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本命仙植!守哲家主要崛起

2021-09-18 作者: 傲无常
  第389章 本命仙植!守哲家主要崛起
  ……

  就在那电光火石间,王守哲已经想出了数种精妙的应对方案。

  然而,每一种方案,都仿佛是在送命。

  当即,王守哲神情一黯,拉住了柳若蓝的玉手道:“娘子,自从你下嫁于我后,就一直在费心费力,替为夫操持好这个家。这些年,真是太辛苦你了。能娶你为妻,是守哲这一生最大的幸运。”

  “你胡说什么呀,孩子们还在呢~”柳若蓝娇嗔着白了他一眼,“莫要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一旁的王璃瑶和王宗安面面相觑。

  没想到都过了那么多年,爹爹的情话水准还停留在他们儿时的水平……

  他们都离开父母庇护那么多年了,还能听到如此齁甜的情话,真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他们仿佛又回到了父母亲的那个小院里,仍旧在过着时不时听爹爹讲讲故事,又或者功课惫懒时被母亲拎着棍子满院子追的日子。

  “是是是,娘子说得对。”王守哲松开了她的手,深情款款地说,“最近涉及到帝子之争,域外开拓等诸多杂事,一时分不出心神。等忙完这茬回去后,我一定会多关注一下娘子,多关怀陪伴一下娘子。”

  “嗯,夫君你真好,若蓝遇到你才是真的幸运。”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小辈同辈长辈们纷纷避散。

  王守哲夫妇都成亲七十多年了,大家早就已经总结出了一套规律。他们恩爱的时候要远离,他们打架的时候更要远离。

  因为前者会把人腻到齁死,而后者很容易被牵连进去殃及池鱼。

  因此,珑烟老祖带着珞彤守勇等几个小辈去一旁传授起修炼心得起来。王璃瑶姐弟两个,则拉着珞静珞秋两个姑姑,去一旁聊起了学宫和圣地的八卦。

  独留下年纪太小的王安业在一旁无人搭理。

  茫然不知所措要去哪里的他,眼睛耳朵和心灵都在持续不断地承受着暴击,没过一会就变得摇摇欲坠。

  最关键的是,柳若蓝的眼角余光还不小心瞥到了王安业,当即柳眉一挑着嫌弃道:“王安业你杵在这里做什么?今天的功课都做完了么?器灵~器灵出来一下。”

  “若蓝阁下,有什么吩咐?”

  器灵的态度极其恭敬,毕竟柳若蓝可是目前第五号新兵训练营中毕业考记录的保持者。而且,她还不是靠着耍无赖拖延时间创造的纪录,而是凭着她的可怕实力,一路碾压过去的。

  “麻烦你盯安业功课盯紧一点。这孩子最近的功课太拉胯了,几次测试卷分数仅勉强合格。”柳若蓝埋汰着说道,“安业啊,以前你在族学里可不是这样子的,是不是最近心散了啊?”

  王安业听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曾祖母,族学里的功课难度和现在功课是一个级别的么?您可不能光看分数的……

  “若蓝阁下说得对。安业啊,还是姐姐对你太放松了,我这里有几套模拟卷了解一下。”

  “……”

  王安业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清澈明亮的眼睛里噙着苦涩的泪,心中满是悲凉。

  以前,身为王氏的小小少族长,总觉得一眼望到头的日子枯燥乏味,现在可好,现实给予了他沉甸甸的担子,以及那变幻莫测,不可捉摸的刺激人生。

  若是有机会的话,他还是宁愿回到那无忧无虑的过去。

  王安业被器灵提溜走后,王守哲夫妇总算回到了二人世界。

  “娘子,最近日子大家冲关都累了。我上次看到金虎王巢穴附近,灵气盎然,山秀湖美,不如去结庐小住几日权当散个心。正好最近在修炼上颇有心得,进展神速,可以与娘子切磋一番。”

  “嗯呢。”柳若蓝俏脸微红,眉宇间多了一抹春色,低声说,“我也许久未曾与夫君印证大道了。都怪人多事儿杂,都松懈了呢。”

  ……

  十天之后。

  请假出去散心的王守哲夫妇再次回到新兵训练营。相较于柳若蓝的容光焕发,王守哲却显得略有些疲惫。

  经过这一次短暂的休息,大家都已经恢复到了不错的状态。

  接下来,就该研究一下怎么攻克,哦不,是刷爆第八关了。

  王宗昌王珞彤等人的修为还只有天人境一层,第七关就已经是他们的极限,如今有资格挑战第八关者,实际仅剩下七个人。

  但这并不妨碍人员齐聚,观看这最后一关的战斗。毕竟,到了这个级别,修士的战斗已经不仅仅是技巧和玄气的对拼,还包含着各自对天道法则的领悟,近距离观看战斗过程,运气好的话,有所领悟也说不定。

  就连被抓去做功课的王安业,都被获准搬来了书桌观战。只不过在战斗休整的间隙中,安业还得尽职完成器灵的卷子,日子苦不堪言。

  “安业,毕业考打到第八关,我也是从来没有见过。”器灵兴奋地说道,“没想到咱们第五号新兵营,居然能有机会获得此等殊荣。也不知道若蓝阁下能不能打通关?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打通第八关呢。”

  “目前全军第八关的历史记录保持者,是出身第一新兵训练营的特招生吴盼盼小殿下。当年,她以十六岁的稚龄开启了新兵训练营毕业考,并一路顺风顺水打通到了第七关。直至第八关,她坚持了一个时辰后仍处在下风,觉得无法战胜,便选择了放弃。否则,以她的实力,虽然无法战胜,却还是能坚持很久很久的。”

  十六岁……

  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器灵絮叨这事儿了,王安业依旧有一些精神恍惚。

  十六岁就达到了天人境!

  他今年都已经十一岁了,也就是说,当年那位叫做“吴盼盼”的强者,留下记录的时候也就比他大了五岁而已。

  这天赋,这战斗力,究竟得强到什么程度?神武皇朝时期的怪物实在太变态了。

  “安业啊,以后对老婆好一点。”王宗昌在一旁笑着说,“那吴盼盼,说不定是忆萝小郡主家的先祖。要是小郡主能觉醒出先祖一样的血脉,咱们王氏都得跟着沾光。”

  “安业啊,我听说忆萝小郡主长得还挺好看的,血脉觉醒程度也高,还是皇室正宗的苍龙血脉,倒是和你挺般配的。”一旁的王珞彤也是笑着调侃道,“等过了这茬,我申请调去安北卫去工作,这样也好帮你就近看着点儿忆萝。”

  王安业脸上笑呵呵,心中直翻白眼。这些无聊的长辈们就爱拿他开涮。偏偏他作为小辈,还只能笑脸以对,真是太糟心了。

  再说了,老婆,老婆有什么好的?尤其那吴忆萝非但脾气大,还蛮不讲理,就是个惹事儿精。

  王安业只要一想到,等他长大以后,就得和吴忆萝搂抱在一起睡觉,还得通过亲嘴这项无聊活动来生孩子,就一阵头皮发麻,感觉往后自己的人生也会变得一片惨淡灰暗,毫无生趣。

  倘若有得选择的话,他宁愿每天刷器灵小姐姐的基础学科模拟卷。

  王氏众人这一次都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因此心情都很不错,神态也比较放松。

  “珞静,好好打,只需要撑过一个时辰就行。”王守哲嘱咐着说,“千万别想着打赢,那是不可能的。”

  “是,四哥哥,我不会任性的。”

  王珞静乖巧的应了声,随后犹若一只翩跹斑斓的蝴蝶般飘到了训练场中,态度冷淡道:“器灵,开启第八关。”

  第八关开启!
  这一次出现的,是一只气息非常可怕的妖魔。

  王守哲等人对军营内的妖魔图鉴都已经很熟悉,当即认了出来,这种妖魔的血脉,在妖魔中属于真正的王者,在妖魔内部被成为“魔神一族”。

  这种妖魔的数量非常非常非常稀少,但每一个,实力都能成长到极其可怕的地步。总体实力和地位,与人类之中的先天道体一致。

  跟大妖魔不同,魔神一族的妖魔反而没有了狰狞的外形,长相变得跟人类非常接近,唯有那猩红的双眸,以及眉心处如血的纹路,透着妖异和不祥。

  当然,长相不够狰狞,并不代表它的实力就不强。

  它们生来就能掌握法则的运用,修炼到天人境这一级别时,已经相当于人类的第七重血脉了,对于法则的运用更是几乎到了言出法随的地步,战斗力极其强悍,极其可怕。

  一旦让它们成长到极致,便是一尊毁天灭地的魔神。

  哪怕眼前这头魔神一族傀儡还只有天人境初期,也是绝对不容小觑。

  “珞静阁下注意啊,第八关的妖魔傀儡是各军营通用的考试素材,全军上下仅有那么一只幼年魔神。还是当年圣皇陛下亲自出手抓捕回来,让匠仙大人炼制的。若是在战斗过程中将其彻底损毁,会被判定为破坏神朝财产,取消考核成绩和奖励。”

  “不过,也不必因此而束手束脚,只要不当场打死它,傀儡空间就能将其修复,只是会耽搁诸位参考者的考试时间。”器灵知道王氏这一众人中,有柳若蓝这等狠角色,不得不预先提醒。

  “相当于天人境七重血脉的怪物啊……”王守哲的表情也是格外的凝重,“仅仅是往那里一站,就已经给了我很大的压迫感,它纯粹的战斗力,怕是不低于普通的紫府境初期修士了。”

  这种怪物的血脉觉醒程度比大天骄要强很多。就正常而言,大天骄需要晋升到神通境后,血脉觉醒程度才能达到第七重。

  不过王氏一众也有优势,那就是年龄优势,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修为层次上的优势。

  柳若蓝,王珞静等七人中年纪最小的都已经八十多了,修为最差的也在天人境三层,比起初入天人境的幼年魔神来说要高出不少,怎么说也能抵消掉不少血脉层次上的劣势。

  当然,如果不是这样,王守哲都不会让珞静和珞秋上场。毕竟,双方在血脉资质上的差距实在太大了,若彼此修为层次一致的话,那就根本不用打了,趁早投降。

  正当王守哲思忖间,王珞静已经与那头幼年魔神交战起来。

  她很乖巧,很听话,就纯粹是在拖延时间,可以说是严格执行了王守哲提前定下的战略方针。

  可以看得出来,即便王珞静的血脉资质已经达到大天骄乙等中段,还有着天人境三层的修为,手中还有一件空白器灵的神通灵宝,与那幼年魔神的实力却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好久好在她并非要战胜,只是拖延时间而已。

  靠着各种守哲牌的种子植物,外加变幻莫测的幻蝶舞,以及时不时用蛊虫来拉平一些劣势,王珞静虽然还是一直在被那头幼年魔神压着打,却始终在顽强坚持着。

  当年那些顶尖的新兵毕业考生,都是心高气傲的天之骄子,年纪又小,没有经受过多少挫折,又容易受到舆论的约束,因此不太会臭不要脸的使用无耻战术拖时间。

  可王氏的人不一样,哪怕被打倒在地,也要想办法打个滚儿拖个一息时间。他们如今的目的都很明确,只要能破掉记录,拿到奖励就行,什么面子里子都是无所谓的。

  因此王珞静的打法极为取巧,所有的一切行动,都是围绕着拖时间三个字来进行。可即便如此,大半个时辰后,她依旧渐渐有些支持不住了。

  到了一个时辰时,她已经几次陷入险境,靠着嗑药和长生树叶等等手段才勉强坚持住了。

  等记录一刷新,王守哲立即叫停,并帮助已经受伤不轻的王珞静进行治疗。

  “恭喜王珞静阁下,虽然惜败于第八关,却刷新了吴盼盼小殿下留下的全军记录。”器灵这一波倒是没有嘲讽。

  一来,是王珞静已经是实力不菲的顶尖天才,二来,也是因为她知道,哪怕嘲讽了这些人也不痛不痒。

  “因此,您能获得第八关破记录奖励【军团长的呵护】。”器灵认真地解释道,“这是一枚军令,由历代军团长在年龄大了,即将退役时,将一部分修为封印在军令之中而形成。一旦捏爆军令,便能产生相当于凌虚境普通一击的威力,对神通境修士有很强的杀伤力和威慑力。”

  “这是军团长们为了呵护军中的超级天才,而作出的自我牺牲,希望珞静阁下莫要辜负了各位军团长的心意。”

  “呼~”

  王珞静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辜负四哥哥的期望,拿到了破纪录的奖励。

  这种一次性使用的底牌【军团长的呵护】,哪怕是在神武皇朝时期,也必然是比较罕见的宝物。否则,也不会作为第八关的破纪录奖励。

  王氏得到了这种级别的底牌,在接下来的帝子之争中,就能更加游刃有余,也能拥有更强自保能力。

  毕竟,无论哪个神通境大佬,都不会愿意硬接一记凌虚大帝的攻击。

  好在王珞静实力也不弱,在王守哲生命本源能量的治疗下,很快就恢复了不少精神,自己回营房疗伤去了。

  接下来便是王珞秋上场。

  她的目标也仅仅是比王珞静多支持十息功夫。这一场架,打得是极为惨烈。哪怕她的琉璃明王战体已经修炼得很高深,终究还是不敌幼年魔神。

  亏得她血脉层次也不是普通大天骄,且拥有一部分修为上的优势,才勉强撑了下来。等她拖过时间下场时,已经快连站都站不稳了,最后是被王守哲抱下来的。

  这是堂堂“少女女帝”,人生之中最狼狈的一战。

  不过,这一战对她的好处也是无法估量,毕竟,她所拥有的战体血脉,以及修炼的战体真法,就是需要在战斗中不断地磨砺自己,才能迅速突破,变得越来越强。

  而这世上,还能有比跟幼年魔神对战更好的磨砺方式吗?

  相信在此之后,她的整体战斗力会再次迎来一个质的飞越。等她消化完战果后,哪怕是学王璃瑶跑去上京城横扫天骄,多半也能笑着而去,笑着回来。

  “记住,不准去上京城打通关。”王守哲把她抱进营房,丢在军床上后,恶狠狠地警告说,“否则的话,就别怪你四哥将你驱逐出家门。”

  开玩笑,家里现在已经暴露出了足够潜力了。要是王珞秋再去闹一场,说不定就不是引起人羡慕和尊重,而是畏惧了。

  更重要的是,隆昌大帝必然会召见打通关的王珞秋。

  隆昌大帝自然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可王珞秋又能好到哪里去?

  两人你装一波,我装一波。

  装着装着,搞不好就会彼此看不顺眼,然后闹出一通矛盾来。这要是把隆昌大帝给气死了怎么办?
  在王守哲未来的计划中,安郡王还需要隆昌大帝来撑腰呢。

  “你放心吧,去帝都横扫天骄,走侄女走过的路实在丢份。”王珞秋认真地回答着,“我不会去帝都的,我也不想见到大帝老了的样子。”

  “这还差不多,你终究是长大了,懂事了。”王守哲很欣慰。

  “我准备去仙庭看看,逮着机会扫他们一拨。”王珞秋靠墙坐着,脸色仍有些发白,眉眼间却透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霸气,“帝都已经不被我放在眼里了。我要称量称量仙庭的份量。”

  “……”

  王守哲满头黑线。

  话题回归第八关。

  珞静珞秋两个“炮灰”,都刷到了一个【军团长的呵护】令牌后,依照计划,就是柳若蓝上。

  她的六重血脉虽然比幼年魔神低了一重,但她毕竟有着巨大的年龄和修为上的优势。

  而且,事到如今,她究竟藏了多少本事没露出来,连王守哲都已经有些摸不透了。

  果不其然,柳若蓝与幼年魔神交战时,始终保持着力压一头的轻松感,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若非王守哲要她拖延时间,给后面的人留出足够的时间空隙来,保不齐她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就把那头幼年魔神干掉了。

  “已经天人境七层了……”

  王守哲看着老婆那轻松写意的动作,心中也是感慨不已。

  明明两人大部分时候都在一起,却连他都不知道自己老婆,何时已经突破到了天人境七层,正式跨入了天人后期。

  毕竟,他是真的没有见到若蓝闭关冲击境界。

  普通的紫府境修士,都是天骄出身。他们在天人境时是第四重灵体,到了紫府境后便是第五重道体。而如今,柳若蓝已经是第六重圣体了……

  单单从血脉而言,她已经能力压紫府境一个大阶层了,再加上神通灵宝等装备上的优势……如今的柳若蓝,已经是王氏当之无愧的王牌。

  普通些的紫府境修士若是敢上门闹事,在若蓝手中怕是决计讨不得好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

  柳若蓝与幼年魔神的战斗已经“维持”了三天了,而那头幼年魔神的种种手段和实力,也已经被摸得一清二楚。

  “老祖宗,现在的你有把握战胜幼年魔神吗?”王守哲问道。

  珑烟老祖的眼神有些凝重:“我现在只是大天骄甲等血脉,血脉与幼年魔神差距较大,而且修为也才六层巅峰。若是能到七层,再加上神通灵宝之助,也不敢说一定能打的赢它,战斗起来大概率会拖很久。”

  那也是挺了不起的成就了。

  王守哲欣慰不已。

  那头幼年魔神总体实力与普通紫府境一二层者相当。意思就是说,珑烟老祖再修行一段时间,就可以与之匹敌了。

  毕竟大天骄甲等的血脉,其实已经是很高很高了。同样都是五重血脉的道体,珑烟老祖已经是五重高段,而普通紫府境只是初入五重,再加上神通灵宝之助的话,就差不多能将修为上的差距拉平了。

  “守哲,你有把握打赢它吗?”珑烟老祖也是微微好奇地问了一句。

  在她眼里,守哲很少出手,但是实力却是深不见底。而且他手段颇多,天知道他有多少底牌。

  “不好说,以我如今现在的综合实力,也没有太大把握能拖死它。即便勉强拖死,损失的底牌也太多了。”王守哲也是皱眉道,“一来,是我修为还有点低,二来,是我的血脉最好是有本命灵植配合作战。嗜血藤蔓品阶不够格做本命灵植,因此我在等若蓝帮我打首通。”

  这也是因为王守哲在这一波军营中赚肥了,血脉也得到了一大波的提升,还有了一件空白器灵的神通灵盾,这才敢说有机会能拖死它。

  换作刚来的王守哲,碰到这种幼年魔神,是不可能有机会拖死它的。不过,若是在野外,又是另当别论,王守哲还是有很多手段能弄死它。

  战斗在继续。

  柳若蓝这个首通一打,就是打了足足十天,原因无它,就是准备给后续“实力弱”的某人,留出充足的战斗时间。

  “轰!”

  幼年魔神被轰倒在地,还断了两条腿。

  这也是王守哲嘱咐柳若蓝干的,既然仅有这么一头幼年魔神傀儡,王守哲当然想要看看能不能从这一点上占到些便宜。

  “恭喜若蓝小殿下……前无古人……”器灵一大通慷慨激昂的马屁声后,终于爆出了这一次的通关奖励。

  首通奖励不出预料:有一株仙植灵种——生命树仙灵种(唯一),一枚仙灵生化兽——鲲的卵(唯一),一件空白器灵道器(唯一)。

  这几乎已经是最为顶尖的奖励了。

  毕竟按照新兵训练营的规定,能首通幼年魔神的年轻人,最低都是个普通先天道体。这种人物,未来就是人类最顶级的柱石,神武皇朝怎么奖励和培养都不过份。

  用最好的奖品,激励最优秀的年轻人冲击最高的成就,将来好为国出力。

  想必,那个伟大的圣皇陛下就是这么想的。

  只可惜!
  他大概也没想到,在神武皇朝都已经破灭了十万年的今天,他麾下的新兵营会碰到王氏这帮卡BUG狂魔。

  如果他知道了这件事,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得从坟墓里爬起来?
  当然,除了首通奖励之外,正常的通关奖励也十分丰厚。

  对应的奖励物品一共有四件。

  第一件,【道灵珠】。该物品可收取灵脉灵气辅助修行,战斗,并极大程度地增幅招式威力,相当于随身带着一条小型极品灵脉在战斗。(唯一)

  第二件,极品血脉资质改善液(唯一)。可激活血脉,大大激发出血脉中蕴藏的潜力,需要六重或以上血脉才能安全服用。

  第三件,小型随身洞府(唯一)。该物品内部空间相当于一座小型洞府,其中蕴含了一条小型极品灵脉,可用于居住,修炼,培养灵植,并且自带高端隐匿阵法,除非主动暴露,否则极难被发现。

  第四件,玄冰凤凰卵(唯一)(并不确定能孵化出冰凤还是冰凰,成长潜力十一阶。)
  一连串的唯一,听得王守哲也是心中舒爽不已。

  “首通奖励,选择——生命树仙灵种。”柳若蓝檀唇轻吐,选择了事先就商量好的物品,“通关奖励,选择【极品血脉资质改善液】。”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