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2章 章七八 备胎们

2021-03-02 作者: 且看昨日风华
  第1142章 章七八 备胎们

  第三号备胎是一个叫做理查德克伦威尔的倒霉蛋,从他的姓氏就可以得出他的身份,他曾经是英国第二代护国公,也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奥利弗克伦威尔的儿子。在查理二世复辟之后,理查德克伦威尔逃亡法国,被路易十四收留,在查理二世与詹姆斯二世当国王的时候,理查德克伦威尔是路易十四手里的备胎,但现在威廉三世成为了国王,詹姆斯二世取代了他的身份。

  早年,理查德克伦威尔受到路易十四资助,一家人在法国生活的很好,但是随着詹姆斯二世的到来,他从凡尔赛拿到的资助只有以往的三分之一,而过惯了奢华生活的他仅仅两年多就开始变的贫困。

  帝国与詹姆斯二世的接触引来了路易十四的不满,路易十四更是提醒詹姆斯二世,他只能拥有一个国王朋友。所以在帝国与詹姆斯二世秘密合作的同时,也接触了这位理查德,从一开始就送了大量的金钱给他,然后以告诉路易十四要挟他为帝国服务。

  已经六十五岁的理查德克伦威尔很清楚,假设路易十四知道自己与中国有金钱往来,结局将士残酷的。于是立刻收拾行囊,坐船前往了里斯本。而理查德一家的离开甚至在法国没有扰起一丝涟漪,但他曾经护国公身份,以及在清教徒中的影响力,让其无论在英国本土还是殖民地都有作用。

  而原本备胎还有很多个,比如查理二世与情妇们所生的那十四个私生子,但显然,菲茨詹姆斯的才能足够超越那些选项。

  利默里克城外的英军大营。

  菲茨詹姆斯直接来到了自己舅舅,马尔巴罗伯爵,约翰丘吉尔的面前,他知道,这是唯一可以谈判的选择。早在法军和神圣罗马帝国军队中服役的时候,他就听说过舅舅名声,工于心计而做事不择手段,他从来不会请别人吃饭或者组织宴会,却总是会参与手下军官们的各类活动。

  舅甥二人没有过多的寒暄,菲茨詹姆斯直接说道:“中国人还在班特里镇驻扎,他们没有离开。”

  “亲爱的詹姆斯,我的外甥,你可不要耍这些小手段,我很清楚,中国人只要不遭到攻击,就不会参与这里的战争。而我已经下令,在十一月二十日之前,全军不会再射出哪怕一发子弹,我们在等待他们离开。”丘吉尔微笑说道,脸上挂着一种识破外甥意图的得意笑容。

  菲茨詹姆斯不为所动,他继续说道:“您的猜测没错,中国人不会参战,他们在离开之前,给我四十门可以发射榴弹的火炮,一万三千杆全新的燧发枪,弹药会有两船。”

  “撒谎,你还是那么爱撒谎!”丘吉尔毫不犹豫的说道:“中国人不会给你这些,就算给,也不会有那么多,你休想骗我。”

  “这话不是我用来骗舅舅的,而是让舅舅拿这话去骗伦敦的篡位者和叛逆的。”菲茨詹姆斯一脸平淡。

  “我为什么要欺骗他们?”丘吉尔问。

  菲次詹姆斯回答:“因为这有利于爱尔兰战争的结束。我在利默里克城的时候,已经和萨斯菲尔德公爵、圣菲斯将军商议好了,假如您也愿意结束战争,我方所有的军队都可以撤离爱尔兰,包括我麾下的那支军团,把整个爱尔兰岛全部让给你。当然,您可以拒绝这个提议,那么我和两位将军将会血战到底,舅舅,您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对吗?”

  说完,菲茨詹姆斯起身,微笑之后离开了:“请向我的母亲问好,总有一天,我会回到伦敦亲自拜访她的。”

  丘吉尔愣在了桌前,此时的他,内心确实被菲茨詹姆斯的提议打动了。现在的他有两个隐忧,一个是中国远征军会不会遵守战争法则,在时限到来之前离开。另一个就是,单凭自己现在掌握的军队能否全歼爱尔兰军团和法国军队。要知道,战场已经到了利默里克,这里全是天主教徒,连续作战一年多的英军也已经精疲力尽了,而伦敦和联合省不断催促,快点解决爱尔兰,把军队投入欧洲大陆。

  而如果答应菲茨詹姆斯,他所说的那什么物资援助,或许是一个不错的理由。

  丘吉尔仅仅考虑了一天时间,就与菲茨詹姆斯达成了《利默里克条约》,条约规定,詹姆斯党军队之中的新教徒必须全部遣散回家,而法国军队全部返回法国,爱尔兰军团一旦选择离开,将视为被驱逐,永远不许再回来。而在条约之中还包含了许多设计爱尔兰人政治地位的条款,主要是英国国内对天主教徒的限制。

  而菲茨詹姆斯也没有让人失望,他选择了避免签字的方式,让爱尔兰军团的统帅萨斯菲尔德公爵和法国将领签订协议,让爱尔兰人以为,是这两个人出卖了爱尔兰一族。而爱尔兰军团之中对《利默里克条约》不满的人,菲茨詹姆斯也出面拉拢,让这些人加入自己的军队,最终让菲茨詹姆斯麾下的军队数量超过了五千。

  这支军队最终被命名为野天鹅军团,成为了菲茨詹姆斯将来逐鹿英伦的重要政治筹码。

  与爱尔兰军团主力、法军不同,野天鹅军团按照之前的计划,并未前往法国本土,而是坐船去了葡萄牙的海外殖民地佛得角群岛。在当年的《里斯本条约》中,帝国租借了葡萄牙殖民地佛得角群岛中的圣维森特岛,佛得角群岛气候干旱,而圣维森特岛是降水比较多的岛屿,而且还有一处探明的煤矿。

  帝国租借之后,用心经营了这座岛屿,不仅增修了很多的军事设施,还建造了港口和各类蓄水池,作为海军的补给站,同时也为来往于大西洋航线上的商船服务。

  不仅野天鹅军团,从西津地区组建的远征军中的哥萨克团和乌克兰团也陆陆续续抵达,在这里进行休整和训练,并且从南非地区运来大量的武器装备进行武装。

  阿姆斯特丹。

  约瑟这是这个月第四次走进尼德兰大议长海因修斯的家,相对于其他的银行家、外交人员,这已经是最高的频次。海因修斯在三级议会决定不参加中英战争后返回了伦敦,但是随着爱尔兰海战的爆发,海因修斯愤而折返,他已经确定,伦敦的那群家伙心怀叵测,随时随地要把联合省扯进新的战争,而目前来说,联合执政威廉三世已经不被信任了。

  爱尔兰海战之后,三级议会在对英关系上取得了一致,可以用维持结盟保持距离来形容,时刻警惕着英国佬的阴谋。而海因修斯也得到了越来越多议员的支持,联合省的权力人物期待着他分威廉的权柄,团结大家对抗英国。

  这里的一切都是熟悉的,不用人引路,约瑟就能找到海因修斯,但是海因修斯没有选择在会客厅见约瑟,而是选择在了茶室。约瑟听仆人说了后,不禁笑起来,还是他建议海因修斯要多了解一下东方的文化,尤其是茶文化和饭桌文化。

  但是走进茶室,约瑟发现,跪坐在地席上的两个女子却是日本人打扮,正拿着精致小家子气的茶具表演着茶道,约瑟眼睛一眯,虽然脸上依旧是热情的笑容,但是眼睛里却闪烁过一些异样,这是下马威。

  荷兰与帝国之间的关系,矛盾有很多,帝国就是靠着抢夺荷兰人在东方殖民地崛起的,而在与日本的战争中,帝国也让荷兰失去了与日本的贸易特权,但是,日本的内战已经结束了很多年,德川幕府正在进行改革,就连西班牙人都可以去贸易,荷兰自然也在邀请之列,而这违反了帝国在东方制定的秩序,也算是帝国与荷兰之间的矛盾之一。

  但显然,帝国不会因为这点事对荷兰开战,对日本开战,因此这一切都只能默认了。

  “这是日本的茶道,约瑟先生见多识广,是否能为我介绍一番?”海因修斯问道。

  约瑟呵呵一笑,说道:“海因修斯大人,我可不会盘腿坐在地板上,更不会把这种文化引入自己的家族。”

  “为什么?”

  “因为这样会让自己的家族成员身高降低。”约瑟淡淡笑道。

  海因修斯却不知道这一点,而约瑟则送上自己的礼物,名贵的帝国白茶,并且介绍了这种储存越久越对身体有益的茶。

  海因修斯原本想通过约瑟这条渠道,顺便把对日贸易的事情解决,但约瑟在发现了他的企图之后很快表态,他并非帝国的外交人员,仅仅只是裕王李君威的私人代表,而裕王从来不干涉国内政治,所以也就不用考虑这一点了。

  无奈之下,海因修斯让那精通茶道的日本女人离开,海因修斯直接说道:“昨天我接到了来自里斯本的信件,是佩德罗国王发来的,他告诉我,假如尼德兰出十万荷兰盾,他就可以说服裕王释放在爱尔兰海战之中被俘的我国人员,但是在十天前,约瑟先生告诉我,赎金是二十万荷兰盾。”

  约瑟一点也没有窘迫的样子,他反而说道:“是的,我是那样说的,可是您在听后立刻把我赶走了,没有让我说完,所以您损失了十万荷兰盾。”

  “损失?我怎么感觉我为联合省节约了十万财政费用?”海因修斯不解,他也从地席上站了起来,他无论是跪坐还是盘腿坐下,都感觉很不舒服,而且他的汗脚味道连他自己都受不了,还不如穿上靴子,大家都好受。

  约瑟摊开手:“那是因为您没有让我说完。葡萄牙国王的十万荷兰盾是国王殿下的辛苦费,这是必须要支付的,而我说的那二十万荷兰盾仅仅是表面支付罢了,您支付之后,不仅会得到俘虏的释放,还会得到相同价值的军事装备。”

  “为什么会这样操作?”海因修斯问道。

  “这就是裕王殿下的仁义了,我代表他在阿姆斯特丹冒险从事外交活动,而他用俘虏为我争取一笔军事装备订单,这里面的利润并不多,但却是我的家族第一次涉足军事装备,会为我带来很多的人脉。这算是裕王殿下给我的酬劳。”约瑟认真说道。

  海因修斯微微点头,然后说:“可是还存在一个问题,我问了在伦敦的朋友,你们没有与英国谈俘虏问题。”

  “那是因为帝国与英国还处于战争状态,而与联合省是和平的。”约瑟直接说道,见海因修斯犹豫,他又说:“其实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制造英国与联合省之间的矛盾,您知道的,联合省与英国是共主国家,是欧洲第一海上力量,帝国希望两国分裂。”

  “您的话说的可真实诚。”海因修斯笑了。

  “相信我,海因修斯大人。如果将来您有幸见到裕王殿下,他肯定比我还实诚。而且我相信,在这个问题上,您本人肯定会支持的。”约瑟道。

  海因修斯没有再接茬,如果联合省与英国分开,那么联合省就需要一位领袖,但是显然,尼德兰那不世袭的联合执政显然不如英国世袭王位更有吸引力,将来的分裂后,威廉肯定会选择英国而非联合省,到时候海因修斯的机会最大,只不过老练的他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讨论这个问题。

  “好吧,我为十天前对您的不礼貌道歉。”

  “不用道歉海因修斯大人,您做的很对。政治家是需要作秀的,那个时候的尼德兰人以为是中国舰队无耻的偷袭了联合省的海军,所以您要对我恶劣表达自己的态度和立场。现在事实已经澄清了,一切就都过去了,至少没有人往我住的地方仍烂菜叶子了,不是吗?”约瑟笑了起来。

  海因修斯也担心自己着恼了约瑟,现在看来,约瑟还是有心胸的,他说道:“好吧,约瑟先生,现在谈一谈生意吧,我们需要用俘虏的归来证明,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是正常的,而非陷入战争。”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