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快穿之男配大佬上线中 > 第533章 朕的大宣,亡了57

第533章 朕的大宣,亡了57

2022-06-23 作者: 水乡月雨
  第533章 朕的大宣,亡了57
  那些上奏折的官员跪在过道中,此刻伏倒在地连连告饶。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臣知错,陛下饶命!”

  大臣的告饶声响彻在大殿中,但很快那鬼哭狼嚎的声音便在殿外戛然而止。

  叶仲景杀鸡儆猴后扫视下首伏跪的众人,眼神冰冷压下心中的怒火坐回龙椅,双手放在把手上。

  “众爱卿, 如何看?”

  如何看?
  当然是睁着眼睛看。

  但这样硬气的话他们可不敢说。

  “都哑巴了?”

  叶仲景凤眸微眯,殿中的气压更低了。

  有不少大臣已经额头冒汗两股战战。

  帝王的怒火往往是用鲜血抹平的。

  哪怕有了前车之鉴,大殿之中还是落针可闻。

  现在还能保持冷静的便只有站在文武大臣之首的二人了。

  “陛下,臣愿往。”

  终于在叶仲景的眼神示意下大将军萧靖站了出来。

  站在萧靖右侧的丞相徐明旭低着头一片平静。

  这不过是一场君臣之间压制朝廷人心的戏罢了。

  徐明旭总能掌握好时机踩在叶仲景发怒的底线上站出来。

  “臣附议。”

  清润的嗓音犹如山间清泉,徐明旭的话让此刻伏跪的众人如听仙乐。

  叶仲景似乎是怒气未散,将手中的奏报随手扔在徐明旭的面前,看着跪着的徐明旭, 心情更不好了。

  徐明旭的规矩挑不出一丝错漏, 叶仲景讨厌京都的人,尤其是和王家有关系的人。

  不巧,徐明旭所在的徐家也是其中之一。

  若不是王家的老不死,帝位早就是他的了,哪里还轮得到几个小兔崽子作乱到他头上。

  叶仲景杀心再起,但最终还是在袖中死攥拳头忍了下去。

  如今南北战事爆发,还用的上他。

  帝王离去,众大臣立马退出大殿疾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作为丞相的徐明旭却和大将军萧靖落在了最后。

  徐明旭饶有兴致的看着落荒而逃的众人。

  “萧将军,你看他们像不像丧家之犬?”

  徐明旭的笑容犹如泉间绽放的幽兰高洁雅致,让人望而却步。

  萧靖眼神不善的看向徐明旭的喉咙,杀机毕露。

  “本将希望丞相大人的粮草能按时出现。”

  言罢,萧靖猛的拔剑横提划过徐明旭身侧。

  剑归鞘,萧靖一言不发。

  徐明旭的手臂绽开一道伤口,鲜血滴落在地晕染开来。

  徐明旭淡定的撕下衣袖止血,脸上的笑容变得真实起来。

  “将军也像败家之犬呢。”

  徐明旭低笑一声毫不在意的返回府邸。

  叶仲景已经无兵可用了,军队大多在南线战场,虽然为了预防北方兵变留下了五万精兵。

  但眼下远远不够,边军令行禁止又打着新帝归位的旗号,抵达冀州后已经从十万扩张到了十五万兵力。

  何况边军手中还有利器, 五万精兵守不住偌大的冀州防线。

  因此整个冀州都在征兵,就连田里的农夫都没放过。

  不论老弱,全都被萧靖拉去了防线。

  边军的攻城速度太快了,同时王家的底蕴也在此刻让人真正感到可怕。

  所有被边军接手的城池都在短时间恢复了运转。

  因此哪怕孤军深入,边军的补给也没有丝毫影响。

  雍州城中的奏报已经被齐远堆成了小山。

  上面写着边军的行军,战果和作战计划,还有边军的损失情况。

  齐远的脸色仍旧是病弱的白,哪怕坚持喝药也不过是让他精神些罢了。

  从那些奏折的整齐度来看,显然齐远一眼没看。

  齐远撑着下巴,目光如炬的看着桌案上终于绘制完成的地图露出了笑容。

  “这具身体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那就勉强先打这么点吧。”

  齐远放下笔,转身回到庭院继续晒太阳。

  “大大,那群任务者已经开始攻城了。因为大大在北方的压力,预计他们能在月底攻到京都。”

  齐远看着空了的盘子意犹未尽的收回手,朝着窗外出声。

  “文武。”

  很快,长高不少的徐文武就把新的点心送来了。

  “嗯,继续。”

  齐远喝了一口清茶解腻。

  “目前已经将他们的系统全面封锁夺取了主控权限,收获功德三千万。天材地宝无数,其中还有一粒世界树的种子。”

  齐远微微坐直, 指腹摩擦茶杯。

  “看来有必要早点结束这个任务了。”

  团子看着那堆金灿灿的功德都想拿回去修功德池了, 这都可以砌半面砖了。

  悠闲养病的齐远来了兴趣,这才拿起了最上面的奏报翻看起来。

  边军进入冀州白云城的攻守,武器军备充足,各城政权的交接顺利,军队令行禁止无人扰民,因此边军精兵损失一万人,伤八千人,沿途扩充兵力五万人。

  齐远放下奏报,敲击着桌面。

  边军的进程在齐远预料之中,对方在委托人身体上做的手脚限制了齐远的行动,他原本打算留在这个世界好好玩玩,但如今显然不允许了。

  可惜了,那就去找背后的人去玩玩好了。

  齐远放下清茶,杯中的茶水染成了暗沉的红。

  齐远闭着眼感受着春日阳光的暖意,压制着五脏六腑的衰败速度。

  如同死亡后的尸体一样,肉身开始损毁,只是有齐远强大的力量压制才没有在外边显现,但内在却开始衰败腐蚀,那种痛苦并不比凌迟痛快多少。

  但在这样的折磨下齐远甚至连说话语气都没有改变,安排着接下来的任务。

  “叶文熙的神魂如何了?”

  “仙女姐姐,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齐远嗯了一声,看着文武端着药过来露出笑容。

  “那就放到林静身边去,盯着点别死透了。”

  团子知道齐远身体的情况,心疼的皱成了包子脸应了一声就随手把一团淡金色的魂魄丢了出去。又抽出一丝功德之力滋养齐远的身体。

  远在战场的林静正看着天色,猛的被阳光闪了一下眼。

  再睁眼一切如常。

  “白云城换人了。”

  林静看到帅旗更换了。

  “来的是大将军萧靖,此人便是帮助襄阳王一路破城攻入京都的将领。”

  林静沉默,看着沙盘上的安排进行了更换。

  “午后攻城,不惜弹药全部压上,一个时辰破城。”

  孟然微微皱眉,“军师?”

  这下连孟然都有些不理解。

  不惜弹药,这是要把白云城炸平吗?那城中百姓岂不是……

  以陛下的性子要是看到奏报真的不会当场气死吗?
  “孟帅,来人是萧靖,最不讲手段的萧靖。

  大半个冀州已在我手,他手中能战的兵力不多了,此行必然征调所有能征调的人来填平武器带来的差距。

  火炮虽利但也有时间间距,何况武器库存放的弹药充足,但也是萧靖翻盘的机会。”

  孟然闻言点头沉默,心中显然也明白了。

  陆虎根本懒得听,坐在一旁狂吃。

  “传令全军提前午食,准备攻城。”

  朱万一一巴掌拍在陆虎肩上把人拎了出去,随着将领离开帅帐,边军这头小憩的雄狮便活动起来。

  “军师,陛下身子弱,要不这奏报还是等陛下身子骨好点了再发?”

  孟然一想到病弱却爱民的陛下心里实在担心。

  “你要隐瞒军情?”

  林致实在看不下去了呛了一声。

  “但这……”

  林致看着愁眉苦脸的孟然,一旁的林静也不似刚才淡然。

  孟然长叹一声,哭丧着脸坐在主位。林静看着窗外雄鹰离去的天空出神。

  林致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气得离开帅帐。

  眼不见心不烦,一个个的眼瞎吗?

  那飞檐走壁的病弱?

  林致迟疑一下回想起齐远苍白的面容,嗯……是病,但不弱。

  只是他们哪里来的结论会觉得陛下心慈手软啊??
  还一副担心把人气死的样子,就是把白云城炸平了陛下也不会气得少吃一口点心的!

  作为唯一一个对齐远那恶劣本性有些了解的林致,此刻感受到了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气闷。

  他承认那人是有些仁善,但肯定不像大哥他们想象的那么圣人。

  因此林致一看到病殃殃的齐远就觉得面前的人肯定被掉包了,当初在地下那恶劣又生龙活虎的人转眼就只能缠绵病榻了。

  长叹一口气,林致便走入了兵士中间收敛情绪,神情森冷。

  感到白云城的萧靖也见到了满脸血污断了一臂的余开平。

  “臣,愧对陛下……”

  余开平跪在地上,将虎符上交,眼中含泪声音哽咽。

  萧靖眼中的杀意收敛扶起余开平,“此事不怪你,陛下知道你尽力了,你好好养伤。”

  “将军要小心边军的黑弹,其威力堪比惊雷。”

  余开平的提醒让萧靖神情越发冷然。

  边军所谓的火药,炮弹,威力如何他通过战损也能预估了。

  “前太子可在?”

  “王旗未升,但从边军行事作风来看统领之人颇为仁善。军令严明,不曾劫掠。我曾在雍州城放火烧城,边军不曾追赶反而全力救人。

  可惜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否则……”

  剩下的话余开平也不再说了。

  “仁善,倒是挺好的。”

  萧靖脸上轻松几分。

  “边军此时如何?”

  “有炊烟升起,正在午食。”余开平回答道。

  “你带五万步卒出城迎战,胜负不论,但要让战场上剩下一部分老弱,让我们的人混在其中,要心腹。”

  萧靖看着沙盘上边军驻扎的位置笑了笑。

  “将军是要利用边军的仁心,让他们心软收留救助那些老弱。”余开平眼前一亮。

  “摸清边军黑弹位置,剑刃可以伤敌也可以伤己。”

  “是!”余开平节令,立马去准备袭击。

  但是显然边军的速度更甚一筹,炊烟不过是林静吩咐用来模糊时间的。

  双方战鼓同时敲响,大战一触即发。

  林静坐在战车上,孟然站在他身侧。

  “攻城!”

  令旗挥舞,投弹车早已排列完毕,在校准后一发发炸药便被抛上了城墙。

  轰隆声此起彼伏彻底掩盖了战场上的其他声音。

  越过城墙,落在城中的炸药爆炸后死伤无数。

  余开平在攻城的瞬间便人手下精兵散开,至于那些征调的百姓无人管辖也是四处奔命。

  萧靖看着摇晃的房梁撤离了房屋,在他离开后便有一发炮弹落在了正中央炸开。

  “将军小心!”

  返回的余开平看到萧靖身处险地,立马出言提醒。

  习武之人反应灵敏,因此萧靖有惊无险的避开了。

  退入内城,萧靖狠狠的看着城墙上的火光拔出长剑。

  “将军,敌军攻击太猛烈了,我们过不去。”

  以往边军炮火攻城时也是如此,但今日尤为猛烈。

  萧靖看向前方,在炮火中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有士卒的更有百姓的。

  指挥之人无视百姓性命,此举反常。

  “下令军队后撤!”

  兵力本就不多,绝不能无谓损耗,他萧靖再有想法也不可能单打独斗守住冀州!
  因此这句话到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余开平看着下令的萧靖,心中突然浮现出巨大的无力,他当初也是这么下令的,但这一退就退到了白云城。

  强大的攻城利器让防守越加困难,边军出自北境,因此骑兵足有数万个个都是精兵悍将,出城冲杀也捡不到便宜。

  何况对方还有床弩,铠甲更是人手具备,这样一支强军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抵挡。

  余开平看着战火纷飞,满地的鲜血都像是对他的压迫,难道太平二字就这么困难吗?
  “绕后伏击,留下百姓计划继续。”

  萧靖做了和余开平同样的决定,实在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计策都略显乏力。

  边军不是标榜仁义吗?
  那就让他看看这份仁义值多少人头吧。

  “是,将军!”

  一群十一二岁的孩子当即丢弃武器朝着城中走去消失在战火中。

  这些人都是孤儿,是萧靖捡回来培养的预备亲兵,忠心不二。

  萧靖不会把所有筹码压在敌人的仁慈上,因此在放火烧城后萧靖便带着大军绕后埋伏。

  他需要一个机会。

  良久炮火声停下,烟尘散去只留下了坑坑洼洼的城墙,城门已经被炸开了。

  城墙上破破烂烂的旗帜倒下,新的旗帜开始飘扬。

  黑烟滚滚而起,城中的百姓在战争开始前逃了大部分,如今城中的百姓多是被萧靖征调的民夫。

  “武器库存量如何?”

  林静看着熟悉的大火升起,不由想起了在雍州城的那场大雨。

  “回军师,全部耗空。”

  林静点头,转而看向孟然。

  “孟将军,白云城是通往京都的最后一道防线,等大火过后便停下脚步剿灭叛军,清扫全境叛逆迎陛下南下。”

  孟然看着白云城脸上也露出了几分轻松。

  叛军兵力有限,如今死伤无数,剩下的残兵估计在五万,南下京都的路已经畅通,现在算得上威胁的就只有南方所谓的联盟军了。

  林静料定了萧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仅有的兵力死在白云城,因此虽然炸毁了半个白云城,但内城却是安然无恙的,因此百姓大多聚集在内城躲避。

  大火从内城烧起来,没有炮火攻城,城门畅通,想要逃命还是有机会的。

  面对胜利边军虽然喜悦但仍旧冷静,这支军队在林静的手下又成长了许多,算得上战无不胜了。

  攻城战后双方都飞快转回了奏报。

  林静看着两只雄鹰在空中分开,无名的慌乱猛然席卷而来。

  淡金色的神魂飘荡在白云城的上空,看着满是焦土的白云城叶文熙的神魂波动开始增强。

  他落在地上,举目望去竟无一处落脚之地。

  火舌席卷而来吞噬着地上的亡人。

  此刻,身处其中的叶文熙神魂波动越来越强烈,淡金色的魂魄似有崩溃的迹象。

  团子感知到叶文熙的异样颇有些看不上眼的嫌弃。

  这新生天道怎么看上这么个人?

  光是一个品德高尚功德浑厚的善人就能承担得起世界推进演变的天命?
  团子淡蓝色的眼眸中是亘古不变的淡漠,伸手一捞就把叶文熙带了回来。

  “你可真是令人失望的选择。”团子现身空间,银色的长发散落在它肩上。

  叶文熙眼神清明,并没有丝毫癫狂之相。

  “我要见他。”

  叶文熙紧紧盯着那双冰蓝色的眼睛,语气是出乎意料的坚定。

  侧卧的团子抬眸看向叶文熙,就像神邸审判,在它的身上看不到丝毫的感情。

  就像是万年寒冰的冰心,是最为淡漠和理智的极端。

  “你要明白,如今的这里……”

  团子起身赤足飘下,就像神离开云端,空间开始变换。

  叶文熙可以看见其中密密麻麻的规则浮现。

  团子贴近叶文熙,清寒的声音再次出现。

  “是本尊的了。”

  如雪一般冷冽的气息远去,叶文熙的神魂稳定下来,看着即将消失的天道继续出声。

  “我要天道再生,你帮我,或者我们同归于尽。”

  叶文熙极为冷静的望着那道白色的背影。

  “那群入侵者教你的?”团子转身看向叶文熙胸口的金色道源。

  “这个世界的同行真是蠢,难怪选了个蠢货。竟然会有人不知道道源是天道再生的核心,妄图用自杀来威胁救世之人。”

  团子被叶文熙逗笑了,白色的柔光包裹着道源。

  叶文熙仍旧淡然,反而有些松了一口气。

  “现在它也是我的了。”

  团子颇有些高兴,看着手中的道源仿佛就像在看一个提款机。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事情交给大人不好吗?想那么多阴谋诡计会变弱的。”

  看在功德的份上,团子心情转好,对于叶文熙的说话语气都和善了不少。

  “您答应了?”

  “不是所有天道都和它一样弱的。”团子掂了掂手里的道源。

  “何况,你还算有点运气。”

  团子收起道源离开空间。

  叶文熙想到当初他见到的那位仙君,运气吗?
  “您也是他的天道?”

  团子清寒的声音在空间响起。

  “好奇心太重,是会魂飞魄散的。”

  “所以你是吗?”

  叶文熙知道管理局的规则,因此现在他有恃无恐,他看得出面前这位天道对那位仙君的不同。

  “大道尚且避其锋芒,何况一个仅万万年的天道。”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团子自嘲的笑了一声。

  “你叫什么?天道都叫天道吗?”

  叶文熙盘膝而坐,肆无忌惮的追问,他知道现在的天道心情不错最好套话。

  “天道无名,你非要称呼的话,吾名……”

  那声音停顿了许久,才有两个字在空间中浮现。

  “清和。”

  叶文熙低声念出。

  但就在他念出的一瞬间便立马清空了思绪,稳定的神魂再次崩散起来。

  “别以为本尊真不会杀你,杀你容易,复活你也很简单。”

  叶文熙吸收其空间中的白色能量不敢再想。

  团子见人老实了这才收回了手,看着掌心的道源跑去找齐远邀功。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