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这就是一个漏洞

2021-09-20 作者: 腼腆的小猪
  第830章 这就是一个漏洞

  另一边,白冰冰看着夏杰依旧是那一副榆木脑袋,对于自己的表示一点儿都没有听明白,此刻也是放弃了,选择离开教室。

  见到自己心仪的女神离开,那一群追求者们非但没有跟着白冰冰离开,反而在见到白冰冰离开之后,立刻朝着夏杰的方向挤了过去!
  要知道,此刻夏杰的身边,人山人海,至少围了三四层的人,即便是这样,也拦不住这一群追随者们的热情。

  “你们干嘛呢?!不是说周末要去玩的么?”白冰冰对着离开自己的追随者们说道,此刻十分不理解。

  “小白,不好意思,我刚刚已经被夏教授渊博的学识给吸引了,人家半年才来这么一次,而周末下周就可以出现,我不想浪费这么一个求学的好机会。”

  “是啊,经过夏教授的一番点拨,让我对华夏历史又一次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就好像是当初我主动选择的这一个专业一样。”

  “我倒是没有主动选择历史这一个专业,我是为了上京城大学,被调剂过来的。但是夏教授简单的点拨之后,让我对于这个专业,第一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听了夏教授的课程之后,我一下子觉得蹦迪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了,只有学习,才是我最大的兴趣爱好!”

  看着之前如同舔狗一样的追随者,此刻仿佛都像是入了魔似的,先前对于自己那一副毕恭毕敬、有求必应的态度此刻烟消云散,让白冰冰顿时气的跺脚!
  白冰冰这辈子也不会想到,能够影响到她在京城大学吸引力,将她的追求者全部夺走的,居然不是学生,而是一位老师,甚至还只是一个男老师!

  在白冰冰看来,这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屈辱!

  虽然自己也很喜欢夏杰,但是看到如此多人都喜欢他,甚至有着比自己更加热情的态度,让白冰冰感觉,这一个教室,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转身离开了此刻喧嚣的教室之中。

  而在教室之中,夏杰在回答不少学生们的问题之后,也选择了离开。

  刚一出门,金灿毅便已经在门口等候着了。

  “夏教授,看来下午这一堂课,真的挺辛苦的呢。”金灿毅笑了笑,对着夏杰说道:“我在京城大学授课这么长的时间里,第一次见到又如此之多的学生来听课,还是历史领域的课程,实在是生平所见。”

  “我也没想到,京城大学的学生们居然如此热情,我还以为今天是周五下午,大家都想早点儿休息休息,全都选择跷课了呢。”夏杰对着金灿毅回应道。

  “这就是夏教授您的魅力所在呀。放眼整个华夏,能够将课堂硬生生变成了追星现场的,也就只有您了。”金灿毅丝毫没有吝啬对于夏杰的夸奖,在他看来,这也并不是夸奖,只是简单阐述了一个事实罢了。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之后,夏杰也回到了下榻的酒店,稍作休整,等到明天便启程回到卧牛村。

  尽管曲云霄和金灿毅都竭尽所能,想要让他多留下了一段时间,可是夏杰去意已决,两个人也不好再继续阻拦。

  ……

  卧牛村,砖厂之中。

  琼斯已经接近一个星期没有合眼了。

  此刻的他,已经制作出了一个完美的机芯,用的全都是华夏的机关术。

  对于他这么一个外来人而言,这已经算是非比寻常的成就了。但是琼斯却还感觉远远不够,仅仅只是让机芯转动,这并不是他想要的最终结果,只有精度和动能,都达到了完美无缺的程度,才能算是将华夏的机关术,发挥到极致的程度。

  然而,最后一个齿轮,却像是如鲠在喉一般,让琼斯陷入了冥思苦想:这一个齿轮的形状,无论是做成什么样子,感觉都不是很合适,都会损耗原本机芯所产生的动能,在经过几千次旋转之后,依旧会出现不精确的情况。

  其实,来自于瑞士的手表,确实也会出现这种走时不准的情况。毕竟机械表和电子表不一样,没有电能的支撑,无论机芯再怎么完美,都会有一定程度的误差存在,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个误差只会越来越大,这已经是大家都知道的东西了。

  然而,此刻的琼斯不信邪,在他看来,华夏的机关术,一定可以解决这么一个难题!
  而在琼斯研究的时候,夏杰也回到了卧牛村,当从夏长江那里得知,琼斯已经在砖厂呆了快一个星期了,放下东西之后,立刻也来到了砖厂!

  当看着满眼血丝的琼斯时,夏杰开口说道:“琼斯,虽然专心在工艺制作上是一件好事情,但是也不能透支自己的身体来做这件事情啊。”

  见到来的人是夏杰,琼斯放下了手中的各种零件,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对着夏杰回应道:“夏教授,我感觉就差一点儿,我就完成了整个机芯的锻造了。”

  闻言,夏杰看了看琼斯此刻制作的各种机械部件,仔细端详了片刻,摆了摆手,对着琼斯回应道:“琼斯,你在制作这些零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最后一个零件,怎么做都不合适,是不是因为之前的步骤,出问题了。”

  夏杰的话,让琼斯顿时汗毛竖起!

  “夏教授,您的意思是,我从一开始就做错了么?!”琼斯有些激动,这一个结果对于他而言,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自己熬了如此多个昼夜,所制作出来的这些零件,到头来居然全是错的。对于这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而言,这无疑是一个能够让他自闭的结果。

  见到琼斯如此激动,夏杰脸上却依旧是那一副淡然的样子,让琼斯感觉到,事情似乎也没有那么糟糕,于是便接着询问道:“夏教授,我知道您肯定看出了什么问题,您可以告诉我,问题出在哪里了么?”

  “我直接告诉你,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以你现在的精神状态来说,就算是我告诉你了,你也肯定没有办法专注解决这么一个问题,你的精力已经透支太多了。”夏杰对着面前的琼斯说道。

  听到夏杰这么说,琼斯顿时感觉一直支撑着自己的信念“就快完成”,在此刻瞬间土崩瓦解,而那一直因为信念所抵御着的疲劳,也在此刻瞬间袭来,让琼斯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力气回到自己的住所,直接就在砖厂躺了下来。

  见到眼前这一位来自瑞士的小伙子如此拼命的研究华夏的机关术,夏杰只是摇了摇头,找了个干净点的床板,将琼斯放在上边,而后给他盖上了被子,便离开了砖厂。

  回到夏长江的院子,见到夏杰回来,老爷子立刻问起了关于琼斯的情况,对于这一位瑞士来的小伙子,十分的关心:“小杰,琼斯怎么样了啊?他不会入魔了吧?”

  “没有,他就是以为自己快完成了,所以就想要一直坚持着完成手中的机芯。”夏杰顿了顿,接着说道:“可是,我刚刚前去查看了一下,发现他距离完成,确实很近,但是出问题的,并不是最后一个零件,而是中间部分的零件。”

  听到夏杰的话,夏长江面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身为工匠,夏长江自然也是知道夏杰所说的意思。

  现在琼斯认为自己已经制作完毕了,但是在制作的过程当中,有一个零件,并没有完完全全按照设计图的标准制作,从而导致后边的零件便是正确,也没有办法达到想要的效果。

  这样的情况,在手工制造业来说,尤其是精密的手工制造业来说,是十分常见的情况。

  不过,通常出现这样的情况之后,对于每一个制作人来说,都是十分致命的,这就意味着他们需要重新排查,看一看问题究竟是出在了什么地方。

  “唉,看来琼斯这小子,还有很长的过程需要努力啊。”夏长江不由得感叹道:“虽然他已经很拼命了,但是碰上了这样的事情,确实要从头排查了。”

  “是啊,由上千个零件组成的完美机芯,想要重新排查一下,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夏杰对着夏长江回应道:“不过,对于这样一个结果,我并不是很意外。”

  在夏杰看来,想要依靠机关术做出一个完美的机芯来,本来就是踩钢丝的行为:每一个零件的精度和大小,都需要经过在设计图上的严谨推敲之后,才能够投入生产。

  而在生产的过程之中,因为完完全全用的是手工,若是没有达到一定的要求,手工的精度做不到设计图上边所绘制的程度,那么这一个零件即便是做出来,也完完全全用不了。

  毕竟,设计图和实物之间的差别并不小,其中的误差和损耗,在构思机芯的时候,就需要好好思考、提前准备才行。

  ……

  当琼斯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到了下午。

  看来,整整一个星期的不眠不休,让他的体力已经到达了极限,这一睡,便过去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

  匆匆忙忙吃了点儿东西之后,琼斯便来到了砖厂,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将手中的机芯完成,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当琼斯来到了砖厂之后,看到夏杰正端详这自己的设计图。

  “夏教授,是不是我的设计图,从一开始就错了啊?”琼斯对着夏杰询问道。

  虽然琼斯在绘制这一张设计图的时候,花费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才将机芯的概念设计图,以及位置、运行模式等等细节确定下来,可若是最终不能够让机芯转动,前边所有的努力,也都只能是白搭。

  “设计图的话,倒也没有什么可以点评的地方,看来你的机关术学的还不错,从设计图上看,这将会是一个不错的机芯,而且用的都是华夏的机关术,多次转动之后的误差,也远远小于瑞士机械表的误差,这点还是值得肯定的。”夏杰对着琼斯说道。

  得到了夏杰这样的评价,对于琼斯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肯定,脸上顿时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回应道:“多谢夏教授,我以后一定继续努力,争取将机关术完完全全掌握!”

  “有这样的想法很好,但是在制作的时候,要保证每一个零件,都能够按照设计图,完美的做出来。”

  夏杰对着琼斯说道:“你现在最后一个零件,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做法,也完完全全放不进之前预想的位置,这很明显就是一个漏洞。”

  “这个漏洞,正是因为之前的零件,从第一个错误开始,就一直放置在了错误的位置,导致最终到了快要完成的时候,遇到了大小不合适,位置不合适的情况,很显然,这种情况就是因为中间的零件出现了一些误差。”

  夏杰说完之后,琼斯顿时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尽管需要重新拆开机芯,重新组装这上千个零件,但是对于琼斯来说,只要能够完成这一个完美机芯的锻造,那么中间所遭遇到的任何困难,那都不是困难!
  毕竟,相对于自己在瑞士所遭受到的白眼和冷漠来说,这些困难,都显得微不足道。

  要知道,琼斯因为瑞士军刀的事情,很大程度上,已经被全部的瑞士人所敌视了。尽管唐刀确实更加优秀一些,但是那些高傲的瑞士人,总是以瑞士军刀那傲立于世界的销量,吹嘘自己到底有多少本事。

  很显然,当看到琼斯所宣传的华夏唐刀,比瑞士军刀优秀这么多的时候,瑞士的工匠们脸上的表情,将会变得如此精彩。

  而现在,琼斯依旧在坚持着自己的观点,认为瑞士的机械表之所以能够闻名世界,那是因为华夏的机关术没有做成机械表的机芯罢了。

  尽管依旧面对不少白眼和嘲笑,但是琼斯心中那对于更高水平工匠的追逐,让他能够忍受着常人所不能够忍受的压力,也因此获得了一往无前的动力。

  看着面前琼斯如此投入的样子,夏杰微微颔首,转身离开了砖厂。

  自己已经将可以说的东西,都告诉琼斯了,至于到最后能不能够将机芯开发出来,这完完全全就是琼斯自己的水平和运气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