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尉迟恭献宝

2021-09-18 作者: 坐望南山
  第491章 尉迟恭献宝

  王子安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给几个人算这笔经济账。

  “你们看啊,这园子不用花钱吧,是陛下赏赐的,这花草不用花钱吧,是小兕子院子里淘汰下来不要的,我这个人生性节俭,最见不得人家浪费东西……”

  听到这里,李世民忽然觉得心头一阵发闷。

  狗东西,你可别提了!
  因为这个,朕的御花园都变成菜园子了!
  长孙无忌也不由心肝抽搐。

  狗贼,你就是始作俑者,老子的后花园啊——

  其他人也狂翻白眼,你可真是太节俭了啊!

  这边,王子安还在絮絮叨叨地给他们算着。

  “你看这装修的队伍吧,也是你们掌柜送来的,没有收费,我就是管点吃的用的,烧地暖用的石炭,是我家商行自己生产的,也没花钱,所以,我也就是铺设地暖的时候,花了点购买砖石的钱,说起来,可能连一百贯都不到……”

  说到这里,王子安脸上露出淳朴憨厚的笑容。

  “你们看,真没花多少钱,都是朋友帮忙……”

  李世民:……

  忽然感觉心绞痛!
  房玄龄也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情况。

  讪讪地拱了拱手。

  “长安侯果然是个喜欢节俭的人,真是会过日子啊——”

  王子安一听乐了。

  “勤俭节约,是我们民族的传统美德嘛……”

  大家忽然就很不想说话了。

  你这要是勤俭节约,我们那叫什么?
  筚路蓝缕?

  艰苦奋斗?

  ……

  刚从王子安的府邸出来,就有暗中随性的护卫,脚步匆匆地上来禀报。

  “启禀陛下,太府卿姚如意,太府寺少卿崔向远紧急求见,已经在御书房外等待多时——”

  李世民闻言,眉头一蹙,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跟在他身后的房玄龄和长孙无忌也不由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阴霾。他们知道,他们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太府寺卿姚如意乃是清河崔氏二房的女婿,也是太原王家家主王俨的亲家,王俨嫡长子王守远的老丈人。

  太府寺少卿崔向远,则是清河崔氏三房的嫡长子,颍阳郑家的女婿,太原王家的外甥。

  当然,若不是有这些背景,他也不可能三十出头,就混到太府寺少卿的位置上。

  这一次,两个人连掩护都没打,直接绕过了手下的京都市令和京都市丞,找到了陛下这里,意图不言自明。

  正因如此,李世民才心中更加恼怒。

  很显然,是想从自己手下要人。

  “陛下打算怎么办……”

  房玄龄也不由有些头疼。

  事情的前因后果他都清楚,陛下为什么要出手,他也清楚,但问题是怎么应对?

  “你们两个,随朕回去,朕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想要怎样……”

  李世民虽然语气平静,但熟知李世民心性的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却不由暗自心惊,已经开始暗自盘算,接下来的事情该如何善后。

  “陛下,微臣二人特来向陛下请罪——”

  刚一见面,姚如意和崔向远便冲着李世民躬身施礼。

  李世民挑了挑眉,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两位爱卿何罪之有?”

  姚如意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保养得宜,容貌俊朗,瞧着很有一股子刚正儒雅的气质。问言,一板一眼地道。

  “微臣听闻,今天上午有人动用家中护卫,强行干预东市正常的买卖,严重干扰了长安集市的正常运行,这是微臣治理不力之罪,请陛下责罚——”

  “请陛下责罚——”

  崔向远也跟着躬身请罪。

  李世民笑了笑,伸手虚扶。

  “两位爱卿请起,长安东西两市,人员众多,事务繁杂,偶尔有些许不法之徒,也在所难免,两位爱卿不必过于自责。你们只要尽忠职守,恪守本分,朕自然能看在眼里……”

  说到这里,李世民目光平静地直视着两人。

  “太府寺责任重大,事务繁忙,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两位爱卿就暂且回去吧——”

  对于李世民话里话外的暗示,这一次,两个人就跟没有听懂一般。

  “陛下,臣听说,使鸡司夜,令狸执鼠,皆用其能,上乃无事。天下百官,只有各司其职,各安其位,才能保持天下的长治久安。陛下英明神武,应担着上天赋予的神圣使命,而微臣承蒙陛下不弃,委以太府寺卿的重任,自当尽忠职守,死而后已——”

  说到这里,姚如意躬身一礼,沉声道。

  “维系长安市场稳定,乃是臣不可回避的责任。可今日南衙武侯卫擅自出兵,强行插手东西两市的市场管理,不仅扣押货物,还直接跨过太府寺,把相关人等直接移交给了万年县,有肆意破坏太府寺职权的嫌疑。万年县县令高挺,也拒绝向太府寺移交他们非法扣押的财物人手……”

  说到这里,姚如意对李世民已经渐渐沉下来的脸色视而不见,挺直腰杆,目光毫不退让。

  “所以,微臣要状告南衙武侯卫和万年县县令高挺,肆意妄为,无视法纪,干扰市场之罪,同时,请求陛下,责令他们马上移交所扣押的人手货物——”

  “微臣附议——”

  崔向远也上前一步,深施一礼。

  李世民面沉似水。

  看了看李世民的脸色,又看了看站在李世民面前寸步不让的姚如意和崔向远。

  长孙无忌不由轻咳一声,站出身来。

  “这件案子,你们说是扰乱市场,但又何尝不是扰乱治安?南衙武侯卫有巡防治安之责,万年县更是有治理地方的权利。王家护卫,闹事之上,肆意抢夺商人财货,殴打百姓,已经严重违法了朝廷法令?岂是一个小小的扰乱市场就可以混淆视听的?”

  说到这里,长孙无忌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们一眼。

  “更何况,此事既然已经移交到了万年县,两位又何必非要强行插手?”

  话虽然说得委婉,但已经隐隐有了几分警示的意思。

  但这两位,似乎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就跟没有听懂一样。

  “长孙尚书,不是我们要强行插手,而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职责所在,不敢有丝毫懈怠——王家护卫强行冲扰市场,性质恶劣,那些忽然冒出来的琉璃商人,也来历不明,居心不良,在下身为太府寺卿,不敢不彻查到丢……”

  姚如意和崔向远站在那里,态度坚决。

  见此情景,长孙无忌不由轻轻地瞥了他们一眼,淡淡地道。

  “王家的护卫,在皇城跟下,擅动刀兵,而且据百骑司反应,他们有与南衙官兵相互勾结,图谋不轨之嫌,此事已远非你们太府寺所能过问——你们确认要插手?”

  姚如意和崔向远闻言不由神情一变,目光看向站在一旁的长孙无忌。

  “长孙尚书,此事非同小可,您可有证据?”

  “证据?朕做什么,莫非还得向你们提前打个招呼,提供什么证据不成?”

  不等长孙无忌搭话,李世民已经声音冷冷地接了过去。

  姚如意和崔向远闻言,不由心中凛然。

  他们自然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已经彻底激怒了这位陛下,再不知进退,恐怕马上就要有不测之祸!

  两个人犹豫了一下,然后颇为默契地低下了头去。

  “微臣不敢,我们不知道中间竟然还有这些关节,是微臣冒失了——”

  说着,再次深施一礼,低头请罪。

  李世民淡淡地扫了他们两人一眼,声音听不出喜怒。

  “不知者不罪,你们两个先回去吧,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放一放,但是盐铁税的事情,务必要用用心思,务必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来,若是年底之前,还是没有什么进展,你们就退位让贤吧——”

  两个人听得心头一颤,赶紧点头应诺,退了出去。

  等出了一路走回太府寺,坐在到自己的班房里,两个人才不由相互对视一眼,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我就知道,这一次,弄不好要引火烧身……”

  姚如意叹了一口。

  “也罢,反正老夫年纪也大了,此间事了,老夫就主动请辞,回家享几天清福去……”崔向远安慰了一句。

  “您多虑了,只管宽心,事情到不了那一步……”

  他不仅仅是安慰,他是真这么觉得。

  只要不出什么大错,就凭自己的出身,还能出什么大问题?

  姚如意和崔向远这边一走,李世民就忍不住气得摔了杯子。

  “竖子,欺朕的钢刀不利吗——”

  房玄龄和长孙无忌闻言,不由相视苦笑。

  今天虽然暂时把姚如意和崔向远两个人挡了回去,但接下来,恐怕就真的不容易了。可以想见,这件事仅仅只是个开头,明天朝堂上,必然又是一场龙争虎斗,轩然大波。

  除非,陛下下真的能当场拿出确凿无疑的铁证来。

  可是,有吗?
  两个人心里,都清楚。

  没有!

  单凭王家护卫,在东市闹事,根本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甚至,只要王家死咬住一口,那些琉璃商贩是江洋大盗,洗劫了他们家的琉璃仓库,事情就会变得十分棘手。

  除非陛下能解释清楚,这些琉璃的来源。

  可能解释的清楚吗?

  不可能!
  因为有些事,根本没法摆上台面。

  “陛下,明天怎么办?”

  李世民也不由一阵心烦意乱。

  难不成,还真要再次向那些狗东西低头,乖乖放人?

  “可惜克明不在,不然我们也不至于如此被动——这几天朕都没来得及去看望他,也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君臣三人,正愁眉苦脸,为明天早朝如何应对发愁的时候,忽然听得外面禁卫通报。

  “启禀陛下,吴国公尉迟敬德携子尉迟宝林求见……”

  李世民闻言只得暂时把明天早朝的事情先放在一边,沉声道。

  “请他进来——”

  不一会,门外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很快,尉迟敬德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御书房里。

  “微臣尉迟敬德(尉迟宝林)参加陛下——”

  说完,目不斜视,冲着李世民深施一礼。

  “敬德,不必多礼——”

  李世民说着,亲自上前,一把扶起尉迟敬德,亲切地问道。

  “敬德不是说家中有急事需要处理吗?怎么有空跑朕这里来了?莫非遇到了什么苦难?”

  尉迟敬德闻言不由讪讪一笑。

  也不好说自己那是随便找的借口,只得干笑一声,强行转移李世民的目标。

  “微臣今日前来,是为陛下献宝的——”

  说着,冲着站在身后的尉迟宝林道。

  “还不快把宝刀给陛下呈上来——”

  其实,御书房里的三人早就看到了尉迟宝林手中捧着的东西,虽然外面缠着布匹,但从形状上看,体型狭长,好像一把长剑。

  尉迟宝林赶紧揭开外面的包裹,双手捧着,呈了上去。

  “这是一把宝刀?”

  李世民有些疑惑地接了过来,这把所谓的宝刀,刀柄倒是挺长,瞧着似乎像是双手刀,跟环首刀倒是有几分相似。他拿在手里掂了掂,随口道。

  “我还以为这是一把长剑,你从何处得来的宝物……”

  “这是微臣今天和犬子一起合力打造的宝刀——”

  一提起这个,尉迟敬德不由眉飞色舞。

  李世民:……

  长孙无忌和房玄龄也不由一阵无语。

  还以为你真弄到了什么神兵利器,感情你自己今天刚打造的啊?
  但瞧着这厮一副自己真献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的架势,李世民也不好驳了这位心腹爱将的面子,毕竟,这可是人家亲手打造的武器,笑着点了点头。

  “敬德有心了——”

  说着,就想把手中这把说是宝刀,其实感觉有点像剑的武器转交给身边伺候的內侍。

  一看李世民这架势,尉迟敬德就知道李世民没把这刀放在心上。

  “这刀虽然材质一般,但是真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宝刀,陛下何不拔刀一试?”

  见尉迟敬德这么说,李世民倒是来了兴趣,当即一按崩簧,把刀身拔了出来。

  刀身狭长,寒光闪烁,打造的工艺倒是一流。

  李世民忍不住赞了一句。

  “好刀,敬德的手艺倒是不减当年——”

  尉迟敬德闻言,不由嘴角上翘,露出一丝得色。

  他平日里不许别人提起他铁匠的事来,但今时今日不同,不仅仅是因为说这话的是当今陛下,更是因为陛下手中这把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