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番外004:亘古

2021-10-23 作者: 绯月天歌
  第364章 番外004:亘古

  的确很拼。

  但拼的人却不是祁渊,而是抱着某些不可言说的目的的东方祁和皇明月二人。

  这几天的时间里,轩辕天音和轩辕天心都快被这二人给烦死了,也不知道这俩是招了什么瘟,开口闭口就是要在人间界、且要在她们所有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偏偏最该拼的那一位却突然沉寂了下去,任由东方祁和皇明月在那折腾,他反而一点儿表示都没有。

  如此反常必有妖。

  是以,在默默围观了好几天后,轩辕天歌终于在一个夜深人静本该睡觉的的时候,憋不住地问道:“你究竟在作什么妖?”

  正准备掀开被子上/床的祁渊回以她一个疑惑的目光:“?”

  “三姐和五姐这几天都快被烦死了。”轩辕天歌坐靠在床头,斜睨着他,直接道:“别说跟你没关系,我不相信这好好的,三姐夫和五姐夫会突然闹着要举行婚礼。”

  祁渊噗地一声笑了,一边笑一边把自己塞进被子里,翻身侧躺着看着轩辕天歌,一双桃花眼里似有无数小钩子在勾人似的,坦然道:“这事儿的确跟我有关系,但是我不承认是在作妖,只不过是跟他俩友情提示了一下。”

  轩辕天歌一脸‘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表情看着他。

  祁渊笑眯眯地望着她,手却不怎么老实,有一下没一下地去勾着轩辕天歌睡衣的衣角,嘴里还在慢悠悠地道:“你想啊,你三姐当年同你三姐夫在魔族大婚的时候,除了当时因为东西二界的屏障破了后跑过去的你五姐,你和你家里的人还有谁到场了?你们都不觉得遗憾吗?再说你五姐,孩子都这么大了,如今肚子里又揣了上了一个呢,可是连大婚都没有一个,比起你三姐来是不是更觉得遗憾?”

  轩辕天歌闻言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半晌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他这话。

  的确是有些遗憾的,别的不说,就算烬哥和太后他俩的心里肯定觉得很是遗憾,毕竟好好养大的姑娘,说消失就消失了,等了十多年终于再次见到,结果自家的姑娘们连孩子都生完了。

  见轩辕天歌点头,祁渊眼中的笑意就更甚了,他慢条斯理地继续道:“所以我这怎么能算是作妖呢,我这最多是在弥补你家里人的遗憾啊,况且姐妹三人一起大婚,多热闹,还省事呢。”

  “也对.”轩辕天歌再次点头,可刚点到一半就反应了过来,她眯眼瞅着他,问道:“姐妹三人?”

  祁渊一脸理所当然地道:“难道不是?你三姐和五姐都要一起举行大婚了,咱们难道不该跟上?真要说起来,咱俩的崽子可比他们的都大。从前迫于无奈也就算了,现在难道不该给摩诃和迦楼罗他们一个正经的身份?免得日后说起来,不晓得的人还真以为那俩崽子无父无母呢。”

  轩辕天歌一言难尽地看着他,心想你刚才还把摩诃拎着丢出了门外,他们兄弟二人跟没有父亲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当然,这话她只能在心里想想,因为她一旦把这话说出口,只怕以后摩诃都休想再进这个房间一步了。

  毕竟不说破,祁渊碍着自己还顶着‘父亲’这个身份最多偶尔丢一次,这要是说破了,他完全做得出来破罐子破摔,干脆不让摩诃进来了。

  至于大婚
  轩辕天歌冲他微微一笑发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呵’字后,啪地一下关了床头的小夜灯,无情地钻入了被子里闭上了眼睛——-想得美。

  想得美的祁渊对于她这个反应一点儿都不着急,因为到时候有人会比他更急。

  三天后,是难得的一个周末。

  轩辕天歌一觉睡到了自然醒,带着刚睡醒后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迷蒙,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不修边幅的下了楼,然后就被楼下客厅里的一幕给彻底刺激清醒了。

  她的姑婆、父母、连同三个哥哥等一大家子人整齐地聚在客厅里,并不时的在认真讨论什么,而她的两个姐姐则是一脸无奈又妥协的坐在一旁,二人头挨头的看着一本画册。

  轩辕天歌迷茫地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心想今儿这是哪一出,居然一家人这么整整齐齐?

  结果还没等她想明白,就被从餐厅里出来的柳青青和柳白瞧见了。

  柳青青笑吟吟朝她招手,嘴里却在对坐在沙发那边的众人道:“小六这不是起了么,想要知道她喜欢什么样式的,问她本人不就好了。”

  轩辕天歌顶着一脑门的问号走了过去,还没开口呢,轩辕老太太就一脸欢喜地拉住了她的手,顺便就将自己手里的一本画册就塞给了她,问道:“六丫头自己看看,你喜欢什么样式的礼服?”

  礼服???

  轩辕天歌懵逼眨眨眼,目光却疑惑地看向了两个姐姐和三个哥哥,结果姐姐们对她报以无奈的一笑,哥哥们则是一脸又肉疼又强颜欢笑的神色。

  轩辕天歌:“????”

  不明所以的轩辕天歌没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能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可等她看清那本画册封面上的是什么后,她一张小脸瞬间就瘫了。

  这是一本婚纱礼服定制的册子!

  所以.
  他们为什么要看这个???
  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了。

  轩辕老太太一脸欣喜又惆怅地拉着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笑叹道:“你两个姐姐决定一起举行婚礼,我跟你们父母都觉得,既然要一起举行,那干脆就同一天嫁三个女儿,你们三姐妹一起出嫁,这样也热闹。三丫头和五丫头总算是回来了,当初没能看着她们嫁人是我们一家子的遗憾,如今这遗憾可算可以弥补回来了。”

  一旁的轩辕夫人也连连点头,笑道:“六丫头也大了,也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了,而且人家都跟着你一起住到了家里来,总不能这么没名没分的住下去吧,这也不合规矩。”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这话是真的一点儿都没错,轩辕夫人对自家的这三个女婿是真的越看越喜欢,就连皇明月那样作天作地的混账东西,在轩辕夫人的眼里那都是个宝贝。

  不仅是丈母娘喜欢,老太太也同样喜欢,别看东方祁一副彬彬有礼的俊雅模样,也别看祁渊整天都是一副笑模样,但偏偏作得天怒人怨的皇明月居然是最得老太太喜欢的。

  这不,通过皇明月和东方祁两人的各种骚操作,居然率先将家里的老太太和丈母娘给拿下了,家里最有话语权的两位女士,一起拍板定下了这件事儿,任何人都不得有异议。

  瞧着老太太和轩辕夫人二人脸上的笑容,轩辕天歌就知道这件事儿是板上钉钉了,她无奈地看向自己的两个姐姐,无声地道:你们怎么就没有多扛一会儿呢?
  轩辕天音和轩辕天心冲着她苦笑,她们也不想弄这么麻烦的事情出来,可实在扛不住姑婆和母上大人的双重攻击啊。

  轩辕天歌在心里一叹,目光又看向了三个哥哥和老爹,幽幽地质问:你们不是一直都很反对么?怎么也跟着在这里商量了?

  轩辕烬自觉对不起小女儿,默默地躲开了她的目光,而轩辕天寰、轩辕天凌和轩辕天澈三兄弟则是一个比一个面无表情,齐齐表示连天音和小五都扛不住,他们这种向来在家里没什么地位的儿砸就更扛不住了。

  所以,只能含泪嫁妹妹!
  比起客厅里的古怪气氛,庭院的休闲区那边就显得气氛很好了。

  东方祁跟个老干部似的捧着一个冒着热气的茶杯,一边漫不经心地吹着热气,一边盯着不远处正在跟家里的几个保家仙撒欢跑的小明日和小未来。

  皇明月大刺刺地一个人占了一张三人沙发,翘着二郎腿一边晃一边得意地去瞅主楼里的情况。

  祁渊嘴角噙着一抹蜜汁微笑,坐在摇摇椅上摆弄着正在死命挣扎反抗的孔雀幼崽。

  三个男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种微妙的舒心和愉悦。

  休闲区右边的泳池里,哗啦一下传来了水声,鲲鹏顶着一身水破水而出,懒洋洋地趴在泳池边,目光却一会儿看向主楼一会儿又看回休闲区里的三个男人,好一会儿后才语带戏谑地道:“你们三个会不会太过分了点儿?曲线救国也不是这么救的吧?居然说动了三个丫头的长辈,让长辈们去说项!”

  看着鲲鹏一脸‘你们是不是太无耻’的神色,皇明月轻轻嗤笑了一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道:“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最重要。这话还是当初爷的女人自己说出来的呢。”

  东方祁也笑眯眯地点头,赞同道:“天音从前也说过这话,本帝这是妇唱夫随。”

  他话音一转,目光悠悠地看向祁渊,意有所指地道:“何况,真要说无耻,那无耻的也绝不是本帝。”

  皇明月闻言后也是一点头,“对,也不是爷。”

  被意有所指的祁渊慢悠悠地抬起眼皮,看着二人,一针见血:“无耻又怎么了?为了抱得媳妇儿归,你们谁没无耻过?”说完,还不忘瞥了一眼守在泳池边上的盘古。

  突然被内涵到的盘古一脸无辜,他觉得自己有点冤,因为当年最先无耻的人可不是他,不能因为自己是上面那个,就把这个黑锅扣在他的头上吧。

  善水的北冥之主突然被水呛到了,发出一阵撕心肺裂的呛咳声,他面红耳赤地抹了一把脸,觉得这个话题有些危险,他讪讪地笑了笑,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一个猛子又扎回了水里。

  嗯~~~当年先撩的人是他。

  总之,不管无耻还是不无耻,轩辕家一嫁就同时嫁三个女儿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明年的三月,正是初春桃花开满长明山的时节。

  其实婚期说是明年,但实际也只剩大半年的光景,轩辕家要嫁女,还一嫁就嫁三个女儿,这要准备的东西可多了去了,时间上其实是有点紧迫的,光是婚纱的定制就得紧赶慢赶。

  轩辕老太太和轩辕夫人立志要举办一场盛大而隆重的婚礼,重金聘请了三个团队来打造,而仪式的举办地就定在了长明山。

  家里的所有人都忙了起来,全家老小连同家里的保家仙们齐齐出动,也让得长明山上总是出现十分奇异的一幕——-不时瑞气腾腾、不时妖魔之气浓郁,不时夜半三更时,总是阴风阵阵。

  比起山庄里忙得热火朝天的众人,作为新嫁娘之一的轩辕天歌就显得有不太积极了,不管问她什么意见,她面上都是显得冷冷清清的。

  她依旧准时准点地去六道上班打卡,就算被下属们当面道喜,也都只是不咸不淡地扯一下嘴角,十分敷衍的给对方一个淡笑。

  起初她的一系列反常还没人看出来,可时间一久之后,六道总部大楼里就开始有传言出来了。

  这天,闲里无事的六个队长齐聚在办公室里,突然就说到了长明山上热火朝天准备婚礼的事情,说到婚礼就不得不说到他们的顶头上司轩辕天歌了。

  蓝淘淘捧着一捧瓜子一边磕一边神秘兮兮地对另外五人道:“哎,你们听说了吗?前几天我听楼下后勤科的那几个聊天,她们说到了小六,据说上次她们在电梯里遇见小六跟她道谢,结果小六瘫着一张脸,不咸不淡地道了谢。她们都在怀疑小六其实根本就不想同祁渊结婚。”

  同样八卦的玉清子一听她这话也来了精神,立刻道:“我也听见技术部那边的人在议论这事儿呢,而且我瞧着小六那神色,的确不像是要做新娘子的人。”

  “别说,就连往生科里的那些勾魂使都在议论这事儿了。”毛若锦一脸吃瓜地道:“他们都在议论他们家少帝娶媳妇儿这事儿要黄。”

  而向来不怎么八卦的姜不眠则是一脸莫名地看着他们三人,皱眉道:“不会吧,那俩的感情可是经过前世今生,千万年的情谊在那里呢,如今好不容易没了那些糟心事儿,这还折腾什么?”

  白夜轻轻唔了一声,摸着下巴道:“但小六看起来的确没有什么新嫁娘的那种欢喜神色啊。”

  就连臧六都在一旁冷静分析道:“我这段时间看着她,感觉她好像不太高兴。”

  可究竟是为什么呢,六个队长们面面相视,谁都不知道原因。

  就在他们莫名其妙的同时,六楼的总负责人办公室里,夙离也对面无表情的轩辕天歌发出了同样的疑问。

  夙离:“你究竟为什么不高兴?阿音在开始那几天也被烦得不行,但现在不也在高高兴兴地做准备吗?”

  同样疑惑的水家小狐狸倒是谨慎地问道:“还是说是祁渊哪里惹到你了?或者让你不满意了?”

  而被二人追问的轩辕天歌却面无表情地低着头看着桌上的一叠文件,语气淡淡地道:“你们想多了,我没有不高兴。”

  夙离:“.”

  水薇薇:“.”

  还说没有不高兴,这脸都快拉到地心区了。

  可不管他二人怎么追问,轩辕天歌打死都不松口,最后磨蹭了半个钟头,一无所获的二人只能满头雾水的离开。

  当办公室的门一关上后,一直低着头看文件的轩辕天歌总算是舍得将目光从文件上挪开了,跟着就听见刺啦一声,她一个用力,手里的文件瞬间被撕扯成了两瓣。

  轩辕天歌面无表情地盯着手里报废的文件,咬牙低咒了一声什么,继而卸了浑身的力气,靠进了椅子里闭上了眼睛。

  都在问她为什么不高兴,她当然不能说原因,因为这个原因她没脸说出来,否则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矫情。

  但矫情归矫情,轩辕天歌依然不太高兴,并愤愤地睁开眼睛,不满地轻声嘀咕:“都怪那个王八蛋!从前想要同我好的时候,还知道偷偷摸摸跑去永生海用了两年多的时间造了一个星空境来求爱,如今居然就学会了耍心眼,以为拿长辈来就能混过去!果然复婚就不如头婚值钱了是吧!!!”

  “噗————!”

  话音刚落,一声笑突然在办公室里响起。

  轩辕天歌的脸色猛地一黑,目光愤怒而凌厉的看向了办公室里的某个点。

  只见那处空间轻轻一荡,已经连续消失了好几天的祁渊从里面走了出来。

  轩辕天歌如今一瞧见他就来气,当即拉长了脸,“你来做什么?”

  祁渊笑得一脸忍俊不禁,一双桃花眼跟要勾人魂似的盯着轩辕天歌,悠悠地道:“我来拐你翘班,带你出去玩啊。”

  见祁渊可算是没提他刚刚在笑什么后,轩辕天歌拉长的脸这才往回收了收,并面无表情地拒绝道:“不去!”

  “那可由不得你。”祁渊跟个无赖似的,一个闪身来到轩辕天歌身边,在她的瞪视下,一把将她拉了起来,莞尔道:“说了我是来拐你,所以你的意见无效。”

  “你”

  不等轩辕天歌再开口,祁渊冲她眨眨眼,拉着她就一个闪身,二人一起消失不见了踪影。

  等到轩辕天歌总算定神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祁渊带着跑来了地府。

  看着四周古今混合的建筑,轩辕天歌一脸懵逼,问道:“你说带我出来玩,就是来地府?”

  地府有什么玩的?看鬼吗?!!!

  “当然不是这里。”祁渊抬手指了指上面,透过重重黑雾,依稀能瞧见上空的浮空岛,“而是带你去看看将来咱们偶尔要住的地方。”

  轩辕天歌:“.”

  谁同意要跟你跑来地府这种鬼地方住了?
  可不等她把这话说出来,祁渊就带着她又是一个闪身,直接上了最上面的那一座浮空岛。

  这是轩辕天歌第二次来这座浮空岛,上次来的时候,岛上遍地开满了曼珠沙华,而这一次岛上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曼珠沙华花海依然存在,只不过被人好好规划成了一个圈,而在曼珠沙华花海的最里面,居然生长着一片有着灿烂星光的奇花。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整座浮空岛的四周,被种满了凤凰树,红色的凤凰花开遍了整个浮空岛!
  要知道幽冥界可不是其他地方,这里能够生长的植物就只有三种——-一种就是这种开在黄泉路边的曼珠沙华,一种是在三千尺忘川九千丈黄泉下,开在白骨上的九幽花,以及当年被冥神神君下令全部销毁的噬生花。

  除了这三种花以外,任何植物都在冥界活不了。

  然而如今这浮空岛上的凤凰树,还有曼珠沙华花海中的那一片星光灿烂的奇花,居然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

  轩辕天歌愣怔地看着那一片星光灿烂里,不可思议地道:“那是星辰花?”

  “嗯。”祁渊垂眸看着她,淡笑道:“我跑遍了大荒,总算找到了星辰花的种子,经过了好些年研究,才终于在这里种了出来。”

  “我以为它们早就灭绝了。”轩辕天歌喃喃地道。

  “我当年也这么以为。”祁渊抬头看向那片星光,半眯着眸子,道:“不过幸好,被我找到了仅剩的那些。”

  轩辕天歌有些恍惚,侧头看着他问道:“你什么时候去找的?”

  祁渊笑了笑,语气淡淡:“刚恢复记忆之后,我想着当年你那么喜欢这种花,我怎么也得把它们找到,届时等你回来了,说不定看见它们后会觉得欢喜。”

  “那凤凰树.”

  轩辕天歌想说凤凰树这种灵树向来娇气,只在特地的地方才会生长,更别说地府这种地方了,想要种活凤凰树,比种活星辰花更为艰难。

  祁渊却只字不提其中的艰难,淡笑道:“你是开天辟地后的第一只凤凰,也是凤凰一族的尊神,只有凤凰树才最配得上/你。”

  话落,见轩辕天歌沉默地看着自己,祁渊挑眉笑道:“你不是在疑惑我这段时日怎么总不见人影么,喏就为了将种好的凤凰树和星辰花挪过来,这座岛太大了,费了我不少时间,昨儿终于全部弄好了,今天不就带你来看了么。所以.凤凰,你喜欢吗?”

  轩辕天歌沉默,她怎能不喜欢?就是因为喜欢,因为知道他在这其中究竟做了多少,她才觉得有些难过。

  在这之前她都还在生他的气呢。

  虽然轩辕天歌并没有说什么,但祁渊也不需要她说出来也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祁渊看着她温柔一笑,轻轻将她拉入怀中抱住,笑叹:“我们凤啾啾这是愧疚了吗?可真是难得呀。”

  “嗯。”轩辕天歌闷闷地嗯了一声,轻声道:“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祁渊噗嗤一乐,笑眯眯地道:“而且真算起来,本来就是我先耍了点儿小心机嘛,我们凤啾啾就算生气也是应该的,何况我的确少了一个环节,一个最重要的环节。”

  轩辕天歌一愣,祁渊轻轻拉开她,垂眸静静地看了她片刻,而后冲着她莞尔一下,在轩辕天歌缓缓瞪大的双眼中,慢慢地单膝跪了下去。

  在祁渊跪下去的一刹那,整个浮空岛被一种无形的结界所笼罩,而在结界里,突然出现了漫天的星辰。

  星光闪烁下,轩辕天歌看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人,神情恍惚的想到了千万年之前的永生海边。

  一样的星空境,同一个人,以同样的姿势跪在自己的跟前,对自己轻声说——-凤凰,嫁给我好吗?

  如今千万年过去,祁渊再次跪在了轩辕天歌的面前,手中却多出了一枚泛着点点星光的戒指,却再次对她说出了同样的话:“凤凰,嫁给我好吗?”

  轩辕天歌垂眸看着他,一眼就看过了千万年,她抿了抿唇,目光落在了他手里举着的那枚戒指上,声音暗哑地问道:“这戒指上面的是什么?”

  “星辰石。”祁渊笑道:“比钻石更能代表永恒。我让闻老板帮我去搜罗的,他跑了好几个小世界才找到这个东西,据他说是独一无二的,因此闻老板表示,我们结婚的时候他不会再随份子钱了。”

  轩辕天歌仿佛被这话给逗乐了般,哼笑道:“没关系,他不随我们的,但是当天结婚的可还有三姐和五姐,他总是跑不掉的。”

  祁渊从善如流地点点头,附和:“也对。”然后又举了举手里的戒指,问道:“你的回答呢?”

  轩辕天歌目光闪了闪,而后伸出手,“起来,给我戴上。”

  这不是回答却胜似回答的话,令得祁渊双眸一亮,仿佛生怕她会反悔似的,十分利落地将戒指套在了她的手指上。

  浮空岛上花香弥漫,星空境里星光久久不落。

  红色的花海中,二人静静相拥的这一幕,哪怕经过了千万年,亘古未变。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