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都给扔北大营去吧

2021-09-19 作者: 坐望南山
  第493章 都给扔北大营去吧
  尉迟敬德父子俩,内心其实都是抗拒的,但这事儿,他也不好解释啊,难不成说,我刚被王子安那狗东西揍了一顿?
  “记得说是偶遇,子安那边还不知道我们三个人的身份呢……”

  瞧着尉迟敬德扭扭捏捏,不情不愿的样子,李世民心中暗乐,房玄龄和长孙无忌也嘴角抽搐,强忍笑意。

  陛下最近这恶趣味,可是越来越重了。

  “敬德啊,有点事,得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其实吧,这个王子安那边并不知道陛下和我们二人的真实身份——总之呐,你待会到了,见机行事,千万别暴露了我们的身份,咳,实在不行,就说偶遇好了……

  尉迟敬德:……

  心中默默同情了一把王子安。

  这狗东西,还天天自以为牛皮的不得了,结果,这都快被陛下玩坏了吧?
  真是好惨啊!
  哈哈——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

  一想到这里,心中的憋闷反而淡了许多。

  跟这么惨的一个人,你还计较个啥?
  想到这里,尉迟恭看向李世民三个人的眼神顿时就有些古怪起来。

  “既然这么麻烦,不如——我们父子就不过去了,您知道,微臣是个直性子,万一到时候再叫错了口……”

  说到这里,尉迟敬德一脸为难地冲着李世民拱了拱手。

  李世民:……

  这个狗东西,竟然还学会威胁我了!
  君臣二人,各怀鬼胎。

  对视了一会,李世民心里实在有点不托底,才有些不情愿地摆了摆手。

  “算了,你懒得去就别去了,回去好好多打几把这种苗刀,明天让药师,叔宝和知节他们都看看,看看他们手上有没有适合这种苗刀的刀法……”

  尉迟恭如蒙大赦,当即带着儿子落荒而逃。

  望着尉迟恭父子离开的背影,李世民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

  可惜,又错过了一次大好的机会。

  望着自家陛下那意犹未尽的小眼神,房玄龄和长孙无忌,齐齐的扭头打量路边的风景。

  啊,人流如织,车水马龙,好一派年底风光!
  ……

  王子安就很迷,大唐的人,都不睡午觉的吗?
  这前脚刚送走李渊、李世民和李靖他们,回自己房间,被窝还没暖热乎呢,老管家顾忠亲自前来禀报。

  “启禀侯爷,尚书左仆射,蔡国公杜如晦携公子,亲自前来拜访——”

  王子安:……

  “先请到前厅用茶——咳,千万别上花茶,白开水就好,我随后就到……”

  顾忠:……

  一口茶水都较真——

  果然,不失侯爷本色!
  顾忠走后不久,他在被窝里磨叽了一会,还是不情不愿的起来了。

  算了,毕竟人家是当朝尚书左仆射,就当是给自家历史老师面子了——这个人,老师当年好歹地还画过重点呢——

  王子安心中吐着槽,接见了杜如晦。

  这段日子,王子安去给杜如晦复诊过多次,也针灸过多次,大家也算是熟人了。

  不过,杜如晦还是第一次到王子安这里来拜访。

  他眼睛简直都不够使唤的了。

  别的不说,但就这客厅,就足够震撼的了。

  与寻常人家截然不同的落地窗,装着清澈剔透浑然一体的大块琉璃,冬日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几乎能照亮整个客厅。

  在这阳光的照射下,整个客厅,如同蒙着一层翻腾的光影。

  绝对的大手笔!

  虽然,他知道,如今外面的琉璃价格暴跌,但这客厅显然装修在琉璃价格暴跌之前,这价格,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让人窒息。

  杜如晦都这样,跟着自家老爹来的杜荷,更是目瞪口呆。

  他虽然在李承乾那里,不止一次听说过这位长安侯的传说,但这一次一见,他发现,自家太子爷,何止没有吹牛,恐怕都不知道谦虚了多少。

  真是太有钱了啊!
  客厅窗户很大,里面又挂着暖气片,很暖和,就连旁边摆设着的兰花,都透着葱茏的绿意。

  客厅里的字画,更是让他震撼莫名。

  他目光毒辣,见过的名家字画数不胜数,心中迅速回顾了一下,发现,即便是如王右军等人的作品,恐怕也有所不及。

  “人人都道,长安侯才情无双,字画双绝,今日一见,才知道所言非虚——不,犹胜传言!”

  杜如晦瞧得赞叹连连。

  顾忠一听,顿时挺直了腰杆,脸上露出一次矜持的微笑,谦逊地拱了拱手。

  “国公爷谬赞了,这些不过是我们家侯爷教导徒弟的时候,随手涂画的一些小玩意儿罢了——前几天还责骂我,嫌我挂在这里丢人现眼呢……”

  杜如晦:……

  忽然间,就很不想说话了。

  算了,看画,我不跟你一个老奴一般见识!
  他无意间,目光望最角落里的一副字画上一扫,眉梢顿时就挑了起来。

  一脸古怪地看着恭恭敬敬地随伺在一旁的老管家顾忠。

  “这副是——阎立本阎少监的大作?”

  他在长安混了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把阎立本的画作挂在最角落里!
  纵观长安城,满城朱贵,谁家得到阎立本的画作,不得宝贝似的,挂在最显眼的位置?
  结果,这里倒好,直接挂最角落里,这是唯恐被人看到啊?
  见杜如晦动问,顾忠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

  “您说这一副啊,国公爷真是好眼力,不错,这确实是阎少监的作品——这是我们家侯爷特意嘱咐,让挂在这里的,说是能够让阎少监时时自省,深刻反思,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才能知耻而后勇……”

  杜如晦:……

  他忽然很想打人。

  不看了!
  杜荷忽然很想拜师。

  这个看上去老老实实的老家伙,这显摆炫耀的能力,简直炉火纯青,比自己牛皮多了,自己要是能学到他的三分功力,在太子爷面前,还不得风生水起啊。

  回到客位上坐下,顾忠很有眼色地让人上茶。

  茶盏是明彻如冰的青瓷,晶莹温润,触之如玉,看上去,青中带绿,赏心悦目,是当今最流行的一等一的青瓷。

  见杜如晦在欣赏手中的青瓷茶碗,顾忠笑呵呵地介绍道。

  “我们家侯爷,最爱这种青瓷,说琉璃茶盏生硬呆板,没有灵魂,破坏大唐的生活体验,一般来了贵客,我们侯爷都会用这种青瓷茶具招待……”

  杜如晦看看自己手中的青瓷茶盏,再看看桌子中间那一套,哪怕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价值不菲的琉璃茶具,不由一时无语。

  感情,不是你们不是舍得给我用,是觉得我是贵客?

  不想说话,喝一口茶水压压火气。

  茶一入口,他便不由一怔,有些诧异地低头一看。

  啊,白开水——

  杜如晦:……

  见杜如晦神色怪异,老管家顾忠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尴尬地搓了搓手。

  “这个——咳,我们家侯爷特意叮嘱的,说是让给你上白开水……”

  杜如晦此时此刻,都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

  你们家装修的富丽堂皇,任何一个不起眼的小摆件,都价值千金,结果,来了客人一杯白开水……

  “你们家侯爷特意叮嘱的?”

  杜荷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老管家。

  “不错,是我叮嘱的——我这里没有你们平日里所喝的那种茶汤,只有花茶,但杜尚书身体初遇,余毒未清,没有他适合用的花茶,倒是这白开水,清热解毒,平日里多喝一点,可以有利身心……”

  不等顾忠回答,王子安已经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杜荷:……

  神色不由微微有些尴尬。

  这嫌弃人家的茶水,还被人家主人当场抓了现行。

  好在王子安只是随口介绍了这么一句,便不再看他,而是冲着他爹笑呵呵地拱手施礼。

  “杜尚书,别来无恙——看起来,你这身体是恢复的差不多啦啊——”

  “都是托侯爷的福,若不是侯爷仗义出手,妙手回春,杜某人这次恐怕就在劫难逃了……”

  杜如晦见王子安进来,赶紧站起来,冲着王子安深施一礼。

  “多谢侯爷出手相救——”

  杜荷也赶紧跟着自家老爹行礼。

  王子安乐呵呵地上前,一把扶住了杜如晦的肩膀。

  “不敢当,不敢当,杜尚书快快请起——”

  说着,看了一眼跟在杜如晦身边行礼的杜荷,笑着道。

  “杜公子不必多礼……”

  几个人分宾主坐在,杜如晦这才让下人呈上礼单。

  啊,此时此刻,他忽然自己带来的这些礼品真是有些拿不出手了……

  杜如晦这次过来,就是专门过来道谢的。

  这可是救命的恩情。

  王子安心中也很有些古怪。

  若是没记错的话,杜如晦好像这两年就要病故了。

  是今年,还是明年?

  记不很清楚了。

  但问题是,别管那一年,现在来看,大概率是死不掉了。

  所以,我又一次改变了历史?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很快就被王子安抛之脑后。

  虱子多了不怕咬,反正自己改变历史的事情,也不是做了一件两件了,爱咋咋地吧。

  此时,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正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扮演乖宝宝的杜荷。

  “杜尚书,令公子是在东宫那边高就吧——”

  见王子安动问,杜荷赶紧站起来,规规矩矩地行礼。

  “回侯爷,在下如今在东宫那边,陪太子读书——”

  在王子安面前,他是真不敢翘尾巴。

  没办法,这个名字,这半年险些被塞满了耳朵,自家太子提起来就毕恭毕敬的,他哪敢怠慢了啊。

  “陪太子读书啊——”

  王子安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道。

  “那就好好读书,最好少鼓动太子搞一些有的没的……”

  杜荷:……

  我也没干啥啊!

  杜如晦闻言,若有所思地看了自家儿子一眼,呵斥道。

  “听到了嘛?还不赶紧谢过长安侯的教诲!”

  杜荷心里委屈,可也不敢说啊,赶紧再次起身行礼。

  王子安笑了笑,貌似无意地冲杜如晦道。

  “我瞧令公子聪明有余,沉稳不足,待在东宫,不见得是好事,不若趁着他年轻,下放到军中锻炼几年,磨磨性子……”

  杜如晦闻言一怔,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王子安,旋即认真地点了点头。

  “长安侯所言甚是,回头我就去找陛下求个恩典,把他放到北营大军中去锻炼几年……”

  他身为李世民的铁杆心腹,自然知道这位长安侯在陛下心中的地位,自然也知道这位长安侯的不凡之处。

  他虽然不知道王子安为何提出这个建议,但知道,恐怕不会无的放矢,当即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他这里答应的是挺痛苦,但杜荷就不痛快了,郁闷地差点当场吐血。

  王子安,我敲你奶奶啊!

  我扒你们家祖坟了吗?
  好端端的,一杆子把我支到军营里去了!
  “父亲,我不——”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杜如晦一眼给瞪回去了。

  杜荷内心是崩溃的。

  他忽然很后悔,自己嘴贱个什么劲儿啊,在家好好待着不好嘛,非往这个坑货面前凑什么热闹,现在好了,一杆子被人发配到军营里去了……

  “杜公子,我给你打听个人,你知道不……”

  杜荷有些沮丧地拱了拱手,神情怏怏地道。

  “侯爷请说?”

  “纥干承基,认识吗?”

  杜荷闻言,愣了愣,旋即点了点头。

  “认识,此人乃是太子殿下手下的侍卫统领,很得太子的信重……”

  王子安点了点头。

  “那赵节和称心呢?”

  杜荷被问的有些迷。

  “赵节认识,平日里和我都是太子殿下的伴读,您说的那个称心是谁?没听说过……”

  王子安点了点头。

  看样子,这个称心还没有出现在李承乾的视野里,不过赵节和杜荷这两个超级坑货,倒是准时就位了。

  杜荷这里听得心头郁闷,倒是没有多想,但杜如晦却不由心中一动,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无论自家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还是杨师道家那个二世祖赵节,都是太子伴读,整天围绕在太子殿下身边的亲信,这其中意味,就耐人琢磨了。

  王子安也不管他怎么想,乐呵呵地道。

  “这样啊——”

  他看了一眼坐在旁边不动声色的杜如晦。

  “杜尚书,令公子一个人去北大营多寂寞,不如让这个赵节也去给他做个伴如何……”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