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不折腾心里不痛快是吧

2021-09-21 作者: 坐望南山
  第495章 不折腾心里不痛快是吧
  说到这里,王子安轻轻地晃动了一下手中的茶杯,瞥了一眼汗都快要下来的杜如晦,语气玩味地。

  “杜尚书,今天这番话你不会传到陛下的耳朵里去吧?”

  杜如晦不由大汗啊。

  偷偷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李世民,有些尴尬地拱了拱手。

  “咳咳,不至于,不至于——”

  说完,还不忘给自己打个补丁。

  “陛下英明神武,胸襟似海,只要不是恶意诽谤,其实就算是传到陛下耳朵里去,估计也没什么大碍——吧?”

  听杜如晦这么说,王子安不由长舒了一口气,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这就好,这就好——不过,你最好还是给我保密,人心隔肚皮,谁知道陛下到底怎么想呢?万一偷偷给我记小账,回头给我穿小鞋怎么办?”

  李世民:……

  狗东西啊,还怕我给你记小账?
  晚了,小账已经记得数不过来了!

  房玄龄和长孙无忌也不由心中无语,心说,你还怕这个啊?

  杜如晦不由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第一次接触王子安,有点不适应这种对话的节奏。

  至于杜荷,早就被王子安的操作给惊呆了。

  这才是真的牛啊!
  继续——

  最好被陛下当场拿下!

  “不过,说真的,我们那位陛下在培养孩子方面,真是白痴级的,不,说白痴都是夸赞他,不是我信口开河,不信走着瞧,这么下去,早晚有他哭鼻子的那一天——不对,到时候恐怕哭鼻子都找不到地方……”

  所有人:……

  李世民刚开始还心中憋气,挺不服气,恨不得把这个狗东西当场暴揍一顿,但听到这里,却不由心中一凛,脸色端正起来。

  子安这个狗东西,虽然有时候说话很气人,但却从不空言虚语,无的放矢。

  “子安,此话怎么讲?虽然杜荷——公子还有赵节等人,性子稍显轻浮,做事也不太沉稳,算不得良师益友,但也不至于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吧?”

  “不至于这么严重?”

  王子安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

  “老李啊,你可是我的亲老丈人,暂时自己人,说实话,要是换了其他人这么说,我都懒得搭理他。太没见识了——幸亏你也就是个做生意的,要不然,就你这点见识,陛下要是真重用了你,还指不定会惹出什么大乱子来呢……”

  李世民:……

  嘿!
  “来,你说说——我这个亲老丈人,到底又怎么没见识了!”

  李世民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就看着他。

  “来,我给你说道说道啊,你说,太子是不是大唐的储君,是不是大唐未来最重要的人?”

  李世民点了点头。

  “所以啊,你看我们那位陛下,他到底做了点啥?不给太子找一些当代俊杰也就罢了,还拿太子伴读,东宫属官这种几乎注定要成为太子亲信的人送人情,你说,他到底是不是被驴给踢了?这可是大唐未来的储君啊——他以为是啥呢?”

  王子安说着,把茶杯一放。

  “知道的,说他不懂教导子女的道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太子不是亲生的呢——”

  李世民:……

  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揍你啊?
  长孙无忌再也忍不住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大胆,你,你竟然敢诽谤君王,该当何罪?”

  他这里吹胡子瞪眼,气得不行,结果人家王子安根本没鸟他。

  “去,去,去,一边玩去——瞧你这语气,知道的知道你是长孙府上的小小管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长孙无忌,当朝宰辅呢?”

  长孙无忌:……

  我憋屈!
  “长孙兄,算了,算了,坐下,坐下,听他说,听他说……”

  一看长孙无忌爆发,担心人设崩塌的李世民和房玄龄赶紧过来把他摁下。

  长孙无忌气得坐在那里,扭着脸,抱着杯子大口灌水。

  上火,太气人了!
  这狗东西,竟然敢当着自己和陛下的面映射皇后妹妹偷人!
  见这老小子又成功被自己气到,王子安心中暗乐。

  颇为大度地点了点头。

  “这样才对,虽然你只是个小管事,但也得学会控制自己的脾气——你也就是遇到了我这种好脾气的,要是遇到别人,说不准当场就能治你个大不敬之罪,我堂堂的大唐侯爵,是你个小小管事随便顶嘴拍桌子的吗——”

  长孙无忌:……

  不行的,肺想炸!
  杜如晦、房玄龄和杜荷纷纷扭头望天。

  啊,你看这檩条,一根根,多么的美丽——

  李世民都不由哭笑不得。

  这狗东西,现在虽然不喝酒了,但是说起话来,比原来喝酒的时候更会气人。他担心长孙无忌当场暴走,赶紧把话题错开。

  “说正题,说正题,即便是在给太子挑选伴读和属官这件事上,陛下做得稍微有些欠妥,但也不至于像你说得这么严重吧?”

  王子安懒洋洋地点了点头。

  “是啊,但如果仅止于此的话,大概问题也不大,但奈何我们这位陛下脑袋进水,已经秀出了天际啊……”

  李世民:……

  他虽然不知道这个秀出天际是个什么意思,但知道,也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好话。

  所以,也不去自找难看地问他。

  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平复想要爆揍他的冲动。

  “怎么,莫非你认为,哪里还有问题?”

  此时,别说杜如晦和房玄龄,就连自己在那边疯狂灌水,压制自己心中火气的长孙无忌,都不由偷偷竖起了耳朵。

  王子安瞥了他们一眼,轻轻地放下杯子,指了指旁边的杜荷。

  “杜公子,你要不先出去溜达溜达,让下人带着你欣赏一下我府上的风光?”

  杜荷:……

  撵人就撵人,瞧你妹的风光啊!
  不过,最终他还是在自家父亲和陛下递过来的眼神中,乖乖地出去了。

  不听就不听,有什么了不起!

  想让我听,我还不屑听呢。

  他这里还没吐槽完呢,就听得身后王子安笑呵呵地道。

  “小孩子,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种大事,还是让他回避一下的好……”

  杜荷不由脚下一个趔趄。

  狗东西啊,你比我大吗?

  但奈何,好像无论是自家老爹,还是当今陛下,竟然都还颇为认同这狗贼的说法,这就很淦!
  眼看着杜荷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门口,王子安才淡淡地道。

  “你们以为,当年为何谁有玄武门之变这种骨肉相残的惨剧?”

  此言一出,所有人,不由脸色大变。

  这可是一个禁忌的话题。

  如今朝野上下,无人敢在陛下面前提起这件事。

  李世民面沉似水。

  “此事,你怎么看?”

  王子安对几个人脸上的神色,恍若不见。

  长身而起,背负双手,慢条斯理地踱到明亮的落地窗前,微微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直到几个人都快忍不住的时候,才深沉地叹了一口气。

  “说到底,还不是太上皇教子无方……”

  此言一出,杜如晦、房玄龄和长孙无忌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帽子扣给太上皇的话,那还算差不多……

  李世民也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却不由露出一丝不快的神色。

  “子安,不可乱说,太上皇英明睿智,怎么可能会有错?”

  王子安:……

  没错,你还把你爹给掀下去了?
  强忍住当朝讥讽他的冲动。

  声音淡淡地道。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或许太上皇是个合格的皇帝,但绝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说到这里,王子安豁然转身,阳光从他身后的玻璃窗撒过来,如同在他的身上笼罩了一层金色的光影。

  “当年大唐建国的时候,谁不知道太上皇有两个好儿子?大儿子运筹帷,二儿子决胜千里,兄弟合力,横扫天下,这本是一段人间佳话,可惜都被太上皇自己玩坏了……”

  说到这里,王子安摇了摇头,嘴角不由升起一丝不知道是遗憾还是讥讽的笑容。

  “都建国了,他竟然还想在两个儿子之间玩平衡?一方面把太子之位传给了嫡长子,另一方面,又不断地给二儿子不应该有的希望——”

  “你们说,太上皇这不是玩火又是什么?他以为,两个儿子斗得越凶,他的位置坐得越稳吗?他把儿子当成什么了,稳定自己皇位的手段?竟然在两个儿子之间玩平衡——”

  王子安望了一眼脸色复杂的李世民,又看一眼若有所思的杜如晦等人,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世上有两件事物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一是人心。”

  “太上皇以为自己稳坐钓鱼台,却不知道玩火者必自焚的道理,他玩的倒是开心了,两个儿子会怎么想?当时的隐太子会怎么想,当时的秦王又会怎么想?他难道不明白,他的儿子,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个儿子了,而是分别代表着一大群人的利益团体……”

  李世民和杜如晦、房玄龄、长孙无忌不由默然。

  “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粉身碎骨,关键是,他们还不是一个人,他们得为那些围拢在自己身边的人负责——他们都没有退路,可以说,都是可怜人,所以,我对隐太子没有恶感,同样,我对当今的陛下,也从无鄙视……”

  李世民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侃侃而谈的王子安,心中意味莫名。

  这世上,到底还是有明白人!

  但这种话,可以私下说,对外却不能言。

  这个罪名太重,这个名声太坏。

  推给父亲不行,推给自己更不行,为了大唐的长治久安,这个罪名,只能推给那位曾经亲密无间的兄长。

  “长安侯,慎言——”

  杜如晦不由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出声提醒。

  没办法啊。

  房玄龄和长孙无忌这两个狗东西有人设在,可以保持沉默,自己不行啊,自己现在就是当朝仆射啊。

  王子安闻言,冲着杜如晦笑了笑。

  “没事——别紧张,这里都是自己人……”

  杜如晦:……

  汗——怕的就是自己人啊!

  说到这里,王子安神色轻松地拍了拍李世民的肩膀。

  “老丈人啊,你好歹也算是皇室当中的一员,你说,如今陛下和太上皇当年的操作,是不是神相似——”

  不等李世民搭话,王子安就乐呵呵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摇晃着手中的茶杯,懒洋洋地道。

  “一方面把太子之位给了嫡长子,一方面又拼命地鼓励魏王李泰。”

  说到这里,王子安翘起二郎腿。

  “啧——和太上皇果然是亲父子啊,一看就知道得了真传——”

  李世民顿时黑脸。

  王子安瞥了他一眼。

  “咋地啊,不服气啊?那行,太子那边啥情况咱就不用说了吧,来,我帮你捋一捋这位魏王李泰的待遇……”

  王子安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世民和在座的三位大唐宰辅。

  “按惯例,皇子成年后都应去封地吧,但李泰去了吗?竟然特许“不之官”,不之官干啥?留在长安等着当太子吗?”

  听到这里,李世民有些艰难地摇了摇头。

  “陛下贵为天子,想留个喜欢的儿子在膝前尽孝都不行吗?”

  王子安一听,都被他快给气乐了。

  “你也知道陛下是天子啊?天子有私事吗?难道他当年兄弟相残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你们看看那李泰,那是一个正常皇子应该有的待遇吗?”

  “封扬州大都督与越州都督,督常、海、润、楚、舒、庐、濠、寿、歙、苏、杭、宣、东睦、南和等十六州军事,扬州刺史,又督越、婺、泉、建、台、括六州,不仅不按照惯例去封地之官,封地更是多达22州!”

  说到这里,王子安语气嘲讽地道。

  “最搞笑的是,我们这位陛下,竟然还允许魏王李泰在府邸设置文学馆,任他自行引召学士你说,你说,太子有这个待遇吗?我们这位陛下到底想干啥?”

  杜如晦、房玄龄、长孙无忌不由心中默然。

  当初他们也不是没有这种担忧,但君心难测,谁也不敢把这种话挑到明面上来说,此时,听王子安把这个问题赤裸裸地放在了明面上,顿时偷偷竖起了耳朵,想听听自家这位陛下到底是何想法。

  李世民咽了口唾沫,心中莫名有些发虚。

  “魏王聪敏,才华横溢……”

  王子安顿时乐了。

  “所以说啊,我们这位陛下,那点见识,大概也就只能给你比一比了——”

  李世民:……

  啊,这——

  你这算是夸我吗?
  “不是我说啊,依我看呢,我们这位陛下,如果想换太子呢,就赶紧利索的换了,如果不想换呢,就赶紧绝了其他皇子的念想——他现在这是搞什么呢?拿儿子当蛊养吗?当年的悲剧不重演,他这心里是不痛快是吧……”

  李世民闻言,顿时心中一凛,汗水直接把里衣都给打湿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