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最是难猜儿女事 直男易窥刀剑心(下)

2021-09-08 作者: 扫叶僧
  第391章 最是难猜儿女事 直男易窥刀剑心(下)

  在北上以前,殷色可也问过类似的问题。

  当时庆云选择了逃避。

  此时若再选择逃避,就显得有些渣。

  但是他的确没有好好地考虑过这个问题,鱼与熊掌,取舍实难。

  如果一辈子可以不去做取舍,左右逢源……那就是真渣了。

  “殷师妹以为,男女之间,应以何为重?”,庆云干脆以退为进,反问殷色可。

  殷姑娘平日里看起来柔柔弱弱,可是她在幼年经历过极其严苛的训练,内心其实无比坚忍,在表达自己看法的时候,也从来不会胆怯,退缩:“小节不厌,大义无妨。相见两欢,离若牵肠。”

  “小节不厌,大义无妨。相见两欢,离若牵肠……”,庆云跟着重复了一遍,在心中反复咀嚼。

  妙啊,妙啊!
  在礼法束缚的年代,从来没有人曾经对庆云讲过男女之间应当如何相处。

  殷色可的这句话又恰好一针扎在痒处,让庆云击股称绝。

  “殷师妹,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问。”,庆云终于看清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心结。

  “但问无妨。”

  “你心中的大义究竟是什么?”

  殷姑娘的身世一直是一个迷。

  在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可是庆云杀父仇人盖坤的徒弟。

  直到庆云找出了当年事情的真相,知道父亲之死很可能是天宗做局,挑拨在先,出卖于后。在魏王大义的感召下,慢慢地,他已经放下了对盖师叔的恨。尤其是在试剑山庄,盖师叔拼死护檀宗,这一页已经彻底揭过。

  盖坤,已经不再是她与殷色可之间的心结。

  但是很快,殷色可又与天宗圣女信物联系在了一起。

  如果殷姑娘真与天宗有瓜葛,又怎能说二人于大义无妨?

  “哎!”,殷色可一声长叹,“果然你在意的还是那个答案。”

  庆云凝视着殷色可,他虽然年轻,但是对于人,对于事,有着独特的直觉。就是因为他具有这种准确的直觉,才能成就他九龙绕柱的命格。他所注意的,能和他产生交集的人,自然都不会是泯然众人。

  相学虽然是玄学,也不完全是玄学。

  人的成长环境,人际,性格,面相,都是先天的资本。虽然后天有许多偶然性的因素,但也有许多必然的因果。

  他并没有开口,但其实已经做了表达。

  他知道殷色可能够听懂。

  她,是与他一样聪明的人。

  殷色可果然听懂了。她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悠然说道,“我身上的确有一个大秘密。和天宗有关的秘密。只是这个秘密就算到死,我也不能说。因为一旦说出来,要陪我一起去死的,就不是一两个人了。但我和天宗八王绝对不是一路人,我也不可能害你。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庆云摇了摇头,“我当然相信你。就像我说过的,我早就知道四姐是保义的人,早就感觉你们与天宗似乎都有某种微妙的联系。但是天宗也是百足之虫,它蛰伏已久,体量太大,可能自身也有着许多问题……比如,你也不知道天尊是谁吧?”

  殷色可摇了摇头,“可我的确参加过天宗圣女的选拔。而且,那届选拔如果没有因为特别原因中断的话,我很有可能真地会成为天宗的圣女。但是对于现任天尊……我的确所知不多。”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在殷色可提到天尊的时候,不自觉地带出了现任两个字。

  庆云当然没有错过这个小细节,他微笑着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告诉我的已经太多了。你说的这些话延展开来,已经能够推断出许多的东西。对你,太不安全了。”

  “你又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殷色可的脸上露出了狡黠的微笑,“我明白你现在一直没有做出选择的原因。因为我和她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而你现在还无法知道我和她背后的势力究竟代表着什么。但终究是会知道的,你不是已经猜出了一些有关我的事了么?”

  “但我还不太清楚你们想要做什么,想要怎么做。也许到了那个时候,就会坦然许多。”

  “也许并不会。因为无论是对于一个人,还是一个势力。他们所要求的东西,是一直在变化的。得陇而望蜀,乃人之常理。就连我,也不能确定他们要做什么,想要怎么做。”,殷色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她终于察觉到了自己和庆云最大的不同。

  同样生于这个身不由己的乱世,至亲之人死于阴谋与权谋的倾轧,庆云竟然可以卸下所有的怨念,从做一个最纯粹的人开始,以最纯粹的角度重新理解这个世界。

  而自己却不行,她身上的包袱太重,现在想要卸下来,已经不可能。

  庆云,如果你能将这个担子从我的肩头卸下来,那我不但人是你的,心是你的,生下来的猴子,也一定是你的!

  “走,带我去华阳先生那里吧。他们在搞什么?神神秘秘的?”,庆云虽然拒绝了殷色可,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反而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表面上庆云似乎点出了二人之间的隔阂,但却已经形成了某种默契,在这道隔阂上打破了一个大洞。

  而这个打破隔阂的机会和破绽,竟是殷色可故意卖出来的。

  她是懂得分寸的女孩子,知道见好就收。

  “听说华阳先生为了找到合适的箭杆材料,正在研究百铅。他先是证明了藏银非银,而是一种耐蚀铅。随后他又按照前些日子的川中见闻,建了两个蒸铅用的大坑,制出了淡蓝色的倭铅。可是华阳先生在对比了这些异种铅以后似乎都不是十分满意,还在不断地寻找新铅种。”

  》》》》》敲黑板时间《《《《《

  首先复习一个知识点。古人所谓五金:金银铜铁锡,是基于对金属的不断认知而发展出来的。

  从所有金属都叫金,再到分辨出了银铜铁锡,剩余的金属统称为铅。

  所谓铅汞之道,就是道家对于金属盐化学反应的笼统称谓。

  当然,也并非所有的金属都被划在了铅的范围里。

  藏银的冶炼史非常的悠久。早期的藏银其实是铜镍合金,也就是今日所谓白铜。汉代著名的“朱提银”就是中国掌握铜镍合金技术的最早证明。

  因为当时的人认为朱提山出银,而事实上该山并没有银矿,只有铜,镍伴生矿。

  所以中国古代虽然没有将镍作为一种单独的金属识别出来,但是却已经有了炼镍,或者镍合金的工艺。本节所谓耐蚀铅,指的就是镍。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