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替天行道旗

    第159章 替天行道旗

    潘五爷和他的儿子回到家里,他的老婆问道:“今天怎么样?出啥事了!”。

    潘五爷有些凝重地回答道:“我倒是想给他弄点儿动静出来,但是,这个朱开山可是一点儿机会都不给我,而且他那个二儿子到是个有心机的。”。

    而旁边的潘五爷的儿子说道:”娘,你是没见到,那姓朱的就是一个窝囊废,对我爹是服服贴贴的,我去帮忙摘了他们家的幌子,他都没敢炸翅。”。

    潘五爷听着儿子这番话之后,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说道:“你懂什么!”。

    过了不久,东北老疙瘩张作霖的部队从关内撤了回来。

    曾云风本来就对老疙瘩张作霖进入关内不抱什么太好的看法,而这一次老疙瘩张作霖入关没有成功,反而吃了败仗,这一场战争可是把张作霖的士气给打没了。

    这些个军阀,一个不知道怎么想,自己今天独立,明天下野,后天又独立,军阀之间打来打去。

    这次,张作霖在直奉战争中被吴佩孚打了个惨败,要不是后面二旅和郭松龄防守的好,估计整个东北很快就会被吴佩孚全部占领。

    曾云风可真不想管这些的烂事儿。

    张作霖的队伍拉回来,都是一群残军败将。

    “妈了巴子,就说入关要把朱传武的第七师全带着,入了关他妈了个巴子被个吴佩孚狗娘养的撵的跟兔子一样,这么多师,都他妈吃白饭哪!”张作霖骂道。

    “沐苍岚和朱传武这些玩意也不是好东西,狗日的就知道在后面磨洋工。”张作霖到奉天之后骂骂咧咧的发飙。

    曾云风却在哈尔滨过安生日子,现在已经到了冬天了,哈尔滨天降大雪,冷的不要不要的。

    曾云风家这个山东菜馆儿店里也冷清的要命,基本上没有什么客人。

    曾云风回到这个山东菜馆儿里点了一道火锅,一个人坐在那里吃溜哧溜的,吃着真过瘾,把自己媳妇儿也叫过来,算是给自己家的山东菜馆儿捧场。

    曾云风也没想到,他的这一下可算是带起了风潮,这大冬天儿吃火锅多泰和,外面下着鹅毛般的大雪,簌簌地往下掉。

    曾云风在山东菜馆里吃着火锅儿,冒着痛热气儿,火锅咕噜咕噜的,在古代又叫咕咚羹,羊肉牛肉,各种肉,然后加上各种山珍蔬菜.这个时代,很多东西是后面吃不着的,松茸,你见过这么吃的吗?飞龙肉,烫火锅儿,你吃过吗?
    按说天冷了个菜馆子也到了淡季了,但是因为曾云风这么一带,整个山东菜丸儿一下子红了起来,自己的大哥朱传文也算是心思灵敏的,很快将火锅儿这道菜直接摆上了整个冬天的主要菜系,再加上各种的配菜以及曾云风提供的蘸料。菜馆红火的不行。

    吃火锅儿最重要的俩点,一点是汤底第二点是蘸料。这两个才是一个火锅儿精髓的地方,其次才是各种的配菜涮菜。

    便宜老爹朱开山可算是是个实诚人,即使是开这个饭馆儿的买卖也不肯为了钱昧了良心。所以便宜老爹朱开山上这些火锅的涮菜的时候,那一个个都是装的满满的,让这些来到山东菜馆儿吃火锅的人个个吃的是肚胀肚圆。

    老三朱传杰开了一个货站,货站还是要走货的,于是找来一个张垛爷,向奉天齐齐哈尔等地运货卖货。

    这个张垛爷呢就像相当于镖局,但是比镖局的规模要小得多,他就是准备给各个运营商的队伍带路,给各个地方的人土匪胡子地方势力打尖儿。

    张垛爷他熟悉地形,在冬天运货的时候呢,能够保证整个商路的安全,不会被土匪打劫,这个人可以算是通吃黑白两道的人。

    曾云风的老弟曾云风自己知道,一向是眼高于顶,对于这位舵爷估计是不太在乎的,这一路上肯定要吃亏,不过这样也有点好处,那就是可以让老三朱传杰得到一些历练。

    原先朱传杰他一直在夏掌柜的台子里站台,还从来没有出去走过货。

    现在很多懂规矩的土匪打劫,那都不是上来就朝着枪朝队伍里放,而是派一个人在前面雪地里坐着,等各路运货的商行垛爷来先给他打交道懂规矩的给点儿钱就打发过去了。

    但如果不懂规矩的这位坐在雪地里的土匪或者胡子招招手后面几十上百号的土匪胡子就会一拥而上,将这个商队抢劫一空。

    做土匪,胡子打劫,那也是杀生,不杀熟,对于老熟人,你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关系,有什么背景?而且他清楚这行当里面的规矩,轻易土匪胡子是不会拿这种开刀的。

    一旦遇到硬茬子,土匪胡子也逃不了,所以一般绺子土匪都是拿这些不懂江湖规矩的商队开刀。

    这一次,朱传杰,头一次上路,搞不好要吃亏,但是好在这一次有张垛爷。

    等到老三朱传杰出发之前,曾云风特地给了老三朱传杰交代,对着老三朱传杰说:“老三,张垛爷也在江湖上的名号都是杠杠的,一路上多听他的,这位张垛爷江湖规矩,懂得比你多,你别跟他反着来,到时候一脚踩到坑里,我到时候想救你都来不及。”。

    “在路上,一定要吃好,喝好,这一路上冰天雪地的,如果不吃好喝好,到时候你白天是走不了多少路的,你从小就聪明,跟着这位张垛爷学一学,很快就学会了,但是路上一定要多听多看少问,少掺和,等和这张垛爷也走几趟,你就知道为什么啦!”曾云风拍了拍老三朱传杰的肩膀。

    “山高路远,林密雪深,一路上多听垛爷的话,不要想当然,这把勃朗宁你拿着,搞不好用的上!”老三拿着枪若有所思。

    而且自己到哈尔滨也这么多久了,自己的大嫂鲜儿也到这里这么久了,曾云风决定最近去见见她,让她顺带帮忙看着朱传杰。

    等曾云风赶到扎松阿山,三江红鲜儿刚刚下山从附近为富不仁的富户手里砸了窑回来,正好遇到队伍里一个叫姜炮头的在人家家里奸**女。

    这种就是严格不遵守土匪抢劫的规矩,三江红鲜儿肯定要处理的。

    黑蝎子曾云风赶到,正好遇到这个事儿。

    三江红鲜儿将这个土匪姜炮头一路拖着回来,对于这种人,曾云风一向是深恶痛绝的。

    不管是哪个行业,做事情要讲规矩,如果每个人都这么瞎搞,到时候曾云风这一杆替天行道的旗帜很快就会倒了。

    哈尔滨齐齐哈尔,到奉天这条路上,几乎没有哪个绺子哪个胡子,哪一波土匪甚至商行不知道,黑蝎子队伍从来都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

    这种败坏自己名声,祸害老百姓,纯粹就是拿曾云风的名号瞎整,这种害群之马绝对要清除出去。

    这三江红鲜儿这次还算手下留情的,但曾云风知道这件事情,可是不会留情的。

    冰天雪地里,这一次出去砸窑回来的,这帮人听说自己家六家山寨的共主大当家黑蝎子来到自己山寨,那可是吓得不行,这位黑蝎子,那可是心狠手辣,最记恨别人,破坏的规矩。

    这次只是被三江红鲜儿抓了个正着,搞不好要吃点大苦头吗,但是在这位六山共主的手里,姜炮头这次可是死定了。

    曾云风走到姜炮头的面前说道:“姜炮头你可真是涨能耐了,我的规矩都敢犯了。”。

    这位土匪听了曾云风的话,吓得连忙跪在地上说道:“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你饶了我一命吧,我只是一时糊涂,色迷了心窍啊。”。

    曾云风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抬头看看这杆旗。”。

    替天行道的大纛迎着凛冽的寒风烈烈作响。

    求推荐收藏打赏月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