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李渊:你们吃着我看着?

2021-09-16 作者: 坐望南山
  第490章 李渊:你们吃着我看着?

  他此时拿在手上的第一幅图纸,是一杆非常古老,至今几乎已经没人使用的方天画戟。

  方天画戟的杆长画杆长三米有余,画杆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八荒火龙,隔着纸面,都有一股子焚烧之感;画戟顶端寒光闪烁的利尖,透着煞戾无匹的杀气;四角的小刃,也仿佛暗藏杀机。

  看一眼,就知道是一杆凶悍至极的大杀器。

  让他震惊的,不仅仅是王子安竟然能拿出这种如今已经很少有人能知道的古法图纸,还在于这种古老的方天戟集轻兵器和重兵器功能于一身,既可以和重兵器对抗,如骨朵,锤,镗等比拼力气,又也可以和轻兵器,矛、枪、刀比拼招式技巧,使用起来,十分复杂。

  所以,战场之上,凡事敢使用方天画戟者,无疑不是超一流的绝世猛将。

  这种猛将,跟以前的赵王李元霸那种一力降十会的超级猛将还不一样,他们自身集勇力与技巧与一身,是真正意义上的武道宗师级人物。

  那个王子安竟然还精通戟法!
  瞬间,尉迟敬德就悟了。

  今天自己栽的一点都不冤枉。

  人家王子安是精通戟法的不世出高手。

  至于,王子安会不会是虚张声势——

  开玩笑!

  能拿出这种图纸,能一招制服自己的人,人家吃饱了撑的,拿天外陨铁这种宝物打造个方天画戟放着玩?
  当然,最让他震撼的不是这个,因为这种方天画戟虽然是宝物,但真正能使用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实际上没有多大的价值。

  真正让他感觉到震撼的,是第二张图纸上的这把造型古怪的刀。

  此刀看着与环首刀有几分相似,但仔细看,又截然不同,看上面标注的规格,刀长五尺,刀长三尺八寸,刀柄一尺二寸,形似禾苗,看着就有一股子犀利彪悍的气息。

  “宝林,马上准备器具,为父我要马上开炉打造……”

  尉迟宝林有些疑惑地偷偷瞄了一眼自家老爹,不是平日里最烦人家提这个吗?
  今天怎么被人揍了一顿,反而上瘾了?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不觉就有了几分古怪。

  不过,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啊。

  非常听话地下去收拾东西。

  工具都是现成的,让人在后院的厢房里升起炉火,尉迟敬德就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

  “宝林,你给为父打下手——”

  尉迟宝林:……

  我是未来要继承国公爵位的人,你让我跟你学打铁?

  虽然心中是抗拒的,但身体却是诚实的,乖乖地坐那里拉起了风箱。

  叮当,叮当的打铁声,很快传遍后院。

  这久违的打铁声,把尉迟敬德的妻子都给吸引过来了。老夫人往厢房一看,自家儿子正蹲在地上拉风箱,而自家丈夫,赤着上身,正抡着锤子,叮叮当当地打造着一把狭长的长刀。

  不由眼神柔和了几分,想起了当年与丈夫贫贱时,那些同甘共苦的日子。

  非常熟练地接过自家儿子手上的风箱。

  “去,帮你父亲打铁……”

  尉迟宝林:……

  尉迟恭见状笑了笑,眼神中闪过一丝温情,转头对儿子吩咐道。

  “拿起旁边的锤子,跟着我的节奏,注意落点,注意力道……”

  一边抡着锤子敲打,一边心口道。

  “想到年,为父未发迹之前,和你母亲便是以打铁为生,那时候……”

  ……

  长安候府。

  后花园。

  温房。

  鼻端,萦绕着梦幻般的香气。

  李渊望着不断摆上的美食,尤其是那一大盘红中透亮的红烧肉,更是不由食指大动。“一个多月了,终于又能吃上一回子安做的美食了,这个菜是什么名堂……”

  一边说着,一边抄起筷子,就想先尝为快。

  结果,筷子还没碰到肉呢,就被王子安直接拦下了。

  “老哥,你大病初愈,虚不受补,这个你可不能吃——”

  李渊:……

  好吧,小老弟也是为了咱好!

  于是,他把筷子伸向一旁的小鸡炖蘑菇。

  “这个不用说了,是小鸡炖蘑菇,我在你这里吃过,我看着这次好像还加了点老山参,口味好的很,来大家都尝——”

  话没说完,又被王子安给把筷子给挡住了。

  李渊:!!!!!!

  “老哥,这个太油腻了,对你身体不好……”

  王子安说着,笑眯眯地把那盘小鸡炖蘑菇也往旁边端了端。

  李渊啪地一声,就把筷子放下了,有些赌气地道。

  “这也不能吃,哪也不能吃,你就直接了当的说,老哥我今天到底能吃点啥?”

  所有人,包括李世民都不由出了一头冷汗。

  这狗东西胆子是越来越肥了。

  这可不是以前,如今太上皇已经亮明身份了,你还敢这么玩?弄了一大堆美食放面前,光让看,不让吃……

  谁知道,他们这里慌的一匹,人家王子安那里淡定的很。

  一边笑呵呵地把几样清炒的小菜推到了李渊的面前,一边语气轻快地道。

  “你能吃啥?给你看病的大夫没给你说吗?清淡为主——不是,老哥,你什么表情啊,身体重要,还是口腹之欲重要?多活两年它不香吗?来,吃这个……”

  所有人不由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这也太敢说了吧?
  太上皇可不是什么好脾气——

  结果,让他们瞠目结舌的是,一向执拗的太上皇,竟然从善如流。

  “我看你小子就是纯心馋我,明知道我不能吃,你还预备这么一大桌子丰盛的酒菜,太不厚道了,就没这么干事的……”

  李渊一边哼哼唧唧地抱怨着,一边夹起一筷子塞到了嘴里。

  那鲜香美味的口感,瞬间触动了每一个味蕾,让他忍不住脸上浮现出一丝满足的笑意。

  “不过,你这几道小菜,倒是整的不错,老哥我就勉为其难了……”

  在这个季节,最难得的不是什么肉食,而是眼前的这几盘小菜。不过,李渊虽然这么说着,望着桌子上的肉食,还是露出了遗憾的神色。

  子安这里的青菜,固然是人间一绝,可肉食才是他的最爱啊。

  尤其是那一盘红中透亮,宛如冰玉的肉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但是看着就很想尝尝啊。

  “别,你别勉为其难,不喜欢吃别勉强啊——”

  王子安笑呵呵地打趣道。

  李渊闻言也不着恼,反而用筷子指点着王子安,哈哈大笑。

  “为什么不吃,不吃白不吃,反正老哥我也没有花钱……”

  瞧着两个人,你一个老哥,我一个老弟的,谈得风生水起,一群人都不敢轻易插嘴。

  尤其是李世民,心中都不知道该如何吐槽。

  这狗东西,明明是自家女婿,却跟自家老爹称兄道弟,自己偏偏还无话可说。

  不过,他也是看出来了,自家老爹这分明就是在故意给他心里添堵找不痛快呢。所以,他也很干脆。

  这躺平呗,只要您心里痛快就好。

  李承乾心里也很淦啊。

  这一下子,凭空降了好几辈儿。

  但自家老爹都不敢有意见,自己还敢有个屁的意见啊。

  不要说太上皇,就算是自家妹夫,自己也得罪不起。

  瞧着李渊这老家伙,一边吃,一边放飞自我,在那里故意一口一个老弟的喊着自己,王子安也心中暗乐。

  先让你爽一会吧。

  待会等你知道,你家儿子其实是我老丈人的时候,希望你还能喊得出口啊。

  王子安自己在那里暗戳戳地等着李渊第二次社死,李世民则故作漫不经心地抢过了话题。

  “子安,我记得你城东院子里还有一个大棚吧,里面的青菜还有吧?”

  大唐如今的青菜供应很少,但就温泉附近那点产量,根本供应不过来,不要说其他人,就算是他自己,平日里都难得吃上一回。

  就算是现在,他让人拿着王子安交给的办法,把自己的被刨得乱七八糟的御花园弄成了菜园子,也没大用。

  时间太短,种下去的蔬菜,刚刚冒芽,估摸着没有个十天半月,自己别想吃上。

  王子安随意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应该有吧?不是很清楚,那点东西,我早送给老洪叔他们了——反正我田庄那边大棚里的蔬菜已经跟上趟了,这玩意儿,也不是什么值钱货,多得吃也吃不完……”

  所有人:……

  听听,这是人话否?

  我们这一天天的,想吃一口都吃不上,平日里能吃口窖藏的萝卜炖肉都已经是难得的改善了,你说你多得吃不完!

  “你田庄那边的青菜也能吃了?”

  李世民颇为讶异地抬起了头。

  王子安乐呵呵地点了点头。

  “是啊,我前段时间还琢磨着要不要给你们送点去呢,这不是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嘛,就算了——”

  李世民:!!!!!!
  “还有,这快要过年了,等一开春,我和月儿的亲事也就提上日程了——那啥,你嫁妆准备好了吗?”

  李世民:……

  这还没成亲呢,你就盯上我家闺女的嫁妆了?
  李世民心中吐槽,没好气地哼了一句。

  “放心,少不了你的!”

  王子安顿时就乐了。

  “不是啊,老李,我不是图你那点嫁妆啊,我是担心你抠门,拿得少了,月儿脸上不好看。再说,你这当爹的挣那么多钱,不给女儿多准备点嫁妆,留着干嘛?这过日子嘛,就是过得子女的日子……”

  李世民:……

  狗东西,你还挺贴心!
  他们两个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信息量大的让李渊都有些头晕眼花。

  所以,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了半天老弟的小家伙,原来就是我亲孙女女婿!
  我踏马——

  等他捋清楚辈分之后,老脸不由微微有些发红。

  不过,还好,这个消息,对欧阳询和李靖夫妇来讲,都够劲爆的,大家也没有关注他脸上的表情,让他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

  心中暗自庆幸。

  还好,子安现在还不知道那逆子和我的真正关系,不然,那就太尴尬了。

  至于以后?

  走一步,算一步呗。

  到时候,谁愿意尴尬谁尴尬!

  这一顿饭,虽然美味异常,但却有点不太尽兴。

  没办法,王子安这个主人不喝酒,最可恶的是,他还不让太上皇喝酒,太上皇不喝酒,李世民这个做儿子的就不好喝酒,李世民都不喝了,李承乾他敢喝吗?

  他们祖孙三代不喝酒,剩下的谁敢喝?

  虽然王子安和李世民让的热乎,但他们也都是浅尝辄止。

  好在,今天这个场合,程咬金他们几个不在,不然一准而骂娘。

  当然,也可能会不管不顾,直接喝自己的。

  临走的时候,王子安让后厨,一个人准备了一捆青菜,红拂女母女三人,额外一人送了一份化妆品套餐:香皂、香水、润肤霜。

  这让一直对王子安颇有意见的李芷若都不由老老实实地道了一声谢。

  没办法,这个可恶的小白脸出手实在是太大方了。

  送的化妆品套装,是珍藏版,外面的门店里直接没有出售的。

  这一次,王子安倒是没再特意针对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本来还想硬气一把,说自己不需要,可当那鲜鲜嫩嫩的青菜摆在面前的时候,忽然就不想说了。

  这个狗东西的东西,凭什么不要,不要白不要!
  憋了一顿饭的房玄龄,临出门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出了一进门就想问的问题。

  “长安候,您这个院子建成这样,恐怕是花费不菲吧——”

  他决定了,就算是长安侯不高兴,自己也得好好的劝谏几句。

  这么一个多才多艺,又性情洒脱,前途远大的年轻人,可不能养成这种奢靡无度的坏习惯。

  房玄龄这么一问,其他几个人也忍不住好奇地看了过来。

  没办法,王子安这个后花园修的实在是太好了。

  他们也很好奇,这院子到底花了多少钱。

  王子安见他问起这个,不由微微一怔,站在院子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然后轻轻竖起一根手指头。

  “十万贯?”

  房玄龄等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子安一听,顿时乐了。

  “一百贯!”

  所有人:……

  你骗傻子呢?
  “咋地啊,修个园子而已,这有什么好撒谎的?来,我给你们算算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