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只负责摘,不负责戴?

2021-08-30 作者: 腊笔小酱
  第1095章 只负责摘,不负责戴?
  说要拍广告,也是实话。

  封祁帮她谈下Del的箱包代言,前些天正式签约,广告拍摄的通告,排在了综艺录制回来后。

  原以为宋柏彦会说一句‘住檀宫也一样’,唐黎心里都开始想如何推脱,宋柏彦却颔首:“既然住那里方便,这样安排,也无不可。”

  唐黎没想到,自己可以走得这么顺利。

  见宋柏彦扯松领带进衣帽间,她不由得跟进去。

  宋柏彦是来换衬衫的。

  身上这件,因为秘书泡了咖啡没放好杯子,袖口沾染了一些。

  宋柏彦拿下领带,也注意到镜子里的小尾巴,神情温缓:“不继续整理了?”

  唐黎道:“已经收拾得差不多。”

  说着,也走去宋柏彦面前。

  想到往后很难有这种相处的时刻,唐黎伸出双手,主动帮宋柏彦取衬衫袖扣,表情异常的认真。

  宋柏彦放下右手,看着她略生疏的动作,是纵容的腔调:“怎么突然做起小棉袄?”

  “这不是刚好闲着没事。”

  唐黎回答,手上解袖扣也没停。

  将那对黑曜石袖扣放进抽屉,她又帮忙拿衬衫。

  得知宋柏彦要白衬衫,唐黎立即选了一件,连带挂衣架拿过去。

  宋柏彦换上衬衫,也叮嘱:“如果华府壹号住得不好,还是搬回来住。”

  唐黎点头,没让自己流露出过多情绪。

  正准备去外面,手臂却被拉住。

  一对袖扣放到她右手心:“只负责摘,不负责戴?”

  唐黎捏着袖扣重新回过了身。

  戴袖扣的过程,明显比取来得麻烦。

  唐黎费了一番功夫,才用袖扣固定住衬衫袖,袖扣戴好了,宋柏彦也松开她的肩。

  中午宋柏彦会议未散,唐黎独自用的饭。

  离开檀宫,是何为开车送的她。

  唐黎本想打给原钦,何为却先出现在餐厅,并告诉她,是宋柏彦的决定。

  “阁下还在内阁会议室忙,吩咐我亲自送夫人回华府壹号。”

  唐黎也没矫情,服从了这个安排。

  回到公寓,用指纹开门,在玄关处发现一个编织袋。

  就是那种农民工进城用的同款。

  一抬头,与蹲在椅子上吃泡面的人来了个对望。

  吴雪涵从椅子上下来,端着电煮锅来到门旁,也留意到唐黎身后的拉杆箱:“阿黎,你和阁下吵架了?”

  唐黎:“……”

  “明天要去录节目,从这边出发比较快捷。”

  说完,唐黎提着箱子回房。

  吴雪涵跟在后面:“我就说嘛,阁下那么好的人,阿黎你怎么舍得跟他吵架。”

  ——宋柏彦很好吗?
  唐黎开箱子的动作一顿,答案显而易见。

  宋柏彦当然是好的。

  对她的好,处处透着包容。

  她说要回华府壹号,宋柏彦还让自己的警卫长送她。

  甚至,没多问她一个字。

  似乎不管她要做什么,宋柏彦都是支持的态度,还为她留好了退路。

  这里住不习惯,她随时都可以回去。

  ——回到他的身边。

  吴雪涵吃着面,一边道:“余穗刚跟我说,《咱家小熊孩》第四期,是在桂州的小山村录制。”

  桂州与湘南接壤,离滇南也不远。

  咕咚咕咚喝完一锅汤,吴雪涵才又望向唐黎:“阿黎,余穗昨天去乡下祭祖,在露天坐着扁担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被马蜂给蜇了,左眼肿得厉害,她让我替她干两天助理。”

  唐黎问她:“你公司培训结束了?”

  “嗯!”吴雪涵一点头:“接下来我要准备补考。”

  唐黎:“……”

  想起自己补考无数次依然不过的高数,吴雪涵一声长叹:“也不知道校长怎么想的,明明是艺术类学校,课程安排却向普通高校看齐,真是任性。”

  对唐黎来说,带不带助理都无所谓。

  本想让吴雪涵在家看书,余穗却表示坚决反对。

  【余家独苗苗】:“吴雪涵要是不去,我以后就不来上班了!”

  唐黎看到这条群消息,回了一个字。

  【唐黎】:“哦。”

  【余家独苗苗】:“……”

  这下就尴尬了。

  想点撤回,已过两分钟。

  【余家独苗苗】:“[歪嘴泪流满面.jpg]”

  【余穗独苗苗】:“@吴家发财,唐黎今天心情是不是不好?”

  吴雪涵捧着手机扭头,瞅了瞅沙发上戴眼镜、用笔记本电脑的唐黎,悄悄打字:“没有吧,就是有点忙。”

  唐黎没看手机,只盯着笔记本屏幕。

  浏览器界面,是她搜出来的,关于唐珅当年的新闻。

  黎文彦击毙唐珅后,其它参与贩毒的同伙,可以说全部归案。

  二十年前,正逢S国严打。

  所以,那些毒贩,大多被判了无期。

  就目前而言,尚未有人出狱。

  唐黎输入‘唐珅女儿’的关键词,未搜到唐茵的照片,再加上时隔多年,基本可以肯定,唐茵确实不曾曝光在大众面前。

  所以,那个给她送照片的人,不是见过唐茵,就是熟悉唐家的事。

  已经过去两天,对方还没联系她。

  现在她搬离了檀宫,也就无所谓时间早晚。

  不直接揭穿,用这种方式,说明对方必有所图。

  至于图的什么,唐黎没做无用的猜测。

  她没想默默扛下这件事。

  等对方联系自己,一切浮出水面,她会告诉宋柏彦。

  她不希望自己成为宋柏彦那一根软肋,不代表她准备任人宰割,倘若对方就是想拿她来掣肘宋柏彦呢?

  她自己离开是一回事,被人要挟又是另一回事。

  翌日,唐黎与宋景天在机场汇合。

  候机时,小家伙眼珠子不停在她身上转悠,唐黎扭头看他:“盯着我做什么?”

  “你跟我大哥闹别扭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