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治不好病,他就娶不上媳妇,你说该怎么办?(求订阅求票)

2021-03-07 作者: 晴了
  第911章 治不好病,他就娶不上媳妇,你说该怎么办?(求订阅求票)

  薛万均呆愣愣地瞅着程处弼,总觉得这小子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神特么的变态心理学,神特么的性心理障碍,这些都是何等脑洞清奇的虎狼之词。

  对于现代医学知识约等于零的薛万均用力地揉了两把脸,强忍住了吐槽的冲动道。

  “我说处弼贤侄,你能不能正儿八经的有事说事,别扯这些没用的。”

  听到了这话,看到薛二叔那张越来越黑的老脸,程处弼这才省起自己的确是说得有些多了。

  毕竟这种病症,在后世也不算多见,程处弼砸了砸嘴,决定换一种说法。

  “好吧,我就这么解释,薛三叔之所以会患上这么古怪的病症,原因主要有几点。

  比如他小时候缺少与女性交往的经验,另外就是有过与女性交往受挫折的经历……”

  程处弼便将那天自己用话术从薛万彻那严实的嘴皮子里边撬出来的消息,源源本本地跟那薛万均说了一遍。

  薛万均听得脸色一阵难看,半晌这才阴沉着脸一掌击在案几上。

  “特娘的……不乐意跟我家三弟成亲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薛大将军连续用几句虎狼之词问候了那家人,这才悻悻地抹了抹嘴边的白沫,看向程处弼。

  “那个贤侄,我家三弟的病,你可有什么办法?”

  “薛二叔,经过慎重的考虑,我觉得吧,想要让薛三叔能够恢复信心,重新乐意跟异性接触。”

  “只有一个治疗办法,也就是脱敏疗法。”

  “脱什么玩意?”薛万均一脸懵逼地看着程三郎。脱衣、脱袜、脱鞋听说过,可脱敏这是什么鬼?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比如某些人害怕老鼠,在这种被称之为脱敏疗法的训练中,你将开始面对自己的恐惧。

  例如一开始可以在有人陪伴的情况下,让你去学习接受图片面的老鼠,适合之后,可以试着目睹死耗子,接着就是活耗子,甚至可以学着抓耗子……”

  听着程处弼唾沫星子横飞的在那里描述,薛大将军的表情僵硬得就像是一座石雕。

  脑子里边出现一个画面,自家老三呆呆地看着书画艺术作品上的女性,然后去欣赏一个已经死掉的女性……

  “停!处弼贤侄你等了,你这法子老夫总觉得不对劲,这画上的女人,老夫有的是办法。”

  “可是死掉的女子,这个不太好弄到手。”

  “……”程处弼看着一脸认真考虑这个问题的薛万均,整个人差点就裂开来。

  神特么的死掉的女人不太好弄到手?大佬,正经一点,这特娘的不是恐惧悬疑系的治疗手段好不好?
  程处弼赶紧摆手打断了这位膘肥体壮目露凶光的薛二将军那危险的思想。

  “小侄我就是打个比方,就是让薛三叔去学习面对他过去害怕接触的女性,让他逐渐的消弭对女性的恐惧。”

  “让他明白,不是世间所有的女子,都是那个样子,不会再发生他所担心的事情……”

  薛万均这才恍然大悟,双手猛一击掌,嘿嘿嘿地乐出了声来。

  “老夫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我说贤侄你那办法太拖拖拉拉的,照老夫的想法,重症需猛药。”

  “干脆就把老三跟一群女人,关在一个屋子里边呆上三天三夜,铁定有效。”

  听到了这话,程处弼脸都绿了,这特么的不叫猛药,你这是要把病患逼得诱发个体非特异性反应不可。

  以薛三叔那暴脾气,真要是到了那个程度,因为极度的愤怒而造成的后果,那是绝对不可想象的。

  “薛二叔,你又不是不知道薛三叔那脾气。你这么搞,我很担心会出人命你知道不知道?”

  薛万均冷静了下来,喝了一口羹汤,满脸愁容地道。

  “那怎么办?老夫总不能天天陪着他看纸片女人吧?”

  程处弼摸了摸自己的下颔,看到薛万均愁眉不展的模样,也皱起了眉头,开始诱导式发言。

  “其实依小侄之见,薛三叔还没有说看到陌生女性,就害怕得瑟瑟发抖或者是愤怒得想要抄刀子捅人的地步。”

  “那就说明,可以尝试着让薛三叔去接触女性,但问题在于,想要解决薛三叔的恐女症。”

  “那就需要有一位十分善解人意,同时又还能温柔如水的陌生女子。

  解开他的心扉,让他敢于勇敢的面对女性。”

  薛万均两眼一亮,大巴掌拍在案几之上直接就乐出声来。

  “为何必须是陌生女子,我让他嫂子开解他不成吗?内子就是一位大方得体,善解人意的温柔女子。”

  程处弼看到薛万均自以为得意的模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乐意地道。

  “薛二叔,这不一样的好不好,咱们可是为了让薛三叔拥有敢于直面陌生女性的勇气。

  为他日后能够娶上媳妇而努力。他跟嫂子再熟,又能如何?”

  “……”薛万均咧着个大嘴半天作声不得,对啊,老三跟自己媳妇再熟又能怎么的?那可是自己媳妇。

  薛万均抹了把脸,一脸蛋疼地看向程处弼。

  “贤侄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有是有,就是不知道薛二叔你乐不乐意让薛三叔去尝试。”

  “只要能够让老三不再畏惧,乐意去相亲娶上媳妇,老夫有什么不乐意的。”

  薛万均大巴掌一挥,斩钉截铁地道。

  “那,小侄倒是有一个想法,至于妥当与否,还请薛二叔你品评一二……”

  程处弼一脸鬼鬼祟祟地凑到了薛万均的跟前一阵嘀咕。

  薛万均一脸震惊地扭过了头来,看向程三郎,脑袋摇得跟泼浪鼓似的。

  “贤侄你这也太过份了吧?我家老三还没成亲,若是,若是坏了名声那还了得。”

  程处弼一脸黑线地打量着这位死脑筋的薛二叔,看来亲爹吐槽老薛家都是一根筋这话还真没说错。

  程处弼只能摊开双手,开始摆事实讲道理。

  “首先,薛三叔有媳妇吗?没有,他能娶得上媳妇吗?有恐女症,娶不了。”

  “治不好病,他就娶不上媳妇,你说该怎么办?”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