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公元1484的秋天-航海家们的谈论

2021-06-14 作者: 挥剑斩云梦
  第255章 公元1484的秋天-航海家们的谈论

  1484年8月,葡萄牙王国首都,古老而崭新的七丘之城,里斯本。

  在这个时代,里斯本是一座不折不扣的欧洲大城。它是一百五十万人王国的首都,有着超过七万的常住居民,数以千计的外国商旅。古老的辛特拉宫就坐落在城北的辛特拉山上,那是王国真正的权力中心,也盘踞着一位充满雄心的壮年国王。

  而在都城的南方,一条静谧的长河温柔的流淌着。这是葡萄牙王国的母亲河,特茹河。特茹河从伊比利亚半岛的中部山地起源,一路向西,穿过满是森林的高山,行过环绕牧场的林野,再流经两个王国的边境。它灌溉着密布农田的海边平原,滋润着点缀果园的都城市郊,终于来到这座繁荣富丽的海滨大城,并在这里汇入大西洋。

  在特茹河汇入大海的河口,有一处繁盛的海滨商港。商船,战船,探索船,数以百计的帆船在这里停泊着、等待着;贵族、商人、平民,熙攘的人流在这里穿梭着、贸易着。如果仔细看去,还能看到数百皮肤深黑的健壮奴隶,正驯服的低着头,汗流浃背,卸载着往来的大批货物。

  在炎热的阳光下,布鲁诺穿着一套样式崭新的收领华服,带着几名别着短刀的精悍水手,步履匆匆的往港口而来。

  看到他贵族的打扮,沿途的各国商人、本地渔民纷纷侧身避让。唯有几名醉醺醺的短衣水手,摇摇晃晃地靠上前来。醉汉们的嘴中咕囊着难听的脏话,向衣着富裕的年轻贵族,伸出黑乎乎的脏手。

  布鲁诺眉头皱起。他抬起右脚,猛地一踹,就把为首的醉汉踹翻在地。接着,他身后的几名精悍水手咒骂出声,一涌而上。精悍水手们倒持着短刀,用钝口的刀柄,凶狠地敲砸着醉汉们的肩背,把他们“砰砰”地打倒在地。很快,脏话就变成了惨叫,惨叫再变成呻吟。

  “头儿,这几个瞎眼的蠢货,也不知道是从哪艘商船上下来的,跟没有主人的野狗一样到处乱撞!听他们的口音,肯定不是里斯本当地人。这次从南边魔鬼的土地回来,底层的水手死的太多,短时间也补不齐人。船队又很快就要南下要把这几个蠢货抓到我们的船上去,作为苦力水手使唤吗?”

  一名精悍的壮年水手凑上前来,冷酷的低声问道。

  闻言,布鲁诺犹豫片刻,摇了摇头。

  “算了。在圣母的见证下,我刚刚和心爱的妻子成婚另外,皇家主管迪亚士爵士也正在船队。他将会带领几名学者和传教士,和我们一起南下。爵士的脾气我还没摸清楚就留他们一条生路吧!”

  听到这里,壮年水手顺从的点点头。

  一路奔波,他们刚从南方遥远的法鲁镇乘车赶回。贵族之子布鲁诺刚娶了前任水手长保罗寡居的姐姐,从此也就算是水手们的自己人。而贵族之子又因为深入土著王国,获得了约翰王国度的消息,被王室授予了最低级的骑士爵位。大伙于是都对他有了些敬服,认他做了头儿。

  “呸!算你们运气好,捡了一条小命!”

  壮年水手用力踢了一脚地上的醉汉,又轻蔑地啐了一口。在这个时代,被抓为船上最底层的苦力水手,再去往南方可怖的黑非洲,那就等于宣判了死刑。

  听到两人的话,另一个精悍水手靠近两步,小心地问道。

  “头,这什么皇家主管迪亚士爵士,是个什么来头?”

  “哈,什么来头?他是真正的贵族来头,和船长一样尊贵的皇家骑士!”

  布鲁诺自嘲的一笑。这种真正的贵族,可不是他这个贵族私生子的私生子可以相比的。

  “迪亚士爵士的父亲、祖父都是贵族,是追随恩里克王子的资深航海家。他本人深受国王信重,既是高贵的皇家骑士,也是皇家仓库的主管,更是一位现任的船长。”

  “嘿,头儿,既然是船长,又怎么会在乎几个普通水手的死活!”

  壮年水手嘿然一笑。他扭过头,冷冷地看了眼还在地上呻吟的几个醉汉,接着回头问道。

  “Fodesse!像这样尊贵的人,也要和我们一起南下,去到处是魔鬼的地方冒险?”

  “迪亚士爵士不会深入魔鬼的土地。他曾经参加过对黄金海岸的征服。这一次他南下,也是去支援海边新建成的埃尔米纳堡,毕竟那里盛产黄金。”

  说到这里,布鲁诺的眼中放出畏惧又渴望的光。

  上一次,他九死一生,从魔鬼的土地中逃回,还亲眼见到了魔鬼在人间的使徒,几乎连做了一个月的噩梦。然而,这种冒险的回报也是慷慨而惊人的。他带回的宝石、黄金和象牙,在里斯本的市场上卖出了一个好价钱。这笔钱不仅足够他举办一场体面的贵族婚礼,还能让他在都城郊外,买下了个拥有果园的贵族庄园。

  如果按照普通平民的生活轨迹,他就是攒上三辈子,也凑不齐这样一大笔钱。更不用说他还因功受封了骑士,终于摆脱了私生子的身份,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贵族!

  “Fodesse!金光闪闪的黄金啊,你是我最可爱的小宝贝儿!头,这次南下,说什么也要再做上两笔!”

  “嗯,那是自然!航行那么长,总会有机会的。”

  一行人就这样一边兴奋的低声谈论,一边往港口的南方行去,很快就来到一处优良的深水泊口。十几艘卡拉维尔帆船正排成一排,王国的十字旗帜在旗杆上高高飘扬。

  布鲁诺坐上小船,一路划到最前方的旗舰。他登上船来,就看见数个衣着得体的尊贵者正聚在一起,神情严肃的低声交流。在众人围拢的中心,则是两名尊贵的皇家骑士船长。

  布鲁诺小心的走上前去,远远的就低头行礼。

  “尊敬的船长大人,尊敬的巴尔托洛梅乌·迪亚士爵士!贵族骑士布鲁诺·康,向尊敬的皇家骑士们致意!”

  听到问候,船长迪奥戈·康转过身,显露出一张沉郁而坚毅的脸。接着,他眼中的沉郁稍稍散去,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缓缓点了点头。

  在海上漂波两年后,迪奥戈在今年四月重新返回里斯本,并向辛特拉宫回禀了此次航海的见闻。埃尔米纳堡的建立让宫廷十分满意,刚果王国的发现让贵族们颇为惊讶,而约翰长老国的确切消息,则让整个王国大为震动!

  国王若昂二世在第一时间召见了迪奥戈船长,并仔细询问了他沿途的见闻。接着是位高权重的里斯本总主教,豪尔赫·达科斯塔。很快,不过两周时间,迪奥戈就被授予了皇家骑士爵位,享受年俸,赐予家族纹章!
  “布鲁诺,你过来。”

  迪奥戈·康招招手,再笑着看向另一名皇家骑士。

  “迪亚士,这是我同族的子侄,布鲁诺·康。他深入了魔鬼的土地,会见了向往上主的刚果酋长,并从魔鬼使徒的手中,勇敢地夺得了科普特十字!”

  “哦?竟然如此英勇!哈,真是我阿维什的好男儿!”

  迪亚士朗声大笑,赞叹出声。他今年三十出头,正值壮年,有一副生来严肃的面孔。只是这几年里斯本的宫廷生活打磨了他的棱角,也让他的笑容变得和蔼可亲。他伸出手,亲切的拍了下布鲁诺的肩膀。

  “哈,我见过你!四个月前,你去布拉特宫,向博物学者们提交过新的植物样本,还领取了不菲的赏金。”

  听闻船长们的称赞,布鲁诺先是有些窘迫,接着受宠若惊。他低下头,连忙再次行礼致意。

  迪亚士保持着笑容不变,随口称赞了两句。随后,他正色道。

  “尊敬的总主教反复查验了带回的科普特十字架后,早已狂喜地派遣专使,向至高的教宗,西斯笃四世禀报。宫廷报喜的使者,也已经带着国王的书信,前往罗马教廷。好消息已经先一步传出,教宗的诏令随后便会到来,后续的探索就迫在眉睫!”

  “迪奥戈,这次国王如此匆忙的命令你南下探索,既是对你抱有着深切的希望,也是受到罗马教廷的压力!海角的鸢尾展望着海洋的尽头,请您不要辜负国王的重托!”

  听到这里,迪奥戈·康坚毅地低下头,向着东北的布拉特宫躬身行礼。

  “上主见证,我迪奥戈·康以生命起誓!此次南下,我定会探索海洋的边际,追溯河流的源头,寻找约翰长老国的影踪,直到此生的终点!”

  庄重的誓言声在海天间回荡,旗舰上顿时一片安静。接着,船上的神父带着众人一起祈祷了片刻,尊贵者们才再次恢复了交谈。

  “迪亚士,我刚回国不久,听闻强盛的奥斯曼人正陷入内乱之中,已经停止了西进巴尔干半岛的脚步寻找约翰长老国的任务,还这么迫切吗?”

  “圣母保佑!迪奥戈,虽然可怕的法提赫苏丹,已经在上主的惩罚下逝世,但是他在四年前派遣军队,入侵意大利半岛的尝试,让整个教廷都陷入了长久的震惊与不安。

  法提赫苏丹在临死前,留下了兄弟厮杀的野蛮继承法。奥斯曼帝国目前的内乱只是两个继承人间的有限争斗,绝大部分实权帕夏都没有参与其中。而巴耶塞特苏丹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优势,内乱很快就会结束,奥斯曼人的西进还会继续
  仁慈的天主世界在奥斯曼人的威胁下岌岌可危,迫切需要信仰上主的东方同胞们,率军前来支援!”

  闻言,迪奥戈面色沉重。他慢慢点头,肩上像承载着整个天主世界的重担。

  “不过,地中海东方的奥斯曼人毕竟遥远。奥斯曼人的入侵,也是罗马的西斯笃教宗与神罗的腓特烈皇帝操心的大事。迪亚士,我的老友,人类只需为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忧虑。”

  迪亚士看了片刻老友,笑着劝诫道。

  “伟大的恩里克王子曾经对我的祖父说过:我们葡萄牙人的未来在海上,我们只要考虑三件事!”

  听闻恩里克王子的名字,甲板上再次一静,众人就一同望来。

  “我们位于天主世界的最西方,是海滨的鸢尾之族。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海上探索!不断的深入大海,向未知的世界探索,寻找无主的土地!

  我们的土地狭小,我们的族群人数有限,我们要尽力避免陆地上的争斗。我们的第二件事,就是海上的扩张!尽力掌控海中的岛屿,占据沿海的土地,扩张我们的国家。”

  说到这,迪亚士顿了顿。他的神情变得异常严肃,声音也越发洪亮。

  “卡斯提尔人堵住了我们东方的空间,他们一直对我们心存贪婪。这最后一件事,就是提防卡斯提尔人!葡萄牙人要保持自己的独立。阿维什的山民、渔民与农民,要一起联合起来,永远对卡斯提尔人抱有警惕!”

  听到此处,船上的葡萄牙水手们高声赞和起来,对卡斯提尔人的咒骂此起彼伏。尊贵者们也低低的赞同着。

  “迪亚士,我的朋友。作为恩里克王子的崇敬者,我不能更多的赞同你的话语。只是,我的心中尚且抱有困惑。”

  迪奥戈深沉的点点头。他靠近迪亚士,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谨慎地问道。

  “您是宫廷的仓库主管,深受国王的信赖对于卡斯提尔王国,或者说今天的西班牙王国,国王是如何看待的呢?西葡合并的主张虽然只是西班牙人的妄想,但似乎在王国的宫廷中,也并不缺乏赞同的声音.”

  闻言,迪亚士眼神闪动。他向船首走出几步,迪奥戈紧随其后,其他人则识趣的没有跟上。

  “迪奥戈,我们都知道,许多王国的大贵族,并不如底层的民众般,强烈的反感卡斯提尔人。他们与西班牙的宫廷互相勾结,毫不在意葡萄牙人的未来,只在乎自己的权位。

  幸运的是,圣母庇佑!尊敬的若昂陛下有着黑鸢般的长远目光,猛狮般的雄心壮志,也有着与之匹配的意志与能力!陛下从不愿居于人下。相反,对于西班牙王国,他有着更进一步的雄心。

  陛下唯一的嫡子,阿方索王子,早在孩提时代,就已与西班牙双王的长女,伊莎贝尔公主,订立了神圣的婚姻”

  迪亚士顿了顿,住口不言。迪奥戈神情变幻,慢慢点了点头。他岔开话题,继续说道。

  “希望一切能如陛下的谋划。半岛南方的摩尔人已经只剩下格兰纳达的首都,西班牙人即将获得再征服的最后胜利。到了那个时候,如果没有其他大事分散西班牙人的注意力,巴利亚多利德的宫廷一定会把贪婪的目光对准我们。

  到了那个时候,谁又能在陆地上支持我们呢?英格兰人?法兰西人?亦或是海峡对面的摩尔人?”

   整理了下资料,写一点点大航海的事情。和之前一样,我会把欧洲的政治局势,尽量浓缩在简短的对话中。^_^谢谢支持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