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老子出手,一口一个小李子

2021-05-10 作者: 江边鱼翁
  第648章 老子出手,一口一个小李子
  这个梳着中分头的男同学,叫张敏强。

  以前读书的时候就听说他的家里特别有钱,而且是魔都本地人。这次李权结婚,并没有邀请此人,可能是从谁那里得了消息,这才跟着其他同学一起过来喝喜酒。

  对于任何一位能够赶来参加婚礼的同学,李权都是发自内心的欢迎。

  不管他们抱有什么目的。

  哪怕明知道这些人知道李权现在发达了,想要过来巴结,以便今后得到李权的关照。

  李权依然欢迎。

  “院长怎么了?我即便当了世界联邦总统,校长仍然是我的校长,胡老师也还是我的班主任老师,你们还是我的同学,韩东还是我最好的朋友。”

  李权的一席话,引来了满堂喝彩。

  “好,这话说得太好了!做人不忘本,飞黄腾达了也还记着师恩,念着过去的友情,这才是有德之人该有的样子。”

  校长拍手称赞,对李权的人品大为赞赏。

  “君子以厚德载物,李权同学,你做到了!老师感到特别欣慰。”班主任老师也是动情的看着李权。

  他或许也没想到,李权在学校读书时平平无奇,不料走进社会后,快速崛起,迅速成为了社会的栋梁之材。

  更难得的是,李权发迹后不忘师恩,不忘旧友,着实令人敬佩。

  “呵呵,我其实也就只是随口一说。我前几天还看到韩东在送外卖,多少有些给我们灵枢学院丢人。好歹是个医学专业的大学毕业生,你说做什么工作不好?非得做个外卖员,难道就不怕丢人?”

  张敏强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与韩东过不去。

  甚至包藏祸心的把韩东的老底都给揭穿了。

  韩东在当外卖员,这件事一直不想被熟人知道。甚至就连李权这个好兄弟都一直瞒着。

  李权也从未拆穿过。

  人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

  越是混得不好的时候,越看重面子,越想要一份尊严。

  反倒是那些真正混得好的富豪,从不会在意自己穿的是不是名牌,不会在意吃饭一定要在五星级酒店。

  因为他们的资产就是最大的底气,就是他们的面子。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韩东的脸上。

  他们有着震惊、不解、甚至有几人还有一丝轻视。

  只是李权当众表明韩东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没人敢当面嘲笑韩东。

  不过现场的气氛多少有些尴尬。

  甚至出现了短暂的冷场。

  韩东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最不想被同学、熟人知道的事情,被张敏强无情的当众揭穿,韩东羞愧难当,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

  等于把他放在火上烤。

  而且还是不着寸缕的那种。

  太伤人自尊了。

  “李权,我还有点事,今天就先走了。谢谢你的盛情款待。”

  韩东已经无脸再呆下去。

  尽管十分气愤,他却碍于张敏强的势力,只能忍气吞声。

  准备默默承受今天的羞辱。

  “当外卖员就是忙,听说迟到一分钟都会被客户投诉。只能像孙子一样恳求客户别投诉。韩东,看在咱俩同学一场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份体面点的工作。到我爸的公司看门,给你开六千一个月。”

  张敏强仍然不肯放过韩东。

  继续羞辱着韩东。

  他只顾着一时快意,却没有发现李权的脸色已经冰冷得吓人。

  “张敏强,杀人不过头点地。当初在学校读书时,我是骂过你,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也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逼人。要不是看在今天是李权结婚的大喜日子,我非骂你一顿不可。”

  韩东气得浑身直哆嗦。

  张敏强当着这么多同学,老师,甚至校长、李权的面,不断揭韩东的丑。

  把韩东气坏了。

  “你个臭送外卖的,还敢骂人?你就只有被骂的份,懂?”

  张敏强可能借着酒劲,与韩东对上了。

  而且特别强势。

  恨不得一脚韩东踩进烂泥坑。

  “送外卖怎么了?靠自己的劳动吃饭,我不觉得有什么丢人。”

  李权出声了。

  好兄弟被别人踩,他早就看不过眼。

  不管张敏强出于报复也好,还是想要显摆一下身份也罢,总之拿韩东当踏脚石,那是找错了对象。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

  踩韩东就是没把李权放在眼里。

  “东子,你不用走,咱堂堂正正做人,靠自己的劳动和本事吃饭,比那些靠着父辈余萌,作威作福的人强上万倍。”

  李权一把拉住韩东,然后目光冰冷的看向张敏强。

  “来者皆是客,本来我不应该赶客人。但是孔子有言,道不同不相为谋,志不同不相为友,我与你不是一条道上的人,请吧!”

  李权直接下了逐客令。

  不管这个张敏强的来头有多大,李权绝不惯着这种人。

  更不会怕他。

  “你……为了一个送外卖的,居然要跟我翻脸?李权,亏你还是一个成功人士,连起码的利益权衡原则都不懂。我家的公司可是魔都最大的药材供应商,你得罪我,惠尔医院以后进药的价格至少涨三成。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炎黄药业也与你有些关系吧?

  如果我家断了炎黄药业的药材供应,它立刻就得停产。

  然后面临各种订单违约赔偿,这个损失有多大,你自己去权衡。

  现在就问你一句,到底是要我走还是要他走?”

  张敏强喷着酒气冷声道。

  正如他所说,炎黄药业确实与他家的公司有着合作关系。

  药材供应商本身就不多,张敏强家的绿森药材公司,靠着过硬的关系,以及做得早,在药材供应领域,属于魔都的龙头企业。

  “威胁我?”

  李权的眉头挑了挑。

  他看向坐在不远处的何有龙。

  “何哥,这位绿森药材公司的少东家威胁我,说是如果我今天不顺着他,以后给惠尔医院供应药材就要涨价。还会停止供应药材给炎黄药业。你看这事咋整?”

  公司毕竟不是李权一个人的。

  何有龙从来都是一个不信邪的主。

  这个张敏强竟然敢威胁断掉炎黄药业的药材供应,这不是找抽吗?

  “哦,这是又来了一个坑爹货吗?”

  何有龙的眼睛一眯,脸上的表情却更显温和平静。

  大佬行事,一向如此。

  脸上却平静,越要小心。

  “张昆来了没有?”

  何有龙的目光扫过大厅内的众多宾客。

  只可惜宾客实在太多,想找一个人太难了。

  “何董,我好像看到张总来了。不过具体坐在哪一桌,我就不清楚了。”张秘书小声道。“要不我赶紧给张总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处理一下?”

  张秘书姓张,绿森药材公司的总经理张昆也姓张。

  都说同一个姓,五百年前是一家。

  张秘书明显有着一丝关照张昆的意思在里面。

  “赶紧打吧,今天是我李老弟的大婚之日,应该喜庆,张昆的儿子在这里闹事,太不像话。”

  何有龙亲自出手的话,估计会连着张昆一起拍到地上。

  现在也算是给张昆留了一些情面。

  “李权,你非得跟我翻脸是不是?告诉你,今天我过来参加你的婚礼,可是给足了你面子。为了这么个送外卖的朋友,得罪我这个生意合作伙伴,值得吗?”

  张敏强仍在喷着酒气,耍着酒疯。

  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快步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对着张敏强的后脑勺就是一下狠的。

  啪!
  “哎哟,哪个王八蛋打我?”

  张敏强怒骂着回头查看是谁敢打他。

  结果这一回头。

  啪!
  又是一下狠的。

  然后耳朵被揪住了。

  “啊哟啊哟,爸,您轻点,轻点……耳朵都快被您拧断了!”张敏强呼痛的同时,连连告饶。

  “还知道痛吗?叫你给老子惹是生非。给我回家面壁思过去,酒醒了后,赶明儿给我向李院长、何董事长道歉。”

  张昆在儿子面前,很有威严。

  揪着张敏强的耳朵,愣是把人往外拖。

  “你个小王八蛋,没看到大华连锁药店是怎么死的吗?就是章董事长的儿子惹了李院长。你想要坑爹,那就给我滚回家跪榴连去。”

  看到这一幕,众人一个个捧腹大笑。

  原本婚礼上的闹剧,变成了喜剧。

  李权与苏菲都笑了。

  韩东的气也出了,同样露出了笑容。

  “东子,送外卖是个很好的工作,你先送着。多积累经验。我准备开一家同城配送药品的零售公司,正好需要熟悉魔都的路线,又懂得医学知识的专业人才。到时候还得请你来挑大梁。”

  李权笑着对韩东说道。

  快餐业务极度发达。快递业务同样发达。

  唯独药品同城配送这一块,几乎还是一片空白。

  不是没有这方面的需求。

  而是缺乏这方面的专业人才,那些资本大鳄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让他们在市场差不多还是零的时候投资,他们才不会干。

  就像以前的共享单车,当它有人开始做,并且在国内迅速发展时。各大资本纷纷出手,都跑出来瓜分蛋糕,争夺市场。

  “这,这是真的吗?”

  韩东激动的问道。

  “自然是真的。有很多病人,生病以后,因为种种原因不方便出门买药。有时候,如果病人得了急病,家里又没有人陪护的情况下,很容易死亡。

  如果我们真的能把药品急送这个业务做起来,病人发病后,再也不必担心家人没在身边。

  只需一个电话打过去,立刻就能有专业送药员把药品送上门。

  并且可以根据病人的情况,给出下一步建议。

  服药后直接在家里休养就行,还是需要前往医院救治,都能做到精准、专业。”

  李权把自己的大致想法说了一下。

  手里面有了大量资金后,李权想要做一件什么事情,也就变得空易了许多。

  ……

  小插曲过后,李权继续与苏菲一桌桌敬酒。

  每敬一桌,宾客们出于尊重,都会站起来举杯。

  可是当李权敬到何有龙旁边那一桌时,为头的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却是一脸倨傲的坐在那儿。

  甚至当李权举杯敬他们这一桌所有人的时候,此人仍然低着头只管吃菜。

  李权心中暗自纳闷,这名中年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穿得花里胡哨不说,还把头发染了一部分黄色。

  李权搜肠刮肚,绞尽脑汁也不记得这样一个人物。

  难道又是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还真有这种可能。

  因为李权现在已经出名了,难免有一些想要巴结他的人,主动上门喝喜酒。

  “小李是吧?”

  中年男子抬头淡淡的瞥了李权一眼。

  “听说你不但是惠尔医院的院长,还研制出了多个药方,是炎黄药业的大股东之一?”中年男子把李权的底细摸得很清楚。

  此人说汉语时,居然显得有些拗口。

  有着外国人的说话味道。

  “请问你是哪位?”

  李权对这名男子显然有着一丝不满。

  因为尊重是相互的。

  此人不但在李权敬酒时无动于衷,摆着一副臭架子,坐在那儿。

  更是一口一个小李的叫着。

  分明就是心存轻视,瞧不起李权。

  “自我介绍一下,华夏药品外贸公司的董事长袁波。”男子原来是个做药品外贸生意的,怪不得会主动赶来参加李权的婚礼。

  “袁董事长找我有事?”李权不动声色的问道。

  “嗯,准确的说,应该是你与何有龙有事找我才对。”袁波依然一副倨傲表情,口气也是很大。“我就明说了吧,我知道你们炎黄药业生产的药物,目前并没有在海外销售。当然,神农集团尝试过,但是失败了。

  在国外想要卖药,如果没有过硬的关系,压根不会让你卖。

  我有这方面的资源,不知道小李子是否愿意谈谈合作?”

  袁波相信李权不会与钱过不去。

  他用轻描淡写的随意语气问道。

  “做外贸吗?很抱歉,我已经与另外一家公司合作了,所以不可能再与你们公司合作。”李权已经把这一块的业务外包给了萧纪。

  反正到时候有钱大家一起赚。

  “哦,国内做外贸药品的公司本就不多,有资格的就那么几家。不知道你们与哪家公司合作呀?”袁波问道。

  “这是商业机秘,无可奉告。”李权摸清了对方的底细,也就没有再客气。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