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番外1 商晏红果和大家伙

2021-04-15 作者: 土星喵呜
  第683章 番外1 商晏红果和大家伙
  罗望十年,三月末。沃沃平原上冬天快要过去,气候学上迎来早春。

  商晏从休眠座上站起来,立时活灵活现。

  它把家里防护罩打开,开出大门,瞅见社区派来的服务机器人已经勤勤恳恳地开工了,今天正在壕沟育苗田边上翻耕。

  它滋溜奔到圆冠树下。

  “商晏大管家,我翻好七十八地块,马上去翻你家的七十七地块。”社区的服务机器人常年给这户特需住家上门做事,每个都熟知来干活都会被商晏搭话。

  哪怕还在七十八地界里,商晏也要瞅着,问得细细的。

  所以服务机器人习惯见到商晏,就先说明白自己的工作进度。

  “大兄弟,辛苦你了。”商晏咧开笑,礼貌是必须的。但工作要求可不能因为关系熟络就丝毫降低,它鼓起仿生眼,向前方田里的土壤颗粒探照过去,抽检一番。

  “嗯,大兄弟干得精细。”商晏夸着,放心下来,闲闲地靠上自家圆冠树的树干,一边瞧着服务机器人继续干活,一边开始正儿八经唠嗑。

  “大兄弟,咱沃沃的春播过一个月就要开始了,我家和七十八地块排几号,服务顺序出来了吗,我听说咱沃沃今年又有好几家机器人不够,管家都改行当保姆了,不得不向社区要求匀点服务机器人支援种地,干些糙活?”

  “我不清楚。”服务机器人闷声道。

  商晏瞅瞅那服务机器人:“你几代的?新手吧。”

  “我的系统信息要等到去你家地块时,会和你对接。”

  “哟。”商晏再瞅一眼那服务机器人,咧嘴一笑,“那我等着。”

  它和这显然新稚代的服务机器人聊天不得劲儿,也怕话说多了,影响人家小辈活都干不好,便左右张望,瞧瞧自家周围的风光。

  过了一会儿,服务机器人抬起身来,商晏早就耐不住了,马上又发声:“大兄弟,干完七十八地块了?”

  “是的,商晏大管家。”

  “要开始做我家了?”商晏眉开眼笑,“来来来,验个身份,让我瞅瞅你。”他拍拍圆冠树的树干,朝服务机器人勾手,嘴里的吩咐早一迭声地下,“先别去我家河后边,正巧你在这儿,给我把这棵树的树枝修一修,等你们好多天了,开春枝条都长到七十八地头去了,过一阵子遮住阳光,春播小苗要受影响的。做什么事都要有远见……”

  服务机器人老实听着,跨过壕沟,正式来到沃沃七十七地界,按着礼节伸出手去,既是打招呼握手,又是对接身份和服务信息。机械手才伸出去,却见商晏一顿,猛一下眼冒金光,又一下手舞足蹈起来。

  把服务机器人愣得手一缩,以为商晏系统紊乱了,立马进入戒备状态。

  “呀,呀,呀,呀呀呀。”商晏兴奋地原地跳三脚,突地再一顿,两只仿生眼一动不动,这回停滞得更久,服务机器人吓得退一步,再瞧情况。

  “哇呜。”只见商晏仰头一声叫唤,握着双拳,双脚抬起使劲蹦。

  服务机器人又退一步,抖抖索索搜机器人指南,如何在同类紊乱时展开应急策略?
  “干嘛你?”商晏落到地面,一侧头,“干活呀,愣着干啥,赶紧干完边儿去,今天没空理你了。啊,对接对接,我要检查七十八地块的完成情况。”

  “七十八地块……不是你家的。”服务机器人壮起声回答,“我给你对接,开始做你家七十七地块。”

  “都是我家的。”商晏甩一声,扬起下巴,“小子你信息严重落后,难怪问啥啥都不清楚,快来对接。”

  它抬手一掌贴过去,一股脑儿把七十八地块的数据复制过来:“瞧见了吧,瞧见了吧,都是我家的。”

  服务机器人一声不吭,没敢说它披星戴月来翻耕时,地块信息确实还没和七十七这户挂靠一起。

  商晏把它放开后,它去爬树。

  商晏早已背转身去,不再搭理它。服务机器人在树冠里剪徒长的枝条,只见商晏在树下,一会儿这边窜窜,一会儿那边窜窜。

  “哎呀,我得通知一下,怎么说也是一家的。”商晏嘀嘀咕咕着,咳两声,它可讨厌和陆七区的家伙们搭话。

  “大兄弟,我是商督长家的管家,啊,你知道了。是这样的,我来问问,我家红果是不是还在休眠。不能说?啊,家里没啥事,就问问它睡醒了没有。啥?”

  “商晏大管家,你稍微等一下,有一条信息自我区中控大楼行政处传达,托我转告你,”陆七区机甲仓管一处的门禁总管说道,“如果商督长有需求,我区的服务机器人可上门帮忙打扫家务。”

  “谢谢,”商晏思忖着陆七区也得到消息,先生要回来了。它眉开眼笑,“谢谢,我有社区的服务机器人帮忙。大兄弟,你忙吧,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没啥事了。”

  商晏拔脚就要往屋里奔。天哪,先生在线了,还多了一位夫人,夫人也和它勾连了。

  天哪,它商晏家今天就结束特需照管状态,一下子主人回来俩。

  他们就要出始临罩。

  哇呜,哇呜,深度清洁,全面清洁,做起来。

  “嗨,小兄弟。”商晏在草坪上一刹脚,高高扬起声,“赶紧下来,去后边翻田。”

  这棵树,它要待。

  天边,那高高的云彩,就要飞来一辆车,带着它的两位主人,回家了。

  主人到家的第一个月,商晏简直要忙死了。一边是先生要大兴土木,将家里来个大改造,每天接收先生订购的各种器物都来不及,一边还要接收许多人家送来的各种瓜果特产,而且几乎每个晚上,都有邻居朋友前来拜访。

  访客们留得都不久,喝杯茶清谈几句,男人抱先生,女人抱夫人,说着说着泪汪汪,抹抹眼再三关照身体,就作揖告辞,一拨拨地接脚离去,好贴心地留给它家主人足够的休息时间。

  商晏这一个月,可以说是全沃沃,不,全罗望最忙的管家。

  它作为大管家,多少年都没有操办过这些迎客送客的事,骤然拉起来应酬接待,简直卯足了劲,才追平了以前的业务水准。

  可惜了后院的草玫瑰花篱,若是上个秋它收些花,制成茶,现在待客可不正好。上个秋,人不在,没人帮它去开铺卖花茶,那些花儿就都任风吹走了。它这月招待来访的客人,张罗着茶果饮料,时刻觉得不够,从沃沃社区紧急订购几回了。

  前些年先生对家里啥事都不管,却也不许修剪那草玫瑰,让草玫瑰路子野得不得了,把整个后院的草坪都盖住,还把梢条探过了河,自己在河对岸发了几枝,越发蓬勃,把树林边上全长满了,开春时节,新叶正茂,花苞苞却少,现制花茶都不行呢。

  先生到家的第一晚,打开后院厨房门,欢喜地拉着夫人的手,要去看树屋,乍眼都惊呆了,人都穿不过去,当时就问它怎么不修剪修剪。

  天地良心,是他不许修剪的。当年临走,摸摸它的头,温声细语叫它看着家,啥时候情况不对就自行溃散,就这两句,可没别的交代呀。

  当天晚上,它就在先生的吩咐下,持了一把大剪子,把草玫瑰花剪回原来的一道篱,露出了草坪,露出了河。回头瞧,夫人和先生依偎着,好个黄昏双立人。

  商晏看出,先生其实盼着晚上不要来人。有一天晚上,沃沃下起了春雨,淅淅沥沥,先生开心地一个个视讯拨出去,叫别人家不要来,改期。

  春夜春雨春风。

  “缡缡,缡缡,我没有给你盛大的婚礼,怎么办?”商檀安抱着绯缡,声音在她发丝里呢喃,“这里熟人多了,可以办得很热闹,我们再办一场吧。”

  “办过了,不是吗?”东临绦丝柳下,母校邀他回去交流,特地给他们安排了西宿区,他们手挽手逛过校园,在当年那株绦丝柳下,说过海誓山盟了。

  不掺一丝别念,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他是,她是。

  正式的注册程序也在首都星办了。她出院那天,他急急问她,两个选择选哪个?
  一是让他仍告着她,她签字同意重启离婚调解程序,选这个方案,他每天都让她打骂,但他可以据此不同意他原先持有的晏家祖产份额的最终分割方案。二是她重新嫁给他。

  她重新嫁给了他。

  “其实吧,如果我们在摩邙注册那次,要举办婚礼,也没有多少人来观礼,热闹不起来,是吧?”她摸着檀安的胸口,笑着宽慰,“你比我操持得好,我们这次收了征召署好多礼呢。”

  首都星观礼的宾客,虽然除了佛恩约翰医院的穆克医生和瑞吉女士,其他她一个都不认识,但送礼极重,盛意拳拳,祝福满满,已经很不错啦。

  “缡缡,缡缡,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结婚了。”

  他们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看不完的风景,真的是太好了。

  商晏早已悄悄地退回到自己的休息室。

  商晏快乐且忙碌地围着先生和夫人一个月。

  夫人温温柔柔,说话少,只会跟在先生旁边微笑。

  商檀安当年走时,删除了商晏很多留存的资料,导致商晏这回重新认识夫人。

  但它是个自来熟,夫人说话它听着,夫人微笑它接着,一天两天就觉得混熟了。

  夫人虽然是家里的关怀重心,啥都以夫人点头为准,但夫人起初还真没对商晏下过什么指令,非常好照顾。

  这样过了一个月,家里的房间重新装修过了,先生去上班了。

  夫人还在家待着。

  商晏除了忙着照管春苗,芯里还在琢磨一件事,他听说沃沃好些人家的管家机器人都装了保姆系统,以前它家不是没人吗,先生还叫它准备溃散,它也就混着日子过,这不家里来了两口子嘛,它寻思它也得装一个保姆系统,先学习着。不管做人,还是做机器人,都要有远见嘛。

  最主要是,和夫人面对面在家的日子,颇有些冷清,夫人也不叫它做什么事,它怕夫人对它有意见,多装个系统,显得忙一点哈。

  这一日,夫人开始拆包裹。

  商晏从田里刚踏进家门,准备给夫人做午饭,芯就突突乱跳。

  中庭大院里,杵着一个大家伙。

  跟红果一样高,比红果丑多了,全身打满补丁。

  哎呦,它的夫人呐,仙女般出尘漂亮的夫人,竟然坐在地上。周围全是那丑家伙掉落的零碎。

  “夫人。”商晏一个健步,罩到夫人面前,噼里啪啦变形,变成翅膜桶,把夫人团团裹住,嗖地正待跳墙飞出去。

  它准备接下来喊先生回家,找不着先生就喊红果回家。虽然那家伙从来不着家。

  夫人一根指头点住了它,几下里把它变回了原样。

  “待旁边去吧。没事。哦,给你先介绍下。它叫空腔,是我带来的。以后也住家里。”

  商晏就这么和空腔认识了。在空腔这个丑家伙还没有完全装好前,它还给递过几片腿板和腰板呢。

  唉,这下午它还给空腔洗洗刷刷,涂涂抹抹,把空腔整得顺眼多了。

  说起这个,空腔就该记着它的情。

  这天黄昏,商晏拿着家里的能量石,交给夫人,夫人激活了空腔。

  那憨憨的方正的大脑袋,低下来,淳朴又恭敬。

  “您好,祖祖。”

  “你好,大管家。”

  商晏完全认可了这小弟。比那个拽拽的红果,简直乖多了。

  外头住宿舍的和住家里头的两机器,用它的脚趾头想,都能立刻判断出,以后哪个好调教。

  它,商晏大管家,当然喜欢好调教的下属小弟了。

  不过,事实证明,它绝对不应该这么想。

  以后每当商晏想起这天下午它的判断错误时,它就后悔,没有趁空腔初来还两眼一抹黑时踢几下,因为后来真的是,越来越踢不着了,追也追不上,打也打不过,就连变形也变不过。

  它的自信心此后被天天住家里的空腔伤得一塌糊涂,空腔实在比一眼就看得出又高又帅又拽的红果可恶多了。那时候,唯一让商晏还感到极大安慰的是,先生总是对空腔不怎么上心的,就是定额给点能量石而已。

  这点能量石,商晏还不在乎。不管外面的那红果和家里的这空腔怎么蹦跶,他仍是家里当仁不让的大管家。

  它就喜欢做大管家。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