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龙性大发

2021-11-18 作者: 布谷聊
  第372章 龙性大发

  一块半丈多高的尖石,出现在许道的面前。他打量着这块灰白石头,脑中浮想连篇。

  真龙煞气乃是伴随真龙尸骸而生,眼前这块石头又极像是一头巨兽的牙齿,不得不让许道猜想此物原本就是一颗龙牙。

  他干脆跳下坑洞中,敲敲打打的,更加仔细的观察起来,以免自己想错了。

  但越是观察,许道越是发觉眼前此物真个就是一颗巨型的尖牙,只不过其并非是骨质,而是石质,或许称为“化石”更加准确。

  “好家伙,本以为道宫中存在真龙煞气就已经是了不得,没想到竟还有真龙的尸骸。”

  许道的眼睛放光。

  虽说眼前的尸骸只不过是真龙身上的一颗牙齿,且死了已经不知多少年,但其能完整的保存下来,内里又蕴含煞气,依旧宝贵的很。

  也就是托了道宫的福,许某人才能接触到此等宝物。

  心中惊喜着,既然已经确定了石中藏有的真龙煞气,且货真价实,许道也就不再纠结、好奇,他直接伸手一点,法力喷涌而出,便将整尊石块收入了内天地中。

  收取的过程中,他还发现石块虽然仅半丈多大小,但是重量超过了同等大小的铜铁,估计两万斤不止。

  等到龙牙化石落入内天地中时,其直接就在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半埋在里面。

  而距离其几步远还有一只尚在种植中的牙将,并未化作虫豸形,依旧是尖牙状,可许道的尖牙和龙牙化石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收好了龙牙化石,许道期盼已久的真龙煞气算是彻底落袋为安,他着实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但接下来还有他更加期待的事情,那便是凝煞入体,打磨自家的法力!

  许道先是将地面的坑洞悄悄补齐,然后卸下面上的笑意,直接盘坐在地上,抿口合齿,双目微阖,反观内视起来。

  他调整着体内的法力,将周身的气血远转至最佳旺盛的状况,然后就一心二用,分神进入内天地中,从龙牙化石上细细摄取几丝煞气。

  滋滋!仅仅丝毫的真龙煞气,便需要许道用上大量的法力真气包裹取出,但这也是不得不为之。

  且他不仅需要将真龙煞气捏在手中,更需要消耗再多数倍的真气,将真龙煞气打散,然后小心翼翼的摄取进自己的肉身当中,顺着气血在经脉中流转,温养六腑。

  其实对于一般的道士来说,寻找煞气虽然已经是困难,但是想要突破到凝煞境界,更重要的其实还是如何将煞气融入肉身或阴神当中。

  此一步,才是整个突破过程中关键。

  一般而言,道士收集煞气需要花费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不一而足,全看个人际遇,而为凝煞做准备,则至少得花费道士三五年的功夫。

  其间种种养身养魂的药圭、护身护魂的符咒、加持的法器种种,统统都不简单,零零散散的置办起来也困难。

  并且这还是对于道宫道士而言,如果换做是散修道士,准备的时间起码也要十年。

  当然了,在收集煞气时,道士们一般也会同时进行准备,总过程并不一定要花费几年加上几年的时间。

  只不过许道却不同。

  他筑基总共都才五年左右的时间,其肉身的道行达到凝煞的标准更是近期的事情,今日就能得到真龙煞气更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因此许道压根就没能为凝煞做下准备。

  但是时间紧迫,外有西海群道、内又有白骨雌威,许道不得不想方设法的增加自己的实力,尽快凝煞一番。

  如果是事态安稳,情势不这么危急的话,他起码也会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去做准备。

  毕竟煞气此物至阴至邪,乃是天下间第一等的污秽之物。

  更别说是许道要炼就的真龙煞气了,更是蛮狠,一旦行功出现差错,他就会面临肉身腐朽、炉鼎倾覆的危险,当场暴毙的可能性也不小。

  不少道士明明有条件,却依旧长期受困于立根后期,便是因为惧怕这点,而不敢轻易的下手凝煞。

  好在许道在这一方面上,还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其尚处于练气阶段时,就已经开始接触煞气,筑基种灵根后更是经常与凝煞的道士争斗,并不畏惧寻常的煞气。

  即便是七十二种顶尖地煞中的真龙煞气,他也已经总结出了清静篇功法,能镇压内外魔念,且还有炼精篇相助,可精纯他体内的龙血,两者相加,应是有不小的保障。

  “呼!”许道在脑海中将这些事情转了,轻呼一下:“虽有不足,但已经可以尝试!”

  念头落下,他的余光看着正在身周环绕的几丝真龙煞气,心中一定,遂深深的一吸,干净利落的将其吞进了体内。

  下一刻,许道立马感觉自己好像是吞入了炙热红炭、针尖刀子般,整个肺腑和肠胃都开始绞痛,但这还只是开胃菜,接下来将煞气融进气血中,灌入经络,再散入六腑,更是难上加难。

  好在许道的心性坚定,耐力也还行,其审视几下,确认行功没有出差后,就忽视了肺腑和肠胃的剧痛,强自将煞气融入了气血中。

  再等到他要在经络中运转时,其心里也做好了更大剧痛的准备,并随时准备挽救自家肉身。

  但是稀奇古怪的是,真当带煞的气血进入经络后,他想象中的汹涌剧痛却并没有出现,完全就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算不上艰难。

  这一幕让许道有些喜出望外,他很快也意识到了原因:“莫不是前些时日被那血色莲子折磨惯了,今日吞煞入体,反倒觉得轻松?”

  丝丝真龙煞气在他的经络中不断的造反,企图直接打烂他的肉身,但是许道的肉身坚固,再加上前十几日他就总结出了一套护持经络的法子,轻易便将其镇压下去了,消去伤害。

  半盏茶不到的功夫,几丝煞气就老老实实的在他体内运转起来。

  如此轻易的便度过了开头,许道着实诧异,但他没有浪费时间,连忙就又从内天地中取出几缕真龙煞气,打散后吞入体内。

  一连数次。

  一个时辰内,许道已经吃下了十几口真龙煞气,且每一次的量更大,消耗的时间更短。其间煞气所带给他的痛苦,最大时也不过是相当于几日前的一次莲子暴动,尚在承受中。

  “哈哈,如此看来,本道突破到凝煞已是妥妥的了,只是看需要花费多少时间。”

  停歇总结时,许道心中欢喜,他感觉或许连牙将鳞兵都不用消耗,只靠清静篇功法,他就可撑完整个过程。

  不过虽然是如此想的,其还是胜中求稳,提前做好了让牙将鳞兵们自曝,化作精血被他吞下的准备。

  毕竟整个过程还有最后一个关卡没有轰开,那便是当体内煞气充盈后,统统的纳入六腑,以之为寄托,并增强六腑动力,蜕变肉身!
  许道再沉下心神,一丝一缕的吞吃起真龙煞气。等到最后,他的真气性质已然发生不小的改变,经络也彻底适应带煞法力的流通。

  此时的许道,吞吃煞气就好似吃饭喝水一般简单,随取随用,并无滞涩。

  只不过就像人喝水也会喝饱一般,不知多少时辰之后,他也感觉到肉身发胀,是时候停下了。

  凝煞的过程,并非是要一口气将整份煞气炼化掉,只需要能完成一套完整步骤就可以,剩下的煞气可以在之后再炼化,时间任意安排。

  只不过何时能够炼化完整份煞气,让六腑达到自行产生的地步,道士才算是彻底跨入了凝煞境界。

  其自此法力带煞,源源不绝,肉身或魂魄也不用再惧怕阴邪之物,更加阳刚。

  许道这边,他在停止吞食煞气后,肉身平静下来。

  因是将龙牙化石藏在内天地中,他盘坐在仙园庭院中,周身空无一物,面色也恬静,只是盘膝而坐,称得上是云淡风轻,一点异样都没有。

  即便是白骨观主现在就醒了过来,也绝不会想到他正在凝煞,且已经达到了最后一步。而这也是许道敢在对方眼皮子底下突破的原因。

  但是最后一步甚是关键,他抽空睁开眼,瞅了几下白骨观主。当发现对方依旧在打坐,并无半点变化后,许道才放下心来。

  又检查了一下身上遮掩动静的法术,以及体内体外的牙将鳞兵,许道彻底放下心神,注意力全都放回了体内。

  “是时候跨过了!”许道的心中充满着极大的期待感。

  凝煞凝煞,突破至凝煞,他在长生路上就又跨出了一步,距离长生更近!

  期待中,许道的一个念头在心中落下:“破!”

  轰!
  其肉身中的气血当即疯狂运转起来,汩汩出声,仿佛有沉沉水银在他体内晃动,若非有法术的遮蔽,只怕白骨观主也会被这怪声惊醒过来。

  而这突地一下运转,气血法力又似大江大河决堤般,磅礴汹涌的冲进了许道六腑中,且首当其冲的就是胃、肠。

  刀割斧凿,许道感觉仿佛有人持剑捅入了他的肚子,并不断的搅拌着。

  幸好如此前所未有的剧痛,许道早就有准备,且他能感受到在此剧痛中,磅礴的生机也随之而生。

  道书《灵枢·本脏》有言:“六腑者,所以化水谷而行津液者也。”

  一等煞气将六腑锻造完毕,许道的辟谷消化能力将会大增,其不仅可以餐风饮露,耐饥耐渴,也能吞金啃铁,榨干所食之物的灵气养料。

  胃、大小肠过后,紧接着又是胆、三焦,煞气一步步侵蚀的更深,剧痛也是一步更胜一步。

  即便是有清静篇的镇压,许道依旧感觉六腑俱焚,快要忍不住了。他勉强坚持了几息,让煞气涉及到了最后一处:膀胱。

  轰!滔滔真煞涌入了其膀胱中,许道终于忍耐不住,身躯微颤,低吼起来。

  咔咔!他的身形胀大,骨节生长,瞬间就窜高了好几丈,将地面都压的凹陷。

  眨眼间,许道鳞甲森森,牙齿尖利,双目猩红,已然是现出了人龙状态。

  但是这个过程还没有完,其身形继续壮大,股间瘙痒,便有鳞尾生长而出,狠狠的拍到了地上,继续往完全化的龙种形态变去。

  前面顺风顺水,结果最后一步的动静这大,即便许道有所提防,终归还是提防少了。

  而更不妙的是,砰!

  他的鳞尾落下后,地面一沉。且布置在周遭的遮蔽法术也早就被他拱破,动静立刻就在庭院当中大作。

  轰隆,这下子,旁边修行的白骨观主直接就被惊醒过来。

  睁开眼,白骨观主的面上怒色闪过,“聒噪!”

  她阴冷的盯向许道,等望见许道的变化后,顿时微皱眉头:“这厮抽什么疯,是入魔了?”

  白骨观主略微一回想,发现距离她上次安抚血色莲子,已然过去了近二十个时辰。

  但是白骨观主并未就此理解许道,而是心中更加愠怒。她的身形一闪,飞临到许道的身前,呵斥到:“废物!自己不啃声,落得如此下场,也好打搅本道收拾那贱婢!”

  此人举起自己的苍白手掌,狠狠的就往许道的面颊过去。

  啪!
  丝丝猩红的血迹出现在许道的脸上,对方一巴掌竟然将他的面甲都抽裂开了。

  许道也是被这一家伙打的好似醒了过来,双目中的猩红色定住,无声转头望向白骨观主。

  “畜生似的东西。”白骨观主冷冷盯着许道,继续呵到:“还不赶紧变回去!”

  但熟料许道听见此话后,心中因对方而积攒下的怨恨猛地腾起,即便是有清静篇的镇压,也是一时魔念大生。

  更别说眼下他正处于凝煞中,煞气本就难以制住,亦是腾腾的烧起来,焚烧他的理智。

  外加一点巧合的是,真龙煞气在他的体内也刚好窜到了膀胱附近,并不知引起了怎样的变化,许道顿觉肉体炙热,体内的龙血汩汩沸腾,理智再也维持不住了!

  凶兽与佳人,面面对立。

  吼!
  许道面露狞笑,张开巨口看向对方:“贱婢,我要你助我修行!”

  他目中疯狂,色向胆边生,长满鳞甲的巨爪,一把狠狠的抓向对方窈窕身姿。

  而白骨观主本就对许道的鳞甲形态看不顺眼,以为是蛇虫,如今一听此言,更是双眉竖起,面露狰狞。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