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雒阳见闻

2021-06-12 作者: 仗剑至天涯
  第537章 雒阳见闻
  求订阅,求月票

  ……

  相比较于一路疾驰赶赴雒阳城,贾诩在抵达雒阳城后,却没有第一时间,前去张府拜见张让。

  想要用卖官鬻爵的方式,将并州治下各郡郡守之位买下,就必须要掌握当前朝局,唯有掌控所有情况,才能做出最有利的决断。

  所以贾诩在来到雒阳城后,便入住一处不起眼的客栈,此地也是玄武卫在雒阳城的秘密据点。

  此后数日,贾诩命王越、邓展前去雒阳各处,打探当前朝局,及凉州之地局势。

  “军师,您让打探的情况,卑下皆已打探清楚。”王越恭敬对贾诩一礼,而盘坐在锦垫上的贾诩,却笑着邀王越入席。

  “腾武这几日辛苦了,来,先饮上一觞。”贾诩面露笑意,对恭敬而坐的王越伸手示意道。

  王越听闻此言,遂自斟自饮,痛快的喝上一觞,接着便说道:“正如军师此前所言,当前我汉室朝堂局势动荡。

  受凉州战局的影响,陛下于两日前,在朝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最终决定启用太常刘焉所提州牧制。

  此前十常侍虽有反对,但怎奈大将军何进联合朝中大臣,以凉州战局日渐糜烂之意,最终说服陛下。

  据卑下打探到的情况,刘焉迁任益州牧,刘虞迁任冀州牧,皇甫嵩迁任幽州牧,黄琬迁任豫州牧。”

  贾诩听闻此言,双眼不由得微眯起来,拿起案上所放酒觞,熟悉贾诩的人都知道,此时贾诩正在思索大事。

  王越在见到此幕,遂静静的坐于锦垫,不曾出言打扰自家军师。

  别看王越功夫了得,但对贾诩那却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此前在王越心中,并不想成为隐姓埋名之辈,可在贾诩的算计之下,最终心高气傲的王越,却心甘情愿的到玄武卫效忠。

  不知过了多久,贾诩放下把玩着的酒觞,看向王越道:“腾武可曾打探到,这并州牧之位,还有那凉州牧之位,为何悬而未定吗?”

  透过刘宏所定四州牧,贾诩能够猜想到这其中的博弈。

  同时贾诩心中也非常清楚,这州牧所控权柄到底有多大,在这样的局势下,当今天子既然定下四州牧,那肯定是向将压力分担到地方。

  刘焉、刘虞作为汉室宗亲,去往富庶的益州、冀州,那是为了给凉州、幽州输送军资。

  而皇甫嵩、黄琬分出关西、关东一系,这其中不无刘宏制衡之道,可是既然这幽州牧已定,为何战况更为激烈的凉州牧,还有地理位置重要的并州牧,却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
  王越低首道:“据卑下所打探到的消息,此前大将军何进,曾向陛下谏言,并州、凉州之地,同样是接壤塞外异族的重地。

  如果说想要确保我汉室边疆,不受这塞外异族侵掠,需谴派朝中大臣,坐镇并州、凉州之地,但却遭受到了张让等十常侍的强烈反对。

  而大将军何进见状,则言明当前态势,又不得过多授予州牧之位,这使得张让等十常侍,直接就被堵住了口。”

  贾诩思索着王越所打探到的情报,脑海中还原出那一系列场景,心中当即便明白,为何在十常侍出言反对,何进会讲出那样的话。

  恐在那个时候,这张让等十常侍,便有意想让自家主公,来出任这并州牧之位,只是还未提出,却被直接堵住了口。

  一想到这样的情况,贾诩眸中闪烁着精芒,万没有想到当前的时局,居然会演变成这等地步。

  如果说能为自家主公,筹谋到这并州牧之位,那么又何须斥重金,购买并州治下各郡郡守之位?
  虽说当前这雒阳城的士族、豪强一系,并不清楚自家主公与曹孙势力合一,但若是真细究起来,这中间还是存在着变数的。

  想到这里,贾诩便说道:“腾武,你即刻便在雒阳城散布消息,就说并州边陲之地,近日有大股塞外异族出没。

  征北将军虽说领军坐镇美稷之地,然麾下兵马遭受重创,虽有心想与来犯异族硬撼,却无力与之展开对阵。”

  透过此次刘宏授四州牧之举,贾诩敏锐的觉察到,当今天子这心中,早已对汉室边疆之地,不断生出的战况,闹的是焦头烂额。

  错非是这样的话,那当今天子绝对不会轻易授予州牧之位。

  洞察到这一情况后,贾诩便着手展开布局,使得雒阳城的注意,此时皆在凉州糜烂的战局之时,为自家主公开始造势。

  虽说王越并不清楚,自家军师此举到底有何深意,但在玄武卫待了这么长时间,王越明白自家军师所谋,那都是带有深意的,所以便当即离去,准备在雒阳城开始散布消息。

  看着离去的王越,跪坐在锦垫上的贾诩,拿起眼前的酒觞,自言自语的笑道:“主公,若是诩此举帮您谋得并州牧之位。

  那日后这王霸之基,将会变得愈发稳固,日后这十常侍想要稳定在朝地位,恐要仰仗主公您的鼻息了。”

  此时焦头烂额的张让等十常侍,恐怎么都没有想到,就在他们想着如何解决这并州牧,以此来巩固自身权势,从美稷千里迢迢赶来的贾诩,正在设法反制他们。

  不过现在的张让等十常侍,他们在面对大将军何进的灼灼逼人下,尤其是在幽州之地,还盘踞着大量的兵马,早已经是乱了阵脚。

  依附在皇权之下,张让他们这心中很是清楚,若是这地方真的被何进为首的士族、豪强一系,还有外出的宗亲一系把控,恐他们此前所经营的庞大势力,必定会蒙受重创。

  毕竟不管是以何进为首的士族、豪强一系,还是以外出的宗亲一系,那心中都是极为厌恶十常侍势力的。

  一旦说他们有机会上书,恐看似庞大的十常侍势力,在大势碾压下来之时,顷刻间就会分崩离析。

  若真是出现这样的情况,等待张让、赵忠等十常侍的命运,就将会是身死这一条道路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