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282.生日(1)

2021-04-07 作者: 掠过的乌鸦
  第282章 282.生日(1)

  原以为那天的对话到此结束,距离放学还有十分钟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想着可能又是斋藤惠介因为游戏的事找自己,渡边彻起身走过去——照顾九条美姬的洁癖,现在他尽量不让人进入私人化的人类观察部。

  打开拉门,站在门口的是娇小可爱的短发女子高中生。

  “前辈,渡边前辈!”

  “双簧管有什么问题,等指导时间再问。”渡边彻作势关门。

  就在那一瞬间,堀北真衣仗着身材娇小的优势,溜进了人类观察部。

  渡边彻可以伸手拦住她,但在‘触碰女生身体’和‘让女生进人类观察部’之间稍稍犹豫,他选择了后者。

  “清野学姐,下午好。”堀北真衣一边打招呼,一边好奇地打量社团教室。

  书架、冰箱、电视机、游戏机、沙发,还有悬挂女仆服的衣架,这些东西让她目不暇接。

  “下午好。”清野凛淡然地回应,摆出一副别跟我说话的姿态。

  渡边彻关上门,给堀北真衣拿了一张以前一木葵她们坐的椅子。

  “谢谢前辈。”

  “有什么事?”渡边彻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随手打开《怦然心动》。

  “前辈!”堀北真衣手按在《怦然心动》的封面上,“放学后和我去约会吧!”

  “抱歉,我对年纪比我小的女生不感兴趣。”渡边彻抽出书,补充道:“除了我家K桑。”

  “那清野学姐怎么办?对了,学姐她和你同一天生日,不在年纪比前辈小的范围。”

  “堀北同学,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清野凛看着手里的书说,“比起他家的K桑,他更喜欢我。”

  渡边彻扭头看她:“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有说错吗?”清野凛抬起头,微微歪着头问。

  “.错是没错,但那只是暂时的,很快我就会更爱K桑。”

  清野凛失去兴趣,视线回到书上,嘴里说:“完全不可能的事,你做不到,放弃吧。”

  不和她争辩,渡边彻看向一脸好奇的堀北真衣:“事情已经结束了,你回去吧。”

  “嗯——前辈怎么比以前冷漠了?”

  “怕你爱上我。”

  “因为这个吗?”堀北真衣惊讶地说,“可是我已经爱上前辈了!”

  “那就趁早死心,对了,从今天开始我不会指导你了。”

  “讨厌啦,人家只是开玩笑,前辈你太无情了!哼!”堀北真衣撅起小嘴,“清野学姐,放学后我们去约会吧,我放弃前辈了!”

  “没空。”清野凛想都没想地拒绝了。

  “啊——”堀北真衣气馁地哀嚎,“清野学姐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无情。”

  说完,她立马捂着嘴,害怕地看着清野凛。

  “前辈,渡边前辈,”她压低本就娇小的身体,偷偷说:“清野学姐不会生气吧?”

  “这点你可以放心,她从来不生气。”渡边彻语气充满自信。

  “这样啊,那太好了。”堀北真衣拍着小胸脯,“呼,吓死我了,差点以为要被学姐讨厌了。”

  “虽然不生气,但她会闹别扭,一旦她闹别扭……”

  “很可怕?”堀北真衣小动物般圆滚滚的眼睛盯着渡边彻。

  “可怕?她一直很可怕,和闹不闹别扭没关系。”

  堀北真衣认同地点点头,随后连忙摇头。

  她跳过这个本身已经很可怕的话题,问:“那学姐闹别扭会怎么样?”

  “怎么说呢——”渡边彻手指敲打《怦然心动》,“可爱,很可爱,超级无敌可爱,简直想让人一直惹她生气,让她一直闹别扭。”

  “那个,”学妹举起手,“前辈,我一直在有一个问题,难道前辈你是抖M吗?”

  “是。”

  “.”刚准备回答的渡边彻,扭头看向看书的清野凛。

  警告玩之后——自认为,他收回视线,对堀北真衣说:

  “这不是抖M不抖M的问题,为了你喜欢的人,喜欢你的人,改变自己是必须的。”

  “前辈!”堀北真衣崇拜地睁大眼睛,“您一定经历过很多修罗场,找借口的能力好强!”

  渡边彻扭头对清野凛说:“这孩子会说话吗?

  “渡边同学,”清野凛说,“要想变得了不起,必须习惯并且主动去听自己不喜欢的实话。”

  “真的不会说话,我是说你们两个!”

  “嘿嘿嘿~”堀北真衣发出特有的耿鬼偷笑。

  “我没在夸你。”

  “知道啊,不过在前辈这里,能和清野学姐一起挨骂,说明我和前辈亲近啊。”

  “马上放学了,没事赶紧回去。”渡边彻开始赶人。

  “其实我邀请前辈跟我约会,是想给你买生日礼物,顺便想从前辈这里咨询建议,看清野学姐喜欢什么。”

  “生日礼物?”

  “嗯。”堀北真衣双手放在百褶裙和椅子之间,“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对清野学姐的喜好一无所知,只有渡边前辈才能从本人哪里问出些什么,其他人根本不行,连搭话都很难。”

  “原来如此。”渡边彻点头,“我可以帮你,但”

  “不用。”清野凛突然开口,“我不会收你们的礼物。”

  “但是大家都准备给学姐送礼物,有的学姐甚至已经买好了。”

  “那请你转告她们,我不需要。”清野凛事不关己地回答。

  堀北真衣偷偷拽了拽渡边彻的袖子:“前辈,你劝劝学姐,这样会从受欢迎,变成被讨厌的。”

  “对了,我也不收。”渡边彻拽回自己的袖子,“不知道有没有人送我礼物,如果有的话,也请你帮忙转告。”

  “诶——为什么啊?!前辈你情人节不是收了巧克力吗?”

  “你怎么知道?”情人节是二月份的事,那时候渡边彻还是高一。

  “前辈的事,大家都知道。对了,前辈,据说在白色情节的回礼上,你一共花了几十万円,是真的吗?”堀北真衣好奇道。

  “真的。”渡边彻说,“所以我不收礼物,回礼的花费太大,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前辈是担心学姐一个人不收,被孤立讨厌,所以自己也不收,替学姐分担压力呢。”

  “她被讨厌,被孤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在乎自己的钱。”渡边彻说。

  “好吧,那我呢?我送的礼物前辈总可以收吧?前辈一直指导我双簧管。”堀北真衣可怜兮兮地眨眨眼睛。

  “一视同仁,不收。”

  这时放学铃响了,堀北真衣只好放弃撒娇,赶紧跑回吹奏部,把消息转达给那些准备去买礼物的部员。

  “你没必要这么做。”清野凛合上书,把它放进书包。

  “也不全是为了你。”渡边彻作出同样的动作,“我清楚自己的魅力,有时候只是随便一笑,就会有人会错意,所以还是跟你一样,不受欢迎一点比较好。”

  “不受欢迎?”清野凛将书包跨在肩上。

  “你理解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就行,措词怎么都无所谓。”

  “懦夫。”她走出社团教室。

  “懦夫?”渡边彻跟在后面。

  “不敢正面骂我,只想着用这种方式趁机调侃我一下,不是懦夫是什么,门锁了。”

  渡边彻接过钥匙锁门:“说了那只是措词的不严谨,而且我发过誓,这辈子不骂人,不说一句脏话。”

  “呵,「东京帅哥」的誓言。”

  “你再瞧不起「东京帅哥」,我真要骂你了。”

  锁好门,清野凛摊开白皙的手掌,渡边彻把钥匙放在上面。

  两人朝楼梯口走去,迈入六月,放学时的窗外不再是夕阳,天色依然明亮。

  “骂我?我有点好奇。「东京帅哥」是懦夫,可以了,骂来听听。”

  “你让我骂就骂?你是我的谁?”

  “果然是懦夫。”

  “你这除了可爱、聪明、诚实、头发好看、声音好听、腿美、腰细、善解我意外,一无是处的女人。”

  清野凛手抵下巴,笑着说:“说这么多,为什么不直接说‘我爱你’呢?”

  “.我在骂你,清野同学,而且朋友之间不会说那个词。”

  “你坚持的话,那就是骂和朋友吧。”清野凛不在意地放下手。

  “本来就是骂和朋友。”

  两人走出校舍,来到通往橡树与校门的道路,右手边是灰尘漫天的棒球场。

  渡边彻看见国井修和一堆人站成一排,对着西落的太阳,教练吹一声口哨,他们便使劲挥一下球棒。

  “幸好我只是挂名。”渡边彻说。

  “如果你以后真的打算从政,了解棒球,在甲子园积攒名声,说不定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提供一点点帮助。”

  “好主意,今年的夏甲冠军非我莫属,明天开始努力。”

  “谎言。”

  “但我不能轻易上场,必须等他们陷入苦战,比如说球队在第八局,即将被提前淘汰的时候,我作为第四棒,拿着球棒上场,一击全垒打力挽狂澜,或者作为投手,投满整个赛季,一直投到夺冠。”

  “我不了解甲子园,仔细说说。”

  “我也不懂。”渡边彻说,“这是国井那家伙整天梦寐以求的场景,我只是复述他的话。”

  “原来是做梦。”清野凛点头。

  “这不当然嘛,现实哪有这么热血的个人英雄主义故事。”

  “如果是你的话,我会相信。”清野凛说,“虽然对运动不感兴趣,但现在突然期待那样的场景,想看你力挽狂澜的样子。”

  “快收回去!”

  “嗯?”

  “你可是神灵少女,说了的事,绝对会发生,我已经不想再受欢迎了。”

  “我期待着。”

  到了四谷站,两人分开。

  渡边彻没有搭乘开完「信浓町」的中央线,而是出了月台,乘坐出租车去了「竹下通」。

  「竹下通」是一条购物街,如果找不到合适的物品,还可以去毗邻的「表参道」,那是清野凛经常购物的地方。

  他在准备明天给清野凛的生日礼物。

  想过送【幸运挂件】,但总有种感觉,一旦送出去,他坚决的决心,会出现崩溃。

  黄昏下的「竹下通」人潮不多不少。

  迎面走来的东京女郎,已经早早穿上轻薄的裙子,或性感,或时尚,或长裙,或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裙。

  有三个偶像穿着的少女,正在拍摄节目,有人扛着摄影机对准她们。

  她们表情夸张地说着“好吃”、“超好吃”,嘴里吃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像是炸串,像是糖葫芦。

  渡边彻走进她们身边的帽子店时,最左边的偶像少女看了他好几眼,被另外两人提醒在直播,才注意自己的视线。

  一无所获从帽子店出来,他又拐进一家饰品店。

  一家接一家,天色变黑,「竹下通」亮起街灯,他放弃了。

  样式好看的自然不少,但价格太便宜,虽说清野凛不在乎钱,但那是因为她很有钱,再怎么,送大小姐这些便宜货也不合适。

  又不是什么矫情的电视剧,清野凛大小姐不会因为他请客吃了路边的乌冬面而感到幸福——在名古屋时就这么干过,大小姐对此没有任何感想。

  「表参道」也不去了,干脆直接地杀向「银座」。

  考虑到她那头惹人喜爱的长发,渡边彻在一家相当高端的发饰店,看中一条蓝色的发圈。

  白色的价格标签上,用黑色字体写着:十五万円。

  价格很便宜,但考虑到只是一个发圈,送给清野凛勉强过得去。

  “麻烦帮我包起来,”渡边彻对店员说,“是送人的生日礼物。”

  “好的,请您跟我来。”

  三分钟后,拿着打包好的发圈走出店,想着好不容易来一次,去水果店买些高端水果给明日麻衣小泉青奈,在下楼的时候,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是清野凛。

  她没有回家,依然穿着校服,径直走进一家男士珠宝店。

  渡边彻悄悄跟过去。

  等他从外面往里偷窥,看见清野凛站在袖扣的柜子前,手抵下巴沉吟着,店员给她介绍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清野凛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指着玻璃柜里的一款。

  店员拿给她,她看了看,在神川校服的西装外套上比划了一下,摇摇头,又让店员给拿了另外一副。

  周围人已经在意起他偷窥的动作,渡边彻只好离开。

  ‘袖扣啊,我夏天不穿外套,为什么不买四季都用得上的东西呢?生日礼物上,我赢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