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传承石板,信仰重塑

2021-06-09 作者: 挥剑斩云梦
  第254章 传承石板,信仰重塑

  雨后的天空一片明净。只有一颗深红的太阳,低沉在天际的尽头,注视着人间的国度,仿佛神灵低垂的眼睛。天空被残阳映透。红霞逐渐扩散,直到化作无边的血色,笼罩在钦聪灿城的天空,如同太阳神展开的斗篷。

  修洛特走到透光的孔窗前,俯视着统治下的都城与万民。

  壮观的天象已经引起了都城百姓的注意,天色也已经到了晚祷的时分。连绵的颂祷声就在雄伟的都城中响起。少年王者侧耳倾听,他听见墨西加主神维齐洛波奇特利的神名,声浪高亢而激昂,伴随着祭司们的吟咏;他也听见塔拉斯科太阳神库里卡韦里的尊号,声音低沉而嗡嗡,散布在都城的各个角落。而更细微处,他还听见大地母神克韦拉瓦佩里,与月亮女神哈拉坦娜的名字。

  “塔拉斯科的旧日信仰,依然在普雷佩查人中流传。信仰的改易,绝非一时之功。而一旦彻底皈依,就会难以磨灭。”

  修洛特的眼神平静而深沉,带着王者的凛然,与祭司的耐心。贾蒂里默默听了片刻,才笑着指向第七块石板。

  “王上,这最后一块石板,讲述的就是塔拉斯科神灵背后的故事。”

  “哦?神灵的背后是什么?”

  修洛特笑着问道。

  “自然是赋予神灵意义的人。”

  博识长者如是回答。

  听到这样的话,修洛特怔了怔。他打量了贾蒂里片刻,神情严肃。

  “首席,在一个虔信神灵的国度,你似乎并没有合格的信仰。”

  “王上,如果您像我一样,知道足够久远的史诗,了解历代先王与贤者,是如何将神灵的信仰重新塑造。那么神灵的光芒,就再也难以照射入装满知识的心灵了。”

  贾蒂里的嘴角仍然带着笑意。他看着王者严肃的表情,微微低头致意,眼中却早已看透。

  “普雷佩查神灵.信仰重塑”

  修洛特沉吟片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首席宫殿的走廊壁画,还有长者对墨西加神话的改造历程.王者缓缓的点了点头。他挥挥手,让贴身的亲卫们退下,只留下武士长一人。

  “偏室无人,还请首席畅所欲言,细细说与我听。”

  贾蒂里的笑容在嘴角扩散。他走到最后的石板前,抬手指向第一幅组画。

  第一幅画的笔触抽象而神秘,正中是两个放射光芒的神灵,一个有着冷酷的男性面容,一个有着温和的女性笑容。男性神灵的背后是璀璨的太阳,以黄金的粉末为颜料,不时闪烁着金光。女性神灵的背后则是厚重的高山,以铜粉为基底,早已在时光中氧化为黑色。

  而在两位神灵的下方,是两名衣着华丽的贵族。他们一男一女,双手环抱。男性身穿纳瓦人的猎装,用冷硬的直线勾勒出男性的力量。女性则是普雷佩查人的礼服,用圆润的弧线象征着女性的柔美。男性的脚下是高原中的仙人掌,女性的脚下则是湖泊中的小岛。在两人的手中,还一起抱着一个婴儿。

  修洛特再细细看去,在婴儿的背后,赫然有着一轮幽深的圆月。圆月用银粉上色,至今依然明亮。少年王者稍稍思索,心中了然。

  “太阳主神与大地母神,纳瓦人与乌里休人。两族结合,诞生了月亮女神.这是神与人之间互相联系,神灵映照着人间?”

  “确实如此!”

  贾蒂里淡淡一笑。

  “王上,这一幅画绘制在王国建立的初期。当时王国最重要的问题,是处理两族间的矛盾。初代先君定都在宗教圣地,压制了祭司们的权力之后,就开始着手重新改造王国的信仰。他对两族的神灵进行了重新的解释,来稳固王室的统治,强化南迁部族与原生族群的融合。

  在这幅画中,南迁的纳瓦人是太阳主神库里卡韦里的后裔,是天界的神灵。原生的乌里休人是大地母神韦拉瓦佩里的后裔,是地界的神灵。两位神灵结为姻亲,两支神灵的族裔,自然也追随着神灵相互婚姻。在神灵的结合中,新的月亮女神哈拉塔娜诞生出来,祂是人间的神灵,也掌管着生命的生死。而月亮女神,也象征着融合后,新生的普雷佩查人!”

  博识长者顿了顿。他看着王者,包含深意的说道。

  “王上,神与人之间确实互相联系。不过,却是人间映照着神灵!”

  修洛特眼神闪动,缓缓地点了点头。他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向第二幅组画。

  第二幅组画似乎是第一幅画的延续,却又有着许多不同。纳瓦贵族与乌里休贵族互相结合,生下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婴儿。神佑的婴儿随后成长为一名头戴鹰盔的王者,手持权杖与长矛。而在神鹰王者的背后,则是一轮金色的太阳!

  “王上,这第二幅画绘制在初代先君逝去之后。那时候,两族的融合已经初步完成。第二代先君开始修订神话与信仰,一方面统合成型的国家,一方面赋予王室神圣的地位。

  在这幅画中,初代先君塔里亚库里,被描述为纳瓦人与乌里休人结合的后代,更是太阳主神选中的神裔!他具有与生俱来的权威与神性,来统治所有的湖中之民。而在这个时期,太阳主神也从南迁族群的天神,升格为所有湖中之民的保护神!”

  听到这里,修洛特点点头,肯定的评价道。

  “与联盟相似。主神升格,先王神化这是王国意志凝聚的标志。”

  “王上睿智!”

  闻言,贾蒂里皱纹抖动,深沉的笑了笑,笑容中阅尽了时光。

  他接着指向第三幅组画。画中上空是一轮醒目的太阳,光耀着地上高耸的金字塔。而一名神鹰头盔的王者,就居于画面的中心。他勾连着太阳与金字塔,仿佛天与地、神与人、神国与凡间沟通的桥梁!

  “第三幅画,绘制于第三代先君。它描述的是新王登基时,登上金字塔最顶端,向天神们祭祀的场景。在这个时期,历经二代先君的努力,神鹰家族已经在民众心中获得了神性。帕茨夸罗湖区成为神话中,维系世界运转的源泉;而钦聪灿城的金字塔,就是宇宙真正的中心!
  国王的权力由天神授予与保障,王权注定在神裔的王室血脉中,通过神圣的仪式传承。而通过金字塔的祭祀仪式,每一任王者,都会与天神之间,建立起超出人们认知的神圣联系!”

  “祭祀天地,神授王权。”

  修洛特沉吟自语,许多记忆中的画面,在他的眼前闪过。过了一会,少年王者先是点点头,再轻轻一叹。

  他看向最后一幅广阔的画面。画面中依然是神鹰的王者。王者已然升格,化身为族群的神王。祂站立在天地间,放射出神灵般的光芒。祂的双脚分开,一只脚站在陆地上,另一只脚站在水上。在神王的周围,是无数匍匐朝拜的人群。而在画面的下方,则铭刻有一串串神秘的图形铭文,仿佛神话史诗的结语。

  “首席,这是神灵的史诗?”

  少年王者用手指划过铭文,看向面前的博识长者。

  贾蒂里点点头。他清了清嗓子,用古老而悠远的腔调,吟诵出最后的王国史诗。

  “太阳照耀天地,先祖统治四方!赞美您,塔里亚库里,您是太阳的神裔,您是神鹰的化身,您注定统治天空、大地与湖泊!

  四方的子民啊,我们同时向祖先的神王朝拜。祂的一只脚站在陆地上,而一只脚站在水上。祂有着至高的威能,用神灵的双手,创造出新生的普雷佩查人
  而我们,是神王的后裔!我们是神圣的普雷佩查人,将成为一个伟大的族群!我们在湖中之地中孕育与成长、繁衍与消亡而伟大的塔拉斯科王国,将在至高的神鹰王室统治下,延续世世代代,屹立千秋万年!”

  深沉的吟咏声在沧桑的石殿中回荡,如同带着某种奇异的魔力,引动王者的心绪。它擦去历史的尘埃,揭开封印的回忆,把逝去的史诗重新传唱,再化为一曲绝响。而天边的夕阳,也终于完全没入大地,只留下深沉的黑夜,和石殿中点点的烛火。

  烛火摇曳,留下拉长的人影。修洛特注视着阴影中,已经无法分辨的传承石板。此时此刻,他思绪起伏,出神良久。

  从这些沉默的石板中,他听到四个纪元的神话,汇聚成同源一统的故事;他见证旧日王国的崩溃,也见证新生王国的崛起;他思索着融合族群的通婚,也展望着心怀天下的分封.
  而在新生的封国中,要重构三级的架构,也处理不同的阶层;要强化中央的集权,更要掌控封国的财赋;还要在漫长的时光中,孕育出焕然一新的神灵,演变出不断强化的信仰!
  无数思维的火花,在王者的心中闪烁,再汇聚出胸膛处炽烈的火焰。石殿中一片静默,所有人都在安静等候,如同历史中凝固的画卷。直到王者的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时间才再次在大殿中流动。

  “今日听贤者讲述史诗,真是令我受益匪浅,省去摸索十年的苦功。”

  修洛特笑意吟吟,握住贾蒂里的双手。

  “首席,您就是我飞翔天空的羽翼。王国未来的治政中,离不开像您一样的贤人;封国新建的官府里,也需要更多善飞的良禽。如果您有认识的贤才,还请不要吝惜,定要向我举荐!我会按照他们的品德与才能,不分族裔和亲疏,选贤而任用!”

  听到这里,博识长者的脸上,有喜色一闪而过。他郑重的低头行礼,再次重复了一句说过的话。

  “王上,湖中之地的河龟、湖鱼与水鸟,都愿为真正的雄鹰效劳!”

  闻言,修洛特哈哈大笑,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放眼四顾,最后看了一圈宽阔的石室,就要迈步离开。忽然,在石室的角落,一柄黑灰色的短刀闪烁寒光,映入王者的眼帘。

  “黑灰色的短刀?”

  少年王者怔了怔。他走出数步,捡起短刀,仔细查看。随后,他伸手轻摸着依旧锋利的光滑边刃,感受着金属特有的坚硬触感,却不是常见的黑曜石材质,
  “黑灰色的金属.这是铁刀!”

  修洛特的脸上浮现出惊讶。他看向身边的贾蒂里,迫切的问道。

  “首席,这把武器来自哪里?”

  博识长者扫了一眼造型特殊的短刀,了然地笑了笑。

  “王上,这是王国多年前,征讨西南科利马邦的特科斯部落时,缴获的古老兵器。类似的短刀还有数把,都存放在附近的战利品小屋。这些兵器锋利非常,只是略逊于黑曜石的锐片,坚韧耐磨却远远胜出,还要强过最新的青铜!

  王室曾派遣人手,在复杂的科利马山区,仔细探寻过能锻造出这种短刀的黑灰色金属,却毫无所获。最后只能如特科斯部落的长老所言,把它们归类为神赐的兵器。神鹰王室以神灵后裔自称,便也选了一把最坚固的短刀,放入这传承的石殿中。”

  “科利马山区嗯,原来如此。”

  修洛特点点头,有些失望。他想起埃兹潘曾经讲述过的经历,两相映照,唯有幽幽一叹。接着,少年王者神情沉肃。他沉吟了会,看向最为信赖的武士长。

  “伯塔德,南方的铜矿开采是否恢复?工匠大营现状如何?长弓的产量是多少?我吩咐的青铜农具,是否已经开始生产?还有我着重提及过的小型铜炮,最新的进展如何?”

  “殿下,我已经召集了上千矿工,初步恢复了南方的铜矿开采。祭司们已经入驻工匠大营,对工匠们进行了教导。两千多工匠全部编组完成,开始承担起往日的职能。如果木料充足,长弓的产量能维持在每日一百多把。长弓军团的损耗都已经补足
  而昂贵的青铜农具并不存在制作难度,都已经试制完成。只是青铜农具虽然能方便耕作,成本却过于高昂。它们的产量受限于封国南方开采的铜矿,也需要从联盟南方进口更多的锡矿。至于您要求的铜炮.”

  说到这里,伯塔德欲言又止。他想了片刻,谨慎的回复道。

  “工匠们刚刚试制了一门,只是遇到了一些问题,尚且不能使用还请您亲自前去检视。”

  闻言,修洛特沉思片刻,肃然下令。

  “好!你且下去准备。等我忙完手中的政务,八月差不多就结束了。时间就定在秋收前的九月。我会带上培养的亲卫们,先去检视工匠大营,再巡视伊瓦奇奥南方的矿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