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从木叶开始逃亡 > 第579章 半年

第579章 半年

2022-07-02 作者: 叶惜宁
  第579章 半年
  单人病房里面只剩下了佐井和小樱,鸣人和天藏则是先行离开了病房。

  只有两个人的房间,略显得安静,也很容易让人产生尴尬的情绪。

  然而佐井没有这种考虑,他只是保持一贯的笑容面对小樱,问道:“怎么,小樱,你不随着他们一起离开吗?”

  并未理睬佐井这句话,小樱只是用认真的眼神看着佐井,郑重说道:“你刚才那番话,是故意在刺激鸣人吧。”

  虽是疑问,但小樱却十分肯定似的,以看穿一切的眼神盯向佐井。

  佐井笑容不变的反问起来:“很有趣的回应,不过,我想你应该想错了。而且,伱们对根部一无所知,加入这个组织的所有人,都是团藏大人的手足,‘我’这种东西并不存在,因此,感情这种东西也是拖累。”

  “那么,为什么你还要随身携带着这种画本?”

  小樱低下视线,看向佐井右手中的画本。

  听到这句话的佐井,右手的手指下意识用力,将画本紧握起来。

  脸上虽然还保持着笑容,但是这种笑容,连假笑都算不上了,而是冰冷。

  “鸣人说的不错,忍者也是人类,而人类这种生物,是无法舍弃感情的。无论是谁,在面对重大抉择的时候,嘴上说着要以理性为主,但大多数情况下,人们还是往往会选择感性的一面。绝对的理性,在这个世界上是根本不存在的。那个画本是你和兄长过去珍贵的回忆,同时也是你存在的证明。”

  小樱这么说道。

  人类很容易被情绪感染,是属于冲动性十足的高等动物。

  佐井口口声声说‘我’不存在,是团藏的手足,不需要思想……然而,在他随身携带着这个画本的时候,就已经在本能的反抗这种‘理性’。

  他的本心,并不认同根部的理念。

  佐井沉默下来。

  “你想要拼命证明自己的存在,想要牢记住身为弟弟的自己……对你来说,证明这段兄弟感情羁绊存在的事实,比你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

  “……羁绊?”

  似乎对这样新鲜的词汇感到陌生与好奇,佐井也不由得呢喃问出了声。

  “你还是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吧。”

  小樱留下这句话,就从病房里离开。

  “真是奇怪的一群人……”

  望着小樱离去的方向,佐井又想起了天藏和鸣人。

  也许,自己才是真正奇怪的那个人?
  低下头,佐井凝视着手里的画本,眸光闪动,心里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哥哥……”

  ◎

  “可恶!可恶!那个家伙,竟然说出那样的话!我才不要人保护呢!”

  无人的树林里,鸣人不停用拳头击打着树木,直到树皮被砸裂开,拳头上的肌肤被粗糙的树皮划破,流出鲜血,鸣人也没有停下动作,而是继续击打树木。

  被佐井的那番话给刺激到,鸣人只想着靠这种方式,来宣泄自己的不满。

  直到这棵树木被拳头砸到,鸣人才停下击打的拳头。

  鲜血顺着拳头滴落在了地上。

  “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发泄情绪,还真是让人看不下去呢,小子。”

  调侃的声音陡然从身后传来,让鸣人下意识转身,看到了微笑着出现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自来也,正慢步向自己走来。

  “好色仙人?”

  鸣人惊讶的看向自来也。

  “干嘛这么一脸惊讶的样子?继承了妙木山的通灵契约,你怎么说也算是我的学生……看到学生失落,作为老师过来安慰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自来也笑着说道。

  “才没有失落呢。”

  鸣人倔强的嘴硬起来。

  “是吗?你和根部那个小子说的话,我可是全部都听到了哦。”

  “那么,好色仙人,你也觉得那家伙的话很是难听吧?”

  鸣人期待的看向自来也。

  而自来也也没让鸣人失望,点了点头,但很快,他又摇了摇头。

  “你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算是什么意思啊?”

  鸣人郁闷起来。

  “笨蛋,当然是一半认同,一半不认同了。比起本仙人当年,你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切。”

  对于自来也的说教,鸣人仿佛并不在乎一样,十分不爽的扭过了头。

  “别不服气。根部那个组织,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加入你们那个小队的小子,还算是比较正常的。加入根部的忍者,全部都要进行溟灭感情的残酷训练,才能把他们变成一等一的杀戮机器。”

  自来也轻拍鸣人的脑袋,这样说道。

  他看得出来,那个名为佐井的孩子,心中还残存着挣脱束缚的渴望。

  只不过因为根部的理念,对他而言太过根深蒂固,想要挣脱那样的束缚,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一来是心理上的压力,二来是现实的压力。

  前者还好说,后者若是被团藏知晓,产生怀疑,迎接佐井的,便是现实中的毁灭。

  即便是作为火影的纲手,也很难保住对方。

  现在的团藏,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还需要仰仗火影权势的根部首领了。

  自第三次忍界大战之后,团藏的势力,就已经走向了失控。

  宇智波灭族后,再次进行了一轮膨胀。

  否则对方也不会做出控制火影,以达到控制木叶的目的了。

  对方的野心,早已经对火影不存在任何敬意。

  这样的团藏,不仅是对火影、忍族进行了威慑,同时对于根的内部人员而言,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威慑,让那些心中还残存感情的根部忍者,只能进一步压抑内心的感情,不敢暴露出任何的情感。

  “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去处理呢?我从小过得这么辛苦,也是他们做的吧……”

  鸣人低下了眉头,眼睛里有些失落。

  在他看来,这个所谓的根部,根本就是邪恶的组织。

  将人类变成杀戮机器,这和他过去所认识到的木叶,完全不同。

  而且,自己从小被人当做妖狐,似乎也和这个组织脱不开关系。

  尽管心里当做不在乎,但是一想到这些事情,还是觉得有些不痛快。

  自己无法认同这样的组织,也是自己的伙伴。

  自来也微微沉默。

  他不知道该如何向鸣人解释这种话。

  他过去也曾努力向老师猿飞日斩上诉过,将根部这个组织,从暗部中撤离,在没有构成威胁之前,将根部解散。

  然而他的老师猿飞日斩非但没有听从,反而将大蛇丸安插在根部中,甚至给予了资金和人才上的补给。

  根部的壮大,离不开他的恩师的纵容。

  “如果不喜欢的话,那就是试着去改变吧。”

  “改变?”

  鸣人抬起头,看向自来也认真起来的目光。

  “没错,你的梦想不是成为火影吗?只要你成为火影的话,就可以改变这一切。”

  “我能做到这个程度吗?”

  鸣人有些不自信。

  虽然他脑子有点缺乏常识,但也知道,在三代火影执政时期,这个根部组织还活的好好的,如今五代火影的执政时期,对方依然能够在第七班中安插人员,足见这个组织还拥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

  也就是说,对方是火影也很难扳倒的强大存在。

  自己成为火影,就能改变这一切吗?

  “当然,因为你是妙木山预言中的预言之子。”

  连世界都能拯救的话,在自来也看来,木叶的问题,对鸣人而言,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问题。

  何况,以团藏的身体情况,恐怕剩余的活动时间有限。

  等鸣人成为火影的时候,说不定团藏早已躺进棺材板里。

  只要团藏一死,那么,兼并根部和武斗派的力量,就会简单许多。

  “而且,关于保护你的条令,这一点也不用太过在意。你对于木叶而言,的确是特殊的。”

  似乎是戳到了鸣人的痛点,鸣人的脸色有些不愉。

  “怎么可能不用在意……”

  “你知道上一代九尾人柱力是谁吗?”

  对于鸣人的倔强,自来也没有理会,而是问道。

  鸣人露出迟疑的表情,显然想到了什么。

  “我记得是……”

  获得了父母的遗产,鸣人自然也知晓了一些隐秘。

  “没错,是你的母亲漩涡玖辛奈。”

  自来也告知了鸣人这个答案,接着继续说道:

  “在你母亲还小的时候,她就因为这个身份,不止一次受到过敌国忍者的袭击,为了保护她而牺牲的暗部不计其数。你现在所经历的,和你母亲当时受到的保护,并无根本上的不同。”

  “怎么会……”

  “这是事实。”

  “那她接受了吗?”

  鸣人急迫问道。

  “接受了。”

  自来也的回答,打破了鸣人的内心的期望。

  “为什么?”

  “为什么?”自来也反而了这一句,“没有这么多为什么,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正因为有那些人的牺牲,才让你的母亲,顺利度过了弱小时期。”

  “她没有反抗吗?”

  “一开始知道的时候,的确很难过。毕竟让陌生人,为自己献出一切……你的母亲很善良,她最初时也无法认同这样的事情。但她不像你这样自怨自艾,她内心在一次次危机中变得坚强,最终选择化危机为力量。既然这样的保护不可避免,那么,自己只要努力变强,就可以减轻他人保护自己的负担,让更多人可以活下来……这就是她当时的选择。最后,她成为了木叶最厉害的封印忍者,就连你父亲四代火影的封印术,也是你母亲亲自传授的。”

  经过自来也的叙述,鸣人眼神恍惚。

  脑海中,不由得勾勒出母亲逐步成长起来的真实画面。

  想到这里,鸣人不由得自惭。

  在他还在埋怨他人为自己付出的时候,他的母亲却已经选择让自己变强,尽可能让保护自己的木叶忍者负担减轻……

  没错,如果这样的保护不可避免,那就努力活下去,努力变强,不再是让别人单向的保护自己,而是自己也可以去保护那些保护自己的人。

  这样的付出才有意义。

  “所以,接下来就努力变强吧,要付出比过去还要刻苦的努力,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这些守护你的人们……争取在接下来的半年之内,达到可以修炼自然能量的门槛吧。”

  自来也触摸着鸣人的头发,露出了平和的笑容。

  修炼仙术,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需要远超常人的查克拉。

  或者说,是需要一个强大的体质。

  因为查克拉越强,就需要越强大的身体,作为存储查克拉的容器,否则容器就会因为过强的查克拉产生自爆。

  这个条件,鸣人已经符合了。

  但是鸣人还需要第二个条件,那就是控制力。

  一般来说,越强的忍者,查克拉的控制力,基本上不存在问题,是随着查克拉增强的同时,同步成长。

  可是鸣人的成长,却是和大多数忍者不同,是反着来的。

  他的强大查克拉属于天生,加上九尾时不时的干扰,使得他的查克拉控制力水平极差。

  只要克服了这个缺陷,鸣人在修炼仙术的道路上,就只是时间而已。

  自来也很期待鸣人学会仙术的那一刻。

  一定会是超越前面两代,木叶最强的九尾人柱力。

  ……

  鸣人的情绪得到了安抚,自来也便离开了,来到另一处空地上。

  “十分感谢,自来也大人,我正想着怎么安慰这小子呢。”

  天藏从灌木丛中走出来,对自来也感激的笑了笑。

  “不用客气,这本来也是我应该履行的职责。接下来鸣人,还需要交给你来管理,我只能偶尔抽空对他进行指导。”

  自来也转过身说道。

  他作为三忍,任务十分繁重。

  不只是要收集鬼之国的情报,暗地里收集尾兽的组织,也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和鬼之国不同,这个组织的行事风格更加神秘,至今都没有露出什么马脚来,只知道几个核心成员的身份,但对于他们的行踪……老实说,自来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是,接下来我会针对他的警觉性进行训练,之后再安排他进行查克拉控制上的诀窍……半年时间,应该差不多可以完成吧。”

  如果以正常的教导,天藏没有把握。

  但是鸣人的影分身协助修炼方法,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让他不禁感叹卡卡西的头脑,这简直和鸣人是绝配的修炼方法。

  因为鸣人的很多隐患,都由九尾代替分担了……虽然影分身修炼原理看上去很简单,只需要足够的查克拉即可,可是,如果体内没有九尾承担一部分的精神压力,恐怕不用多久,用这种方法修炼的忍者,长久下去很可能会精神崩溃,变成白痴。

  不过,即便是鸣人,用这个方式修炼,也存在风险。

  那就是会不自然的泄露九尾查克拉,导致鸣人尾兽化。

  因此鸣人以影分身修炼时,数量只能维持在几个以内。超过这个数量,鸣人就会进行尾兽化,自身难以控制。

  而他的作用则体现出来了。

  他的木遁拥有压制尾兽查克拉的效果,即使鸣人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一倍的影分身,他的木遁也可以避免鸣人尾兽化的风险。

  几种效果结合,加上自来也时不时过来抽空指导,天藏有信心在接下来的半年内,将鸣人的实力,提升到标准的上忍等级,甚至更进一步也并非不可能。

  到时就可以去妙木山,修炼所谓的仙术。

  天藏也不禁感叹鸣人未来的成长,潜力无限。

  到时也会是木叶对外的强大威慑武器,对如今的木叶而言,鸣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佐井说的没错,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这个暗部的高层,也可以为了保护鸣人而牺牲。

  “那就麻烦你了,这是纲手特意为鸣人制作的辅助性修炼药物,在以后修炼时,定期给鸣人服用吧。”

  自来也从怀里取出一个药瓶,放到天藏手里。

  “火影大人亲自制作的药物吗?”

  天藏有些吃惊的接过这瓶药物。

  他自然不会以为,这是什么可疑药物。

  以纲手的心性,不会制作什么副作用巨大的修炼药物,很可能是长期才能见效的修炼药物,而不是为了短期利益,而损坏鸣人的根基,这样只是得不偿失。

  等待鸣人成长起来,木叶这一点时间还是能够挤出来的。

  “当然,另外两人也可以给他们用,毕竟作为指导上忍,也不能够厚此薄彼,不然不利于小队磨合。”

  末了,自来也补上这一句话。

  “我明白了。”

  天藏认真点头,将药瓶塞进了忍具包里,仔细保存。

  ◎

  木叶61年,10月底。

  春去秋来,倏然之间,这一年已经走过了一半。

  借以军事演习的名义,木叶利用这半年左右的时间,在边境几乎每隔一月,就进行一次军事演练,一次演习的参加忍者,少则千人,多则两千余名忍者。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与火之国毗邻的小国,还是胆战心惊的以为,火之国要发动对外扩张战争。但是发现木叶忍者村,只是真的在认真进行军事演习,没有任何对外扩张的举动,不由得安下心来。

  小国是安分了,但大国却不怎么安分。

  因为木叶的突然举动,其余大国也不得不以同样军事演习的名义,将本国的忍者增援到前线,以此来防范木叶的举措。

  在这其中,也只有风之国与鬼之国没有任何动作。

  前者与火之国为联盟,砂隐村也对木叶忍者村放心,象征性在东部国境线增援了一百名忍者,就当是为了呼应木叶村的军事演戏了。

  而后者鬼之国则是单纯没必要防范木叶忍者村的军事演习,因为两个国家距离太远了。

  无论是从陆地行走,还是从海路行走,木叶想要顺利抵达鬼之国都不是轻松的事情。

  尤其是风之国与土之国的忍者村,更不会允许木叶的忍者,入侵他们的领地范围。

  有这样的天然保护,鬼之国对此没有任何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总体而言,大国们趋于稳定,大部分小国安于和平的现状,少部分小国的境内开始出现了混乱,比如说一些民间组织,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批黑军火,与当地的统治贵族开始产生冲突。

  据可靠的消息,这批叛乱分子中,还有着忍者存在。

  虽然实力不是很强,但比起普通人更强的他们,还是给该国的统治贵族们,造成了不少麻烦。

  这一点十分奇怪,因为在过去,这些小国境内,是没有什么忍者存在的,唯一的武装力量,便是投靠贵族,为贵族服务的武士集团。

  此时国内出现了忍者势力,让统治的贵族们,有点猝不及防。

  而根据调查,这些忍者,的确是本国人士。

  在一年、两年之前,都还只是普通人。

  对于这些忍者出现的原因,有的国家忐忑不安,有的国家怒不可遏,有的国家选择了沉默,以自保为主……因为他们心中都隐隐有一个猜测,这些反动贵族统治的平民忍者集团,到底是哪一个势力,暗中培养出来的。

  ——鬼之国。

  一定是他们。

  他们暗中资助了一些小国境内的民间叛乱组织,不只是给予武器上的援助,还从这些叛乱组织中,挑选出合适的成员,培养成忍者,进一步增强其武装力量。

  一时间,这些叛乱组织的力量,直接与该国贵族集团的武装力量产生了持平,甚至隐隐超过。

  虽然一些小国向其余大国提起了申诉,让他们一同对鬼之国施压,阻止这样的混乱……然而,申诉的信件放到了各个大国大名的办公桌上,但迎接他们的只是一些表面上的话术。

  这让受到鬼之国干扰的小国大名感到愤怒,认为这些大国都是沆瀣一气,都想利用战争,从小国身上谋利。

  同时也暗骂大国大名的目光短视,鬼之国如此敌视贵族集团,他们这些小国的贵族集团倒下了,大国的贵族利益和威望,必然也受到影响。

  尽管心中如此怒骂,但其余大国对此事几乎不予理睬,他们也只好无奈抱团取暖,依靠自身的力量来应对鬼之国的蚕食小国策略。

  ——鬼之国军事管辖区域,位于办公楼四楼的大会议室中。

  鬼之国军方高层在此齐聚一堂。

  在正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精细完整的忍界地图。

  上面标注着所有国家和中立势力的名称以及所属领域。

  哪怕是那些在忍界中名气极小,甚至与世隔绝的小国,也都明确的在地图上面标记出来。

  其中一部分小国涂成红色,其中一部分小国标记上了红色的叉。

  白石背对着在座的众人,站在这幅忍界地图的前面,目光凝视着地图上一个小小角落,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