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雏鹰的荣耀 > 第610章 226,迟疑与告别

第610章 226,迟疑与告别

2022-08-25 作者: 匂宮出夢
  第610章 226,迟疑与告别
  “那也许你可以借此来换取比昂卡大师的生命和自由呢?”

  爱丽丝的话,温婉中又带着一丝蛊惑,轻易地就拨动了艾格妮丝的心弦。

  在自家的事情看到曙光之后,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和师傅将要反目成仇的事情,如果能够以这种方式做出一点牺牲,换取老师不受到过于沉重的惩罚,似乎……也未尝不可?

  艾格妮丝略微有些意动,但是马上她又惊醒了过来。

  她发现,此刻的姐姐,好像有点像那个家伙——

  巧言令色,一步步地用言语诱导,软硬兼施……太像是那个少年人的套路了,而最可怕的是,每次自己哪怕不愿意,好像最后都只能低头。

  已经吃过几次苦头的艾格妮丝,本能地就有一种抵触和恐惧心理。

  所以,她立刻就从心动的状态当中惊醒了过来。

  “姐姐,那是他的意思吗?您是来替他当说客的?”艾格妮丝警惕地问。

  爱丽丝对妹妹的反应略微有些惊愕,接着她苦笑着点了点头,“真不错,我的妹妹,你有成长了……”

  接着,她又叹了口气,“不,这是我的想法,只是你可能不会相信。”

  “如果您这么对我说,那我就相信,我不想、也不愿意怀疑您对我心怀恶意。”艾格妮丝直视着姐姐,然后低声回答,“如果连至亲都不能去信了,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妹妹的回答,让爱丽丝莫名感动,一瞬间她的心也软了下来,不想再继续逼她了。

  “艾格妮丝,那好,我再说一次,这真的是我的想法,陛下没有跟我透露过这个意思,他想要复仇,而不是拿比昂卡来威胁伱。我只是在想,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那岂不是两全其美吗?你获得名誉,获得光辉的前途,同时也帮助自己敬爱的老师逃脱惩罚,保住了师徒之情……这样不好吗?”

  不好吗?艾格妮丝再度扪心自问。

  她仔细思索了一下,发现姐姐的说辞好像并没有错,虽然她并不愿意这么做,但是这确实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

  自己之前跟罗马王答应的是击败师傅,换她不死,但是自己也知道,人世间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让一个人生不如死,甚至哪怕不用严刑拷打,直接让老师的余生在不见天日的黑牢当中度过,那也是一种恐怖的刑罚。

  之前她也很无奈,毕竟是老师刺杀罗马王犯错在先,对方报复也合情合理,自己顶多是为老师保一条命罢了。

  可是现在姐姐提出的建议,却可以让自己为罗马王立下一个巨大的功劳——为此从他那里交换到一些东西应该不过分吧?
  艾格妮丝越想越是有道理,再次动心了。

  可是,她一贯不是一个精通谋算的人,而且因为今晚舞会的风波,她的心情也很糟糕,因此越想越是烦乱,最后思维都变得好像凝固了起来,想不出任何决定。

  爱丽丝看到妹妹这副样子,立刻就猜到了她此刻的状态。

  她的妹妹就是这样心地单纯,要她拔剑杀人简单,耍弄心机就完全不在行了。

  如果按照她之前的计划,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她可以拿出姐姐的派头,强行地说服妹妹,替艾格妮丝做出决定,然后大功告成——而且她还知道,艾格妮丝是不会责备她的,哪怕事后后悔,还是会遵守约定做到底。

  只是此时此刻,看到妹妹心情那么糟糕,爱丽丝犹豫了下,还是不忍心在这个时候就让妹妹陷入到更大的痛苦当中——

  唉,先让她缓一缓吧。

  于是,她反而抱住了妹妹,轻声安慰她,“艾格妮丝,没关系的,我也只是个提议而已……你没必要立刻就做出决定,我们还有时间,他也还可以等待。这是你的事情,我顶多给点建议罢了,最终做出决定的还是你。你今晚已经够累了,早点歇息吧……”

  艾格妮丝投入到姐姐的怀中,然后不住地用头微微摆动,磨蹭着姐姐的胸腹,仿佛在以此来借取温暖。

  “谢谢您……我会好好想明白,然后给您答复的。”

  接着,她又闷声对姐姐提议,“我们回去吧?离开家里有点久,我有点想念父母亲了。”

  “好,我也觉得我们已经尽到了礼数,在这边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做了。”爱丽丝轻轻地抚弄着怀中妹妹的头发,然后应了下来。“我和埃德加,明天就跟陛下请辞,然后选个日子回去吧。”

  “真的?”艾格妮丝喜出望外,然后从姐姐怀中挣脱了出来,然后喜滋滋地看着姐姐。

  爱丽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按照她的盘算,这一段时间,她和丈夫已经在这边博取到了两位陛下的欢心,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现在是时候尽快回去,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务——顺便收割胜利果实了。

  一想到这里,爱丽丝原本平静的内心,也不禁泛起了波澜。

  =======================
  正如同承诺的那样,在第二天,爱丽丝就偕同丈夫一起,向艾格隆表达了想要回家的意愿。

  艾格隆自己也知道这对夫妇在这边盘桓了许久,肯定也有很多事需要回家处理,所以也很爽快地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允许他们择日离开。

  不过,虽说理解她们的苦衷,但是艾格隆心里却还有点不舍。

  毕竟,在这个荒僻的地方,每天都面对着熟悉的面孔,为了安全着想活动的范围也很小,埃德加夫妇的到访,带来了宝贵的新鲜感,让他这段日子变得有趣了不少。

  正因为恋恋不舍,所以在艾格隆眼里,连埃德加都变得顺眼了不少。

  “埃德加,你身体好了吗?”艾格隆问。“一路上承受得住颠簸吗?”

  “陛下,我已经完全好了……”埃德加巧妙地掩饰了自己的尴尬,然后恭敬地回答。“如果您允许的话,明天我们就可以动身。”

  那次因为酩酊大醉,他错过了艾格隆夫妇举办的船上宴会,不得已之下爱丽丝只好帮他找了一个突发重病的借口。

  为了圆谎,这段时间他也不得不深居简出,表现出一副身体虚弱的样子,可把他给憋坏了——所以他比爱丽丝姐妹更加怀恋巴黎的花花世界,可谓归心似箭了。

  “明天吗?真是可惜……”艾格隆叹了口气,“不过,朋友之间总有离别的时刻,我也不强留你们了——我只希望,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就可以时时相聚了。”

  “那是自然,陛下。”爱丽丝笑容满面地回答,“我们恭候您驾临忠诚的首都,从此以后就没有人能够阻挡您了!”

  艾格隆看着爱丽丝,禁不住也笑了出来。

  “夫人,那我也祝您一切顺利。”

  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艾格隆到底是指什么——此时此刻,爱丽丝夫人正怀揣着他的亲笔信,到时候将会以他委托人的身份,全权来处理娘家的事。

  “借您吉言,陛下。”爱丽丝轻轻点了点头,“我会把一切都办得妥帖,到时候再跟您交账的。”

  “当然了!当然了……”艾格隆哈哈大笑,而埃德加看得云里雾里。

  笑了一会儿之后,艾格隆又问。“对了,艾格妮丝小姐呢?”

  夫妇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爱丽丝开口回答了,“她今天……有点体调不佳,所以就没过来了。”

  艾格隆顿时沉下了脸来。

  “抱歉……陛下……”爱丽丝连忙致歉。

  “不,不用道歉,夫人,该道歉的是我才对……是我疏忽大意,以至于出现了意料之外的风波,给她带来了无端的困扰,我很过意不去。”艾格隆叹了口气,“她不应该受到这种打击的。”

  一一起这事,爱丽丝心里又被勾起了怒火,只是表面上她不敢表露出来。

  “陛下,我们一家是您的臣子,自然也是公主殿下的臣子,既然如此,无论两位陛下做了什么,在我们看来,都是绝无错谬的。只是我的妹妹尚且还没有习惯为您效劳,也就没有建立这种觉悟,所以承受不住小小的打击而已,请您放心,我已经安慰好她了,她不会有事的。”

  “这样就好。”艾格隆又叹了口气。

  埃德加冷眼旁观着妻子和少年人的对话,心里则在窃喜,他何尝看不明白,妻子明着自贬,暗地里是在指责特蕾莎公主任性妄为。

  毕竟他早就已经得罪了特蕾莎公主,公主殿下对他从来没有好脸色,以后肯定也不会有,所以乐得见到艾格隆夫妇出现裂痕。

  他明白父亲的思路,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与其讨好一个自带亲信的奥地利公主,不如自己亲手捧一个靠山出来——艾格妮丝正是他们家族未来荣华富贵的保证。

  艾格妮丝昨晚遭遇了挫折,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她也以受害者的身份得到了陛下的同情,陛下只会对她更加念念不忘——对埃德加来说,反正他也不心疼妻妹,收获足够满意了。

  “说起这个……”停顿了片刻之后,爱丽丝夫人又话锋一转,“陛下,昨晚我已经跟艾格妮丝说了您的打算——”

  “哦?摊牌了吗?”艾格隆略微有些惊讶,“那艾格妮丝是什么意见?”

  “艾格妮丝很惊讶,所以没有能够马上做出决定。”爱丽丝遗憾地摇了摇头,“您知道的……她在这方面稍微有些迟钝。”

  “无妨。这也是不是吗?要是每个人都跟您一样精明,那可有得我头疼了——”艾格隆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您是在指责我心计太重吗,陛下?”爱丽丝似乎恼了,然后反问艾格隆。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谨慎和缜密,还有与之相称的谦逊,这都是您的可爱之处。”艾格隆笑着回答,“我只是说,可爱不能是千篇一律的,您和艾格妮丝这样刚刚好。”

  “人人都说弗朗茨皇帝年老,奥国宫廷因此变得冷清麻木,不通人情,也没有了我们法国人常有的俏皮……”爱丽丝掩住嘴,轻声地笑了起来。“现在看来,这种传言言过其实了,陛下,您倒是很善于这些嘛。”

  “我可以跟您保证,这个传言其实没错,我的外祖父确实就是个冷漠的老人,他的宫廷也冷清孤寂,但我终究还是个法国人。”艾格隆笑着回答,“所以有些东西我可以无师自通。”

  “我都不知道该不该为此感到骄傲了,陛下……”爱丽丝又笑了起来。

  两个人以这种近乎于朋友的身份交谈,言笑无忌,这自然是因为爱丽丝夫人所展现出来的某种特质得到了他的认可。

  “陛下,以我对艾格妮丝的了解,她现在无非是有点纠结罢了,我相信等她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想明白了什么对自己最好,那时候她会答应的。”笑了一会儿之后,爱丽丝重新恢复了严肃,“而且,我会让她做出最好的选择。”

  “嗯,那这件事也交给您了,夫人,我深信您会给我带来最好的结果——”艾格隆立刻就做出了回应。

  说到底,现在反正还有点时间,让爱丽丝再花点功夫说服她就行了。

  接着,两边再闲谈了几句,然后埃德加夫妇准备告退。

  艾格隆看着面前夫妇二人,突然提出了最后的要求。

  “我想要见见她,亲口向她告别,您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陛下。”爱丽丝立马就答应了下来。“要不您现在就跟我过去吧?”

  既然爱丽丝主动相邀,艾格隆也就再没有顾忌了,他跟着爱丽丝,一路来到了艾格妮丝的寝室。

  “艾格妮丝,是我。”艾格隆主动敲了敲门,然后解释了自己的来意,“我听说你要走了,相要跟你告个别——”

  门很快就打开了。

  接着,艾格妮丝未施粉黛的容颜就出现在了门口。

  艾格隆看了看她的样子,然后又和记忆中昨晚那盛装打扮的样子对比了一下,发现无论哪个样子他都挺喜欢的。

  “艾格妮丝……抱歉……”

  “不必抱歉,先生,又不是您的错。”艾格妮丝摇了摇头。“我告别也不是对您撒气,只是,我想家了。”

  “这很好,至少您有家人可以想念和牵挂——”艾格隆叹了口气。“但愿您往后也能拥有这一切。”

  “那是当然了。”艾格妮丝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会守护他们的,直到永远。”

  一时间,两个人沉默了,艾格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您要不进来坐坐?”艾格妮丝提议。

  艾格隆惊讶得睁大了眼睛——之前的艾格妮丝是绝不会对自己这么好声气的。

  但是,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回绝了这个提议。

  他只是伸手,以朋友的身份,拥抱了下少女,作为告别——而艾格妮丝也没有反抗。

  “我们会再见的,艾格妮丝。”他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那时候我们会有很多时间相处。”

  艾格妮丝瞪了他一眼,但似乎没有什么意外,也懒得再叱骂他了。

  她只是轻轻推开了少年人。

  “原以为您会说出更动听的话,唉……我就不该对您有所期待的。”

  接着,她微微屈膝,轻轻地向艾格隆行礼,“再见,陛下。”

  “会想念我吗?”艾格隆追问。

  “当然不会!”艾格妮丝斩钉截铁地回答,然后重重地关上了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