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新婚大礼,圆满礼成!

2021-07-26 作者: 蜜汁姬
  第456章 新婚大礼,圆满礼成!
  五月二十一日,傍晚六时整。

  宾客满座,红袖点灯。

  廊前与四周屋檐布置好的灯光开始运作,为渐入夜色的婚礼礼台落下舒适的光线。

  不少人参加西式婚礼已经很多次了,但像今天这样完全中式的复古婚礼,还真是第一次参与。

  落座后,旁边就是一盏盏仿古宫灯,熹微的灯火与头顶串联一片的灯笼相辉映,座椅上也绑着喜庆的大红色绸布。

  加上大礼堂回廊飞檐的布局构造,真给人一种梦回古代的错觉。

  伴随着《象王行》的乐曲缓缓响起,台下客人们纷纷安静下来,看向打落巨大灯光的礼台上,身穿红袍的今晚司仪慢步走出。

  叔叔陈勇拿着司仪稿和话筒,看向在座的各位,又看向已等候在礼台末端的陈闻,眼里流露出笑意。

  “惟庚子年,辛巳月,甲子日。”

  “依岁之证,以月之令。”

  “新郎陈闻,新娘姜秋以。”

  “证婚庆典,吉时——”

  礼台末端的台阶前,陈闻一身大红的斗牛圆领袍,左手放于后腰处,右手扶挡在身前,目视前方,静静等待。

  “今日诚邀诸君,齐聚此地,品美酒,赏佳肴。”

  “恭贺陈姜二府,姻缘美满,秦晋之好。”

  “华堂溢采,宾客两厢,共赏鸾凤和鸣——”

  话音未落,《南诏宫廷》的庄严曲目渐起。

  司仪入后台,四位伴郎静立礼台两侧。

  “古曰,焚者灼烧也。”

  “香者,祭拜之用也。”

  “以鉴此心。”

  “有请侍者焚香燃烛祈愿。”

  道道子和邬健文在台上行动起来,一人焚香,一人点烛。

  “袅袅青烟,直达云天。”

  “以表虔诚之意。”

  香飘烛燃,伴郎回到原位,场间的曲调也随之一转,《大乐舞》伴随司仪的声音传荡开来。

  “云雾袅袅,天地为证。”

  “九霄云荡,鸳鸯比翼。”

  “礼请新婿,登台——”

  话音一落,乐曲自然行至高峰。

  陈闻来到礼台阶前,略微提起衣摆,踏上礼台走道,随后缓步登上主台高位。

  周围宾客纷纷扭头,目光随着今晚新郎的步伐游移。

  不少人举起手机录像拍照,一旁摄影团队的镜头也跟随着灯光与人影,一同移动。

  所有目光,顿时聚焦在了今夜的主角身上。

  在礼台中央,陈闻转身面向大堂站定。

  “有请新婿与众宾朋见礼。”

  “拜!”

  陈闻双手持于胸前,宽大的袖袍遮掩了手臂,朝台下宾客微微躬身做礼。

  “兴!”

  礼毕,陈闻重新站定,目光遥遥落向大堂门口深处的昏暗地,仿佛能看到心里的窈窕身影。

  “新婿及有司列队,亲迎贵人!”

  身后四位伴郎相继转身,从身后台面上早已备好的物什与木盘端起,来到新郎身后。

  准备就绪后,司仪再言:“亲迎贵人!”

  至此,陈闻便重新走上礼台走道,身后四位伴郎跟随,慢慢朝台阶处走去。

  “柳色映眉,花开并蒂。”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

  “琴瑟在御,凤凰于飞。”

  “有请新婿礼迎新人!”

  下一秒,《浮光》奏起。

  “切探佳人相逢处,春熙曼舞飞花时。”

  “紫气东来,天降吉祥。”

  “吉时已到,恭请贵人出阁——”

  伴随话音与乐曲,四位身着红衣白裙的伴娘,手持长柄圆扇,自东门处款款走来。

  一道若隐若现的窈窕身姿,就慢步跟随在四位伴娘身后,姿容身段被四面圆扇遮掩,在走动间飘起衣袂,令众宾客与新郎都不得真容。

  穿过东门回廊,伴娘引领新娘行至礼台不远处,最后站定,用圆扇将目光与灯光一同遮蔽在外,将新娘保护在其中。

  《浮光》温柔,曲意绵绵。

  曲调里期待又含羞的味道点缀其间,隐隐约约的透露出来。

  “莫将画扇出帷来,遮掩春山滞上才。”

  “若道团圆似明月,此中须放桂花开。”

  “新婿礼迎贵人——”

  “众宾朋恭迎贵人——”

  “却扇!——”

  司仪话音落地,乐曲渐渐从柔和转向激烈,直至曲调高峰,又倏忽一瞬戛然而止。

  所有音乐与声调都为之停滞,落座宾客也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目光紧紧盯视那四把圆扇遮掩住的人影。

  就在此刻,四位伴娘手持圆扇,分别向两旁退却半步,执扇而立。

  今夜的新娘便伴随着灯光与复又骤起的盎然乐曲一同,出现在了新郎与众宾朋的眼前。

  姜秋以低眉含目,双手半掩持于身前,头戴凤冠,嘴角抿笑,大衫霞帔,安然夺目。

  她缓缓从四位伴娘之间走出,从遮掩走向台前,从待字闺中走到新郎面前。

  随后她抬起眉眼,看向陈闻的眼神里笑意盈盈,余不下一旁众人,只容纳了陈闻一人身影。

  “香罗画扇缔前因,玉颜花茂更销魂。”

  “三生有幸今如愿,得见前缘证旧盟。”

  “新郎,行奠雁礼。”

  “献雁——”

  一旁的伴郎将木盘交付新郎,陈闻便手持木盘,连同上方自己亲手制作的木雁一道,递给上前接取礼意的伴娘。

  “千金——”

  另一边的伴郎将木盘交付,上面放置了五件黄金饰品,也都是陈闻亲手制成,再次由他递给上前接取的伴娘。

  “一条红丝绸,二人牵彩球。”

  “月老定三生,牵手踏锦绣。”

  司仪说话间,其余两位伴郎已上前,手里拿着两端皆缠绕着红绸布的红绣球,将一端递给礼台上的新郎,一端交给台阶前的新娘。

  两人相互执起红绸布的一端,隔着红绣球四目相对。

  陈闻的眼神难得的像是有温柔的水要溢出来,看着眼前抿嘴掩笑的姜秋以,有一种很想很想立刻就把她抱入怀中的冲动。

  “入——华——堂——”

  伴随渐渐急促的曲调,陈闻手里拿着红绸布的一端,侧身向前一步,眼神一直回望着,注视着姜秋以一步一步踏上阶梯,登上礼台。

  随后两人便一前一后,各自牵着红绸布,隔着红绣球,一步一步,来到了礼堂之上。

  四位伴娘紧随其后,登台后便分立两侧,站在伴郎前方。

  而新郎和新娘则牵着红绸布,在礼台上相对而立。

  “秉玉英兮结誓,沐浴盥兮今朝。”

  “生生兮为伴,世世兮相随。”

  “行沃盥浴大礼。”

  红绣球由伴郎接收,另两位伴郎则从台后拿出木盘,上面各自端着一个莲花状的瓷盆,盛放了清水,递到二位新人面前。

  两人各自在瓷盆清水中净手,随后伴郎持木盘退下,二人回身重新相对而立。

  沃盥礼毕。

  “有天地,方有万物;”

  “有万物,方有男女;”

  “有男女,方有生养,万世之表率。”

  “新婿新妇转身,共拜天地。”

  两位新人转身,面向大堂众亲朋与寥寥天地。

  “一拜,赐良缘——”

  躬身行礼。

  “二拜,喜联姻——”

  又拜。

  “三拜,结同心——”

  再拜。

  座下众人小声的鼓掌又停下,不忍打断这样美好的光景。

  “正身。”

  “同拜高堂——”

  “一拜,知春恩——”

  二人继续行礼,拜谢双方父母。

  “二拜,寄安捷——”

  又拜。

  “三拜,报春晖——”

  再拜。

  四位父母坐在台下最前排,两位母亲已经忍不住落泪,哪怕是两位父亲,也已经眼里含光,颇有感慨。

  不知不觉,竟然便已经到了这一步了。

  “新人正身。”

  “夫妻对拜。”

  两人再次转身,重新相对而立。

  姜秋以抿嘴眨眼,陈闻也难得眼中含情。

  “一拜,结连理——”

  两人躬身行礼。

  “二拜,永同心——”

  又拜。

  “三拜,敬如宾——”

  再拜。

  “正身。”

  接连九拜,两人再次站定,目光对视,情意传递。

  原本紧张的情绪已经消失无踪,眼里仿若只有彼此。

  “三拜之礼,礼——成——”

  “恭请新人,正身入座。”

  两人听从司仪,转身来到礼台正中央的木椅前就坐,正对着台下众多的亲朋好友。

  “红缨一缕,系男儿思念铁骨柔肠。”

  “两簇青丝,情相悦共结百年同心。”

  “请新婿新妇,行解缨结发之礼——”

  一位伴郎端着木盘,来到两人中间。

  旁边两位伴娘各自上前来,走到二位新人身后,从木盘上各自拿起一把红剪刀,从新郎新娘身上剪下一缕发丝。

  随后两位伴娘将木盘中盛放的绣彩锦囊打开,将二人发丝一同放入其中,拉紧绷绳,并将藏入结发的锦囊举起,分享给在座宾朋共赏。

  “解缨结发礼成——”

  《荀彧》渐隐,《桃林》以代。

  曲调慢慢转向轻快舒缓。

  “恭请二位新人,行合卺礼。”

  “合卺,取天地交泰,万物萌生,阴阳相感,品悟咸亨之意。”

  “孪生麟凤瑞气祥,积善之家后必昌。”

  “定要雄飞岂雌伏,长风万里快游翱。”

  “行合卺礼——”

  伴郎再次端木盘而上,两边伴娘上前,从木盘上取出一个小葫芦,分成两半,各自盛放清酒,交于二位新人。

  两人抬起袖袍遮掩面容,低头半饮。

  随后伴娘接过两人的半片葫芦,再交换到彼此的手中,再次饮下剩余半瓢清酒。

  再次将葫芦交给伴娘后,伴娘将两半葫芦重新合为一体,用红绳缠绕在一起,举高后请众宾朋见证。

  “合卺礼成——”

  “恭请父母,为新人撒帐!”

  “有请——”

  言毕,台下的四位父母便起身上台,从伴郎手中的木盘上接过各种象征了祥瑞与福气的花果草木。

  “一撒,荣华富贵。”

  陈建华上前,将手中的花果抛洒在媳妇身前。

  “二撒,金玉满堂。”

  姜立民走上前,将花果撒到陈闻面前。

  “三撒,三贤及第。”

  徐雪静上前,再次撒在姜秋以身前。

  “四撒,四季发财。”

  陆芳梅上前,将花果撒向陈闻。

  “五撒五子登科,六撒六合同春堂,七撒仙姑同偕老,八撒八马转回乡,九撒九九福长寿,十撒十全大吉昌!”

  总共十撒,父母以此轮替,为儿女送上撒帐礼的祝福。

  “撒帐礼毕,百事大吉——”

  四位父母又笑又哭,满脸欣慰与复杂,转身又重新回到台下落座,将礼台交还给儿女。

  《桃林》暂歇,场间飘荡起《霓裳羽衣》。

  “新婿新妇,请正身。”

  “行执手礼!”

  陈闻与姜秋以四目相对,嘴角含笑。

  将掌心朝上,陈闻向她伸出双手,姜秋以便迫不及待的伸出自己的两只小手,乖顺的放入陈闻的掌心。

  两人双手紧握,情意绵绵,眼里只剩下了彼此,再也没有其他人。

  “奉天之作,承地之合。”

  “顺父母之意,从新人之愿。”

  “新郎陈闻,新娘姜秋以。”

  “今日行婚姻大礼,结为夫妻,合为一家。”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天长地久,为尔佳缘。”

  “众宾朋,请起身。”

  “掌声满堂——”

  陈闻和姜秋以在满场的掌声中,转身面向台下众多的亲朋好友,双手依旧牵着,面带笑容感谢大家的见证。

  “恭祝二位新人,”

  “新婚大礼,”

  “圆满,礼——成——!”

  掌声更加激烈,夹杂着欢呼声。

  陈闻和姜秋以眼里隐隐带着波澜涟漪,牵着手缓缓走下,步入礼台走道,一直到台阶前站定。

  伴郎伴娘跟随其后,将礼台走道占满。

  在座的宾客好友也纷纷跟随两人,围聚一圈,送上祝福与喝彩。

  “祝二位新人,百年好合!”

  “百年好合!”小外甥在台下鼓掌大喊。

  姜秋以靠在陈闻怀里,伴随着灯光逐渐熄灭,眼泪也终于止不住的淌下来。

  但脸上却是笑容艳艳,在大家的起哄声里,搂住了陈闻的脖颈,献上自己婚礼完成后的第一个吻。

  “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姜秋以踮着脚尖贴在他怀里,不顾周遭目光环视,没了灯光后依然闪烁着的眼睛柔情似水,看着陈闻,“我们结婚了呀~”

  “嗯,我们结婚了。”陈闻摸摸她的脑袋,右手搂住她的细腰,左手便从发丝抚摸到脸颊,还有点如在梦中的错觉。

  “我们结婚了。”姜秋以依旧喃喃,靠在他胸膛,长舒了一口气。

  “嗯。”陈闻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跟着重复,“我们结婚了。”

   【扑街日记】:强烈建议各位搜明制婚礼,播放量最高那一期,那位up主还是完整的婚礼过程,搭配使用应该会很棒。(另:因为私聊了这位up主,但没有得到回复,本章又用了很多视频内的司仪稿,故,本章不收费)感谢各位支持至今,后续还有,没正式完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