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 第566章 饮茶论众将,君臣定排名

第566章 饮茶论众将,君臣定排名

2022-06-24 作者: 挥剑斩云梦
  第566章 饮茶论众将,君臣定排名

  八月的雨夜,漫长而美丽。温风绕怀,石莲花开落,有清露在草间滑落。雀鸟欢歌鸣唱,狐狸翘尾轻摇,美洲虎伏地长啸直至夜色沉沉,不见云开雾散,唯有一曲清歌缭绕,动人心弦。

  “月落日升,一夜雨疏风骤;寻幽探秘,直至腰酸背痛;花开勘折,令人神清气爽,沉醉不知归处~~”

  第二日上午,修洛特脚步悠悠,踩着淅沥的雨点,重新来到大殿,与等候已久的武士长议事。而一向侍立左右的娜修,嗯,她今日行动不便,就没有出现。

  “这个月的降水,还是这么充足!”

  修洛特站在窗前,看着低垂的云空,回味着昨夜的风雨。他的嘴角,扬起一丝笑容。

  “夏末高温多雨,正是玉米飞速生长的穗期。只要喂足了雨水,今年的秋天,应该会有个不错的收成。”

  “不错。主神庇佑!田野间玉米的长势,很是喜人。”

  伯塔德沉静地点了点头。他拿起紫陶的水壶,冲泡了一杯木槿花茶,递到殿下的手中。接着,他看着有些疲乏的殿下,委婉劝诫。

  “殿下,高温多雨,玉米虽然长高,却有着徒长的风险,需要有充足的阳光照耀这云雨虽好,却不能贪多啊。”

  “确实!若是多雨没有阳光,玉米茎秆徒长,就会发生倒伏,让收成受损嗯?”

  修洛特饮了口花茶,品味着浓郁的花香,点头赞同。随即,他看到武士长炯炯的目光,稍稍一怔,就醒悟过来,有些尴尬的回应道。

  “.征战辛苦,偶尔歇息一二.”

  “殿下,您可是有很久,没有在早晨练习武艺了。”

  伯塔德微微一笑,点到即止。他也饮了口花茶,自然地引开话题。

  “身为武士,总要锤炼强健的身体,凝聚坚定的意志,并蓄养肝中的精气‘伊霍特尔’.殿下,不如明天一早,我来陪您习练吧!”

  “早起,习练武艺?”

  闻言,修洛特眼神闪动。十年的回忆涌入心头,让他不禁有点恍惚。从十岁起,他就跟随着美洲虎奥洛什,进行着武士的训练。而从十三岁起,陪练的对象,就变成了忠诚的武士长,直到他去年十九岁成婚。不知不觉,武士的训练,竟然放下了一年.
  “好!”

  年轻的王者片刻思索,就神情一肃,果断点头。他注视着沉静的武士长,感慨的说道。

  “伯塔德,到了现在的位置,能够劝诫我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你若是在不久后离开,王国中又能有谁,来接替于你呢?”

  “殿下,美洲虎奥洛什,经验丰富,目光敏锐,能够掌管王国大局。他对您的忠心耿耿,我走之后,诸将之中,当以他为首。”

  “嗯。美洲虎奥洛什,是父亲留给我的大将,也是我少时的老师。我一向信任非常。只是,他要坐镇王国,不能伴随在我左右。”

  修洛特沉吟了会,再喝了口茶,笑着问道。

  “除此之外呢?”

  “老将埃塔利克,坚毅沉稳,作风刚健。他是殿下的家族武士出身,资历深厚,对殿下忠诚不二。诸将之中,当以他为第二。”

  “老将埃塔利克,是祖父留给我的大将。他老而弥坚,能够托付重任,替我坐镇南方。然而,埃塔利克虽然身体康健,能够上阵杀敌,却已经年过五十.”

  “殿下,您的家族武士众多,世代追随效力,忠心都经过考验。大祭司已然去往神国,雄鹰军团长则在国王身边,您便是他们唯一效忠的主上.神庙卫队长埃尔维,大祭司侍卫长埃卡特,大祭司亲卫埃瓦,都可为您出战厮杀!”

  伯塔德想了想,着重推荐道。

  “侍卫长埃卡特,他的武艺,丝毫不在我之下。殿下,您可以召他在左右,随身护卫安全,继续习练武艺。”

  “侍卫长埃卡特?”

  修洛特闭目沉思,一个刚毅沉稳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那同样是他儿时,就已经熟悉的家族武士。

  埃卡特护卫祖父多年,忠诚度无需怀疑。祖父逝世那晚,他更是率领死士,在乔卢拉圣城中大肆放火,来回冲杀,血战一夜一日,给南路大军入城创造了良机。

  “好!伯塔德,你提醒的很好!嗯,还有什么建议吗?”

  武士长迟疑了会,才谨慎开口。

  “殿下,您的亲族兄弟,都已年岁渐长.或许可以培养一二。”

  “嗯?我的亲族兄弟?伱是说.”

  “一切由殿下决断!”

  伯塔德低头行礼,并不多言。

  修洛特抿了抿嘴,默默思索。在这个贵贱天生、家族高于邦国的时代,君主的亲族们,往往掌握大权。即使有着某种不可说的风险,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君王最重要的支持力量,忠心肯定要胜过其他神裔。

  长者特拉卡埃勒尔就是先君蒙特苏马的兄弟,也先后扶立了三位蒙特苏马的孙子,担任联盟的国王。

  “算一算,修瓦里小我四岁,今年十六;修加戈小我五岁,今年十五。他们两个,都完成了基础的武士训练.长兄如父,父亲把两位弟弟交给我,总是希望他们能够有所成就。到了此时,东征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变局也罢!”

  修洛特思考片刻,就做出决断。

  “派出使者,把他们俩个从钦聪灿王都,叫到军中!先从亲卫营的侍卫做起,不要有任何优待。”

  在纳瓦语中,瓦里(cuauhtli)的意思是白鹰,而加戈(galgo)的意思是灰狗。嗯,鹰和狗,都是墨西加人喜欢的名字。所以,修瓦里、修加戈两个名字的含义,就是“修白鹰”与“修灰狗”。

  “遵从您的旨意,殿下!”

  伯塔德恭敬行礼,修洛特点头沉思。

  父祖的家族武士,王室的亲族兄弟,都是可以依靠的忠诚力量。而除了他们之外,剩下的,就是他一手简拔,一手培养出的亲信将领们。

  “伯塔德,众将之中,谁可为第三?”

  听到这个问题,武士长神情一肃。他想了许久,小心的回答道。

  “殿下,世袭贵族库卢卡,聪慧多思,质朴忠诚。他能收武士民兵之心,对殿下满心敬服,处事条理清晰,兼有灵活手腕众将之中,可为第三!”

  “哈哈,猴子库卢卡!这几年来,他为我镇守北方,管理犬裔旗队,稳稳压制着查帕拉湖区与奥托米三邦.真正善于战斗的统帅,不会有出奇的胜利,也不会有智名与勇功。因为一切准备齐全,便没有行险的必要。”

  修洛特笑了笑,喝了口茶,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猴子啊,他再磨练几年,就是可以做元帅的人物!东方的大事,我曾经想过派他去。只是,我又担心他太灵活,不好放的太远。毕竟,有些忠诚,不要用时间与距离来考验”

  闻言,伯塔德心中一凛。他立刻跪倒在地,向王者俯首。

  “殿下!主神见证,我对您忠诚无二!.”

  “伯塔德。”

  年轻的王者抬起眼眸,注视着跪倒的武士长。随后,他伸出双手,亲自把对方托起。

  “你我之间,虽为君臣,实为师生。我信任于你,如同信任自己的手足。东方群岛之事,我会尽数托付于你。东方的泰诺人之地,若是合适,也可封土为王”

  “殿下!请您不要再说。”

  武士长额头生汗,沉静的脸上,显出惶恐。

  “您是尊崇的太阳,要胜过世间一切!”

  “嗯。”

  修洛特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他话题一转,温和的问道。

  “听说,你准备把自己的侄女,嫁给黑狼托尔泰克?”

  “是,殿下!我的侄女,‘珍珠’阿夏丽(acitlalin)已经十六岁,到了出嫁的年龄。托尔泰克是我一向看重的后辈”

  伯塔德的神情,依然有些紧张。

  “殿下,您若是觉得不妥,婚约也可以取消.”

  “不,这个婚约很好。”

  修洛特笑着点头,对于亲信大将的联姻,他并没有什么不满。

  “众将之中,紧接着猴子后的,就是黑狼托尔泰克。他勇猛绝伦,锋锐无双,战功赫赫,行事又十分果敢。虽然,他有些好杀好斗的小毛病,但本身的性格,其实直率而质朴,甚至有些单纯你把侄女托付给他,没有看错!”

  说到这,修洛特顿了顿,嘴角扬起。

  “伯塔德,倒是你,都四十过半的人了,既不婚娶,也没个子嗣。我已经吩咐了娜修,今天晚上,就给你送两个特拉斯卡拉人的少女。趁着还有时间,去往东方之前,在王国中留下后代!”

  “殿下!这.我.”

  伯塔德神情局促,欲言又止,竟然罕见的有些红脸。

  修洛特笑容一收,严肃的吩咐道。

  “伯塔德,这是给你的王令,必须遵行!”

  “不是,殿下我.我已经有了子嗣。”

  “什么?你说什么?”

  伯塔德咬了咬牙,压低声音,小声回禀道。

  “是个女孩,刚刚两岁。在联盟水师团长,安纳特里身边.按照安娜家族的习俗,女孩要归她.”

  “啊?!你和安纳特里,有个两岁的女孩?”

  修洛特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会尴尬垂首的武士长,真心有些刮目相看。这事情做的隐秘,在湖中王国内,都没有什么风声。

  “伯塔德,你为何不把女孩接来,带在身边抚养?或者,我来派出使者,为你向阿维特国王提亲。”

  “殿下.不用。”

  听到此处,伯塔德摇了摇头,平静而坚定。

  “联盟的水师家族独立传承,不倾向王室任何一方。安纳特里若是和我成婚,就无法继续统领水师.她并不愿离开。”

  “至于孩子,如果她在水师家族中接受培养,就很有可能,继任湖泊母亲‘安纳特里’的名号,成为下一任水师团长.而我在殿下身旁,承担重任,也无暇教导孩子。”

  “.”

  修洛特看着沉静的武士长,好一会后,才幽幽叹了口气。

  “伯塔德,辛苦你了。”

  “殿下.”

  君臣两人一时沉默,同时举杯喝茶。过了半晌,低沉的对话声,才在大殿中再次响起。

  “黑狼之后,众将又如何排序?”

  “荣耀贵族埃兹潘敬畏于您。他镇守西南,作风狠辣,做事果决,坚忍如狼。黑狼之后,他可为第五。”

  “然后呢?”

  “雄鹰武士巴尔达,忠诚于王室,敬服于您。他资历深厚,是禁卫军团大将,做事沉稳,虽无奇谋勇名,却也不会有什么疏漏.众将之中,他为第六。”

  “嗯继续说。”

  “再往后,就是诗人统帅巴拉莫,镇守北方荒原。他善得人心,思维缜密,不惧艰劳,也无太多野心工矿司长内卡利,负责铜铁矿区。他久经战阵,处事果决,勤勉严厉,又有虔诚信仰.火炮营长图帕,敏锐好学,忠诚听命王国众将,只要殿下您掌权一日,就都无二心,忠诚可靠!”

  修洛特满意点头。能在此刻,被君臣两人提及的,都是王国中掌握实权的将领,统帅千人以上的大将。

  “很好!还有吗?”

  “除了资深的王国将领,还有归降的塔拉斯科将领,以及善战的犬裔众将红蛙可卡,坚韧敢战。红猴奥佐马,灵活多智。红鹿马萨特,善于奔袭。红螈阿诺,长于治军”

  “犬裔众将.”

  修洛特眼神闪动,仔细思索起来。犬裔众将信仰灵活,有朴素的辩证思维,接受起新事物很快。这样的特点,很适合应对即将到来的欧洲殖民者.
  “伯塔德,要是从四名犬裔将领中,选出一人,随你一同出海。你想要谁?”

  “啊?”

  伯塔德面露惊讶。他看了看殿下认真的表情,略一思索,就肯定地给出答案。

  “殿下,我要红螈阿诺。”

  修洛特饶有兴趣,看着平静的武士长。

  “为什么?”

  “因为,红螈酋长阿休洛特已死,王国中只有阿诺。”

  伯塔德笑了笑,详细解释道。

  “阿诺曾经隐姓埋名,在村庄中耕种。与其他几位酋长相比,他没有太多的野心.东方群岛远隔数千里,若是将领们有太多的野心,便会成为王国的隐患。”

  “.嗯。”

  修洛特沉思良久,看着诚恳的武士长,重重点了点头。

  父祖留下的家族大将,王室培养的亲族兄弟,平民出身的亲信统帅,还有征战归降的各部将领.他们一同掌握着湖中王国的军事力量,彼此既有合作,也有牵制。而把他们汇聚在一起的,便是王国中,至高唯一的王者!
  “不,还有一支水上的力量。这支力量虽然目前尚且渺小,却有无限可能的未来!”

  年轻的王者眼中闪动,思绪起伏。数息后,他挺直脊梁,看向西方,沉声开口。

  “王国的探索船队,现在何处,歇息多久了?”

  “殿下,王国的探索船队,归来已经有半年。现在,为首的两位队长,都在王国南方水师的驻地,紫草城中安歇。”

  “歇息了半年,足够了!”

  修洛特嘴角翘起,宣布王令,不容拒绝。

  “派遣使者,让两位探索队长驾驶长船,沿着塔尔萨斯河,逆流东来!一月之内,他们就要到达水谷城大营,听候新的调遣。”

  “殿下,塔尔萨斯河上游的中段,异常险峻,难以通船”

  “夏季多雨,一些支流水位上涨,可以通行小船。嗯,派些本地的渔民引导。另外,在上游沿途,安排特拉斯卡拉民夫。实在难行的地方,就动员千人,在陆上拖曳越过!”

  “这在陆地上行舟?.”

  闻言,伯塔德神色惊讶。他仔细想了会,又点了点头。

  “确实,长船虽长,倒也不算沉重。只要人力足够,拖曳倒是可行。而眼下南路军中,俘虏众多,最不缺的,就是人力。”

  “哈哈!”

  修洛特大笑出声,做出决断。他望着主神的神像,带着王者的决心与意志,朗声祈祷。

  “主神庇佑!旱地行舟,自然是要一展宏图,去往广阔的东方!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到来!”

   猫猫最近在种田,晒成了黑猫头.(_)这个月后面,会抓紧补上的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