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厨房不行啦

2021-02-25 作者: 蜜汁姬
  第334章 厨房不行啦

  十二月二十七日,周四。

  昨天早上陈闻没醒过来,错过了一天的晨练。

  不过经过一天的恢复,陈闻今早还是按时醒来。

  侧过身,陈闻用手肘撑起上半身,另一只手抚摸上睡着后一脸憨态的姜秋以的脸颊,将她耳畔便的乱发捋到而后,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随后,陈闻没叫醒她,起身下床,准备去晨跑。

  女孩子第一次之后,最好能够有充足的休息,持续三到五天左右。

  所以陈闻一点也不急,一个人起床洗漱,换上衣服后便坐着电梯下楼。

  晨跑完了便惯例买了早饭回来,给姜秋以喂饱后让她继续睡回笼觉。

  给姜秋以掖了掖被子,陈闻坐在床边看着乖乖闭眼继续睡觉觉的女友,目光在她眉眼之间流转,突然生出一种在照顾妻子的感觉。

  “下午和锄禾约好了拍cos,你等会儿睡饱了起来之后准备一下东西。”

  “嗯嗯~”姜秋以乖巧点头。

  轻手轻脚的从卧室里出来,陈闻把有种放出来溜达,陪它玩了一会儿,便走进了手工室。

  昨天给调查兵团的刀开了个头,今天还要继续。

  为了让姜秋以cos三笠的时候能尽善尽美,陈闻得制作左右两个刀鞘加两个刀柄以及八把刀身。

  其中,刀柄的技术含量算是相对较高的,得设计一个能够开合的按钮,控制刀柄和刀身顺利分离与组合。

  至于刀鞘部分,倒没有太多技术含量,只需要满足收拢四个刀身的要求即可。

  在这之后,陈闻还得给姜秋以重新设计一个腰带,用来挂靠长方体的刀鞘——姜秋以自己买来的cos服质量虽然不错,但显然不具备真实的挂靠功能。

  陈闻打算给那条腰带魔改一下。

  实在不行就重新做一条。

  也不知道在下个月十五号,百大颁奖结束之前能不能做完。

  要是来不及的话,就得留到年后回来再续上了。

  不然带着这些木料一起回家,也太麻烦了点。

  ……

  上午十点,陈闻手里拿着一块才初步成型的一半刀柄,正在思考开关按钮的具体制作步骤,就听到身后的门被推开的声音。

  轻盈的脚步声逐渐接近,陈闻刚把手上的东西放到桌上,就被两条白嫩的胳膊搂住了脖颈,后背传来被压迫的感觉。

  陈闻扭过头去,就看到姜秋以正勉强垫着脚尖,整个人都扑在了他的身上。

  “老公~早上好呀~”姜秋以甜甜的说道,脑袋凑上前,在陈闻脸上来了个香香,“中午吃什么呀?”

  陈闻转过身来,把姜秋以柔软的身子搂进怀里,就像抱住了未来的世界。

  “你想吃什么,一起去买。”陈闻把下巴搁在姜秋以脑袋上,闭着眼睛,怀里是玲珑纤瘦的身子,让人感觉到满足。

  姜秋以搂住陈闻的脖子,把他的头从自己头顶挪开,然后小嘴就凑了上去,随后嬉笑的眼神里带着诱惑,小声说道:“想吃……你~”

  “你可别勾引我。”陈闻把脸埋进她的秀发,用力嗅着姜秋以的甜美气息,强忍着把被她挑逗起来的欲望压下去,“说好了的,至少得休息三天。”

  “知道啦~”

  姜秋以抱住陈闻的脑袋,把他的头按下来,用自己的额头顶上他的脑门,用力扭了几下,便把他推开:“哼!”

  活像是欲求不满的样子。

  陈闻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拉着她的手走出手工室,一起出门去买菜。

  两人如今已经轻车熟路,买菜只花了不到二十分钟。

  回到屋里,两个人便一同走进厨房,一个人打下手,一个人做菜烧饭。

  “咱们明天下午什么时候回家?”姜秋以一边洗菜一边问道。

  “你今晚早点把要带回去的东西整理好,明天下午你上完课,我就直接带着东西来接你。”陈闻接过洗好的菜,在砧板上剁剁剁,“车子已经叫好了,明天随时都可以。”

  “有种的猫砂盆和猫粮都得带上,还有它的零食跟梳毛刷和指甲钳。”姜秋以这么一个一个细数过去,“我自己的话,就不带太多衣服了,就带个化妆盒,其他零零散散的应该不多。”

  说完后姜秋以扭头看他,问道:“你呢你呢?”

  “我就带个人就好了啊。”陈闻瞥了她一眼,“最多把摄像机带上,应该没别的了。”

  “男生真好啊,这么方便?”姜秋以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有男朋友真好,都不用自己搬。”

  啪!
  陈闻惨遭毒手。

  “有女朋友真好,还能替她拎东西。”

  “你这说了跟没说一样。”姜秋以白了他一眼,看在他态度还算诚恳的份上,便饶他一次。

  “你别忘带东西就行。”陈闻把切好的菜放进盘子里备好,“这次尽量多带点,等下个月再回家就轻松多了。”

  “那你还带这么少?”

  “我过年回家也不用带多少东西啊。”陈闻实话实说,“百分之八十以上应该都是你的。”

  “我们都什么关系了呀。”姜秋以用侧臀撞了下陈闻的大腿,朝他眨眨眼,“我的不就是你的嘛~”

  “……嗯,百分百都是我的东西。”陈闻无奈,但随后又扭头凑到她耳边,补了一句,“连你也是我的。”

  被耳畔的热气一吹,姜秋以小脸一红,羞嗔的瞪了他一眼:“都哪里学来的?不学好。”

  “姜老师教得好。”

  “这招没用了我跟你说。”姜秋以瞥他,左手在围裙上擦干净,就拧住了陈闻的腰肉,“老师可不记得教过你这种东西。”

  “姜老师擅长授人以渔,陈同学擅长举一反三,您没教过这句,但上面两个因素一结合,学会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和姜秋以聊天,陈闻的话已经越来越多,“归根结底还是您教得好。”

  “哼!”姜秋以扭过头去,把耳边的秀发撩到耳后,心底得意,面上却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我都以身犯险,以身饲虎了,结果你就学会油嘴滑舌,老师可没你这样的差学生。”

  “成绩差不差,起码得考个试才能知道吧?”

  陈闻说着,就放下了手里的菜刀,走到姜秋以身后,整个人都贴了上去,把她压在池水台前。

  双手也不老实,已经钻进了围裙里。

  “别!”姜秋以还在洗菜,手一抖,手里的芹菜就掉了下去,“你自己说了休息三天的!”

  “休息三天是指那个,其他的又不禁止。”

  “那也不行啦~别在厨房……”姜秋以的身子被陈闻掰过来,“先烧菜嘛……唔……”

  ……

  半个多小时后,两人按照休战协议,继续做菜烧饭。

  一荤一素一个汤,端出来后,两人盛饭坐下,一边吃饭一边继续闲聊。

  中午的阳光顺着阳台落地窗斜照进来,落在正晒太阳的有种身上,纯白色的毛发被镀上一层金辉,尾巴慵懒的左右摇摆,惬意又舒适。

  翻了个身,有种背对着阳光,让两面毛发均匀受热,看向正在进食的主仆二人,张大了嘴打了个哈欠,眯起眼睛困觉。

  姜秋以顺手掏出手机来,给有种来了几张唯美的写真。

  “其实你可以再做一个木篓子嘛,拍cos的时候我就可以藏进去,你来背着。”姜秋以收回手机,接着话题憋笑说道,“完美复刻~”

  “不一定背得动。”

  “嗯?”

  “木篓子做起来太麻烦了,以后再说吧。”

  “上一句什么意思?”

  “我没编过木篓子,你想的话可以以后再尝试做一个。”

  “我是说上上句。”

  “你想要的话我这几天就试试?”

  姜秋以桌下的脚轻踹了他一下,嘴巴气鼓鼓的。

  “我肯定背得动你的。”陈闻夹了块肉递到姜秋以碗里,“多吃点,还是太瘦了。”

  “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多嘴?”姜秋以拿起筷子用力戳了戳肉块,像是在戳陈闻。

  “受你影响。”

  “你是说我多嘴喽?”

  “我是说你活泼开朗。”

  “那还差不多。”姜秋以高兴了,摇头晃脑的得意起来。

  被喜欢的男孩子哄两句就能收获满足,姜秋以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

  吃完饭,陈闻收拾餐桌,进厨房洗碗,姜秋以则回到卧室,准备下午要穿的cos服。

  把要带去民宿拍摄的衣物都准备好放到客厅,姜秋以把地上享受日光浴的有种抱起来,坐到沙发上惬意的撸猫。

  挠着有种的下巴,姜秋以嬉笑说道:“明天就带你回真正的家哦~”

  “喵呜~”

  “你想跟着我还是跟着陈闻?”

  “喵呜~”

  “你要是不想离开我的话,我就带你回我家去,跟我住一个房间好了~”姜秋以摸摸它脑袋,“不过陈闻家里地方大,你比较玩得开,别在里面迷路就行。”

  “喵呜~”

  “这样。”姜秋以把它放到茶几正中央,“往左边走就是去陈闻家里,往右边走就是……哎我没说完呢!”

  话音未落,有种就跑向了左边,跳下茶几,一溜烟的跑到了刚从厨房洗完碗出来的陈闻脚边,喵呜喵呜叫唤着求抱抱。

  陈闻把它抱进怀里,走进客厅就看到姜秋以一脸幽怨的眼神。

  “怎么了?”

  “没怎么。”姜秋以双手抱胸,扭头到一边,看上去就不是一副没怎么的样子。

  “被有种欺负了?”

  “就它?”姜秋以对此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实则心里愤愤不平,“养不熟的白眼狼!平常白疼它了。”

  有种躺在陈闻怀里,被他揉了揉下巴,舒服的眯起眼睛,完全没注意自己的仆人在说什么,甚至还扭扭身子,在陈闻怀里惬意的翻了个身。

  陈闻没再逗她,把有种扔回猫咪卧室关上,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半。

  “走吧,约好了下午一点的。”陈闻拎起要带去的东西,朝沙发上的姜秋以招招手。

  “来了来了~”

  姜秋以跟着陈闻来到门口,蹲下来换鞋。

  距离那事儿已经过去一天半,她现在基本已经感觉不到什么异样。

  如果不是陈闻要求休战三天,她昨晚估计就已经忍不住了。

  不过为了身体着想,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

  “元旦去哪里玩?”

  抱着陈闻的手臂走进电梯,看着屏幕上的楼层数字一层一层掉下去,姜秋以扭头问道。

  “听你的。”

  “去找萌萌?”姜秋以歪头,眼睛一亮拍手道,“咱们带着有种去见见它妈妈吧?顺便去蹭顿饭~”

  “她之前不是说忙吗?不一定有空吧?”

  “忙什么呀。”姜秋以一脸无语,“元旦学校都放假了,她能有啥事儿,就是受不了咱俩恋爱时候的氛围而已。”

  “那你还刺激她?”

  “这不是关心她嘛。”姜秋以无辜的眨眨眼睛,旋即痛心疾首,“我这个好闺蜜可是为了她的终生大事操碎了心呐。”

  陈闻伸手按住她的脑袋揉了揉,显然不会相信她的鬼话,心里为林萌摊上这么个闺蜜而默哀。

  下了楼,从电梯里走出来,两人一路走出小区,准备打车去锄禾租的民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人结合的原因,陈闻在那天晚上之后,和姜秋以的话就变得多了起来。

  虽然面对外人的时候依然是那副少言寡语的模样,但是在和姜秋以在一起的时候,陈闻就会显露出另外一幅面貌。

  一路走出小区,姜秋以抱着陈闻的手臂,终于不再是她一个人叽叽喳喳的讲话,大多数时候,陈闻都会搭话逗趣。

  “陈闻,你真的变了哦。”

  坐上出租车后座,姜秋以靠在陈闻怀里,小手摸着他下巴刺刺的胡渣,嘴角带笑的说道。

  “……不好吗?”

  “一点都不好。”

  姜秋以双手搂住陈闻的脖颈,小脸紧紧贴上了他的胸口,半个身子都靠在他怀里,长吁短叹说道:“你对我越来越好,我以后就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你说怎么办?”

  “这样正合我意。”陈闻搂着她,不知不觉就微微抬起了嘴角,“难道你还想着离开我?”

  “我不想啊。”姜秋以狡黠一笑,“那我这几天住到你家里去好不好?”

  “……”

  出租车从华景家园门口远去,司机默默打开了车载电台,认真的开车。

   【扑街日记】:上一章得重写,也就是第332章,会写一段周三早上醒来后的剧情,用来填补上一章四千字的空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