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刻苦

2021-08-02 作者: 秋味
  第925章 刻苦
  楚九诧异地看着赵大江,这么快就心服口服啦!
  “没想到除了我们姚副都督,主上身手也这么好。”赵大江眸光诚挚的看着他们说道。

  “那当然了你们姚副都督百步穿杨可不是吹的。”郭俊楠从晃动的吊桥上跳下来看着他说道。

  “这我相信,姚副都督在吊桥边跑边射箭,照样正中靶心。”赵大江双眸冒着小星星看着姚长生道。

  “这么厉害。”郭俊楠乐呵呵地看着他说道,“比我们的难度大多了。”

  楚九在心里嘀咕,难怪了赵大江态度转变的这般明显,原来是被长生这一手给震住了。

  “只要勤加锻炼,到时候你们也行。”姚长生眸光温柔地看着他们说道。

  “嗯嗯!”赵大江信心十足地说道。

  他真是佩服这白面书生了,肚子里真的有货,不是绣花枕头。

  这吊桥就是他想出来的,本来因为船给卖了,现在日常训练都成问题了,没想到,不愧是读书人,脑子就是转的快。

  不到一个月,赵大江明显的感觉到了兄弟们的变化,眼底有光了。

  以前那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懒散的很,现在自觉的参加训练,这是万万没想到的。

  有了这些器械,就是没有船他们依然能做在甲板上的各类训练。

  “主上,等投石机做好了,立马运来。”姚长生乌黑的瞳仁看着他一脸正色地说道。

  “这个当然了,已经让木匠日以继夜的在赶了。”楚九闻言眸光平和的看着他们说道。

  “没有别的火器之前,得先从投石机开始训练,这需要配合默契精准的操练。”姚长生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们说道。

  “走吧!天色将晚,这蚊子也多了起来。”郭俊楠拿着扇子忽扇着,“咱们屋里说话。”

  “末将恭送,主上、姚副都督,郭将军。”赵大江侧身行礼道,目送他们离开。

  &*&
  日暮西山夜色渐晚,万物隐没在金色的夕阳中,星星缓缓的出现在天空。

  “这湖边的蚊子真多。”郭俊楠手中的扇子扇着冲着自己飞扑而来的蚊子道,“嗡嗡……”忍不住咂舌道,“听这声音就能猜到这个头小不了。”

  “快走,快走,进屋可以点燃驱蚊草。”姚长生催着他们两个道。

  蚊子嗡嗡声越来越大,他们三干脆跑了起来。

  跑回了木制的营房,姚长生点上蜡烛,拿着驱蚊草和火盆直接点上。

  屋内一下子烟雾缭绕的,味道不算难闻,但却没有蚊子了。

  “主上去后面寝室吧!”姚长生清澈正直的双眸直视着他道。

  “那你们呢?”楚九闻言看着他直接问道。

  “我和郭大哥席地而卧,反正这也是木地板,挺干净的。”姚长生食指点点地面道。

  “那我也在这儿好了。”楚九想也不想地说道。

  “主上!”姚长生和郭俊楠两人看着他异口同声喊道,语气中浓浓的不认同。

  “这样抵足而眠怎么了?”楚九直接盘膝坐了下来,双手下压道,“坐下,坐下说话。”抬眼看着他们说道,“这样仰着头说话不舒服,快坐下。”

  姚长生和郭俊楠两人四目相对,又齐齐看向固执的楚九,只好坐了下来。

  “你们睡觉不打呼吧!”楚九看着他们突然开口问道。

  “不打,除非太困了。”姚长生闻言一愣,随即说道。

  “这个我不知道,没人告诉我,应该不打吧!反正我娘子没有叫醒过我。”郭俊楠闻言仔细想想道。

  “你打呼岳姐姐也不可能叫醒你。”姚长生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

  “为什么?”郭俊楠惊讶地看着他说道,“你这笑容真是有些不怀好意。”

  “我怎么不怀好意,我这笑容多真诚啊?”姚长生指指自己的眼睛道。

  “那你说说为啥?”郭俊楠一脸戒备地看着他说道。

  “因为岳姐姐心疼你呗!舍不得叫醒你。”姚长生纯净无辜的双眸看着他说道,“我有不怀好意吗?”

  “错怪你了。”郭俊楠满脸春风地看着他说道。

  “呵呵……”楚九看着斗嘴的两人摇头失笑道,“你们以前也这样吗?”

  “那倒没有,老实说,以前相处的机会也不多,我被爹爹扔到军营里操练。”郭俊楠笑着说道,“而长生埋在书海里,交集很少的。”

  “这么刻苦啊!”楚九惊讶地说道,“这世家子弟还用吗?出身那么好,当官要容易的多。”

  “我们不努力不行啊!身为汉人,本来就低达官贵人一等,在不努力,还不被人挤兑死。”郭俊楠眼神分外柔和地说道,“感谢爹爹那时候严格,才有了现在的我。”轻笑出声道,“那时候一到练武就往茅房躲。”

  “懒驴上磨屎尿多。”姚长生看着他打趣道。

  “长生,我就不相信你没有躲过课业。”郭俊楠闻言提高声音道,看着他不满的说道。

  “我还真没躲过。”姚长生微微仰着下巴得意地说道。

  “全京城的人谁不知道你是个书呆子,就喜欢看书,当然不会躲了。”郭俊楠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

  “哎!俊楠,你躲得过吗?”楚九双眸好奇地看着他问道。

  “当然躲不过了,每回都被爹爹揪着耳朵,揪出来。”郭俊楠脸上满是甜蜜的回忆道,“一边哭鼻子,一边练习挥刀。”

  “呵呵……”楚九闻言笑了笑,“你们都有想偷懒的时候,怎么我家元儿就没有,还得他娘亲拦着才行,不然能一直练下去。”

  “这个……”姚长生眨眨清透明亮的双眸道,“小孩子也不一样,咱们大少爷喜欢习武看书。”

  “跟大少爷一起读书的孩子,都特别刻苦。”郭俊楠闻言想了想说道。

  “这是抓着机会了,当然一个个都豁出去了。”楚九看着他们俩笑着说道,“他们父辈也一样。”

  “就现在这帮小伙子,也是玩儿命的学。”姚长生提及他们眼神柔和了下来。

  “你发牢骚的时候可没少说他们。”郭俊楠好笑地看着他说道。

  “该夸的时候夸,训练不好了,我该骂的时候骂!”姚长生漆黑如墨的瞳仁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读书认字的魅力可真大。”楚九黝黑的双眸看着他们俩砸吧了下嘴道。

  “谁让士的地位最高呢!想要达到这个位置。三岁孩童都知道要靠读书。”姚长生乌黑的瞳仁看着他们轻笑道,“万般皆下品,为有读书高。”

  “可这庙堂上的文人有些不是东西,只有私欲,给自己捞银子。”楚九不客气地说道,冷哼一声道,“哪儿有读书人该有的风骨: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是亦余心之所向,虽九死其尤未悔。”

  “凡是不能绝对,这人有好有坏,不可能非黑即白。人是复杂的,不同的人生阶段,人性都不一样。”姚长生闻言眸光直视着他说道。

  “反正咱从小到大没碰见青天大老爷。”楚九黝黑的深不见底的双眸看着他说道,“这么多史书,古往今来,只有一个包青天。可见这青天大老爷有多稀缺。”

  “呵呵……”郭俊楠闻言摇头失笑道,“而且着青天大老爷碰到的机会,就跟撞天婚似的,几率太小了。”

  “喂喂!你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吧!更多的官老爷是默默无闻的。”姚长生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人道。

  “我有眼睛看的。”楚九指指自己的眼睛道。

  这话题真不合适,姚长生生硬的转移话题道,“也不知道大少爷和小少爷长高了没,咱都来了七八个月了。”

  “小孩子窜的快,肯定长高了。”郭俊楠闻言眼角眉梢都是笑意道,“我儿子肯定长高了。”

  “哎哎!长生啊!这不说我们比你成亲早的,这人家秉忠比你成亲晚也有了女儿了。”郭俊楠黑漆漆的双眸看着他说道,“你怎么回事?落后了,这孩子太小,以后谁跟你家孩子玩儿啊!”

  “这哪儿有时间啊!”姚长生现在后悔了,好好的提什么孩子吗?

  “你咋没时间,人家夫妻分开没办法。你和弟妹在一起的时间可多了。”郭俊楠闻言立马戳穿的谎言道。

  “就是,就是!”楚九随声附和道。

  “我们虽然在一起,可办的都是正事,每天累的倒头都睡了。”姚长生食指戳着地板道,“不信你问主上,出去办差,看着满目疮痍,你哪里还有心情风花雪月啊!”

  “这个我可以作证!”楚九闻言忙不迭地点头道,“是真的累!”

  “主上,你这到底站哪儿头啊?”郭俊楠看着楚九哭笑不得地说道。

  “这个长生真没撒谎。”楚九实事求是地说道,“不过呢!长生真的抓紧了,文栋都快当爹啦!”

  郭俊楠闻言想了想道,“徐兄在襄阳的小妾。”

  “是!他来信,高兴的宣布他要当爹了。”楚九眉眼含笑地看着他们道。

  “这徐夫人还没有呢!让个小妾先生的话。”姚长生紧绷着下颚微微摇头,霍家之源啊!不是什么好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