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0章 名誉害死人啊

2021-09-12 作者: 一吨大苹果
  第1500章 名誉害死人啊

  牛犇被打了,而且还被打了挺惨的。

  欧阳墨当时也是怒火攻心了,觉得自己的面子被一个晚辈一而再,再而三的往下削。以后自己出门和人聊天,自己的老脸往哪儿搁?

  所以牛犇是必须要处罚的,而且还不能处罚的太轻了。

  所以当时欧阳墨也算下了狠手了,亲自拿精铁杖对着牛犇的后背猛烈的拍打。

  结果这一拍不要紧,一百杖下来还当真是把牛犇的整个后背给打的血丝呼啦的,看上去老惨了。

  等打完了,欧阳墨的气消了,他看着倒在地上好像晕过去的牛犇,他心想:坏事了!

  别的事情先不说了,自己下手这么重,把黑炎的亲传弟子打成了这个样子。黑炎这人小心眼护短啊!

  不管这个牛犇在他那里受宠不受宠,自己打了他的人,他必然是要报复的啊。而且一般都要翻着倍的来报复。

  “这……魔教教主的亲传弟子这么不经打的吗?我没用多大力啊!喂喂喂,你起来啊,不要装死啊。”

  欧阳墨这个时候急了。

  要是黑炎真的生气了,那么先生也不一定保得住他啊。

  这个牛犇不是黑炎的亲传弟子吗?怎么可以这么不经打的啊。这不对啊,这么弱鸡也能当黑炎的亲传弟子的吗?黑炎也不怕他徒弟出门被打死吗?

  也不对啊,自己也没用多大的力气啊,怎么这个牛犇就倒下了呢?

  欧阳墨觉得自己一头黑线。而他的狗头师爷看见自家老爷真的把牛犇打的个生死不知后,他脸都吓白了。

  噔噔蹬,三步并作两步跑的来到欧阳墨身边,低声急切的说到:“大人,坏事了,坏事了啊!你要教训这牛犇是没事的,哪怕是打几棍都行啊。你怎么能把他打……”

  师爷连忙伸手探了一把牛犇的鼻息,只觉得对方气若游丝。看上去生命已经垂危了。

  “大人,跑吧!晚了就来不及了。”师爷给出了他觉得最靠谱的提议了,这是他一生中提过的无数建议中最英明的一条了。

  而周围的东城兵马司的衙役们都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人出声,都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本来嘛,刚刚是欧阳墨暴怒,然后亲自下场用刑杖打牛犇来着。也没有其他人插手,所以这件事和其他衙役没有任何关心。

  而牛犇倒也没有反抗,就让欧阳墨这么打了。

  这人倒也硬气,被打也不喊疼,就硬挨了一百下。不过因为牛犇太硬气了,所以欧阳墨反而是越打越生气,越生气下手越重。

  因为他觉得自己的面子落下了,需要让牛犇疼的跪下求饶才能挽回。

  “大人,不要犹豫了,快跑吧。如果牛犇只是普通的刑罚,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还好。不管怎么说您都是依照律法审案的。就算是黑炎想要做什么,学宫的先生也会出面保您的。”

  “但是现在您可能把黑炎的弟子打死了,这样性质就不一样了。学宫的先生先不说能不能保下您,就说先生会不会保您都是一个问号啊。这事先生不一定会去得罪黑炎的。”

  师爷说的话字字诛心、句句杀人。但每一句都在情在理。可是欧阳墨现在可没法冷静的对待这位师爷所说的话了。

  因为在这个时候欧阳墨想的很多,首先想到的就是如果自己现在跑了的话,自己的手下会怎么看自己?自己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入宫自己跑了,传出去的话自己的名声是不是废了?

  人这一生总是会被一些外物拖累,就像是警世小故事里一样。一艘船翻了,众人纷纷抛弃辎重跳水逃生。可是有人却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财物不肯放手,明明水性很好却被淹死了。

  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故事太假了,因为在这种危急时刻只要理智的人都该知道,现在需要舍弃财物,保命是最重要的。

  但事实往往比故事更荒诞离奇,在世上为财名所累最后不得善终者数不胜数。

  欧阳墨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他不跑,因为他要面子。他现在等什么?他在等师爷再三劝诫,在等东城兵马司的衙役们一起上前求着他跑。

  这样他才能在日后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又台阶可下,有故事可讲。

  到时说:“我并不怕那魔君黑炎,可是同僚死劝,甚至有人拔刀引颈相劝。说我一生为公,必须要留着有用之身。若我不走,那便死在我的面前。为了避免伤了同僚,我才不得不走的。”

  瞧,如果有这样的故事打底的话,那么我欧阳墨也就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了。反而说不定可以在青史上留下姓名。

  欧阳墨正等待着师爷的劝诫呢,却没有想到平时很开窍的师爷今天却仿佛完全不理解他的想法一样。

  只见师爷一咬牙一跺脚狠声道:“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接着猛地一回头对着在场的衙役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跑!”

  话音刚落,师爷自己就率先跑了,一边跑还不忘一边大喊:“不走等死啊。你们没有亲自对魔君的弟子动手,现在跑了还能留一条命。现在不跑,等下魔君来了,一抬手打起来。你们就像是臭虫一样随手会被捏死的!”

  师爷说的话糙了点,但是道理却是这个道理。人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和欧阳墨一样要脸的。

  一众衙役听到师爷的话也就顾不得什么了,劈里啪啦的把手里的水火棍一丢就往外面跑。还有更不要脸的,当场就把衙役的制服袍子给脱了,赤着上身就往外面跑。

  这些人跑的速度之快,恐怕就连天下前十的轻功高手都要为之咂舌。要不怎么说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呢。

  而留在原地的欧阳墨傻眼了,什么情况?

  说好的在三劝解呢?说好的以死相逼求我走呢?你们这样走了我怎么办?我这样很难下台的啊!

  别跑啊,要跑带着我一起啊!

  欧阳墨内心的挣扎只有自己知道,一边是害怕黑炎的报复,一边是害怕自己的名声受损。

  他在当场呆立了三分钟,最后一咬牙一跺脚,跑吧!反正所有人都跑了,自己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

  这欧阳墨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跑了,结果天上传来一阵暴怒的大喝:“欧阳墨!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老子的弟子都敢打!今日我不把你大便打出来给你做成奶昔吃,我黑字反过来写!”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