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公孙父子之小道

2021-07-25 作者: real觅尔
  第1110章 公孙父子之小道

  马腾面无表情的看着司马懿,司马懿对他微笑,道:“为利而来,必为利散。马太守,莫非要夺路而回去?!”

  马腾道:“不能回么?!”

  “回是可回,”司马懿只说了这么一句。

  但是要抢东西回去,那就别当别论了!

  马腾真的想咬他。这就是说冀州已经是他的了,不管他抢哪郡哪县,那都不行。

  这就……很尿疼了!
  所以马腾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到底是该回西凉还是继续留在这,他很蛋疼。跑到这,大腿是抱上了,但是,好处也没捞着啊。之前约盟四方的时候说的信誓旦旦的,结果吧,兑现的时候,邺城打了个稀巴烂,他还能怎么办呢。好东西肯定是有的,难道真的从他手里抢?!

  马腾暗骂了一声司马懿阴险,便悻悻的退出帐去了。

  司马懿的心腹低声道:“这马腾果真有些反复。”

  “他是坚定的跟着徐州,然而,却不想被我套牢了,所以才纠结犹豫的想走。”司马懿道:“这老贼可不是善人。要好处,露出自己很贪的短处来,无非是另有他图。他是想要告诉我,套牢他,那是不可能的。这个老贼,懿早知不可信任,并且不可用。”

  “西凉边陲的人本性便是如此,”心腹道:“马腾虽为名门公卿之后,然而现在思考问题的方式,很西凉。”

  现实的不得了!

  “比其子马超少了无限血性。”司马懿道:“然吕娴看中马超,便是看在这个关系上,他也不能得罪的太过。他若想离开,便叫他回!”

  心腹笑道:“只怕他不甘心呢,好不容易走到如此地步,功劳便在眼前,岂肯轻易舍去?!既还想要好处,又不想担了坏处,故而来试探军师之意?!”

  司马懿微微笑,所以才说马腾这老家伙,敏锐的很。

  想要坑他,难。

  不过,也犯不着坑他。除非将来,能将马氏灭了,把西凉整个的拿了,取而代之。否则,马腾死了,还有马超,后患无穷。

  马超那个不讲理的,想要以常理去约束,很难。他想要热血上了头,不管不顾的要打打杀杀,哪里管什么制衡,叫他收手?!
  这种莽夫,还是少惹为妙!而且他身边还有一个麻烦人,庞士元。这家伙更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疯子的疯在于敢赌,你料不到他一抽疯会干出什么来。那些克制之类的东西,不能以常理度之,便是司马懿也很忌惮。两个疯子合在一处,就很头疼!

  司马懿开始整理冀州内务了,暂时并没有外扩的打算。要守住这里,把这里消化,把这里扎死。就已经是一个不可撼动的实力。

  若是扩张,贪多嚼不烂,很可能冀州还会丢了。思来想去,自然谨守为上。

  司马懿是很务实的。

  张辽和张郃则守着冀州边上的几个郡县。张虎接到了父亲的信,便急急的夺赴前去与张辽汇合。

  “父亲!”张虎上前见张辽。

  张辽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笑道:“我儿最近壮实许多。”

  张虎笑道:“在外征战,自然进步神速。可见兵器要多磨,人要多历练。”

  “父亲,为何急急唤我前来?!”张虎道。

  张辽道:“你跟着我在此处,我好安心。你可知我叫我与你,还有张郃守在这里的用意?!”

  “一是震慑敌军,二是制衡司马懿?!”张虎想了想道。

  张辽道:“我怕许都有甚变故。司马懿就要拥兵自立了。”

  张虎蹙眉道:“他敢!他若敢,儿子去杀了他!他再会玩弄权术又如何,手上并无多少兵马。冀州就算被他收服了人心又如何?!也只是文人的手段!”

  “若是徐州能分得出身,必遣文臣前来接手冀州内务,只是眼下,江东与蜀巴益之地,需要的人才太多,此处只能依托于司马懿,这便给了他壮大的机会,若是女公子与主公无恙,他也翻不了天,”张辽道:“倘若有个什么,我与我儿,先去邺城杀司马懿。”

  张虎点首。

  “本来是想留你在邺城,我们父子里应外合,更妥当。然而司马懿绝非常人。他杀曹洪,毫不犹豫,将来若杀你,又怎么会犹豫呢,”张辽道:“在吾身边,与张郃一道。吾们合兵一处,将来可取兵道。至于高览与淳于琼,本就是袁氏旧将,张郃略有交情,这二人绝不是笨人,司马懿想要私下收服这二人,怕是难!”

  这两个真不是傻子。就算司马懿有结交之心,又怎么样?!他们并不会傻到撇开徐州,直接与司马懿混在一处的意思。当同事可以,当主公来效忠,这怎么可能呢?!

  “父亲,我明白了。”张虎笑道:“不过,他可不敢!女公子此去许都,必能叫曹操脱一层皮。司马懿没有机会的。有贼心无贼胆,也没机会,能成什么事?!父亲也不想想,郭嘉此次必死。曹氏集团内部还能有什么人可用,若说武将,连曹洪都死了,还剩下几个?!折兵损将,智囊大失,女公子不会有闪失的。”

  张辽笑道:“事无绝对,没有成前,谁能如此乐观,我只是怕有万一。”

  “如果许都顺利,邺城司马懿想坐稳,是不可能的。女公子必迁重兵与邺城,震慑北境。”张辽道:“这么重要的地方,必有女公子亲自坐镇,司马懿想干什么都不可能。至于江东,有文臣武将,足以灭之,犯不着女公子亲出……”

  张虎想了想,心中狂热,道:“若是如此,问鼎天下,只差一步!”

  “不可胡说,”张辽嘘声道:“曹操没敢,袁绍没敢,现在才到哪儿,女公子与主公便是要做,眼下也绝非好时机,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

  张虎道:“这不是旁边无人吗。我们父子说一说又有甚要紧?!本来就是注定的事情。只要把大诸侯都平定了,是与不是,都只是一个名份的差别。实质上,统慑九州,就已是天下之主!”

  张辽听了默认,只是叹息了一声,道:“汉室江山的运气,终究竭枯了。”

  “宗室不出奇人,汉室江山,无人可以挽救。这样的气数,除非出一个猛人,能力挽狂澜。否则,江山易主,实是寻常之事。”张虎道。

  张辽到底年长些,生于汉天下,对于汉室其实还是有感情的。但张虎不同,正是年少,他们已经有了新的崇拜和信仰。是完全对于汉室不抱指望了。

  对于烂成这样的汉天下,还是早早的推倒了重来的好!

  天下需要雄主,而天下万民也需要新的皇帝和气数。

  张辽笑了一声,道:“也罢了,旧的总会过去,新的才会到来。也是常数。”

  所以人老会死,江山老去,也会有新气象。这些都是定数。

  徐州都是新的血缘,孕育的都是新的体制,和功业。若是依附于汉室,呵,全化为泡影,哪个会乐意?!所以,这已经不是吕布父女会不会的问题,就算他们没这想法,后面的人也会将他们推上去,因为他们就是新的血液的代表。

  像张辽这类还对汉室存有情感的人,终究也会迎来新的时代。但并不妨碍在情感上那种怀念,因为那是人生的一段啊。与信仰未必相干。

  而此时的辽东,袁熙带着少数部下,以及甄宓已到辽东境内。他们在司马懿人手的干预下,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到达了。

  公孙度此时也已收到了司马懿的信。

  展开看后,心中十分忧虑。

  “父亲,可是心有忧虑?!”公孙康被急急的召了回来,看公孙度面色犹豫,急问道。

  公孙度道:“你看看信。”

  公孙康急急看过,道:“司马懿……他是河内人,与我辽东并不相干。何必听他的。”

  公孙度道:“他深得吕布父女信任重用,眼下正出兵冀州。连袁熙都被这形势逼的到处奔走,无处容身,可见那边战争之激烈,袁氏败至此,司马懿还能立得一席之地,若不听之,只恐他怀恨在心。”

  公孙康听明白了,司马懿能在中原争一席,便是有实力。

  “父亲是怕若收留了袁熙,得罪了许都?!”公孙康道,“可是不收留,眼下便是得罪了司马懿与吕布父女,与其如此,不如且收留之,再静观变,只要他们在手中,以后是放是杀,都由我们作主。也是容易!”

  公孙度来回徘徊,道:“曹操若是知晓,只恐又是事情。”

  公孙康道:“司马懿信中说,若父亲收留袁熙,保他周全,若征高句丽,徐州会协助粮草船只,这能信否?!何时徐州还有这般底气了……”

  “只怕徐州的发展,是我们父子并不知晓的。”公孙度道:“消息滞后了。”

  “徐州之细事,儿子的确知道的不多,不过,最近海上的风浪却极大。”公孙康道:“高句丽沿海一带都抢惯了,有时候连我们也拿他们没办法,想打,却是跑的太快。不过从去年起就突然出现了一支徐州的商队,说是商队也不尽然,他们的船上有兵,而且是正规军,去年到今年便有几次将海匪剿了个五六成,如今那一带的匪类一看到徐州的商队,掉头就走,绝不敢再硬碰硬了,若如此说来,他们的战船,的确是可能有的。”

  “哦?!”公孙度道:“此事我怎不知?!”

  “海上小事,小打小闹,贸易来往,抢抢杀杀,实是太寻常不过,因不是大战,哪里值得汇报,”公孙康道:“听闻这徐州商队只是要做生意,并不是要攻杀城池的意思,所以他们没有登陆,因此事便也没有值得汇报之处。高句丽的尿性,父亲也知道,不把刀子逼到近前,嘴比铁还硬。徐州想拿下这一块做贸易,怕是不容易。现在一联系,怕是想要借助我们的力量,一并将高句丽征服。听闻徐州在海外各夷洲小国,已经开了航线,只有这里还没有拿下了……”

  公孙度百思不得其解,道:“吕布父女连夷洲小利也能瞧得上,果然是匹夫出身。”

  很是瞧不上的意思。

  公孙康无奈,老爹啊,你哪里知道这里头的暴利啊。诸侯不屑于说,所以发大财的都闷着声做呢。就是因为像你这样态度的人太多,所以好处全吃不上。

  “高句丽有什么,值得用这份心思?!”公孙度更瞧不起这爪鸡之地啊。瞧不起是真的,但要打他,其实也没钱没粮,苦啊。

  “人参,树木材梁,各种特产,海产,盐……”公孙康道:“海上的贼人是不成势,若不然也是一股大力量。若不是利大,他们冒着海风之险,拼死拼活的干什么呢?!为着的就是这暴利。海上那些,有出息有能力的抢商队。没出息的只能上岸抢抢渔民了。只是,看这样子,徐州商队,已是海上一霸。他们招安了不少,也杀了不少,把剩下听话的组织起来,编成了队伍,对他们来往收税。把住了几个海湾,俨然要坐大并正规的管理之意。”

  公孙度听着也明白了,沉吟道:“徐州底蕴不够,之前我还寻思徐州军费从何而来,只以为是掠夺百姓取得,不料,是抢的海上的。原来如此!只是与海为邻,抢掠夺杀,终究是小道。”

  “虽是小道,取之而养活了陆上的流民,便是大道。”公孙康道:“父亲只怕并不知这海上的暴利。若是把住海沟等处,不光占了军事要道,还把住了这税收,一年下来,只怕收上来的不比征的赋税少。土地上的产出都未必比得上海上的利益。”

  公孙度吃了一惊,道:“这么多?!”

  不是他见识浅,而是自古以来,剿海匪是正常操作,哪一个太守都得做,但很少敢替代海匪做生意的。这得被朝廷骂死啊。好家伙,你是一片地的太守,不守着土地和人民,在土地上下功夫,却去与海上的暴民较劲。这叫不务正业,自甘下贱,是死罪。

  所以,这见识也就被土地给束缚住了。

   司马懿在吕娴面前是破罐破摔,反正掩藏不住,早躺平了。他不在乎敢不敢,露不露心,因为根本,从来就没有掩住过。

    所以呢,他的目的很昭昭,吕娴没死,他就被她压着呗,那也服。

    吕娴若死了,好家伙,那就干啊,自立啊。吕娴死了,徐州的根基就动了,人心也就乱了,乱世出豪杰啊,此时不干何时干?!反正也没路可走。

    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躺平。反正他是不怕被看穿了。

    明天,请一天假。明天,不更。提前说一下。

    至于一块块的写法的问题,我也很苦恼,只能先顾一头,再调回去写别处吧,不然你们看着乱,我自己也乱,肯定会有线头没抓住,得抓瞎。没法子,笔力不够。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