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1183.婚礼准备进行时

2021-05-13 作者: 糯米滋海豹
  第1183章 1183.婚礼准备进行时

  单身狗阶级敌人,这个词实在是让路德没想到。

  路德长久以来其实是没什么热恋的实感的,他跟麻衣的感情说起来就是该平淡时候就平淡,该热烈时候就热烈。

  两个人在尺度的把握上挺好的,不会在栖岛众人面前大发狗粮,引起众怒。

  至于那些不经意间的狗粮行为,例如路德给麻衣绑头发,麻衣给路德喂东西吃,都已经属于大家见怪不怪的戏码了。

  现在栖岛众人,除非是能看到路德大庭广众下亲麻衣,才会心有波澜。

  对于路德和麻衣如此缓慢的推进速度,岛上最为不满的应该是灰石,因此他在拿到了阿葵提供的婚礼准备清单之后如同打了鸡血。

  “要开始了?”

  激动之下,他反复询问阿葵。

  阿葵旁边的火雁吹了个泡泡,说:“路德去伽勒尔之前就说了今年一定会举办婚礼,老爷子你说呢?”

  “今年只剩下了五个月不到,所以蜜拉催促我们赶紧把应该采买的东西先罗列出来,先落实一些,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火雁现在已经是栖岛名义上的管家,对于蜜拉的提醒,她认为是一种僭越。

  “哼哼,我只要一天不走,你就一天没法转正。”

  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蜜拉说得很有道理。

  这种纠结的感觉真是烦人!
  要采买的东西很杂,而且要求质量绝对的好,因此火雁舍弃了下订单的方式,决定亲自上手看货后再下单。

  按照蜜拉的另一个说法,卡露乃之所以请了小半年的假期来到栖岛,一是因为明年卡洛斯的密阿雷大会举办,因此今年她没什么事要做。

  第二点就是因为路德结婚的日期临近。

  既然已经确定在今年,那她的工作日程到了九月份就彻底结束,整个团队都开始休假。

  阿葵到底是出身于园艺世家,因此在审视采购清单时忽然好奇地问了一句。

  “喜帖要发多少,都发给谁,以什么形式发?”

  火雁怔住了,这显然不是她能够帮忙考虑的问题,能做主的人是麻衣和路德。

  于是就在夹竹桃“怒斥”路德是单身狗敌人之后,火雁出现在了路德身边,向他直截了当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喜帖发放是这场婚礼的宣布开始的信号。

  在喜帖发多少,发给谁,以什么形式发这三个问题上,栖岛的做法将会让所有注视栖岛的人感受到栖岛的拥有的力量。

  在栖岛的所有治理权力即将为路德和麻衣所有的现在,这将会是栖岛第一次主动展现自己的影响力,因此每一个环节都应该被重视。

  原本回到慵懒模式,等待凤王降临的路德因为火雁的一句话陷入了深思,转而与麻衣一起讨论。

  “除了亲朋好友之外,一概不请?”麻衣的提议却没有得到路德的赞成。

  麻衣一边揉着路德的肩,一边又说:“顺便让联盟的人也来参与一下?”

  路德还是没反应,麻衣揉了揉手,坐到路德大腿上,捧着他的脸,好奇地问:“你到底在想什么,我说了好几个方案,你都没吱声啊。”

  路德说:“在伽勒尔时候,洛兹对我说,最好把自己的一些手段摆到明面,太过低调,只会让神奥联盟里还有野心的人蠢蠢欲动。”

  “他们的举动会让那些支持我们的神奥联盟高层很为难。”

  “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栖岛低调了这么久,是时候应该把自己的部分力量露一露了。”

  麻衣愣了一下,好一会,她问:“你打算…邀请神奥地区的顶层的那群人?”

  路德微笑着握住她的手,说:“还可以再多一些。”

  麻衣犹豫了一会,接着问:“允许他们的家眷一起?”

  “还是有点保守。”

  麻衣注视着路德的笑容,眼睛一下子睁大。

  “你要邀请媒体,不只是神奥地区的媒体,其他地区的也要一起邀请?”

  栖岛对媒体的友好程度很低,因为栖岛早期的建设过程中有让人非常反感的狗仔偷渡栖岛,逼着栖岛建立起了庞大的防御体系。

  冠军天王们都不喜欢自己工作之外的私生活被镜头曝光,因此整个栖岛对于媒体只开放过有限的几次。

  路德猛地亲了一口麻衣的脸颊,笑着说:“没错,我要有选择的把请帖发给这群人,让他们见证这场婚礼,显示栖岛的力量。”

  “我要让他们对栖岛的念想彻底破碎,只剩下可望而不可得的不甘心。”

  麻衣有些顾虑地询问道:“那阿戴克,阿渡他们在栖岛活跃的事…”

  “这一点好办,只需要对外宣称他们也是拿到喜帖的人就好了。”路德说,“就让他们一点点开始适应栖岛上有冠军,而且不只一个这个信息吧。”

  麻衣冷不防被路德抱住。

  路德贴在麻衣的耳边说:“你可以按照你的想法去设计婚礼。”

  麻衣脸一红,伸手推了路德肩膀一下。

  “我预想中的婚礼很简陋,完全没法支撑起你这个框架。”

  路德自然是知道麻衣设想中的婚礼简陋原因是什么。

  当初的路德和麻衣身上加起来的钱也就够每天饲养精灵混个温饱。

  两个穷鬼对于自己美好未来的设想也就停留在最简单的层面上。

  婚纱,庆典,酒水,都有了,似乎也就凑够婚礼要素了。

  再多的…路德还没有打出成绩,也不敢想。

  再后来,路德拿到了优胜,买下了栖岛,麻衣一点点忙碌了起来。

  原本以为再也不会用上的打理生意的技巧再次被捡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帮助空木家,而是自己的家—栖岛。

  繁忙让麻衣之后很少再给婚礼添加上自己想要的新元素,以至于当路德说可以让她自己设想时,她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过去已经想好的画面。

  而且,麻衣觉得婚礼本来就不该需要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如果两个人真的彼此喜欢,仪式不过是一种过场行为,为的是以后回忆时能够拥有更美好的回忆。

  “那可不行,这次婚礼我难得想要高调一把,你必须得帮帮我!”

  麻衣莞尔一笑:“这倒简单,我有办法能让婚礼按照我以前的设想进行,但是又十分高调,让人震惊。”

  “其他人我都可以亲自去安排,不过…我需要洛奇亚和玛纳霏的帮忙。”

  露璃娜跟刚回到栖岛上的玛纳霏还有洛奇亚一家还没能沟通几句就被路德打断了。

  看到路德跟洛奇亚,小银还有玛纳霏近距离聊天时云淡风轻的样子,露璃娜不得不感慨,果然人和人就是不同。

  她只是被洛奇亚凝视就浑身哆嗦。

  洛奇亚给她的压力很大,这是她生平所见最有气场的一只精灵。

  “婚礼?”洛奇亚回忆起了什么,恍然大悟,“人类见证爱情的仪式对吗,我曾经见过。”

  到这里倒也还正常,洛奇亚的下一句话让路德差点原地摔倒。

  “是那个叫做麻衣的孩子,还是叫做蜜拉的?”

  这还没完,洛奇亚又问。

  “是不是还有别的,亦或者都是?”

  精灵界,强大的霸主精灵同时拥有几个配偶是很正常的事。

  洛奇亚在圆朱市时也看到一个人一场婚礼上有几个新娘。

  “洛奇亚,你看到的婚礼大概是古时候的…不适用于现在。”

  洛奇亚理直气壮道:“凤王上次说自己在阿罗拉还看见过这样的场景,就在不久之前。”

  “阿罗拉是阿罗拉,神奥是神奥。”

  “你这里是栖岛,你不是岛主吗,关他们什么事?”

  绝了,路德怎么就说不通了呢!
  路德万万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能被洛奇亚给绕进去。

  为了阻止好奇宝宝洛奇亚继续进行询问,路德直接把麻衣的请求告知了洛奇亚。

  洛奇亚还没答应呢,一旁的玛纳霏已经绕着路德旋转了。

  达克莱伊翻译道:“他同意了,并且,觉得挺好玩的。”

  小银则是拍着翅膀高兴地叫了起来。

  洛奇亚一瞪眼,小银立刻趴下,可怜兮兮地看着路德,似乎是在向他控诉自己母亲的罪恶。

  “我前段时间教育小银花费了一些能量,你现在要…”

  洛奇亚看见抱在自己身上哀求的小银,无奈地叹了口气。

  “小银是真的很喜欢你啊…”

  “这些年你照顾小银,帮助她长大,带她见识了这个世界,所做的一切都令我十分满意。”

  “我也逐渐明白凤王为什么会喜欢你了,你的确有能让人信赖的品质。”

  洛奇亚点了点头:“我可以帮助你。”

  路德感谢洛奇亚之余,实在忍不住,问:“一星期前,你告诉我,凤王迟到一小会是很正常的,可是现在我还是没见到她啊…”

  “感受到我的怨念了吗?”

  “哈?”

  “我等凤王时候,也像你这样。”洛奇亚说,“感受我的痛苦吧,路德。”

  路德是万万没想到,洛奇亚也有这么调皮的一面。

  “快了,真的快了,我已经能感受到凤王的气息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是停留在神奥的某处没有离开。”

  “一星期前她似乎就在那里,然而现在依旧没有离开。”

  洛奇亚疑惑地看向了远方:“凤王到底为什么驻足,就连我也很好奇啊。”

  洛奇亚和路德苦等的凤王此刻所在的地方,如果路德得知了一定会十分震惊。

  就在前往伽勒尔地区之前,路德担心阿尔宙斯突然起床,让蜜拉派人前往神奥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待命。

  一旦这个小镇出现了什么突发事件,必须立刻通知路德返回。

  这个小镇的名字叫做米季纳。

  米季纳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坐落于湖畔边。

  位于米季纳巨山的高峰上的米季纳遗迹作为古代神殿的遗址是这里最为出名的景点。

  除此之外,这个在神奥历史上几乎没什么存在感,历史贫瘠到让人叹息的小镇还有一个闻名神奥的东西。

  陨石传说。

  传说米季纳地区的人见到了可以称呼为神明的精灵阿尔宙斯,并目睹了他从虚空中出现,击碎巨型陨石,挽救大地的壮举。

  当地的人类在那之后因为感动于阿尔宙斯的举动,救治了阿尔宙斯,最终得到了阿尔宙斯的帮助,让被袭击过后的土地恢复了生机。

  尽管这个传说有模有样,甚至有一些文献记载了陨石坠落的时间,但是却依旧被定性为了神话。

  而阿尔宙斯,依旧是只存在于神话当中的精灵。

  凤王卫队的雷公,炎帝并没有进入米季纳。

  他们感知到了米季纳所处的位置,赫然有股强大的力量在对峙着。

  他们对峙的地方,不在米季纳的土地上,而是在另一块空间当中。

  凤王翱翔于天际,俯视着这片大地。

  她对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民没有好感,在大多数历史中留下了身影的她也曾见证了米季纳的衰败。

  凤王对于米季纳的衰败并不感到意外,那是他们自找的。

  “欺骗,伤害,亵渎,还妄图磨灭他的功绩,这片土地上的人恩将仇报,终将迎来毁灭。”

  一个占据他的力量不还,还妄图彻底消灭阿尔宙斯的部落竟然在时间长河中得以幸存,繁衍,这本身就相当可笑。

  罪孽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被磨灭,也不会因为旧人逝去就无需偿还。

  三年来,各个地区出现的异常气候,空间碰撞出现的缝隙造成奇怪的事物频频出现。

  所有的源头,都指向了一个愤怒的神明。

  阿尔宙斯积累千余年的愤怒与怨恨在时间的发酵下已经变为了破灭的欲望,他的苏醒让世界开始颤抖。

  身为这个世界的生灵之一,凤王平静地注视这一切。

  路德说过,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好人,也正是因为这样,卑劣的那部分才会显得如此的刺眼。

  “帕路奇亚,帝牙卢卡,你们身为他的造物,却要协助这片土地的人民反抗他吗?”

  “但愿你们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

  凤王结束了对米季纳漫长的凝视,在虚空中的帕路奇亚和帝牙卢卡的注视下,再次向着栖岛方向飞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