宝剑一同摔落到地上。

  眨眼间,鲜血如泉水喷涌而出,脏器也是零散的落在周边。

  望着被瞬间斩杀的四头蛤蟆,鸣人眼中露出沉痛之色,还有一丝自责。

  深作仙人与志麻仙人亦是如此,作为妙木山中已结界术见长的特殊型蛤蟆,四大明王亦是妙木山不可多得的底蕴。

  没有想到他们也折在了这里。

  不仅是四大明王,许多大型蛤蟆同样死在了战场上,有的甚至尸骨无存。

  原来的乐土,早已经被浓郁的硝烟与血腥味充斥,到处都是梦魇般的战火光景。

  琉璃打算追击上去,大蛤蟆仙人已经穷途末路,留下白石一个人足以解决。

  突然,枯萎的树叶从远方飞来,再从眼前掠过,最后化为灰色的粉末,消失在了空气中。

  琉璃愣了一下,扫向周围,发现枯萎的不只是妙木山外的森林。

  原本生机盎然的山峰,也以令人惊悚的速度褪下了青绿的色彩,露出一片死寂的灰白。

  大地上狂沙掀起,一眨眼的功夫,这片大地的生机便被掠夺,化为沙漠。

  而掠夺的源头,正是大蛤蟆仙人!

  此时的大蛤蟆仙人已经油尽灯枯,安详的合上了眼眸,但是挂在它身上那颗刻着‘油’字的巨大宝珠,却是在它死后,发出了美丽璀璨的绿色光芒,照耀着这片天地。

  白石心中一突,想也不想双手结印:

  “解!”

  庞大的黑洞旋涡出现,白色蛇躯从黑洞中吞吐出来。

  正是白蛇仙人。

  庞大的身躯在地上翻滚,掀起漫天沙尘。

  “算你识相,小子,没有忘记与老身的约定——”

  白蛇仙人从封印中脱离,感到十分满意。

  然而不等它把话说完,一把暗红色的查克拉剑破开空气的阻碍,重重打在了它的身躯上。

  “啊!”

  白蛇仙人惨叫了一声,嘴巴撕开到了极致,发出痛呼。

  白石不由分说,跳进了白蛇仙人张大的蛇口之中。

  琉璃也同样脱离了羽火的头顶,跳到白蛇仙人张开的口中,最后不忘结印,解除了羽火的通灵术,让它返回忍猫一族的族地。

  “可恶,你们两个臭小鬼——”

  危险的气息让白蛇仙人全身毛骨悚然起来,它那一对金色的竖瞳,惊恐扫向挂在大蛤蟆仙人身上,那颗正发出绿色强光的宝珠。

  以至于连恼怒的时间都没有了。

  “该死!这头臭蛤蟆竟然——”

  白蛇仙人惊慌的驱动身躯,疯狂朝着地底钻去。

  只见,以绿色宝珠为中心,炽白的光芒从宝珠中释放出来。

  被炽白光芒照耀到的生物,大地,云朵,都仿佛在这股白色的热光中溶解,消失的无影无踪。

  ◎

  “咳咳!”

  寂静的房间里面,响起了剧烈的咳嗽声。

  似乎是听到了里面之人的动静,在外面的人立马推门而入。

  “妈妈!?”

  走进了一位拥有白眼的少年,正是千叶彩。

  他看着解除通灵术,回归到房间里的母亲日向绫音,惊呼出声。

  随即慌乱的闪到绫音侧旁,扶住她的身体,让她慢慢坐下。

  坐下来的绫音,眼睛虚眯,光洁的额头流淌冷汗。

  双臂的骨头早已在超负荷的神空击下,碎成了渣子,如果不是她及时切断了手臂的神经系统,此刻早已经活活疼死。

  但即使如此,她也觉得此时的自己,状态异常虚弱,需要认真疗养一番才行。

  “彩,去叫营地里的医疗忍者过来,我这里暂时没事……”

  绫音说完这句话,便闭上眼睛。

  这里是位于鬼之国东部与土之国西部交界的一处营地。

  她之前便是在这里,受到了白石的通灵术召唤,前往妙木山战斗。

  在通灵术解除后,她自然回到原点,顺利返回营地。

  “好的,我现在就去。”

  彩不知道妙木山那里发生了什么,竟然让自己的母亲虚弱成这个样子。

  在他的记忆中,还是第一次看到母亲绫音,如此狼狈的姿态。

  离开房屋之后,不多久,便有数名医疗忍者随着彩走了进来。

  他们在看到绫音的手臂惨状后,都是面色一变,感觉到棘手。

  “以伱们的医疗忍术没办法进行治疗,这两条手臂已经废了,接下来帮我切掉止血就行了。”

  绫音睁开眼睛,用慑人的目光,扫向苦思怎么治疗的医疗忍者们,以命令的口吻开口。

  听到这句话,无论是彩,还是进来的几位医疗忍者,都是一怔。

  “快一点,我的时间有限。”

  绫音的眼中已经闪过不耐,语气冷硬。

  “恕我等冒犯了,绫音大人。”

  医疗忍者匆忙上前,慢慢撕开被鲜血浸透的白色和服衣衫,整条手臂已经软若无骨,冒出大量的血珠。

  旁边的医疗忍者开始准备手术刀,盆,清水,绷带等用具,准备使用切除手术。

  虽然知道只是切除双臂,并不会对绫音的生命造成危险,但做手术的医疗忍者们,还是对此小心翼翼,也为绫音的决意感到心神凛然。

  轻描淡写就把自己的两条手臂拿掉,仿佛像吃饭喝水一样普通。

  做完了切除手术,两条原本沾血的手臂,也被清洗干净,放在了一旁保存。

  将手臂的伤势复原,然后接上,鬼之国中,只有白石一人能够办到。

  现在白石还未回来,只能等对方回来再做复原手术。

  至于白石那边会不会出现意外,绫音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自己男人的手段,作为枕边人的她最为清楚不过了。

  无论何时,那个男人都不曾让人感到失望。

  切除了双臂,绫音感到身体一阵萎靡,但仍然打起精神,看向守护在一旁的彩。

  “我离开之后,土之国这边的局势如何了?”

  虽然彩所在的小队,也加入了土之国的战线,但是由于资历较浅,且队伍中还有下忍存在,所以在战场上,只是负责后方的巡逻、传递命令等简单的工作。

  哪怕彩所在小队的组员,实力都相当不俗,年龄这一块儿,始终是短板。

  严格来说,还属于未成年。

  正面战场不需要他们参加。

  除非正面战场的士兵全部牺牲,才会轮到他们这些年轻人上前顶住。

  “根据前方传回的信息,前方部队已经成功与土影率领的岩隐主力部队交上火。负责牵制三代土影的人,是天羽女姐姐与雷鸣丸哥哥。”

  彩轻声回答。

  拿起湿掉的毛巾,擦拭着绫音脸上的汗渍。

  “木叶那边呢?”

  绫音继续虚眯着眼睛,询问这边战场的情况。

  在白石和琉璃回来之前,她便是多线战场的总指挥官。

  “那边的主力部队,已成功将三忍之一的自来也所属部队套牢,让他们动弹不得。一姬姐姐打算在途中伏击支援过来的木叶忍者,这个时候,他们应该交上手了吧。”

  彩想了想回答。

  他的语气中并没有太多的担心之色,因为了解,所以不认为那个‘怪物’姐姐,会在战场上出现什么问题。

  无论是闪电战也好,还是持久战也罢,他那个姐姐,都不会存在所谓的畏惧。

  “告诉一姬,让她那边小心一点。虽然木叶在之前的战斗中可谓损失惨重,但他们并未向妙木山派出支援,还保留了相当的实力。如果熊之国的战场出现支援,恐怕会是纲手亲自挂帅,情况并不乐观。”

  绫音说出这个可能性。

  鬼之国忍者的战斗力,通过这些日子的数次交锋,各国各村都有了深刻的认知。

  在得知如此重要情报的情况下,依然敢派兵增援,去营救被困在熊之国的自来也,必然是大股部队出动。带队的忍者,也不再是那些忍族的上忍,很可能是火影亲自出马。

  这对于一姬而言,不会是一个轻松的任务。

  “是。”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下去吧,我要好好休息。”

  绫音轻轻喘息。

  彩点了点头,走出房屋,轻轻关门。

  绫音感到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倦意袭来,合上眼睛休息。

  ◎

  “什么啊,原来不是火影亲自登场吗?”

  熊之国东部与鸟之国毗邻的地界,冻僵的大地上满是血与雪交融的场景。

  在这个寒冷的冻土中,由一姬率领的荆棘小组与鬼之国其余忍者部队,再次和木叶忍者交上手。

  她极速释放出剑闪,使得一位木叶忍者身首异处,让他倒在血泊之中,如是的轻松开口。

  但是没有人回应她这句话,只有源源不断的木叶忍者包围上来,悍不畏死发起冲锋。

  因为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要是继续拖延下去,被囚困在熊之国的数千名同胞,不是被歼灭,便是活生生饿死,或是在没有足够医用物资的情况下,在伤痛中惨叫死去。

  必须冲破这道防线,把困在熊之国的同伴们救出。

  一姬连抖落剑上鲜血的必要都没有,也不为敌人的悍勇冲杀所动,跳到人群最密集的区域,如舞蹈般将身体旋转了半圈,来不及闪躲的数名木叶忍者,以同样的手法身首异处,在血泊中失去呼吸。

  接着,她轻轻吸了一口冻土上的冷气,呼出白色的气体,周围的空气开始迅速升温。

  燃烧的熔岩武士,出现在了一姬的背后。

  它一登场,便学着一姬的样子,将手里的巨剑挥舞了半圈,恰好将另一边袭来的敌人清扫干净。

  在一姬的周围,已经没有所谓的友军。

  这样一来,就完全不怕自己的招式,会波及到自己人了。

  这也是一开始,她拟好的规定。

  尽管老头子总是说,她这样做,会给敌人有可乘之机。

  无论个体再怎么强大,也总会有疏忽的时候。

  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随时随地去警戒敌人的偷袭。

  可以的话,还是需要队友在身边,随时做好支援。即使发生意外,也不至于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毕竟,一个人冲入敌阵这种行为,实在是过于冒险。

  不过,我可不是一个人,所以这条规则对我没用。一姬斜瞥了一眼与自己背对着的熔岩武士,嘴角一勾。

  不得不说,阴阳遁这种术真有意思,能够为无形的物体注入有形的生命,可以说是唤醒奇迹的术。

  如果再把灵化之术研究透彻,从自己的身体中切出一部分灵魂,寄宿在须佐能乎上,说不定可以直接把这个大家伙变成真正的活物。

  就像是赤子那些分身一样,成为独立的生命体,成为自己专属的契约通灵兽。

  想到这里,一姬的心情又愉悦了几分。

  于是,一姬沉下腰部,摆出了冲杀的姿势。

  一刹那间后,前方直线道路上的木叶忍者血如泉涌,齐齐的倒在路旁。

  一姬所施展出来的瞬身术,哪怕是上忍也难以用肉眼捕捉,哪怕是侥幸躲了过去,也必定会死在之后的剑闪中。

  不过一姬并未专门的去狩猎上忍,她的任务是尽可能消灭木叶的有生力量,当然是怎么省事怎么来。

  毕竟每一位上忍都是身经百战的忍者,而且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技,有目的的去猎杀,实在是有点困难。

  冲破阵线,一姬进一步深入到木叶的腹地。

  沿途倒下一片的木叶忍者,他们喷出的鲜血,在雪地上形成了一张艳丽的红色地毯。

  熔岩武士亦在另一端大杀四方,不停的挥起燃烧火焰的巨剑,擦着即伤,碰之即死。

  仅仅片刻功夫,周围的木叶忍者便会扫荡一空,倒下一具具烧焦的尸身。

  叮!
  缠绕着锐利风刃的苦无,轻松将一姬的草薙剑挡下。

  尽管苦无出现了裂口,但并未断开。

  一姬稍微退后了一步,对于突然上来拦截住她的木叶忍者,略微吃惊了一下。

  好厉害的风遁!

  虽然在写轮眼的帮助下,她也能熟练使用风遁忍术,但不会厉害到这个地步。

  只见这名木叶忍者全身包裹在漆黑的风衣中,脸上戴着一面色彩复杂的动物类面具,阴暗的眼珠子在面具下的孔洞轻轻滚动。

  “根部吗?真是令人作呕的地下老鼠气息!”

  一姬瞬间判断出这名木叶忍者的身份。

  色彩鲜明的面具,阴暗腐朽的气息,无一不昭示着这名木叶忍者,出身于根部。

  一姬再度飞跃上前,用手里的草薙剑释放出剑闪。

  接着另一只手往裙摆下伸出,握住套在大腿皮带上的燧发枪。

  即使躲过了剑闪,燧发枪的子弹要如何闪躲呢?

  子弹在这名木叶忍者躲过剑闪之后,发射而出。

  砰!
  子弹正中眉心,洞穿了这名木叶忍者的面具,从他的脑袋穿透而过,在脑袋的后面,喷出一团血雾来。

  一姬目视着对方眉心位置的血洞,露出胜利的笑容。

  还未展开下一步行动,她的身体便是一颤,惊愕看向这名木叶忍者。

  更准确的说,是对方面具下,那一只突然睁开的右眼。

  猩红,如四角大风车一样转动起来的红色眼睛。

  ——万花筒写轮眼!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