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套路

2021-08-01 作者: 秋味
  第923章 套路
  “嗯嗯!”郭俊楠了然地点了点头,“你还教他们读书认字吗?”

  “当然这是咱‘收买人心’的法宝可不能忘。”姚长生明媚的双眸含着笑意看着他说道,“而且不但要读书认字,还要学习有关水战的知识,排兵布阵,航行知识,还要懂得看天时、地利,要学得东西还多着呢!”

  “那岂不是比步兵学的还多。”郭俊楠忍不住咂舌道。

  “嗯!”姚长生轻点了下头,“必须学,谁也逃不过。”

  “问个冒犯的问题,这些你都会吗?怎么教他们?”郭俊楠忧心忡忡地看着他说道,“那些小子不会炸毛吗?”

  “他们经验丰富,但我从书本上得到的不比他们差。”姚长生轻哼一声傲娇地说道,指指自己的脑袋道,“最重要这个好使。”

  “呵呵……”郭俊楠闻言摇头失笑道,“你这脑瓜子无人能敌,学什么都快,真让人嫉妒啊!”

  “你很差吗?用得着嫉妒我吗?”姚长生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

  “在学业上咱真是比不上你,不过这武艺,你就不行啦!”郭俊楠漂亮双眼弯弯的看着他嘿嘿一笑道。

  “嘁……”姚长生不以为然地白了他一眼道,“武艺强又如何?”笑呵呵地看着他说道,“不知道能否躲的过红衣大炮的炮弹。”挠挠下巴故意地又道,“哎呀!这肉体凡胎的可经不住炸呀!”

  郭俊楠不满地看着他说道,“喂喂!哪儿有你这样的。”眸光流转看着他说道,“虽然红衣大炮威力很大,但是哪有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咱给做不就得了。”姚长生微微扬起下巴看着他说道,“怎么不相信啊!有铁我就肆无忌惮了。”

  “长生认真的?”楚九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严肃地说道。

  “这能开玩笑啊!”姚长生闻声看过去眸光坚定地看着他说道,“这战船必须装配红衣大炮,这样咱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本来震天雷只要量大,搭配着投石机,绝对的够用。

  可是如果是水师,那么就需要射程远,威力大的。

  不然这水战打起来,更为惨烈,尤其是在茫茫大海上,跑都没地儿跑。

  游不到岸上啊!

  楚九看着沐浴在夕阳中的姚长生,琉璃珠子似的双眸被夕阳染红了,却依旧清澈见底,所思所想都在眼睛里能看出来。

  有着文人的风骨,有一颗悲天悯人,愿为苍生增福祉的心。又杀伐果断。

  这样一个内在坚毅,温柔又豁达,骨子里又强大,非常爷们儿的人。

  楚九无比的庆幸不是对手。

  “长生研究过这个?”郭俊楠惊讶地看着他说道。

  “俊楠知道我爹爹曾经是兵部侍郎,主管器械的。”姚长生微微歪头看着他说道,“红衣大炮的图纸我都快翻烂了。”看着激动的两人道,“图纸要变成现实没那么容易,这铁匠的技术水平达不到,只能做出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一定能做成,我有信心,弟妹曾经夸过铁匠们,说他们是艺术家。”楚九挠挠头笑呵呵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艺术家。”

  “这个试试吧!”姚长生保守地说道,看他们道,“走了,吃饭去。”

  “俊楠你这房子收拾好了吗?”楚九边走边说道。

  “对了,主上,这琉璃你安好了,就是我的啊!”郭俊楠想起来立马说道。

  这金陵王府所有的窗户都安上了琉璃了。

  “那琉璃真好,这屋子里一下就亮堂多了,也不用担心被人家舔舔口水戳破窗户纸啦!”郭俊楠眉飞色舞地说道,拍着姚长生的肩头笑着说道,“长生你这脑袋咋长的。”

  “琉璃又不稀奇。”姚长生清澈透亮的双眸看着他说道,“琉璃宫灯还少啊!”

  “可没有这么明净透亮,而且那琉璃死贵,死贵的,这金銮殿上的窗户还都是纸糊的呢!不像这个可以大面积的装在窗户上。”郭俊楠眉眼弯成了月牙看着他们说道,视线落在楚九身上道,“主上,这个贵不贵。”

  “这个吗?对咱家兄弟咱免费。”楚九食指挠挠下巴冷哼一声道,“对外人,那是死贵、死贵的。”

  郭俊楠闻言错愕地看着他,“真想不到主上也有当奸商的潜质。”

  “对那些士绅豪强,不用手软。”楚九眼底闪过一丝狠辣,冷哼一声道,“他们不是喜欢斗富吗?咱就价高者得。”

  “呵呵……”姚长生闻言不厚道的笑了,“这下子不愁银子了造战船了。”

  “对了,主上这琉璃的成本高吗?别亏了。”郭俊楠忽然想起来道,“我记得这琉璃都是天然水晶,贵的离谱。”

  “咱现在的琉璃,就像是白云土烧出来的瓷器一样,你说贵吗?”姚长生无辜纯净的双眸盈满笑意地看着他说道。

  “什么?”郭俊楠闻言夸张地蹦了起来,“这么便宜,岂不是普通人家也能用上了。”

  “只要产量够大,完全可以。”楚九闻言笑得贼兮兮地说道,“不过这个要稍后一些,得先让咱宰完那些肥羊再说。”

  “那些士绅还不得气死啊!”郭俊楠不厚道地笑道。

  “哎哎!咱可是正经生意,没有强买强卖的,是他们上赶着来买的。”楚九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也是勉为其难。”双眸的笑意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主上学坏了,也变的蔫坏、蔫坏的。”姚长生轻笑出声道,深邃黑而大的瞳孔发出莹亮的光芒。

  “呵呵……”楚九低沉浑厚的笑声溢出双唇,“咱可是个厚道人,没有遮遮掩掩的,都公开的张贴告示的,路是他们自己选的。”砸吧了下嘴道,“我又没有逼他们。”唉声叹气地说道,“我甚至常常觉得不够坏,而与他们格格不入。”

  “哈哈……”姚长生闻言开怀大笑道,“主上他们气的跳脚,敢怒不敢言,却也不捏着鼻子认了,看他们的狼狈相是不是很爽啊!”纯净无辜的双眸看着他们又道,“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杀了他们一了百了,而现在这种痛苦的挣扎,纠结,辗转反侧,啧啧……最是磨人了。”

  “确实,那表情精彩极了,还得极力讨好咱。”楚九笑呵呵地说道,“我算是看透了,骨子里就是一帮子软蛋。士农工商,难怪是最末流的让人看不上。”

  “主上要想卖琉璃的话,得先造造势。”姚长生乌黑的瞳仁折射着夕阳华光道。

  “造势?”楚九眼波微微流转不解地说道,“好东西还用造势吗?酒香不怕巷子深。”

  “不不不!长生说的太对了,你要吊那些大商贾的胃口,就必须造势。”郭俊楠双眸熠熠生辉地看着他说道,“虽然比喻的不太好,可那些秦楼楚馆的老鸨子就很会造势,把头牌姑娘给吹的天上有地上无的,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比如琴只闻其声,却看不见,棋也是下盲棋,反正就是让你看的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勾搭的你心痒难耐。烘托的气氛足足,把男人心底欲望一步步推高。”

  “长生啊!俊楠这是去了多少家秦楼楚馆啊!”楚九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不怕弟妹知道啊?”

  郭俊楠不慌不忙地说道,“老实说,还真没太去过,看得多了就知道了,一个套路。”

  “这事在即便不是秦楼楚馆,这皇宫大内,那些美人争宠的手段不外乎如是。”姚长生漆黑的瞳仁波光潋滟。

  “对!翻史书就能看出来。”郭俊楠笑呵呵地说道。

  姚长生抱拳噼里啪啦作响道,“上赶着不是买卖,那些商贾得让他觉得卖到的东西是独一无二,让他们站在商人堆儿里,那是鹤立鸡群,高高在上。”

  “对对对!”郭俊楠闻言忙不迭地点头道。

  “既然俊楠对此体会颇深,这造势就叫给你了。”楚九满脸笑意地看着他说道。

  “主上,你擎好吧!我一定将这琉璃给你卖出玉石的价格。”郭俊楠搓着手摩拳擦掌,真是磨刀霍霍向牛羊。

  “呵呵……好我等着。”楚九一脸笑容地看着他说道。

  晚饭是湖里的鱼,给炖化了,又煮的米粉。

  楚九手里摇着扇子看着眼前的比自己脑袋还大超大的碗道,“这应该叫盆才对。”

  “一碗就吃饱了。”郭俊楠吸吸鼻子道,手上的扇子不停,“味道还挺香的。”

  “佐料放的足,从你们来了就开始炖了。”姚长生眉眼弯弯地看着他们说道,轻轻地摇着扇子,“很遗憾没有辣椒,不然更过瘾。”

  “已经满头汗了,再来辣椒的话,就汗如雨下了。”楚九看着他摇头失笑道。

  “这简单,湖里一跳舒服的很,天晚了也不怕晒。”姚长生笑嘻嘻地看着他们说道,“对了,对了,辣椒种子一定要带到船上。”

  “哎哎!这船上也不能种啊!哪里来的土。”郭俊楠抬眼看着他狐疑的问道。

  “筐里种!”姚长生双凤眸盈满笑意看着他说道。

  郭俊楠了然的笑了笑道,“陶叔、陶婶给的灵感。”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