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忧虑的教师

2021-05-07 作者: 半步武林
  第486章 忧虑的教师

  吃饭的时候,水花气势汹汹的把菜顿在了桌子上,狠狠地瞪了眼曾云风,曾云风很冤枉,曾云风也很无辜,因为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水花其实是在埋怨曾云风有能力教孩子不好好教,搞得现在孩子一天到晚嬉皮笑脸,尽找些理由来搪塞自己。

  水花夹了一块羊肉放在嘴里咬,咯吱咯吱的咬的响得不行,曾云风看着她的眼神,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感觉她嘴里咬着肉就像是自己身上割下来的。

  水花看着曾云风朝着他呲着牙,旁边的小堂埋着头憋笑着,吃着碗里的饭,可扒得到处都是。

  “今天额去学校的时候,白校长跟额说了,他又一批学生又出去打工了,你说咱们的娃以后也要这样,有时间你去看看白校长,他跟你还是你来能够聊得来的,这段时间额感觉他心情很低落,你去安慰一下他。”

  曾云风嗤笑了一声道“咱们的娃娃,额倒是希望他能出去打工,自己创业,但是他已经做不到了,他老子额给他留了基业,他可以继续接着干下去。”

  “如果他没有好的选择,很没出息的话,那就只能回家继承额的财产,混吃等死!”曾云风说着朝着旁边使劲扒饭的小堂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小堂气鼓鼓看着自己的老爹。

  “可是额觉得这个是最没出息的做法,继承纯属就是扯淡,一个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理想,没有自己的方向活着,多累呀!”

  “你说是不是小堂?”小唐瞥了一眼自己的老爹,没有说话继续吃饭,他知道的是在自己老妈和老爹两个说话的时候,自己最好不要插嘴,否则有时候会倒大霉。

  曾云风看着看看着桌子上锅里的羊肉突然叹了一口气,对着水花说道“你知道金山村的人很多人都去福建打工了吗?”

  “知道!”水花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曾云风接着说“杨书记的话,估计你也听到了,现在整个自治区面临的压力有多大?咱们留不住人,这些年轻人会一波一波的流出去。”

  “这个时代马上就要进入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高离婚率时代,异地而居,分隔着几千里的的婚姻生活会越来越平常,额不知道你清楚不清楚额为什么一定要建立这个厂,而且一定要建在当地,今天额就把话给你说透。”

  “自古以来,只要一个地方发展不均衡,自然会导致一个地方的偏差,不管是农业上还是商业上,都会导致急剧且恶劣的后果,这些后果现在已经开始体现出来了。”

  “额想你去学校的时候,白校长肯定也跟你讲咱们的学校之所以留不住老师,这也是一个方面,咱们这个地方不仅仅要建厂,而且还要建立一流医院,一流的大学,一流的住所,一流的商场。”

  曾云风夹了几个花生扔进嘴里,嚼着直响“额会去看白老师的,这段时间确实是人口流动太大了,好多孩子还没到16岁,都跑出去打工了,这不是咱们希望看到的。”

  水花听得若有所思,小堂听得出神。

  大晚上学校的灯火亮的并不是很耀眼,甚至有些昏黄,可在荒漠的戈壁之中,这一所学校在茫茫的黑暗之中犹如一盏烛火照耀着周围的大地,显得孤零零的。

  曾云风敲了敲眼前这个已经掉了漆的门,门里的灯光暗影闪烁未定,一个人面容憔悴地打开了门,眼镜上有些破损。

  “是永富啊,你来干什么?”白老师有气无力地打开了门,指了指家里的凳子说“坐!”

  曾云风把手里提着东西放到了炕上的小桌子上,又提上了这一瓶酒,对白老师说“白老师,额来找你喝一杯。”

  白老师脸上的笑容有些牵强,又有些欣慰说“知道额被打了,来安慰额来了,好,刚好额也想喝一杯。”说着把眼镜脱了下来,放在了旁边的案几上。

  曾云风打开了油纸包里面的东西,里面是一包手抓羊肉和一只剁开的烧鸡,最后一包是一些油炸花生米。

  曾云风打开酒瓶,涓涓的酒水倒进了酒杯里,顿时酒香扑鼻,弥散在房间里。

  白老师双腿盘坐在炕上缓缓地坐好,摸摸酒杯,有些感叹地说道“这个时候有你陪饿喝一杯,真是好!”

  白老师说完,端起酒杯,一口抽干。

  “永富,我问你,额是不是真的做错啦?”

  “做错什么了?你能做错什么吗?你永远是为了学生,为了学校尽心尽力的做一些事,要不是你,这金滩村包括这周边的几个村子哪有学生能够上得了学呀。”

  白老师听完,眼角有些湿,他擦了擦眼角把眼镜又戴上了说道“额班里有个女孩子,叫海春铃,跟当年你的媳妇儿水花一样。”

  “当年,要不是你媳妇儿的老爹,对就是你的老丈人李老栓非要水花回家种地,弄死弄活,不让她继续念书,要不然现在的水花成绩会更大,每次额看到水花,跟着你办加工厂跑上跑下,忙前忙后,埋头苦学,额就后悔。”

  “当初如果水花多念些书,现在该是怎样一个了不起的女企业家,她一定能比现在过得更好,做得更好。”

  “现在的春铃就跟当年的水花儿一样,聪明,踏实。她要是能继续念书,一定能念出名堂来。哎呀,水花儿多好啊,可是当年她没有继续念书啊,他老爹李老栓还是让她退学了,可是退学只是开始啊。”

  “水花要不是遇到了你,她的命运根本就不由自己掌握,嫁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日子,完全由不得自己,好多女娃娃,哎,额看的太多了!”

  白老师说完,曾云风又给白老师斟了一杯酒。

  白老师端起酒杯,一口菜都没吃,直接又一口抽干,把酒杯中重重顿在桌子上说道“那个海春铃的家长还说额呢,说额是把这些学生绑着,留下来陪额。”白老师的脸上满是悲泣和不被理解的痛楚。

  “白老师,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老海这个人老皮游子了,额让他去厂里上班他也不去,一天到晚吊儿郎当的,他知道个啥。一天到晚挥着拳头,打这个打那个的,喝了点酒就撒酒疯。”

  求推荐收藏打赏月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