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6章 历史的天空(全书完)

2021-07-31 作者: 携剑远行
  第1356章 历史的天空(全书完)
  环形的多媒体教室里,座无虚席。偌大的幻灯墙上,挂着“楚王朝历史文化研究初探”的横幅。这是幽州大学的某个选修课,虽然不考试,但是依然占两个学分。

  “听说,等会讲课的高教授,族谱追溯的话,可以追到高伯逸庶子高承景呢,他来讲课,算是为家族贴金么?”

  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饶有兴致的对身边的妹子说道,可惜身边的漂亮妹似乎对他一点兴趣也没有,眼睛一直盯着教室入口。

  高教授可是学校第一帅的老师!黑框眼镜男心里酸酸的,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同学们,现在开始上课。今天的课,从楚太祖高伯逸灭周开始说起。”

  一个帅气逼人的中年教授,穿着风衣,快步的走上了讲台。

  “高教授,我们不想听正史!我们想听野史!郑娘娘写的野史!写的小说都可以!”

  环形教室里响起了某个轻佻的声音。

  “那可不行,作为高氏一脉的后人啊,郑娘娘的东西,不能随便评论呢。要不这学校我可待不下去咯。”

  风度翩翩的高教授轻飘的将这个难堪的问题一笔带过。

  古代十大XX小说,有五本是郑敏敏写的,全部被列为禁书,他一个讲究师德的大学教授,怎么能跟学生在公开场合谈这个?
  更别说郑敏敏收养他们一脉的祖先高承景为养子,别人可以评价这个争议很多的历史奇人,他却不可以。

  “今天我们接着讲当时还是齐国京畿大都督的高伯逸,灭周以后所采取的策略。我一直都认为,高伯逸身上的很多品质,都是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的。”

  高教授似乎想到了什么尴尬的事情,轻咳一声继续说道:“高伯逸在灭周以后,依照《北齐律》,审判了周国皇帝宇文邕跟齐王宇文宪,并在公开场合将他们处死。

  所有罪犯,都是依法判决,依法惩处。我个人认为,这在当时来看,可以说是具有非常鲜明的进步意义。

  关中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安定下来,这种手法,被后世很多朝代所借鉴。”

  高教授兴致勃勃的谈起高伯逸当年的政治手腕,非常佩服和满足。毕竟那是他们家祖先。

  “高教授,能不能谈谈他们入长安城那天晚上,在那张很大很软的床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台下响起了一个突兀的声音。

  很多学生都露出诡异的表情,互相交换眼色。而很多女生都露出羞赧和尴尬,又死死盯着高教授,看他会怎么圆场。

  “《三人行必有我师》,啧啧,郑敏敏的文笔,哪怕千年后的人看来,也是自愧不如啊。看这标题平平无奇,里面却是另有乾坤呐。

  白天我是端庄的太后,晚上我就摇身一变,成为XX小说写手,要是我在古代,真要给这位跪了。

  你们是不知道,那一年的考古发掘,不知道气死了多少老砖家。”

  “就是就是,奇女子啊,难怪能配得上高伯逸。也不知道她自述自己的容貌是不是真的,白发确实很少见啊。能跟这种女人来一发,我马上死了都愿意。”

  “我最佩服的是她在年迈的时候,居然还能写文,将高伯逸的所有妻妾都点评了一番。谢谢郑娘娘,让我对那些皇后皇妃的了解,跟皇帝处于一个水平线。

  嗯,至少没落后太多吧。”

  “那真的是十分大胆,不过我觉得她可能是在报复高伯逸吧,谁叫他不告而别呢?我要是女人,还掌了权,杀高伯逸的心思都有吧?”

  台下一帮男生在那里交头接耳,也不怪他们,毕竟很多东西,表面上看是XX书,但已经过了千年积淀,实际上也是古籍了。

  高教授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情况,他凑到麦克风前,笑着说道:“再这样,今年这门课学分全部清零哦。”

  教室里立刻就安静下来了。

  “我们继续来讲正史。”

  “高伯逸灭周后,班师回朝,并拆掉了原长安城,并将人口大半迁徙到洛阳,并发动徭役,加快洛阳新城的修建。

  这个在我们现在看,叫新基建计划,对于拉动生产力,有着重要作用。当然,楚太祖要是就这点本事,也不会成为中国古代最有政治修养和手腕的政治家了。

  下面我们来看他的神来之笔,嗯,也算是楚国开国的神来之笔吧。”

  高教授换了几个PPT,指着其中一个说道:“这就是洛阳新城的遗址,比现在的洛阳市区还大哦,在当时很了不起了。

  高伯逸班师回朝后,就让朝廷给自己划了一块封地,这块封地就是洛阳。

  接着,他借口督造洛阳城,调动禁军进驻洛阳,为政变做准备。洛阳新城修了两年,等这两年过去后,整个齐国的政治中枢,已经由蚂蚁搬家一样,都搬迁到洛阳城来了。

  整个邺城,名义上还是齐国的首都,可是……整个齐国,也就只剩下邺城一座城了。”

  台下的学生从青春的躁动中慢慢的冷静下来,被高教授的讲解所吸引。

  “等高伯逸政变的时候,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这一手操作,甚至后人能玩出来的,都寥寥无几。在保持国家平稳的基础上实现政权更替,这是高伯逸能一统天下的最重要武器。”

  “迁都洛阳之后,漕运的便利,给新建的楚国注入了活力。之后重修孟津渡,重修风陵渡,重建蒲坂,都是为了打通到关中的补给线。

  为之后建立长安新城作准备。而这个时候,南陈的内乱,给楚国提供了平定蜀地叛乱的时间。

  公孙氏玩玩刺杀还行,玩政治,他们根本不是高伯逸的对手。杨素领着一支偏师入蜀,很快就平定了公孙氏叛乱。

  这个时候,南陈皇帝陈蒨死后的政治危机,也得以解决。他弟弟陈顼成为新皇帝,楚陈之战爆发。

  战争过程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有些东西,我们这里要注意一下。”

  高教授又翻过几页PPT说道:“楚国在陈国内乱的时候,一直在对陈国进行经济渗透,大肆采买战略物资。

  如粮食,布匹,铁器等物。与此同时,注意搜罗陈国的造船工匠,派人入南陈学习陈国的先进造船技术。

  所以当战争爆发的时候,陈国人猛然发现江北的船只,居然比自己这边要先进!
  无论怎么挣扎,楚国都有后手,失败也就不奇怪了。”

  “对,守江不守淮,谁也守不住的,韩信来了也不行。”

  台下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

  高教授看到最后排坐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先生,大概是他喊的。

  他穿着古朴的长袍,与其他的衣衫格格不入,看起来慈眉善目,很好说话的样子。

  大概是学校的某个领导吧。要知道,凡是喜欢谈历史的男人,很多都是高伯逸的粉丝,对那一位伟人的风度,学识,远见,胆魄,还有他把妹的能力,都是深感佩服的。

  哪怕后面的朝代,也无人往他身上泼脏水。

  因为这个男人,还有他建立的王朝,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标杆。可以说后面的有志之士都在膜拜,崇拜,跪拜中追赶。

  做得好的叫英雄略同,做不好的叫照猫画虎。

  高教授继续说道:“灭掉陈国后,高伯逸下令修建大运河,嗯,就是我们今天还有船通行的那一条。他当时认为如果修建荥阳到幽州那一段,会严重耗费民力,所以未动工。

  这一点后世争议很大。有人认为,如果当时修了,或许后面打高句丽就不会那么辛苦。但也有人认为,修大运河劳民伤财也就罢了,而当时幽州人口并不稠密,运河的利用率很低,路段又很长。

  类似于我们今天修地铁,最后一站和倒数第二站之间,路线很长又没有人坐。效费比太低了。

  后面的历史证明,高伯逸的考量还是有道理的。这一点,我们的课不做探究。”

  高教授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他好像想通了什么事情,直接把教案放入背包里面,根本看也不看了。

  “课讲到这里,应该还是没有什么争议的,毕竟历代都有文人去评述。下面的,我就不按教案讲吧。”

  “楚国的第一次转折,就是从大军破高句丽后,返回洛阳献俘开始的。那是高伯逸政变登基后的第十五个年头,他三十七岁。

  那一年,贤良淑德,一直在他身后默默平衡世家关系的皇后李氏病逝,长子高承明亦是在同一时期病逝。史书没有明确记载,但是据我推测,那一年,应该是高句丽的天花,传到了洛阳。

  洛阳当时是天下第一大城,人口百万之巨,天花扩散开来,结局可想而知。

  史书上只是说洛阳大疫,崔氏之后得种豆之法,瘟疫乃去。种种迹象表明,当时的瘟疫,就是天花。”

  高教授顿了一下说道:“据说高伯逸在长子和皇后去世后就一夜白头,然后与当时还未入宫的郑氏密谈了三天后,接郑氏入宫,封为贵妃,也就是你们心心念念的郑娘娘。

  随后,史书便没了记载,李延寿没有说高伯逸去了哪里,就好像他人间蒸发了一样。

  根据对郑氏墓的考古发现,无数次表示要和高伯逸死同穴的郑氏,是一人下葬的。

  相信她写的那些书,你们多半也都看过了。”

  “那么,高伯逸是去了哪里呢?”

  坐在教室后排的那位老先生笑着问道,终于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

  “我不是考古专业的,我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怎么样。只是,高伯逸的突然失踪,他交代的传位给已故太子的长子高世民,就变得很不稳当了。

  而在关中长安坐镇的次子高承广,直接联合娘家独孤氏叛乱。打着清君侧的名义,带兵欲回洛阳,扬言要调查皇帝失踪,太子和皇后病死的秘密。叛军势如破竹,很快就攻陷了河东与平阳,跟神策军主将杨素对峙与晋阳!”

  高教授略有些惋惜的说道:“如果高伯逸当时还在,一切都不是问题,没有一个人敢违背他的意思。连想都不敢想。

  可惜谁让他那时候不在了呢。”

  “他或许只是累了,然后找个地方打了个盹呢?”

  那位满头银发的老先生带着淡然的笑容嘲笑道。

  “或许吧。”

  高教授轻叹一声,作为高氏的后人,他对此也是难以释怀。

  “郑娘娘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大肆提拔寒门子弟,选拔军中勇者为将校,大肆许诺封赏。

  并派出宰辅高熲,亲自入敌营去做高承广的工作。

  在这个节骨眼,掌管国家情报的王爷高承景,也就是我的先祖,站在了养母郑氏这边。

  叛军接连的战场失利,攻克晋阳受挫。再加上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所以颇有战略眼光,善于征战的高承广心灰意冷,他带领的叛军,后面也遭遇到惨败。

  失败后的高承广,因为高伯逸定下手足不相残的规矩,得以活命,出家为僧,最终在洛阳白马寺圆寂。楚国的危机,迎刃而解。所以有人点评郑娘娘,说她有北魏冯太后之才干,而无冯太后之银乱。

  至于有人怀疑她是后世女写手,穿越过去的。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完全没有什么依据。郑氏跟随高伯逸多年,无论怎样,都已经学到了不少政治才干。”

  高教授颇为自豪的说道。

  “才干不是学来的,是锻炼出来的。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她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和执着。”

  坐在后排的那位老先生,感慨的说道。

  他似乎觉得高教授讲得特别无聊,起身就走,步履虽然稳健,但背影看起来却无比的落寞与孤独。

  “高世民登基之后,在郑娘娘的辅佐下,国家稳步扩张,打败了高句丽以后,继续向西扫荡蒙古高原……”

  高教授还在讲,心里却想着刚才的那位老人,总给他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

  多媒体教室外,走出来的那位银发老人,从怀里掏出一个佛珠,看了又看,随手丢在地上,如同乱扔垃圾。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世上没了高伯逸,一样可以很好不是么。陆法和,是你输了呢。”

  他微微一笑,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身影逐渐消散,风一吹,化为尘埃,随风而去。

  (全书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