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雏鹰的荣耀 > 第606章 222,强硬与质问

第606章 222,强硬与质问

2022-08-15 作者: 匂宮出夢
  第606章 222,强硬与质问
  “我安心了。”

  夏奈尔对特蕾莎的话有些不明所以,她想要问,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

  而且特蕾莎明显是不想再跟她多说了,所以她也只能按捺住了自己心头的困惑,再次行礼向特蕾莎告退。

  夏奈尔自知自己和公主殿下相差太远,而且公主甚有主见,执拗起来连她的父母都无可奈何,所以她从来没有奢望过能够让殿下对自己言听计从。

  今天能够劝住公主暂时消气,已经是她预想的最好结果了。

  归根结底,她也觉得在这件事上,公主殿下没有任何过错,一切都是陛下的责任。

  当然说是这么说,在两位陛下之间,她只会无条件地站在真正的主人那边,哪怕知道谁对谁错,她也不会改变想法——因为她的忠诚深入内心,与对错已经无关了。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不顾是非、也不顾危险地为少年人的风流债来平账,满心希望能够避免夫妻决裂的噩梦发生。

  艾格隆对旁边发生的小小风波懵然无知,此时的他,正沉浸在与艾格妮丝共舞的乐趣当中不可自拔——这不仅仅是满足了他的虚荣心,更是满足了他的征服欲。

  艾格妮丝本身就已经足够迷人了,而她的反抗和忍耐并存的态度,更是让这个少年人深深为之着迷。

  而对艾格妮丝来说,此时的她也有点目眩神迷,在悠扬的音乐声当中,翩翩起舞的她甚至思维能力都有点迟钝了,只知道本能地踏出舞步,配合自己的舞伴。

  不可否认,虽然艾格隆性格恶劣、轻薄浪荡,但是他同样拥有许多同龄人无法企及的优点(或者说正是有这些本钱,他才能够无往不利),艾格妮丝毕竟也是一个少女,当与他面对面翩翩起舞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感染。

  更何况,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能够在剑术上与自己并驾齐驱的同龄人……

  从小到大,艾格妮丝在同龄人当中几乎未逢敌手,手下败将都已经数不胜数,然而这个可恶的家伙,每次欺负自己却都让自己无可奈何,引以为傲的剑也发挥不了威慑作用。

  这种蛮不讲理的强悍,剥开了艾格妮丝用剑为自己涂抹上的光环,让那个平时威风凛凛让人望之生畏的少女,真正地又回归了自己原本的样子——那个羞怯,又可爱的少女。

  而此时,她正沉浸在只有两个人的世界当中,一如当年在美泉宫和艾格隆翩翩起舞的特蕾莎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乐曲渐渐地停了下来,而这也就意味着第二支曲子结束了。

  可惜……艾格隆心里暗叫遗憾,不过他也只能停下了脚步,而艾格妮丝也因此停了下来。

  他依旧握住艾格妮丝的手,然后发现此时艾格妮丝好像精神有点恍惚。

  “艾格妮丝小姐?”艾格隆轻声呼唤。

  艾格妮丝终于回过了神来,接着她抬头看着艾格隆,“已经结束了吗?”

  “是的,这一支曲子已经结束了……不过接下来还有,如果你乐意的话,我们还可以继续。”艾格隆笑着回答,“不过现在,趁着这个暂停的间隙,我们休息可以一下。”

  说完之后,他拉着艾格妮丝一起屈膝谢场,而其他舞伴们也同样告别,在欢呼声当中,第二支曲子就此完成了。

  艾格隆带着沉默无言的艾格妮丝走到了场边,然后随手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身心也随之舒畅了起来。

  夜已经深了,但是人们的兴致却越发高昂,如同旁边篝火一样熊熊燃烧着,毕竟在这个荒村野岭呆了这么久,大家心里都有些憋闷,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都想要欢快一下。

  然而此时的艾格妮丝,却似乎有些心事,并没有显得多么高兴。

  艾格隆对此有些疑惑——她刚才不还挺投入的吗?怎么突然又变成这副样子了?

  “艾格妮丝,你是累了吗?要不去喝点什么解乏?”于是他体贴地问。

  累?我怎么会累?这点运动量,和我当初练习剑术时怎能相提并论?艾格妮丝在心中苦笑。

  她的身体并不累,相反经过了一支舞之后,反倒是相当舒畅,然而心里的纠结和疲惫却让她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这种疲惫感到底从何而来?艾格妮丝扪心自问。

  并不是来自于与他跳舞,相反自己刚才完全沉浸其中,几乎浑然忘我——艾格妮丝还是第一次在舞会当中体验到这种感觉。

  这个少年人是一个极好的舞伴,身体矫健舒展,让自己这个稚嫩的新手也能够体验到其中的快乐——甚至不止于跳舞,在其他方面,他也足够耀眼,不失天潢贵胄的成色。

  被这样的人念念不忘,何尝不是一种“赞美”?哪怕艾格妮丝自己,在心底里也认为自己以后肯定不会更加相配的对象了。

  可惜他已经结婚了。

  是的,他已经结婚了……甚至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失去了。

  艾格妮丝发现懊恼和烦闷的,正是这样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

  正因为知道这个事实,所以她心里有些愤怒,一种针对于命运的阴差阳错的愤怒,这种愤怒来自于艾格妮丝的潜意识当中,连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针对什么,最后的外在表现就变成了对少年人的愤怒。

  “我很好,先生。”艾格妮丝心里头的焦躁和烦恼,最终以一种生硬的态度发泄了出来,“我确实已经累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到此为止?”艾格隆不可思议地看着艾格妮丝,“为什么?!我们才刚开始呢。别忘了你答应过我……”

  “我确实答应过您要与您一起跳舞助兴,而且我现在已经做了——”艾格妮丝严正地抗辩,“现在我该做的已经做完了……”

  “一支曲子可不够让我尽兴——”艾格隆冷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接下来还有,我希望能够继续。如果伱累了,我可以命令其他人继续等着,等到你休息好了我们再继续,这样可以了吗?”

  艾格妮丝看着对方不容分说的表情,心里没来由地更加焦躁。

  “难道您就不能体谅我吗?在场有这么多女士,只要你愿意,去邀请任何一个人与您共舞,她们都会非常高兴地答应下来,您又何必一直苛求我吗?”

  “当然有必要,因为她们是她们,而艾格妮丝是艾格妮丝!”艾格隆皱着眉头看着对方,“艾格妮丝,你的话可以骗人,但你手,你的身体可骗不了人,至少骗不了我——刚才我们跳舞的时候,你明明很投入,明明很享受,为什么现在突然又拒绝呢?还有,你答应过让我尽兴的,单单跳一支曲子并不会让我感到尽兴,只会让我感到遗憾,所以你应该把诺言践行到底不是吗?!”

  顿了顿之后,艾格隆放缓了语气,“抱歉,艾格妮丝,按理来说我不该如此生硬,但是今天的你是这么美……我舍不得就此告别,所以我请你稍微发下善心,满足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心愿,可以吗?”

  艾格隆的话,让艾格妮丝顿时脸色发红——她自己也分不清是因为酒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她当然知道,以家里现在的情况,贸然惹怒这个少年人,绝对是不明智的——父亲的暗示,也是让她尽力讨好这个少年人。

  可是,内心中的焦躁却让她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您何苦……您何苦如此逼迫我呢!”艾格妮丝委屈巴巴地看着艾格隆,“明明您可以放开一切,却偏要让我不得安眠!”

  这抱怨,再配合她眼波流转,一瞬间让少女身上多了几分楚楚可怜,以至于艾格隆都看呆了。

  好漂亮……艾格妮丝居然也有这种时候。

  艾格妮丝的抱怨非但没有引发她想要的效果,反而更加起了反作用,激发出了少年人那种固执的妄念。

  他已经看出来了,此时的艾格妮丝心态脆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她心中有点六神无主,因此她非但不能决定什么,反而乐于让他人替她做出决定。

  哼,既然这样,就不用她多想了。

  “放开一切?不,我放不开,我不止不放开,我还要抓住我想要一切,一点都不想漏过……”艾格隆一边小声回答,一边直接又揽住了艾格妮丝的右手,“我就是要成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因为你打动了我!我要抓住你,今天如此,以后也如此。”

  一边说着这种蛮横无理的话,他一边拉住艾格妮丝,准备把她带回空地再继续跳一支舞,直到尽兴为止。

  而艾格妮丝并没有和之前一样剧烈反抗,诚如艾格隆所想,此时的她,正还沉浸在刚才那种精神上的冲击当中,依旧有些六神无主,因此被艾格隆强硬地拉住手时,她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舒畅和释然。

  算了,算了,既然答应过今晚让他尽兴,那就按他意思来吧……她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而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往前踏出了一步。

  正当两个人准备重返舞池开始第三支曲子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苗条的身影,不着痕迹地凑到了两个人的身旁。

  “特蕾莎……?”艾格隆很快认出了对方的样子,然后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殿下,还想要跳舞吗?”特蕾莎神色如常,笑着问艾格隆。

  也许是因为喝了点酒的缘故,今晚的特蕾莎虽然没有细致打扮,但是脸上带着迷人的红晕,宛如抹了一层胭脂一样,再配合她那窈窕的身段,美貌同样惊人。

  只可惜,这个浪荡王孙,此时正忙于他的新一场征服,并不来得及体会妻子的魅力。

  “是啊。”艾格隆也神色如常地回答,“我正准备带着艾格妮丝小姐去跳舞呢——”

  艾格隆并没有什么可心虚的,毕竟今晚爱跟谁跳舞也是他的自由。

  “刚才你们两个不是已经跳了吗?现在应该换个舞伴了吧——”特蕾莎平静地回答,“恰好,殿下,我上一支曲子已经休息了,现在来了兴致,我们去跳一支吧?”

  “可我们刚才不也跳了吗?”艾格隆反问。

  “殿下,刚才我们两个人是以此地主人的身份领舞,是出于礼节;现在嘛,我们就以舞伴身份跳舞,这是纯粹出自于乐趣,两者当然是不同的。”特蕾莎以毫不惭愧的态度,说着自己的歪理。“我想,应该没有人会质疑我们的吧?”

  当然不会有人傻到质疑你了……艾格隆在心里吐槽。

  不管怎么说,特蕾莎突然跑过来,然后还以如此强硬的态度要求两个人共舞,已经打乱了他的计划。

  在原本舞会开始之前,他已经预料到了特蕾莎肯定会不开心,但是他觉得可以在舞会之后糊弄过去——毕竟舞会当中谁都可以找任何人做舞伴,特蕾莎就算不高兴也说不出什么理由来。

  只是他没想到,特蕾莎根本就不想找什么理由,在他仅仅和艾格妮丝跳了一支舞以后就直接找上了自己,要求和他跳舞。

  这个意外的情况是他没有预料的,因此也没有预案。

  特蕾莎生气了,这是他早有准备的,可是她显然不止生气而已,接下来恐怕会一直以各种理由要求丈夫和自己一起跳舞——那也就意味着自己的计划灰飞烟灭,好不容易才让艾格妮丝如此配合听话,却直接付之东流……

  艾格隆心里有些紧张,脑子飞速运转寻找解决办法。

  直接跟特蕾莎吵架肯定不行的,特蕾莎要脸面他自己也要,以特蕾莎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来看,如果自己再不给面子的话,恐怕她绝对是不惮于当场砸场子的,到时候两人都面上无光,所有人不欢而散,自己也沦为笑柄。

  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失误了。

  片刻之后他重新开口了。

  “可是我已经跟艾格妮丝小姐说了啊,现在又抛开她,太失礼了。要不这样吧,特蕾莎,我先再跟她跳完这首曲子,下一支就轮到我们——”

  艾格隆心里很遗憾,不过此时形势使然,他也只好先退让一下,尽量收割“战果”。

  要不就让乐师们拉长下一曲的时间吧?他在心里暗想。

  “是吗?艾格妮丝小姐真的同意了吗?怎么我看你是在强人所难呢——”特蕾莎不慌不忙地看着艾格隆拉着艾格妮丝的手。

  接着,她又带着微笑,再问艾格妮丝,“艾格妮丝小姐,您真的答应了和我丈夫继续共舞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