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前男友在隔壁

2021-04-18 作者: 李不言
  第341章 前男友在隔壁
  这日、宋思知离开姜慕晚病房,尚未走远,拐角处便见一身影风尘仆仆而去。

  她定睛细看,见眼前有人走过,伸手拉住田野臂弯,指着贺希孟的身影问道:“刚刚那人,怎么了?”

  田野有些疑惑,回眸望向正推门进去的贺希孟,望着宋思知道:“你指的那人我不知道,但病房里的那位是感冒引起的肺炎。”

  “女的?叫什么?”宋思知好奇。

  从田野简短的一句话里她捕捉到了有用的信息,虽说心中已经知晓了答案,但还是想确认。

  “病人隐私不能透露,”田野望着宋思知,一脸的我是个合格的好医生的表情望着人。

  宋思知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那我问,你不用回答,点头yes摇头no。”

  “病房里的女人是不是叫梅琼?”

  田野:.
  宋思知见人一脸无语,嘶了声,轻嗤道:“回答。”

  田野似是很无语,朝天翻了个白眼,点了点头。

  都知道还问,这不闲的?

  巧啊!

  住院都能整一起去了。

  本是要走的宋思知又翻身推开了姜慕晚的病房门,倚在门口吊儿郎当望着姜慕晚开口,满脸的老娘今儿一定要报仇雪恨的架势瞅着人。

  “宋蛮蛮,我见着你前男友了。”

  姜慕晚:
  顾江年:?????

  宋思知又道:“你前男友的现女友住院了,在你隔壁的隔壁,你俩商量好的?”

  “怎么没把你毒死呢?”报应来的太快,快到姜慕晚一下子没接住。

  望着宋思知的目光带着几分咬牙切齿。

  “上天待我不薄,要去打个招呼吗?毕竟都是熟人,”宋思知上赶着给姜慕晚扔刀子。

  姜慕晚上一秒还顾江年在聊着谁家亲妈谁惯着这样的话题,一个转场就被宋思知算计了。

  “宋思知,你这辈子注定只能做个穷鬼,你知道吗?”

  这话里,三分玩笑,七分威胁。

  宋思知:.贫穷让她受尽了委屈,姜慕晚这个狗东西。

  顾江年狗完姜慕晚狗,资本家的拳头真是拳拳到位。

  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顾江年跟姜慕晚这夫妻二人,一个赛一个心黑。

  坑起人来都不带商量的,更勿论联手了。

  这夜、慕晚留宿医院,千百个不愿意,但拧不住顾江年黑着脸不说话,也不给办出院手续。

  忍了又忍,在医院凑合了一宿。

  期间,姜慕晚哀嚎声不断,顾江年抬眸睨了人人家,没好气的怼了回去,优哉游哉问道:“你是怕留在医院里见到前男友?”

  姜慕晚:狗东西。

  晚间,病房里,静默无声。

  姜慕晚躺在床上对宋家突如其来的转变仍旧有些许的恍惚。

  平躺在床上的人缓缓抬起臂弯搭在眼帘上,一声轻微的叹息声本不大,可在这安静的病房里就显得格外的清晰,让坐在沙发上拿着笔记本回邮件的顾江年抬眸望了人一眼。

  随即、淡淡嗓音传来:“早点睡。”

  似是不放心,又道了句:“别多想。”

  前后两句叮嘱落地,慕晚听见了键盘敲击声,本事平躺着的人似是有些躺不下去了,拥着被子起身,坐在床上望着沙发上着一身白衬衫的男人,静静的视线带着几分欲言又止。

  “你不跟我说说跟外公都聊了什么了吗?”即便是知道结果了,仍旧想知道过程。

  倘若顾江年不说,姜慕晚只怕是会深夜难眠。

  顾江年低头望着电脑屏幕,目光未曾落到姜慕晚身上,给人种极致安静,且什么都不想言语的姿态。

  “顾江年,”大抵是看出了这人的想法,姜慕晚颇有些不甘心的喊了声。

  “恩”,男人浅应了声,又道:“在忙,宝贝儿,你歇停会儿。”

  忙吗?

  忙!
  但也没有忙到不能回消息的地步,而是顾江年还未曾想好如何将自己与老爷子的谈话说与慕晚听。

  尽管那场谈话中有些内容可以拿出来说。

  但他始终觉得,有些话、姜慕晚不听为好。

  只是这一停歇,一直停歇到姜慕晚睡着为止。

  午夜的病房里,顾江年站在床边低头望着姜慕晚,伸手抚了抚她的面庞,俯身,伸手,就着被子将人拥进了怀里。

  一场暗流,在首都悄无声息的响起。

  而这一切,皆因一个顾江年。

  翌日清晨,姜慕晚从病床中醒来,环顾四周不见顾江年人,拥着被子起来迷迷糊糊喊了句:“顾江年。”

  无人应答。

  他嘤咛了声,又哼哼唧唧的喊了声,嗓音往上拔了拔:“顾江年。”

  “在!”卫生间里传来声响。

  “在卫生间,”又道。

  “稍等。”

  一连三声响起,前一声是回答,后一声是告知,而后那声稍等是稳着姜慕晚的心。

  片刻,顾江年从卫生间出来,先是行至茶几旁哗哗哗的抽了几张纸巾出来擦干了手中水渍,将手中纸巾团一团丢在垃圾桶里,抬步向着姜慕晚而去:“怎么了?”

  男人温声询问,低低询问。

  姜慕晚坐在床上,昂头望着顾江年,将睡醒的人还有些朦胧,深吸了口气,伸手扒拉上了顾江年的脖子,跟只小奶猫儿似的蹭了蹭:“难受。”

  “恩?”男人语调微扬,听得姜慕晚今天这这一声难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浑身汗哒哒的,”幸好、姜慕晚及时的说出了原由,顾江年想询问下去的心思才止住了。

  伸手抚了抚慕晚的后背,宽慰道:“让方铭去问问情况。”

  莫说是姜慕晚,就是顾江年也觉得医院待久了都浑身不舒坦。

  “回宋家吗?”姜慕晚问。

  “回自己家,宋家那边先不急,”顾江年不慌不忙道。

  这日晨间,兰英带着二人的换洗衣物来,简单的换了身衣服,二人准备离开。

  离开时,大抵是缘分未尽。

  姜慕晚将行至长廊便见不远处病房的门被拉开。

  随即,有一女子着一身淡蓝色的毛线衫从病房出来。

  见姜慕晚,似是也很惊讶。

  驻足凝望了一阵。

  四目相对,二者皆知彼此是谁,也不多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