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新山东菜馆

    第157章 新山东菜馆

    曾云风的一个师接近1万多人,比其他的师人马都要多,因为曾云风的军队一向是精益求精,即使是这样,整个师的力量也接近1万多人。

    曾云风的部队配备了大量的枪械和火炮,以及各种附属队伍,例如工兵团特战连,直属机枪连,火炮团等。

    曾云风的部队在现在来说可以说是最强的兵马,1万多人的师属队伍,几乎能顶得上东北四岛国的半个师团。

    这几年,曾云风一直在加强自己部队的火力,原来曾云风没有兵工厂,但是现在辽北地区的兵工厂已经基本完善。

    辽北地区大肆扩兵和完善这些军队的武器配备和火力。

    这几年,东北四岛国人倒也是安生,没有轻易的做出动作,但是在北海道以及高丽边境发生了很多次摩擦。

    曾云风对这种事情是从来不会留手的,只要他们敢过来,就把他们打回去。而辽北地区这段时间的发展是很快的,因为曾云风建立了发展计划。

    每一条都是按照曾云风的发展计划来走的,所以发展速度飞快,也算是集中力量办了大事,重工业很快走上轨道,现在已经可以生产,中小型舰艇啊,但是大型舰艇依然还不行。

    飞机生产基本上已经可以满足,也是因为现在当前的飞机的技术还不是特别的突出和困难,所以突破起来也不难,另外,曾云风为了日后的战争考虑,也建立了装甲部队。

    装甲部队现在还保持神秘状态,不会对外公布,一旦和东北四岛国发生战争或者沙俄发生交战,这种武器就会很快投入使用。

    这几年,曾云风一直在为战争做准备,所以常驻哈尔滨,掌控蒙古及远东地区的军事装备的准备和部队的整编。

    但是呆了一两年之后,这位便宜老爹朱开山最终还是决定来到哈尔滨和自己的儿子传武会和,要不然曾云风得经常两边儿跑,虽然齐齐哈尔和哈尔滨也不是很远,但是老是跑也很烦。

    等了一两年,可算是把自己这位便宜老爹朱开山给等来了,老爹当初根本就不听曾云风的劝,非要去什么齐齐哈尔,说那里是什么水陆码头。

    那个地方水陆码头有什么鬼用啊,那个地方离内陆那么远,交通又不方便。虽然是有水道,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和哈尔滨比起来其实也差不多。

    而且哈尔滨更近于现在的辽北和奉天省,自己的便宜老爹的朱开山原来在齐齐哈尔就是开菜馆儿,毕竟在大城市也不能种庄稼。

    这一两年,曾云风向周边的实力整合一空,这些江湖势力,但凡是不服调配的,通通派军队出面剿灭。

    现在都不服曾云风的指派,以后等真的和外国人打起来,这些人到时候都是捅刀子的好手,不把他们全部干死,到时候曾云风就麻烦了。

    所以曾云风对黑龙江以及吉林两省甚至辽北地区的所有土匪势力都进行了大规模清剿但是也仍然保留了一些,比如三江红,黑蝎子。

    这些本来就属于曾云风的势力,曾云风也没必要把它清理干净,而且黑龙江地域土匪基本上清理不干净,虽然曾云风做了大范围的清理,但是很快。估计又有新土匪出现。剿灭都剿灭不完。

    曾云风的便宜老爹朱开山来到哈尔滨之后,他自己给选了一个地方,开山东菜馆儿。

    “师长,伯父可以选了一个好地方,五爷可不是个善茬,要不我去打个招呼!”参谋长杨琼说道。

    “打什么招呼,我这个老爹就喜欢与天斗,与地斗,让他们斗吧!你别管!”曾云风在地图上寻摸着顺便说了一句。

    曾云风一看他选的地方就知道,自己的这位便宜老爹,朱开山日后又有的玩儿了。这个地盘儿,可是一个热河省人叫五爷的人在管这条街。

    他这个人可是睚眦必报锱铢必较的人。

    朱开山这两年一直想安分的过日子,但是曾云风估计他这段时间根本没办法闲下来,不过这样也好,经常动脑可以防止老年痴呆,所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啊。

    “哎,对了二旅的沐苍岚那边什么情况。”曾云风问道。

    “大帅准备带着他们出关,他们都在那里磨洋工!”参谋长杨琼说道。

    “这个沐苍岚,学聪明了吗!国内人打生打死,给人家外国人看笑话,弄得什么事!”曾云风将铅笔摔在地图上说道。

    为了朱开山考虑,曾云风尽量不穿军装回家,要不然等这个五爷知道曾云风的老爹在这里开饭馆儿,哪还敢和这个自己的便宜老爹朱开山斗呢。

    要知道现在的曾云风可是哈尔滨地区的驻扎军队的最高长官,张作霖准备今年下半年出去打内战,把大半个黑龙江和吉林都扔给曾云风,一个师协管了好几个混成旅的部队。

    曾云风真不想管这些乱七八糟的部队,这几个混成旅纯粹就是杂牌儿军。

    军事素质不高也就算了,而且还经常抢掠老百姓,也不知道他们这些长官是怎么管这些手底下的部队。

    而在张作霖军事集团的内部,大家对曾云风都有一个十分清楚的认知,这个人是个铁面阎王。

    曾云风懒得搭理这些混成旅的乱七八糟的杂牌儿军。

    但是,张作霖还是把这些杂牌儿就扔给了曾云风,这些杂牌儿军打起仗来可能不行,但是用来唬人还可以,这7788的加起来差不多有接近7万的部队。

    曾云风十分清楚,这些杂牌儿军加起来都不如自己的一个旅厉害。

    最近自己的这位便宜老爹选的地方开的山东菜馆儿终于要开业了,曾云风自己肯定要回去帮忙。

    曾云风在军部里换了便装回到山东菜馆儿。

    正好看见门口儿自己的大哥,大嫂在这儿挂幌子。

    曾云风抬头看看上边写着山东菜馆,曾云风走到大哥大嫂旁边儿说道:“大哥,你怎么弄快这么丑的匾额。”。

    大哥朱传文说道:“丑吗?觉得挺好的呀。”。

    旁边的大嫂也说道:“对吧,我都说了这匾额啊,这么丑,你非要选这样的。”。

    曾云风看了看说:“其实看起来也还行,就这样吧,反正就一家菜馆儿,生意兴隆,也不看匾额,关键是要看菜做的好不好吃。”。

    旁边的大哥朱传文听到这句话说,对着自己的媳妇儿说一句:“就是,要看菜做的好不好吃,匾额好不好看,管什么用?”。

    旁边的大嫂撇了他一眼,给了他个白眼儿。

    这个山东菜馆儿算是中型饭店,门口敢挂四个幌子,曾云风的便宜老爹朱开山也算是有点儿门道儿了。

    要知道,不是对自己的菜系很精通,敢在门口儿挂四个幌子,到时候别人点的鲁系菜系做不出来,那可是很丢脸的。

    关于开饭店,在门口儿挂四个幌子,还有一个故事。

    故事是唐朝的唐太宗李世民,在外面吃饭的时候,遇到一个叫一亚真人的人。李世民吃着他做的菜,觉得色香味形,都非常不错,于是在回宫之后给他做了四个非常漂亮的幌子,让他挂在门口。

    从此之后,饭店但凡是做菜很好的,一般都会挂幌子,一般饭店自己都没谱儿的,连幌子都不敢挂。

    挂一个幌子呢,就是说做一些简单的面食啊什么的,小吃基本上自己可以应付。

    挂两个幌子呢,就是指只要是菜单上的菜,自己都会做,而且,味道都不差。

    而挂四个幌子,就是指只要是这个菜系的菜,自己全都会做,只要你点的出名儿来的他全会。

    而到了清朝的时候,就慢慢开始演变了,还有挂八个幌子。

    这个挂八个幌子可就不简单了。

    八个幌子是指所有的中原菜系全部都会做,后来慢慢演变成挂八个幌子的最起码能做所有菜系的菜,而且会做满汉全席。

    便宜老爹胆子算是够大,一下子就挂了四个幌子,到时候要是点了菜也做不出来,那可真是砸招牌。

    求推荐收藏打赏月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