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进城打听

2021-09-21 作者: 大烟缸
  第430章 进城打听
  大春以灵鹰形态飞回了夜市繁荣的成都。

  一想到今天多事时局不稳,自己又吸收了香火变肥了,天上还有个观星楼,大春就只得小心翼翼的沿着屋檐下行进。

  顺便观察一下街道市民的变化,毕竟前天吸收了南中来的士气升级神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灯芯夫人去祈福了,有效果没?

  只看见敷衍,浮夸,呵欠连天的懒散!

  好吧,大春这才想起他们都是夜市里的托儿,指望他们能出什么效果?
  然后,大春感觉远方有个灯笼向自己闪闪发光。在满街灯火中,这光是那么的独树一帜,甚至直接让大春看懂了——那分明是灯芯夫人向自己打招呼!
  下一刻,那灯突然变得普通了,然后大春前方屋檐下一个灯笼闪闪亮了:“城隍大人好!”

  这不是说话,也不是文气打字,而是直接通过灯光表达语言!这种能看懂的感觉如此奇妙!
  灯笼又“说话”了:“城隍大人,走这边。”

  下一刻,仿佛一阵微风从夜市漂过,所有的灯笼开始慢慢摇曳光影整体偏转,街道更加明亮,但屋檐房廊下却是更加漆黑的一片暗影。

  身为有神位的城隍,大春瞬间看懂,这暗影其实是一条路,就像光之海的岸边一条黑色的沥青马路!

  大春进入暗影,外面的街道一片光亮模糊看不清楚——系统提示:您进入光影阴阳路。

  这路果然有名目!
  灯芯夫人说道:“城隍大人,这里才是最安全的通道,外面的人是看不见这里的。”

  大春问道:“我可以——”

  灯芯夫人笑道:“可以说话,外面也听不见。这就是我的能力,整片夜市,乃至所有成都城的灯笼都可以调动,我其实也无需靠一个灯笼飞,只要有点亮的灯笼,我随时都可以出现在另一个灯笼上,所以有灯笼的地方就有我!”

  大春还真是惊喜交集:“我一直觉得你能传送百里之外就已经够强了,但没想到你这么强!”

  灯芯夫人笑道:“能传送百里其实是三位娘娘强,我就是一个带路的。至于这些灯笼游戏——如果刘焉确实亏不住钱,停了夜市关灯了,我就是一个灯笼,不外如是了。”

  这可是我安全进出的通道啊!大春心下一紧:“那这夜市一定得办下去啊!”

  灯芯夫人笑道:“实在不行,城隍大人带我去洛阳夜市?”

  大春立刻豪气顿生:“不就是夜市吗?如果没这些托儿地摊,无非就是多烧点灯油嘛?我就算在永昌办个夜市也不是不行啊?”

  灯芯夫人笑道:“夜市不利于防火,万一风一吹,灯笼飞,再加无良术士加把劲,不就出事了吗?所以成都夜市都是沿着穿城河修的。但洛阳夜市,我就不清楚了!”

  大春心下一跳?洛阳?好像还真没有成都这么明显格局的穿城河!相比之下,袁术寿春的夜市也是沿着淮河修的。那这洛阳——

  大春惊问:“你的意思,洛阳会出事?”

  灯芯夫人笑道:“我只是问问而已啊!我哪里想的到那么远,城隍大人也未必能操心到皇城脚下吧。”

  我貂蝉文姬来莺儿老婆都在,我很操心的好吧!火烧洛阳啊,史实上是董卓的手笔,但作为一个历史事件会复刻在这个仙魔世界中?毕竟洛阳在斗狐大赛前一晚已经天降雷火烧了一批屋子了。

  这事得重视,等会让史阿留意一下。没准,可能也会和鲁班门有关?毕竟只有烧了房子,才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他们才有工程嘛?

  说话之间,大春进入了锦绣工坊,辗转进入大小张的小院。

  大小张显然知道大春来了,已然在等待,她们的发型就是简单的挽了一下,应该是刚刚起床。这种刚刚起床的姿态对比一下严氏曹氏还真有一种,有一种……说不出来,但却很想全都要的感觉啊!
  大春颇不好意思:“半夜打扰了!”

  大小张笑道:“昨天事多,想想你也应该来。”

  大春连忙说道:“我就是来打听事情的。”

  “是这样的……”

  听她们一说,大春简直了!这千秋雪回城后这么猛的吗?让将星本尊当随行保镖,我美女将星那么多都没做到啊!

  而且这李肃还是大小张协助张任拿下的。说明这千秋雪早就注意到大小张了啊!但是……好吧!那时初见大小张时,她们就对这工坊的血汗劳工制度表达了不满,那就不是一路人!

  所以,我要自信!

  大春又问:“那李肃的关押审问呢?”

  大小张摇摇头:“不得而知,或是由刘焉亲自审问。但这李肃油嘴滑舌,并不承认吕布军是敌对关系,外加吕布刚刚在南中取胜,军威正盛,想必刘焉也不会为难他。”

  李肃油嘴滑舌?大春对李肃只有一个印象,就是部队被刘封彭羕围困时,他气势昂扬的鼓动左慈秦宜禄也出战,但秦宜禄就是不出战要守老婆的车驾。

  不得不说,也算是遇到秦宜禄这朵奇葩了,不然李肃这一鼓动谁还不热血上头啊?
  一想到这里,大春突然就对李肃莫名有信心:“他应该不会出事。”

  那么就说关键:“就是说,新来的那位女工被安排好了?”

  “直接就被提拔为副坊主了。”

  大春真惊了,这千秋雪这么心大的吗?

  大小张问道:“那位吕大小姐不会指望她有什么奇怪的动作吧?”

  这种事情虽然是吕绮玲的机密,但却是必须给大小张她们说的,不然无从配合。

  大春说过:“明着说,是当细作。但其实,就是为几位家眷的避难逃离做准备。”

  就在这时,夏侯夫人也起身了:“原来如此。”

  大春招呼:“打扰夫人了。”

  夏侯说道:“说起来,因为我家夫君误事丢过徐州,让主公家眷也落在吕布手中,但吕布秋毫无犯还是送回了家眷,此事我一直心怀愧疚。这一世,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帮忙她们避难的。”

  大春这才大松一口气:“只要有夫人这句话,我就都放心了。”

  大小张却为难道:“母亲如何安排这些多人呢?总不可能全部都当难民进绣坊吧?一旦她们绣工不力,反而会引起更大的怀疑。”

  “就是,别看这些女工工作时不准交头接耳,一到休息时间,那就憋不住了,什么话都憋不住的乱讲的。”

  夏侯沉声道:“这事我想办法安排!”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