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水到渠成,一夜如梦

2021-02-26 作者: 蜜汁姬
  第333章 水到渠成,一夜如梦

  十二月二十六日,清晨。

  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溜了进来,目睹了满屋的羞人春景。

  姜秋以缩在陈闻怀里,肌肤相贴,互相取暖,感觉整个身子都暖洋洋软绵绵的,像是泡在温泉里一样。

  浑身都使不出力气。

  但她已经醒过来了,迷糊中睁开眼睛,在陈闻的脸上啄了一口,傻傻的笑起来,随后小肚子就发出了一阵咕噜噜的叫声。

  好饿啊。

  明明还很早……就这么饿了……

  姜秋以红了脸,脑海里就回想起昨晚的画面,身子都变得有些滚烫,甚至有些动情,两条滑腻的腿便缠上了陈闻的腰。

  终于……这样了吗……

  姜秋以把火烫的小脸埋进陈闻肩窝,嗅着他身上的气息,反而更加难以忍受了。

  否则造成二次伤害的话,对身体会有不好的影响。

  这么想着,姜秋以摸摸小肚子,翻开手机看了眼,发现竟然已经早上八点钟了。

  又瞅了眼陈闻,见他还睡得很熟,不由傻笑两声,伸手摸上他清晰分明的脸庞和眉眼,又沿着鼻梁滑下,落到他的嘴唇上。

  好饿好饿!

  姜秋以不敢再看陈闻了,偷偷摸摸掀开被子,从衣柜里翻出衣服来,将妙曼的曲线包裹进衣服中。

  简单穿好衣服,姜秋以拿着手机,抱着羽绒服,轻手轻脚的走出卧室。

  结果当她来到外面走廊,想先把羽绒服放到客厅沙发,于是朝客厅的方向走去的时候,顿时停下了脚步——

  地面上,一片狼藉。

  假的松树枝叶散乱的零落在地板上,圣诞树的尸体静静横躺,身上的衣服被撕碎满地,看上去凄惨无比。

  姜秋以先是一愣,随即便看到圣诞树的尸体里冒出个毛茸茸的脑袋来,在看清了罪魁祸首的面孔后,她的拳头立马硬了。

  “有~种!”姜秋以咬牙切齿的大踏步走过去,恼怒的气势顿时把有种吓坏了。

  没有多想,有种从圣诞树里窜出来,刷刷刷的就溜进了猫咪卧室。

  姜秋以连忙追上去,就看到有种窜到了天柱山顶层,缩进最里面,只探了个脑袋朝外面张望,见姜秋以在门口,就又缩了回去。

  “你给我等着!早晚收拾你。”

  姜秋以指着它气呼呼的放下狠话,把猫咪卧室的门一关,就回到了客厅来。

  看着满地的狼藉场面,姜秋以叹了口气,扶住额头一脸惆怅。

  昨晚和陈闻都太投入了,竟然忘了把有种关回去,让它在客厅放肆了一整晚。

  把圣诞树扶起来,姜秋以抱着它放到客厅另一边,然后开始蹲下身子,将那些被有种撕扯下来的铃铛、红袜、彩纸等装饰物一一捡起放好。

  当她快捡完的时候,突然发现散乱的松树枝和装饰物之间,还多出来了一张折叠过的纸条。

  姜秋以以为是哪里混进来的废纸,捡起来后随手翻开来一看,顿时愣住了。

  “祝我美丽的公主有个好梦。”

  ——纸条上面这样写道。

  看这工整的字迹,姜秋以一眼就认出来是陈闻写的。

  什么时候写的呢?又为什么在地上?

  姜秋以目露疑惑,立马回想到了昨天下午自己在沙发上睡着了的事情,很快就联想到了真相。

  “哼。”姜秋以抿住嘴巴,强忍着想要扬起来的嘴角,美滋滋的把纸条重新折叠起来,塞进自己裤兜里放好。

  接下来,她把装饰物都收好,便拿起扫帚将零散的松树枝扫进垃圾桶里,动作都比刚开始轻快了许多,嘴里还哼着小曲。

  收拾完这些,姜秋以走进卫生间里洗漱。

  等从卫生间里出来后,她就披上羽绒服,准备下楼去买早饭。

  穿上保暖靴,姜秋以带上钥匙走出门,下了电梯就往刘阿姨的早餐店走去。

  嘴上哼着欢快的歌曲,她的步伐却小心翼翼。

  之前刚起床精神还好,感觉不太深,但现在收拾了下客厅,下楼后又走的多了,再被冷风吹了吹脑袋,姜秋以就感觉身体里一下子泛出乏累的味道来。

  不过这些都不算太严重,昨晚的疼痛到现在只剩下些微的不适,只要好好休息,基本没有大碍。

  到了早餐店里,姜秋以开心笑着朝刘阿姨挥挥手:“刘阿姨早上好~还是老样子哦~牛肉粉丝不要放葱~”

  “好嘞!”刘阿姨看到姜秋以这丫头,脸上就情不自禁带起笑容,“今天怎么这么晚?都快九点了。”

  “诶嘿嘿~”姜秋以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昨天熬夜了,睡得比较晚。”

  “陈闻呢?还在晨跑?”

  “啊,他啊……他还在睡觉呢,我下来买早饭带回去。”

  “哦~”刘阿姨又呵呵笑了,点头表示明白,“熬夜对身体不好,平常还是得调整好作息。”

  “嗯嗯~”

  姜秋以站在店里,等刘阿姨把早饭打包好,顺便和刘阿姨闲聊两句。

  这时候,她裤兜里的手机响了。

  摸出来一看,是陈闻打来的。

  “喂?怎么啦?”

  “你去哪了?”陈闻略微低沉的声音问道。

  “我在刘阿姨这边买早饭呀。”

  “那我下来找你。”

  “不用啦,我都买好了,马上就回来。”姜秋以心里喜滋滋说道,“你乖乖在家里等我~”

  挂了电话,姜秋以付完钱,从刘阿姨手里接过打包好的早饭,礼貌告别后,便拎着袋子轻快的朝家里赶去。

  走进小区,快到楼下的时候,姜秋以似乎心有所感,下意识朝楼上张望了一眼,果然看到了正站在阳台看她的陈闻。

  高兴地朝他挥挥手,姜秋以一边加快步伐一边朝上面大喊:“马上就回来啦!”

  阳台上的陈闻伸出手掌,往下压了压,大概是示意她慢点走小心点。

  于是姜秋以乖乖放慢脚步,等走进楼道口看不到陈闻后,又下意识加快了速度,来到电梯门口。

  用力按了几下按钮,等电梯门打开,她便窜了进去,又快速按下九楼的按钮和关门键。

  此时的她就像是身手矫健的女侠,都忘了身体的不适了。

  随着电梯层数不断升高,数字终于跳到了“9”。

  电梯门打开,姜秋以刚想走出去,就猛的看到一个人正等在电梯门口。

  “你在外面干嘛?”姜秋以看到陈闻,歪头笑道,“这么想早点见到我啊?”

  说着,她走出电梯,就被陈闻拽进了怀里。

  把姜秋以搂进怀中,陈闻轻嗅着她发间的清香,总算稍微安定下来。

  抱着她柔软的身子,诱人的曲线和自己的身体嵌合,心底里就溢出满足感来。

  感觉已经没法离开她了。

  “回屋里吧。”姜秋以仰起小脸,踮起脚尖在他嘴唇上啄了几口,“早饭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

  陈闻从她手里接过早饭,另一只手牵着她软乎乎的小手,走进屋里,把早饭放到餐桌上。

  两个人像往常一样相对而坐。

  陈闻把袋子打开,将煎饺和小笼包放在中间,去厨房里拿了个碟子放醋,然后帮姜秋以把豆浆的盖子拧开来。

  最后,他才把自己那碗牛肉粉丝端到面前,打开后就着热气喝了一口。

  姜秋以也喝了口被刘阿姨泡在热水里的豆浆,肚子立刻就暖呼呼的很舒服。

  两人人一边吃早饭,一边时不时就看向对方,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姜秋以被他一直盯着不好意思了,转而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都快被气死了。”

  “嗯?”

  “就有种啊。”姜秋以指了指被她搬到客厅角落去的圣诞树,“你看咱们的圣诞树,早上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它被有种翻在地上,上面的东西都被它薅秃了。”

  “……”陈闻看了眼此时的圣诞树,才发现它的样子确实凄惨。

  之前起床发现姜秋以不见了,他在屋里找了一圈,还真没注意到圣诞树的变化。

  “有种呢?”

  “被我发现之后就逃进它卧室里去了。”姜秋以撇撇嘴,“得把这棵圣诞树处理一下,不然有种出来一次薅一次,收拾起来都麻烦死了。”

  陈闻看着圣诞树,稍微想了一下,“等会儿搬到我手工室里去好了。”

  聊完这个,陈闻被姜秋以塞了一口煎饺,吃完后喝了一口牛肉粉丝润润嘴,随后看向姜秋以,问道:“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觉得有问题的话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没有啦。”姜秋以红着脸低下头,嘴里吸着豆浆,嘀嘀咕咕道,“哪有你想的这么严重,估计休息一两天就好了。”

  “那回家之前这几天,你就别晨跑了,早上多睡会儿。”

  “嘿嘿,我也是这么想的~”一听到不用晨跑,姜秋以立马露出甜甜的笑来。

  吃完早饭,陈闻收拾了下餐桌。

  姜秋以跑进猫咪卧室里去,想要教训一下有种,最后拎着装了屎的垃圾袋出来。

  “我去练琴了。”姜秋以推开门,把垃圾袋放外面走廊,朝陈闻喊了一声,就去了隔壁的钢琴室。

  陈闻把客厅收拾一下后,没什么事情可做,便把圣诞树抱进了手工室,关上门后,便准备制作接下来的手工。

  之前的日轮刀已经做完了,明天跟锄禾约好了去拍cos部分的素材。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上次姜秋以cos了三笠之后,陈闻答应她的进击的巨人里士兵使用的刀。

  包括挂在腰侧两边的长方体刀鞘。

  这次他没打算用紫光檀制作刀身。

  这种木料太硬了,不太适合进击的巨人里面这种薄薄的利刃,倒是刀柄部分可以用紫光檀。

  至于刀鞘部分,算是技术含量最低的,他打算先把刀柄和刀身做完,等元旦回来之后再考虑刀鞘的制作。

  至于日轮刀的剪辑工作,陈闻打算放到元旦回家的时候再弄。

  反正只要百大颁奖之前搞定剪辑就行,现在时间还不算太紧急。

  不过这一次,陈闻在给刀柄和刀身开了个头之后,难得的没有沉浸到手工的世界里去,脑子里一直都在浮现出姜秋以的身影。

  尤其是昨天晚上的一些画面,总是不受控制的在他脑子里不断重播,让他心绪难以平复。

  最后他受不了了,放下手上的工具,陈闻走出手工室,往隔壁的钢琴室走去。

  在钢琴室的门口站了一会儿,听到里面的琴声暂告一段落,他才敲门,然后推门走进去。

  看到姜秋以端坐在钢琴前背影挺拔修长的样子,陈闻原本有些躁动的情绪立刻平静了下来。

  “怎么过来了?”

  姜秋以扭回头问道。

  “没事,做手工有点累了,过来休息一下。”

  陈闻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半躺下来看着姜秋以。

  姜秋以见他没事,便继续复习期末考试要备考的曲目,流畅优雅的乐曲就从她指尖流泻出来,轻抚陈闻的耳畔。

  看着她纤细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舞动,陈闻脑海里就突然回想起昨晚,同样也是这样一双小手,柔软的触感,笨拙的动作,和弹琴时信手拈来的模样大相径庭,但都同样让人着迷。

  陈闻安安静静的听着曲子,心情也随之沉静下来,被姜秋以动人的琴声抚平。

  脑子里也渐渐不去想那些让人躁动的画面,反而回想起了以前的事儿。

  比如小时候去她家里,按陆姨的要求盯着她练琴。

  那时候的姜秋以还很青涩,身段也没有现在这样诱人,每次被逼着练琴都会气鼓鼓的瞪他。

  当然,如果是逼着她写作业的话,除了瞪他,姜秋以还会故意在桌子底下踹他几脚出出气。

  又比如以前姜秋以去参加钢琴比赛,每次都会让陆姨邀请徐雪静一起去,陈闻自然而然就得被带上。

  当初坐在观众席上,看才上高中的姜秋以在舞台上尽情演奏,陈闻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毕竟都是他逼着练琴才练出来的水平。

  至于得了奖后姜秋以约他出去玩,他也只当是朋友之间的邀请,或者是为了感谢他的逼迫,总之从来没想过还有其他原因。

  这么想着,他又想到前不久暑假里,姜秋以在音乐学院的钢琴汇演上大放异彩的表演,结束演奏后,她便迫不及待的拉着陈闻出去吃烧烤,仿佛钢琴汇演根本不重要似的。

  大概也确实不重要。

  有陈闻在台下看才重要。

  想着想着,陈闻在沙发上彻底躺了下来,脑袋变得昏昏沉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等到身上一阵沉重的压力,嘴唇被湿润包裹,陈闻才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被这样的方式叫醒,陈闻没忍住,翻身把调皮的姜秋以压在身下,等从沙发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

  于是两人便下楼买菜,回来后在厨房里一起做菜,在客厅一起吃午饭,仿佛已经过上了结婚后的生活。

  十二点多的时候,陈闻洗好碗从厨房里走出来,去卧室里拿上课本和书包,披上羽绒服,就准备去学校上课。

  正坐在沙发上撸猫的姜秋以看过来,才想起来陈闻下午还有课。

  “诶你等等!”

  姜秋以小跑进卧室里去,把羽绒服带上,然后一溜烟跟上陈闻,“我也去我也去~”

  “你跟去干嘛?”陈闻摸摸她的脑袋,“中午去床上睡一觉吧,多休息休息。”

  “不行!”姜秋以用力抱住陈闻的手臂,噘嘴道,“人家会想你的嘛~”

  “就一个下午。”

  “那也不行。”姜秋以不松手,“你这是这学期最后两节课了吧?我就是要陪你嘛~”

  “身体没问题?”

  “哪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哦。”姜秋以白了他一眼,“反正我不管,不带我去我就不让你去上课了。”

  陈闻无奈:“那就一起吧,要是觉得累了,马上跟我说。”

  “嗯嗯~”姜秋以笑嘻嘻的换鞋跟上陈闻,“老公最好啦~”

   【扑街日记】:本章已修改,圣诞夜这几天会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