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 1179.隐藏在笔记中的真相

2021-05-10 作者: 糯米滋海豹
  第1179章 1179.隐藏在笔记中的真相

  大吾和阿渡今天都没有去进行采摘了,倒不是他们摸鱼,而是有另一项艰巨的事情要做。

  “不管第几次看,都会忍不住感慨,这群贵族家里是真的有钱。”

  阿渡看着一口又一口被波士可多拉和玛力露丽搬进庭院的大箱子,连连惊叹道。

  路德打劫了海斯等贵族之后,运回栖岛的东西大吾简单确认了没有损坏之后就再次封存,等待路德回来查看。

  今天他们要做的就是,清点战利品。

  一开始打劫海斯大家还是有时间进行筛选,决定到底该抢些什么的。

  但是到了后来,时间接近天明,抢劫的手法也就粗暴了起来。

  往往是视频里看了一眼,看见有什么合适的,那就直接让耿鬼吃进去,运走。

  在这种简单粗暴的打劫下,效率成倍提升,获得的东西也比在海斯那里还多,就是不知道价值到底几何了。

  “把麻衣也叫回来吧,她对收藏品和古董也懂一些。”

  说做就做,大吾的巨金怪很快就把麻衣带了回来,而这时,路德,大吾,还有阿渡已经戴上了手套,小心翼翼地往外搬东西。

  这些宝贝里除开部分出售出去换钱,大部分都会成为栖岛的珍藏,可不能马虎了。

  当搬到那块在海斯地下室里发现的大石头时,大吾让巨金怪给石头翻了个面,露出了上面的一个浅浅的切口。

  切口里透着介乎于粉色和紫色之间的艳丽色彩。

  “运回来那晚我实在忍不住,自己切了一点验证,恭喜你,中奖了。”

  说完,大吾又指了指其他几处他弄的切口,都有令人迷醉的色彩在闪烁。

  “价值多少?”路德对于这样的东西已经失去了价格评估能力。

  “价值?”大吾呵呵一笑,“如果是我,我反正是不会卖的,至于海斯,也许他是想拿来和某些人换取什么好处的,不然我想不到他把这个石头丢在地下室却不拿出来交易的原因。”

  只此一块,路德就可以说是不虚此行了。

  沙奈朵小心翼翼地将那枚巨型海蓝宝石搬进了希罗娜别墅大厅中早已准备好的展示柜上。

  这个玻璃展示柜与地面连为一体,当宝石放在红色软垫上之后,大吾按动展示柜上的按钮,外部的小灯从上至下照射。

  一时间,展示柜附近的地面变成了一片碧蓝色的海洋,路德一行人宛如在海面上漫步。

  “我专门跟希罗娜打了个招呼,亲自动手做的,怎么样,好看吧?”

  路德,麻衣,阿渡以及前来围观的菊野齐齐对大吾竖起了大拇指。

  高还是你比较高。

  大概是这枚被起名“涟漪”的宝石太过震撼,以至于回头清理其他珠玉宝石时,大家总觉得很没劲。

  这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吗?
  被路德搜刮来的画作很多,然而大吾鉴定石头以及货币是一把好手,画作就有点不太在行了。

  “统一装起来,过两天我出门一趟,找几个朋友鉴定。”

  末了,大吾问:“你要出售还是…”

  “出售大部分,给我留几幅有收藏价值的,我打算留在家里点缀一下。”

  大吾一边翻阅希罗娜让耿鬼吞掉的那堆古籍,一边淡淡地说:“我觉得卖了比较好,反正我们又不会鉴赏,放家里点缀的效果还不如贴只精灵的照片上去好。”

  靠,虽然很打击人,但是不得不说,很有道理。

  路德这种土鳖是没法享受这么高雅的爱好的。

  但是…他又不是为了自己欣赏。

  栖岛以后总会有对这些感兴趣的人出现吧,这玩意留在栖岛总比在别人手里强。

  “希罗娜这捡回来的都是什么东西啊…”路德翻开一本书页泛黄的古籍,翻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了。

  “希罗娜说这些都是孤本,很有历史价值,不过我没什么兴趣。”

  说罢,大吾开始把书籍都放在一边,打算帮希罗娜提前运到她的卧室里。

  路德已经在数箱子里的钱币了,一旁安静翻阅古籍的麻衣忽然拍了拍她的肩膀。

  “路德,这本书…”

  路德转过头,视野里出现的书籍没有扉页,以不知名皮革装订的封面质感很硬,完全搞不清楚是何什么有关的书籍。

  路德依稀记得,希罗娜让耿鬼把这本书吃掉的理由是“这种手札肯定有一些很奇妙的东西,先吃了再说。”

  “书怎么了?”

  对于书没什么兴趣,因此路德又继续低头数起了形形色色的货币,并且做着分类的工作。

  “这本书好像是海斯家先祖的密录。”

  路德猛地抬起头,眼神里满是讶异。

  他打劫回来海斯家自己写下的家族史了?
  阿渡摩拳擦掌:“让我看看海盗家族写的历史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什么可以追溯的古老案件。”

  “古老案件倒是没有,只不过…”

  麻衣用手指抵住书页,翻转书本推到两人的面前。

  路德和阿渡起初一目十行地看着海斯先祖记录下的文字,紧接着两人脸色突变,脑袋上满是问号。

  最后,他们一起抬起头,眼睛里只剩下了震惊。

  “什么书让你们反应这么大,我也看看。”

  大吾走了过来,接过麻衣手里的书,认真地看了起来。

  不一会,他眉头紧皱,双手微微发抖。

  这篇用白话文写下的文章全篇透露着一个惊人的事实。

  “伽勒尔王族,并非传说中的英雄。”

  “他们冒领了真正英雄的荣誉,借用这个荣誉巩固自己的地位,提升自己的民望,获得了亿万人民的膜拜。”

  “为了掩盖真正英雄存在的证据,他们阻止知情人说出真相,严禁他们以各种形式传播事实。”

  “通过两代人的努力,伽勒尔地区无人知晓,曾经有以身为盾,口衔利刃,体态如狼的英雄曾经拯救了这片大地。”

  “而他们的对手是如同鱼骨,身躯足以遮天蔽日,战斗时天穹荡漾着紫红色光晕的诡异生物。”

  从古至今,伽勒尔地区神话中,从极夜中拯救千年前伽勒尔的英雄就是伽勒尔地区的王族。

  描述中,王族不忍心见到民众受苦,亲自出发,封印了让伽勒尔动荡不安的怪物,让伽勒尔重新获得安宁。

  但同时,奇怪的力量也留在了伽勒尔这片土地上,这个力量被人类命名为—极巨化。

  现在的学者已经知晓,极巨化正是一只名为无极汰那的精灵所溢散的能量导致的。

  海斯家族这个笔记真正令人震惊的地方在于对王族传说的颠覆。

  时至今日,伽勒尔地区虽然有学者开始对王族拯救了伽勒尔抱有怀疑态度,并且拿出了无极汰那的相关资料证明王族当年没有能力制服无极汰那。

  但是这种言论缺乏实际的证据佐证,时间久远,已经无人可以站出来告诉世人,当年到底是谁拯救了伽勒尔。

  因此王族还借此讥讽了想要颠覆传说的学者,表示他想红想疯了。

  支持王族的人不少。

  伽勒尔联盟成立初期虽然彻底取消了王族,但这无法影响王族成员以王族身份自居,并且依旧拥有极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而这些影响力和号召力其实都源自千年前的那个英雄传说,伽勒尔民众普遍深受影响。

  在那之后,民间对王族的崇拜达到了巅峰。

  立神龛,对王族的命令言听计从,绝不怀疑王族,并心悦诚服地接受他们的奴役。

  事到如今,仍有不少对王族歌功颂德的石碑,以及纪念王族英雄的壁画被伽勒尔各地保存下来。

  说到底,当初伽勒尔联盟不敢动王族,就是担心王族背后的民望。

  这也是洛兹对路德说,自己要做的事情太多,贵族甚至不算什么的原因。

  洛兹清理了贵族,下一个就是王族。

  他要做联盟之前所不敢做的一切事情!
  “这笔记…是真的吗?”

  事关重大,大吾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他手上的笔记,极有可能是现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揭穿王族虚伪,给予真正英雄荣光的证物。

  拯救伽勒尔的不是人,而是两只不知名的精灵。

  因为他们不能说话,因此王族非常开心地拿走了属于这两只精灵的功劳,并以此巩固了自己的统治,继续着自己的腐朽。

  这一幕,路德见过。

  希嘉娜的刺龙王不就是被伽勒尔污染大海的企业打成了袭击船只的危险精灵吗?

  欺负精灵不会说话这一点,伽勒尔的某些人真是无师自通啊。

  他们良心不会痛吗?

  光是看看海斯先祖笔记中的记载,路德就能想象那是一场怎样惊心动魄的对战。

  身躯足以遮蔽天空的无极汰那从上至下对地面发动袭击,而两只精灵则结成一攻一防的阵线。

  在以身为盾的精灵帮助下,口衔利刃的精灵才能勉强与无极汰那拼个有来有回。

  这两只精灵是拿自己的命在和无极汰那争取伽勒尔这片土地的光明啊!

  但凡是个正常人见到这一幕都会心生感激,为这两只精灵的壮举而感到泪目吧?

  而伽勒尔的王族,竟然抹去了他们在历史上曾经存在的证据,把自己改写成了英雄!

  这不是卑劣能形容的,简直就是一群禽兽!
  路德以前不太清楚,为什么坂木这样坏事做尽,拿精灵当做牟利道具,从来不在乎自己之外的精灵死活的人会有人粉。

  穿越之后,从三人组口中得知,坂木多少还是有点个人魅力的。

  一个反派,要想控制好一个巨大的组织,光是靠利益诱惑是不够的,没有个人魅力就是扯淡。

  坂木的魅力是什么?
  有魄力,有手段,对待心腹舍得下血本笼络。

  也是因为他有这样的魅力,火箭队被国际刑警像是撵狗一样剿灭产业,依旧能够不断地再起,顽强地继续活动。

  就连反派都有的个人魅力,路德居然无法从伽勒尔王族身上找到一星半点,简直太可笑了。

  写下这本笔记的海斯先祖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他为了王族四处化身海盗抢劫商旅,获得了堆积如山的财富。

  但是在暗处看到那两只精灵为了伽勒尔与无极汰那对战之后,他深深地感到了自己的渺小,甚至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烂透了。

  在笔记的末尾,海斯先祖,大概也是海斯家族里最有良知的人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我无法承认自己的勇气连精灵都不如,在他们对战的那一刻,我浑身颤抖,连上前帮助的念头都没有产生过哪怕一次,从始至终,我都在想着怎么逃跑。”

  “我也无法接受我的懦弱,在王族高声宣布自己是英雄时一言不发,反而高声呼喊。”

  “我做了最卑劣的事,为王族亲自粉饰了这个谎言,为他们留下丰碑,壁画,文献,创作神话,写下诗歌,供人流传与瞻仰。”

  “我想忏悔,但是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神愿意听一个海盗的忏悔。”

  “我的声音里充满了污秽,他们会拒绝聆听吧。”

  “家族兴衰由天定,百年还是千年后,我所写的笔记是会化为飞灰,还是会布满尘埃无人翻阅…”

  “如果你翻开了这本笔记,我向不知何处存在的神明发誓,我所描写的一切皆是事实。”

  “希望看到这里的人,不是我这样的懦夫。”

  “如果你是,请封存好,藏起来,等待勇敢的人打开,让他去揭开一个尘封的秘密。”

  落款—柯林斯·海斯。

  这里并不是笔记的完结,在这之后,柯林斯·海斯详细叙述了自己为王族做过多少事,这些事有什么斩获,每一件都能具体到年月日。

  “我以为海斯家都是烂人,没想到还有一个心存良知。”路德一声叹息。

  写下这本日记的柯林斯·海斯被两只精灵的行为感动,又惊觉自己的行为已经无法被饶恕,在最后几页一直在疯狂的写下“请你原谅我”。

  也不知道柯林斯·海斯到底渴望得到谁的原谅,亦或者只是在安慰自己。

  路德众人的面前,仿佛浮现出了柯林斯·海斯坐在地下室里写下这些字时的颓靡与绝望。

  路德从没想过,读笔记是那么耗费时间的事,太阳已经开始下山,手中的笔记才被轻轻合上。

  大吾和阿渡望着伽勒尔所在的方向陷入了深思。

  菊野默默地喝着茶。

  麻衣则是看着笔记,一声叹息。

  是真是假,已经不用去猜了。

  柯林斯·海斯写得很清楚,为了给后世留下一点真相,他在溯传镇为王族制作的壁画上做了手脚。

  只要把壁画破坏,就能看到隐藏起来的真相。

  想要得知真相,只需要让人去溯传镇的著名遗迹里一探便知。

  除了壁画,他还在海斯家族所在的紫鳞镇港口的石碑里藏有一个盒子,里面存放了他自己请画匠帮忙复原的两个精灵的模样。

  已经快要到饭点了,路德放下笔记走向了厨房。

  他突然回过头,问:“你觉得海斯家族是都是懦夫呢,还是都把这个笔记当做了筹码呢?”

  一句话,令大家唏嘘。

  柯林斯·海斯写下这个文件本意是出于忏悔,担心自己的声音不被神明所聆听。

  但是之后便是希望能给后人留下寻找真相的凭证。

  然而海斯家族如此多代人,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尊重自己先祖的意愿。

  在联盟崛起时,本应该是最好的,彻底揭露真相的时机。

  然而他的不肖子孙想的却是拿着文件,待价而沽,当做最佳的护身符来使用。

  吃饱饭之后,路德把笔记给围观清点战利品的人传阅了一遍。

  彩豆本身就是溯传镇道馆馆主,因此对于笔记中所提及的地方再熟悉不过了。

  她从来没想到,那个遗迹里竟然埋藏着一个惊天秘密。

  出身伽勒尔的他们受到的冲击不小,仿佛重新认识了一遍伽勒尔的历史。

  “那两个精灵没有名字吗?”平时比较沉默的玛俐好奇地问。

  路德说:“笔记上说,他把了解到的精灵名字刻了上去,但是却没有写在笔记里。”

  因为有了这个笔记的重大发现,大吾不再对古籍不上心,而是在吃完晚饭之后翻阅起了准备运到希罗娜房间的那堆书,希望从里面再找到点什么。

  他头也不抬,说:“你打算给洛兹吗?”

  一句话点醒了路德,之前洛兹电话联系自己,想知道他是不是带走了海斯家的什么奇怪的东西。

  现在看来,说的就是这个笔记了。

  这个笔记对于洛兹而言绝对是神器,有了它,洛兹将会有合适的理由,彻底去除王族对伽勒尔这片土地的隐形影响力。

  贵族,王族的阴影,将会正式在洛兹这里彻底被驱散。

  路德望着天空,大脑放空了好一会,最后,他摇了摇头。

  “阿塞萝拉,按照笔记的质地弄一个翻版出来。”

  阿塞萝拉眼睛一亮:“师父是想弄个假的丢给洛兹,自己留真的收藏?”

  “不,这东西一定要给洛兹,也一定要给真的,但是不是现在…”

  “洛兹做事有些激进,光是他那个未雨绸缪伽勒尔两千年后能源枯竭的举动就让我觉得很不安了。”

  “如果我们给了他这本笔记,他想着贵族王族一起弄掉…”

  “看着来吧…”路德拍了拍玛俐的头,“你们都是伽勒尔出身的,我可不能让伽勒尔因为我的一个错误举动,又乱象丛生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