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你这里内涵谁呢

2021-09-21 作者: 坐望南山
  第494章 你这里内涵谁呢

  杜如晦闻言,不由苦笑着看了一眼王子安。

  “长安侯说笑了,东宫的属官以及太子的伴读,都是陛下钦点,犬子这件事,我好歹还有个理由,或许能勉强做个主,赵节这个恐怕就无能为力了……”

  若是其他人,他或许还能有点办法,但赵节这个他真是没有办法。

  赵节乃是长广公主和赵慈景留下来的儿子,后来赵慈景去世,长广公主改嫁给了吏部侍郎杨师道,赵节虽然没有改姓,但头上又多了杨师道这么一个爹。

  所以,身份有点特殊,别说杜如晦,恐怕就算是杨师道,都不太好向陛下开这个口。

  王子安心中也明白,只是这么随口一提,见确实行不通,也不勉强,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那行,那就先把令公子弄到北大营去吧,当然,你要是舍得,扔到边关去也未尝不可……”

  杜荷:……

  我敲你奶奶啊!

  如果不是自己老爹当面,如果不是这货刚刚救了自己老爹,杜荷真想扑上去直接一把掐死他啊。

  长安之地,富贵之乡,我放着好日子不过,去边关受苦吗?

  杜如晦都不由哭笑不得,冲着王子安拱了拱手,有些不解地道。

  “长安侯为何想要把犬子和赵节调到北大营,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说法?”

  “对啊,你为什么非要把人家杜荷和赵节调到北大营去——他们两个是吃你们家米了,还是偷你们家菜了——”

  不等王子安介绍,门外已经响起李世民调侃的声音。

  “李掌柜,别来无恙——”

  见李世民和房玄龄、长孙无忌结伴而来,杜如晦父子赶紧起身见礼,然后又冲跟在身后的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分别打了个招呼。

  “房管事,长孙管事——”

  “杜尚书气色不错,看起来,身体是大好了——”

  也赶紧连忙还礼。

  几个人寒暄了几句,重新坐下。

  这个时候,李世民才坐下来,捧着茶杯,笑着打趣王子安。

  “我一进门,就听到你要把人家杜公子和赵节打发到北大营去,到底什么情况啊,他们两个在东宫待得好好的,为什么忽然想起这个了……”

  王子安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老李,要不是说嘛,没文化,真可怕,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亏你还做着这么大的声生意,你抽空的时候,可读点书吧——”

  李世民:……

  杜如晦、房玄龄、长孙无忌三人,也不由暗自呲牙。

  你搁这里内涵谁呢!

  杜荷:!!!!!!

  偶像啊,我以前就听太子殿下说过您猛的传说,结果,想不到你比传说中更猛——

  “我们怎么就没读过书了!来,你给我们说说——”

  李世民没好气地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抱着膀,就看着他。

  杜如晦和房玄龄等人,也饶有兴趣地等着。

  他很想知道,这厮又有什么惊人之语。

  “说你们没读过书,你们还不服气——那行,我考你们一点简单的——孟母三迁的故事听说过没有?”

  所有人:……

  你搁这里瞧不起谁呢!
  还真当我们几个是没读过书的大老粗啊。

  李世民有些憋气地道。

  “听说过,不就是说的孟轲的母亲,为孩子的教养,多次选择迁居的故事吗……”

  王子安瞥了他一眼,端起眼前的花茶,凑到嘴边轻轻地抿了一口,这才云淡风轻地道。

  “还行,看样子还真读过几天书,但可惜啊,这书读得囫囵吞枣,不求甚解,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顶多也就是识文断字,能做个生意的水平,不能再多了……”

  李世民和房玄龄、长孙无忌还好一些,杜如晦还真是第一次和王子安坐在一起聊天,听得真是张口结舌,这个长安侯,说话实在是太锤了,太会气人了。

  有这么聊天的吗?
  “我怎么就不求甚解了,你说说——”

  李世民给气得,茶也不喝了,就瞪着眼看他。

  “哟呵,你还挺不服气,那好,我考考你——你说,孟母为什么要搬家?”

  “不就是因为原来居住的环境,不利于孩子的教养吗?”

  李世民不由翻了个白眼,端起茶杯深深地喝了一大口,每次跟这狗东西聊天,都能气得半死,太上火了!

  王子安见状,乐呵呵地喝了口茶水。

  “那,你们现在告诉我,为什么教养孩子,就得选择良好的环境?”

  杜如晦闻言,不由心中一动,想起刚才王子安的提议自家孩子和赵节到北大营的事,主动接过话题。

  “荀子有云,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兰槐之根是为芷,其渐之滫,君子不近……孟母三迁,其实是在告诉我们,哪怕是圣人,在小的时候,也很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是这样吗?”

  王子安不由打了个响指,一脸赞叹地点了点头。

  “孺子可——咳咳,怎么样,老李,老房,长孙管事,现在服气了不?你看人家杜尚书,这才是真正的读书人,跟人家一比,你们那也好意思叫读过书?”

  杜如晦闻言,不由大汗,连连摆手。

  “不敢,不敢——”

  李世民和房玄龄、长孙无忌:……

  我们堂堂的大唐皇帝和大唐宰相,在你这里还大老粗,实锤了!

  “所以呢,你要把杜公子和赵节他们调到北大营,是想说东宫环境不好,不利于他们两个人成长?”

  李世民不由语气古怪地看着王子安。

  心说,你这孩子今天是不是傻了?

  整个大唐,还有比东宫更适合他们成长的地方吗?

  不要说能跟太子常常亲近,以后等太子登基之后,就会成为太子的左膀右臂,但说那教育环境,东宫里面几乎配备整个大唐最顶尖的鸿学大儒,当朝能臣。

  当太子伴读,那是求都求不来的福分!

  王子安翻了个白眼,抱起茶杯喝茶,不想搭理他。

  李世民:……

  你这是什么个熊态度,信不信我翻脸了啊!
  杜如晦也被王子安给秀得头皮发麻。

  这整个大唐,敢这么对待陛下的,恐怕也就这独一份了。

  他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道。

  “你的意思,是怕犬子影响太子殿下?”

  “杜尚书,你说得这是什么话——他们年轻人在一起,有名师教导,能相互切磋,良师益友,有什么不好的,怎么能叫影响太子殿下?”

  一听杜如晦这么说,李世民当即就把话接过去了。

  王子安不由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李世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

  “老李啊,亲老丈人啊,不是我说你,咱读书少,没见识,就少说话,多听听人家杜尚书的高见不好嘛,干嘛非要出来献丑……”

  李世民:……

  杜如晦:汗——

  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则嘴角抽搐,一脸古怪,至于杜荷,人直接都傻了。

  战战兢兢,不敢说话,低着头,拼命掐自己大腿,唯恐直接笑场,被陛下回头穿了小鞋。

  瞧着李世民等人脸上那丰富的表情,王子安心中大乐。

  这就很美滋滋!

  这不比看去剧院看小鲜肉们那只会瞪眼噘嘴数一二三四五强多了啊。

  王子安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茶水。

  “杜尚书,人家都是知子莫若父,不怕您怪罪,您今天坦率地说,你们家这位老二,平日里怎么样?跟努力上进,成熟稳重,格局远大,明断多识,办事得力沾边吗?”

  杜荷:!!!!!!

  我敲你奶奶啊,我杜荷不要面子的吗?

  我也没得罪过你啊!

  杜如晦:……

  整个脸都快黑了。

  有这么说话的吗?
  尤其是你还当着陛下的面这么说——

  我们家儿子的前途还要不要了?

  但他到底不是寻常人,深吸了一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

  “犬子愚钝,除了还算孝顺懂事之外,恐怕长安侯说的这些,都算不上——是老夫爱子心切,考虑不周了,回头我就向陛下谢罪,让他辞掉东宫伴读的差事……”

  李世民:……

  他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王子安。

  这狗东西,当着人家的面,说这么直接!

  杜荷是个什么货色,我还能不明白吗?
  这个伴读,我是冲着杜荷给的吗?
  我这是冲着杜如晦给的!
  这狗东西啊,说话就不知道多体谅体谅我的苦心。

  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则眼观鼻,鼻观心,假装没听见,反正这事儿又跟自家儿子没关系。

  听杜如晦这么说,王子安不由笑了。

  亲自提起暖瓶,给杜如晦续上白开水。

  “杜尚书,我这么说,你不要以为是耽误了令公子的前程,恰恰相反,我这是给你指一条明路——”

  杜荷:……

  你管这个叫明路!
  明你老母啊!
  忍了又忍,才没把手中的茶碗砸过去啊。

  低头,喝茶,免得自己当场情绪失控跟这狗贼拼命——

  杜如晦此时已经调整好了情绪,一脸认真地冲王子安抱了抱拳。

  “请长安侯指点迷津——”

  王子安笑着点了点头。

  “杜尚书客气了,不过说这个,我倒还真是有几句话,不吐不快……”

  李世民和房玄龄、长孙无忌都不由把眼睛望了过来,就连杜荷都不由偷偷竖起了耳朵,想听听王子安这个狗贼到底有什么说辞。

  “刚才我们就说了,成长环境,别说对普通的孩子,就算是对圣人先贤都的影响深远,太子如此,你们家的孩子,又何尝不是?”

  此言一出,出了杜荷,李世民和杜如晦等人,都不由暗暗点头。

  这话没毛病!
  “但到底什么样的环境,对孩子有利,却又因人而异,不可一概而论。比如说,你们家这位二公子,在你的庇佑之下长大,从小娇生惯养,不知人心险恶,不知世事艰难,更不知心存敬畏,这样成长起来的孩子,往往小聪明有,大智慧无——”

  说到这里,王子安语气一顿,一脸正色地道。

  “待在东宫,若是诸事顺利,倒也能安享荣华,可一旦遇到什么特殊的情况,说不准就会给家族带来不测之祸。东宫这种地方,万众瞩目,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百倍千倍的放大,说句不好听的,你坐在现在这个位置上,自然能庇佑他,若是有一天,你不在了,你还能庇佑他吗?为人父母者,当为子女做长远的打算呢……”

  李世民:……

  狗东西,你当着我的面,这么说合适吗?

  李世民心中吐槽,杜如晦却不由激灵灵出了一身冷汗。

  当时只想着,能让自家儿子跟在太子身边,也能混个从龙之功,谋个前途,还真没想这么多。

  作为从玄武门之变过来的老人,王子安这么一说,他顿时就意识到了这里面潜藏的风险。

  “所以,对这种孩子,最好的锻炼的地方,不是东宫,而是军营,军营里条件虽然艰苦,但纪律森严,放在里面,好好地摔打上几年,磨磨性子,吃些苦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杜如晦长身而起,对着王子安深施一礼。

  “长安侯真是真知灼见,金玉良言,杜如晦受教了!若不是您的指点,我险些犯下大错,等回头,我就亲自向陛下请命,把这不成器的东西,放到边关,去好好地打磨几年……”

  杜荷:……

  生无可恋!

  说好的北大营呢——

  啊,我的北大营!
  李世民:……

  他都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王子安赶紧站起来,伸手扶起杜如晦。两个人重新坐下
  “你们家这位如此,那个赵节更是如此,不然,留在东宫,早晚会惹出乱子……”

  李世民听这厮一口一个惹乱子,可真是忍不住了。

  “子安,你说这个恐怕就过了吧,东宫里面,那么多鸿学大儒,忠直敢言的属官,有他们的教导和辅佐,何至于此……”

  王子安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说你没见识,你还不服气——我就问你,你当年是愿意听你那些小伙伴的,还是愿意听你爹或者你家里那些老夫子的?”

  李世民:……

  啊,这——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最容易受自己的小团体影响,一个孩子怎么样,你不用去看他,你就去看他周围的朋友就好了……”

  说道这里,王子安似笑非笑地看看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讥讽。

  “你们说,这当今的陛下,他是不是傻,给自家儿子找这么一群伴读,这是唯恐自家儿子学不坏吗?他当年未起势的时候,都知道给自己找一群忠勇有识的当世豪杰当伙伴,轮到自家儿子的时候,就不知道了?”

  说到这里,王子安冲着杜如晦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当然,我不是说令公子和赵节他们有多糟糕,我是说我们这位陛下在培养孩子方面,得有多不靠谱,就不知道给自家儿子找几个真正能用的有识之士,当代俊杰吗——”

  杜荷在一旁听得不由捂脸。

  求求你,别说了!
  我的脸都没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