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难以评价

2021-09-22 作者: 桥上风景独好
  第886章 难以评价
  “其实通过观察淡马锡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得出很多结论和参考。

  这家主权财富管理基金在1974年成立,坡县政府当时将持有的国资企业全部资产注入淡马锡,目的是让财政部能够专注扮演决策和监管的核心角色,而淡马锡则秉持商业运营为第一位来持有及管理这些投资,高度市场化运作。

  淡马锡通过控制数十家全资子公司,再通过对外股权投资,控制数百家公司,逐步形成了一个从政府到母公司、子公司、分公司的产权经营多达六个组织层次的大型国有企业集团。

  我们国家在国企改革中,也借鉴了这种淡马锡模式。”

  娄伟轻轻点头,“不错,我们在改开过程中,借鉴了很多新加坡的经验。”

  夏景行又缓缓道:“淡马锡运营到现在,也已经三十多年历史了,商业触角也从国内伸到了国外。

  他们在国内,控股型投资、财务投资都无所谓,但是在国外,主权财富基金的身份十分敏感,只能扮演财务投资者的角色。

  受益于多年的商业运营经验,淡马锡内部有成熟的投资团队,也充分了解各国商业法律,所以他们一般以直投居多。”

  娄伟笑了笑,“中投才刚刚筹备成立,我们正是感觉经验不足,才打算遴选外部基金管理人,把资金委托给他们管理。

  直投业务暂时会放慢脚步,等团队成熟,拥有一定经验后,再甩开步子发展。”

  夏景行微笑说:“是的,我觉得这个方式方法是无比正确的,以中投的体量,自然不可能像VC机构那样去投资初创企业,没有那么多的精力,间接投资比较好。

  即使直接投资,应该也是以投资成熟企业为主。”

  娄伟微笑颔首,补充了一句:“因为外汇储备主要是美元,直投会以海外大型企业为主。”

  听到这里,夏景行读出了一些关键信息,上面应该是想大量配置海外资产,不打算在国内大量投资,这是保证外汇储备不被消耗。

  他不好对此评价什么,毕竟上面的想法还是挺好的,外资来中国赚钱,我们也去外国赚钱,外汇储备还不会下降,甚至会越来越多。

  但是吧,老外的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挣,坑也多。

  而且,国内科技企业的潜力值得深挖,投资回报率远远比去海外投资要来的高。

  “国内近几年科技创业很热门,但受限于政策和环境,创投机构都是以美元基金为主。

  今天在场的创投业代表,也包括我们,所管理的基金,LP都来自于国外的大学捐赠基金、养老基金。

  严格意义上讲,这些科技发展红利,大部分都被外资赚走了。”

  听到这,满堂皆惊!

  熊小鸽更是张大了嘴巴,还真敢讲啊!

  张帆则在心中偷笑,觉得肯定要吃挂落,就你夏景行能耐,对于这些问题,上面会不清楚吗?

  陈宏则有些紧张,事前他就反复叮嘱过这位小老弟了,结果还是这么张扬,这么直白。

  他忍不住去看娄伟表情,后者面色如常,甚至还笑了笑:“你反映的这些问题,其实我们也清楚。

  一来嘛,就如你刚刚所说的那样,我们没这方面的经验;

  二来嘛,中投管理的资金规模太庞大,没那个精力去做早期投资。

  中国现在开放市场,欢迎外资来投资,也不可能把外资挡在科技领域之外。

  不过,你反映的这些意见,我们肯定会重视的。

  今天召集大家过来,其实也是有这样一层考量,我们打算把一小部分资金交给国内VC机构来管理,以免错过中国科技业的发展红利。”

  闻言,张帆和熊小鸽顿时都喜上眉梢,这岂不是代表他们也有机会了。

  夏景行远没有几位同行那么乐观,他有些东西没有点透,娄伟的回答也不能完全当真。

  风险投资名字中就带有“风险”二字,这是需要拿钱去冒险的,敢拿外汇去冒险吗?谁敢来担责?

  “其实风险投资也没有外界想象中那么大的投资风险,一只基金通常会分散投资数十个项目,成一两个项目就捞回了成本。

  成熟的VC经过长期的运营,在投前调查、投后管理都有一套成熟的打法,风险是可控的。”

  听到夏景行还在讲这件事,娄伟也渐渐品出味来了,对方是想劝他大量投资国内的VC基金。

  他想了想,笑着回道:“我们有一套遴选标准,远景资本和在座各位所代表的投资机构,都可以向中投投递申请材料,通过初评、复评、费率议价及合同商定等环节后,都有机会获得中投的资金注入。”

  听到领导这么说,熊小鸽、张帆等人脸上都陪着笑,觉得夏景行这次总算做了一回好事,说不定他们也能跟在后面分一杯羹。

  夏景行表面上一脸笑意,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怀疑。

  不过涉及2000亿美金外汇的投资策略,这么大的事,他只有建议权,甚至建议权都很有限,上面愿不愿意听,他决定不了,只能说他尽力了。

  即使上面最终采纳了他的建议,遴选外部基金管理人的时候,他也没资格插手,专家评审团也不会要他,因为他不够独立,万一打击报复竞争对手呢?
  想到这,夏景行也释然了,有些事根本阻止不了。

  不过这也无所谓,如果中投不愿意大力投资VC、投资国内,那么自己多投资一点就好了。

  “夏总,我其实更想听听你对海外金融投资市场的看法。”娄伟笑眯眯说道。

  “海外投资,远景资本主要分作两大业务板块,VC和对冲基金……”夏景行见娄伟对VC兴趣不大,便着重介绍了一下对冲基金业务。

  听完后,娄伟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然后又点了熊小鸽的名。

  继熊小鸽之后,张帆、阎炎等人也都依次发言,把国内创投产业说的天花乱坠,都想给这位管着2000亿美金的“大老板”留下一个好印象。

  不过由于夏景行占用了太多时间,其余人只获得了一两分钟的发言时间,娄伟问了几句便又轮到下一个人,这让他们感觉满腹韬略都没表现出来。

  很快,这场献计献策的座谈会就到此结束了。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夏景行、陈宏及张帆、熊小鸽等人结成一队离开。

  他们刚走出门,迎面就走来了一队人。

  打头的是梁棉松,在他身后还跟着苏世民、麦晋桁及几个老外。

  两队人都注意到了对方,但是场合不对,就没打招呼,只有麦晋桁这个老朋友朝夏景行点头致意。

  夏景行感觉不太妙,多半是梁棉松牵线搭桥,给中投找了两个“有潜力”的海外大项目。

  黑石即将上市,摩根士丹利威震华尔街,这肯定是赚钱的好项目嘛!一般人应该都这么看。

  夏景行心中微微叹气,管不了哟,各人自扫门前雪吧!把自己的产业做好,就是为建设国家出了一份力。

  刚走出大会堂,张帆和熊小鸽等人便和夏景行分道扬镳,笑呵呵的离开了。

  陈宏则沉着一张脸,全程都未说话,到了车里,他才忍不住说道:“你今天就不该说那么多的,产业、政策,上面不清楚吗?需要你来提醒。”

  夏景行微微一笑:“说一下吧,万一能改变他们的投资策略呢?”

  陈宏嗤笑,“你想多了,你算哪根葱?那是国家的钱,你有资格做决定?”

  “那2000亿美元,也有我的十三亿分之一!”

  夏景行其实也知道自己说话可能不够分量,但还是忍不住想尝试一下。

  试想,国家间接投资个几十家、几百家独角兽企业,难道不比投资黑石,最终只赚个余额宝收益强?

  只有国家强大,人民才能安居乐业。

  十三亿分之一!

  陈宏心中感慨,叹了口气,语气也缓和了一些:“哎,你还是太年轻,心气儿太高!这也是好事,热血未冷!到了我这个年纪,就只剩一肚子的蝇营狗苟了!”

  夏景行淡淡道:“尽力了,心里面过得去就好了!”

  陈宏摇头,“可你这代价太高了,娄组长都已经那样问了,明显是想在海外大展拳脚,你一直说国内算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把远景资本在美国市场的投资回报率拿来讲讲?那是美元资产,正合他们的心意。

  哎,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跟钱过意不去吗?

  你这么搞,算是大大的丢分,搞不好一个稳稳当当的外部基金管理人名额都弄丢了。”

  “随便吧,也不缺那点钱,美国投资者还是很追捧我们的对冲基金的。”

  夏景行并不在乎中投给他们的对冲基金投钱,他真正希望的是中投能改变一些投资策略,不说先从国内市场做起,稳扎稳打走向海外,起码国内和国外市场并重吧。

  现在就大举投资海外,肯定要交学费。

  陈宏摆手,“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你确实有傲气的资本,只要眼睛不瞎,都应该给远景资本一个名额。”

  “对了,你为什么觉得中投不重视国内市场?娄组长可是说了,要遴选国内的VC机构。”

  夏景行突然有点好奇这件事,娄伟说话滴水不漏的,任谁也猜不到他的真实想法。

  连他也是有前世记忆,在路上又碰到了苏世民、麦晋桁等人,这才断定中投的投资策略还是走上了前世老路。

  陈宏叹气:“你以为我是张帆他们那几个白痴啊,汉能最近在接触渝州相关单位,对于风险投资,这些地方衙门都是小心再小心,幺蛾子不断,更别提中投了。

  大概率是不会选聘VC机构作为外部基金管理人了,国内市场也很难说愿意分出几分精力来关注。我估摸着,是一门心思要在海外挣大钱咯!”

  夏景行沉默,陈宏基本上都猜中了,急功近利那是要吃大亏的。

  他为什么提到练兵,为什么拿淡马锡举例,还不是想提醒中投公司要谨慎投资吗?

  结果,娄组长表面上从谏如流,然而转身就开始和黑石、摩根士丹利谈判。

  要知道这会儿2000亿资金都还没拨付到位,公司也还没正式挂牌,这就要迫不及待的几十亿几十亿一笔的往外投了。

  难以评价!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