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曹仁痛心激勇退

2021-07-22 作者: real觅尔
  第1107章 曹仁痛心激勇退
  张辽正欲说话,夏侯渊率军赶到,二话不说,便与张辽兵马杀在一起,邺城外全是泥泞,一片狼藉。

  战争的痕迹,洪水的痕迹都是破坏性的。

  因为被水泡过,这里的很多土地依旧还有泥泞,有些地深之处,还有水坑,连绵之处,甚至还有水沟,便是骑兵在此处,也会折蹄,一旦马踩到坑里就极易摔下来,人再在这泥坑里滚上一滚,这仗还怎么打!?

  双方其实都没怎么讨到便宜。

  夏侯渊是恨不得宰了张辽,一副要与他狠狠厮杀,不死不休,同归于尽的气势。

  张辽却不欲与他多纠缠,见他杀的凶猛,便且战且退,以避其锋芒。

  夏侯渊死追不放,红着眼睛,道:“狗贼,有种休走!”

  张辽只不理会他,一径的带着人且战且退。

  曹仁怕夏侯渊有失,忙命人来追夏侯渊,道:“将军命夏侯将军休要再追。速进城商议要策要紧!”

  夏侯渊不甘的又追了一截路,便脸色难看的回转,进邺城去了。

  城外淹过,邺城内也有积水,虽然已经排过了,然而,还是一片被淹没过的痕迹,兵士们苦不堪言,怨声载道,并且心里很是难受。那种消沉的意志,一看就觉得不祥,一种死气沉沉的模样!

  城外张郃已接应到张辽,张辽道:“且去继续挖渠,曹仁若能退便是,若不能退,继续这番事业。”

  张郃佩服的看了一眼张辽,他知道张辽这个人是有勇有谋的,这个时候避着夏侯渊跑,是为了避其锋芒,也不愿意逞匹夫之勇。倒不是说现在夏侯渊深恨在心,越战越勇,他心里怯怕,而是,这种时候,是拉距撕扯的时候,张辽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着拉距战的赢时。他并不愿意逞一时之勇。可以说,审时度势的能力,在战场是极优秀的了。

  他在等结果。

  不是那种死磕的时候,张辽是绝对不会死磕的。

  极勇之人,虽不惧死,但也绝非莽夫!

  张郃低声道:“曹仁会走吗?!”

  张辽笑道:“经此一败,军心必一蹶不振,他不走还能如何?!”

  若只是不甘心而死磕,那曹仁也就不配为主帅了。主帅是什么,是能屈能伸啊。哪怕再不甘心,也得为大局着想的人。身为主帅,背负的东西太多了。

  张郃听了笑道:“也好。我军且继续挖渠,倘若夏侯渊还不甘心的来阻止,便与他拼死一战!”

  “拼死一战!”张辽哈哈大笑。

  之前雨下的蛮大的,现在就只是毛毛细雨,倒不影响军士们去挖沟渠。个个头上戴了一个防雨的苙帽,然后拿着铲子,热火朝天,军心大振的开始去挖渠,仿佛挖的不是渠,而是曹军的坟场。也不在意什么泥泞不泥泞了!
  张辽笑道:“若曹仁在此之前离去,这坑也不必填,用来埋曹兵的尸体便好!”都是现成的。

  众将听了不禁纷纷一乐,深以为然!

  春天了,这经过水一淹,若是这么多的尸体不处理,会出现瘟疫的。

  到时候,受害的还是邺城的百姓和他们的军队。

  所以这些必须得处理。若是焚烧也是处理的常态,但是这战场上少说也有几万具,若是焚烧,得把这里的所有木柴给烧没都未必烧得完,工程量太大了,不如埋了一了百了。

  这里是河上,挖的渠也是通往邺城的偏僻之处,埋深一些,是既不会污染水源,也不会污染到城里的用水和空气。倒是好地方!
  只是这个量确实是有点大,估计到了夏天的时候,会有点发臭。

  曹仁站在城墙上,入目所极之处,皆是一片泥泞,他的心里多么灰暗和负能量,以及懊悔,除了他自己无人知晓。他的嘴里发苦,嘴唇都干裂脱皮了,眼睛里是忧虑,心里像沉了一块大大的石头吊着,揪心的慌。他站在那里像一根木雕。

  夏侯渊急急的上了城墙,道:“子孝!为何不急着反扑?!倘若他们再挖沟渠,我军将如何抵挡?!叫我上来作甚,我即刻领军去与张辽那厮拼了!”

  “然后呢?!拼了,你死了,我军还剩多少可领兵之将?”曹仁声音沉沉的,夏侯渊一听都吓了一大跳,这浓浓的丧气,像拥有一股死气一般。

  “你!”夏侯渊上前看着曹仁。

  “仁为罪人,不料司马懿之奸计,才过失引如此多的兵士失去性命,仁愧对主公之托。”曹仁红着眼睛道:“主公在许都要与吕布父女纠缠,而仁在外大败之罪,加二等也。此事若传回去,许都人心溃散,仁死也不能赎我之罪!”

  “子孝!此是司马懿奸计,非汝一人之罪啊。”夏侯渊道:“你又何需自责?!伤及己身?!”

  曹仁苦笑一声,只觉得喉咙里,舌头上,所有的嗅觉和味觉都是苦味的。

  “妙才看一看城中的兵马,”曹仁指了指城内,夏侯渊一眼望去,只见他们或麻木的坐在无积水的地方发呆,或是全身湿透了,却无心换衣,而是干净坐在泥坑里,用脚无意识的拍着一动一动。这分明已有了刻板反应。

  曹仁所带出去的兵马是守邺城的三分之一的人,除了少数随了他回来,其它人全军覆没,而眼下邺城中至少还有三分之二的人马,可是,他们已经盲目且麻木了。

  水淹的时候,城内也倒灌了水进来,淹了大片的民屋,他们也没有幸免,很多人虽上了城墙保了性命,可是当看到外面同袍只能在洪流之中挣扎等死,或被水冲走的那种恐惧和震憾,难以言尽。

  这种丧气,还怎么守?!还怎么打?!哪里还能再打得起来?!
  士气已经一蹶不振了。

  夏侯渊看着心里都沉沉的。

  更何况水来的太快了,虽然粮草有抢救一部分上了城墙,然而大部分都被淹了,还怎么吃?!

  这城内就更是糟心,一旦发出聚集性瘟疫,那这邺城就不是他们的守城,而是坟场了。洪涝之后一定要注意防疫,可是他们连干净的水都没有,怎么防,更别提药材,或是吃食了。

  而这种情况之后,如果士兵不得不去喝脏水,那么,随后呢。

  两人都是带兵多年之人,会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再细想。

  “撤军吧。”曹仁道:“妙才押后,以抵挡司马懿的追杀。此贼必得知我军必撤退,他焉肯放过追杀的机会?!”

  张辽说什么只要他肯放了这里去青州,他必不追,呵,曹仁会信就是真傻子。大家都是老阴阳师了,其实心口不一,都是常态。就像这贼人佯装降了袁绍,结果呢,把颜良给坑了。

  夏侯渊十分不甘,咬牙道:“难道要将这邺城拱手让于司马懿?!我军死了多少人,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攻破了邺城,才拿了下来。结果他竟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去,我不甘心!”

  他死捏着拳头,眼睛通红。

  “非走不可!”曹仁道:“不能得利,至少要及时止损,否则我们所有人都得死在这里!与他们耗,又能怎么样呢,他们咬住这里不松口,哪怕得了邺城也付出了大代价,敌人又越来越多。守在这里的意义不大了!我们去青州!趁袁谭还没有把青州扎死,我们火速拿下青州要紧!这样,就算司马懿得了冀州,我军也保底了青州,可以分庭抗礼,保卫许都!相互制衡!”

  “四州这是拿不到了!”夏侯渊极不甘心,明明他们人马众多,结果,司马懿凭着奸计,凭着这点人马,就得到了这里,夏侯渊极不甘心。

  “拿下青州后,便拿下幽州,驱走乌桓,并州恐怕暂时无能为力,只能尽力夺,我军的战线拉不了太长……”曹仁道:“我军一路来虽招降了不少人马,也得到了大的扩充。可是,司马懿也没白吃干饭,他招降了张郃,得了五六千人马,又有高览淳于琼,虽说袁兵死伤过半,但也足有万把人跟着他投奔了张辽司马懿,他又追杀一次袁谭,从袁谭那得到了不少降兵,他的实力还弱么?!再加上马腾张杨,张辽本身的军队。这个实力,再磕下去,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经此一胜,他们都会成为司马懿的信人,必竭死力,我们的胜算已经很小很小了,再有必要再赌。”

  原先曹仁是以为司马懿虽然招降了不少人,但是因为手下的人员太杂,像马腾,以及新招来的兵将,必不会死尽力,如同当初的袁绍召集十八路诸侯,其实,看着人多,但是想要齐心,可以听从他一人的调令,怕是难。然而,司马懿经此一役,震慑人心,这些降兵降将必将司马懿奉为神人,以后必定能事事听从,还能像以往那样么!?不可能了……

  说到底,司马懿也知道人马太杂的弊端啊,所以,他才不走寻常路。

  曹仁一叹,他终究是弱了司马懿一筹,算来算去的只从人员上算,却根本没有料到,他趁着那暴雨的几天里做了多少布置,那江堤只怕就是那时候开挖的。

  趁着雨幕遮挡视线,斥侯也不便出去侦察,不易掩藏足迹,他便一举而计定。此人太能沉得住气了。

  邺城人心都已向着司马懿,他其实知道,这里,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争的能力了。无论是力量,还是人心,都已经完全的败了。

  如果再死磕,已经是极度的不明智之举!
  夏侯渊不是想不到,也不是不愿意退,他只是,不甘心!

  这就是心理上的沉没成本。因为在这里付出了太多,沉没了太多,反而无法理智的抽身自拔。

  这就像是炒股,炒红了眼,投的本钱越来越大,本以为能捞一票大的,连本带利的拿回来。结果,不仅血本无归,还继续无门,因为停牌了,甚至退市了。

  岂能甘心?!
  夏侯渊闭了闭眼睛,人要恢复理智,其实是很难的,尤其是在这种艰难的时候。

  愿赌服输啊。

  “好!”他咬牙道:“撤退,我掩护子孝带主力撤退!这冀州,将来,必定要夺回!”

  曹仁道:“司马懿诡计多端,若要撤退,不可像袁谭一样莽撞,需要多番安排方妥。”

  “我即刻出城,以进为退,以攻为守。”夏侯渊道:“缠住他们,叫他们不能轻易来追。”

  “一切小心!”曹仁不放心他,道:“绝不可恋战,一旦见不对,且速来,切莫在此纠缠。尤其是千万别被他们围住,我军粮草不继,若被围困住,只怕坚持不了太久。”

  “放心,我不会自断退路。”夏侯渊道:“此仇我记下了,将来必报!”

  说罢曹仁与他约定了撤退的时辰,夏侯渊便急急的出城,率领了兵往河上这边杀来,做出一副要夺河上,依旧要死战的架势。

  而此时的司马懿已经带着兵马下了小山坡。寻了一相对干燥处扎下了大营。

  到处都是死人死马。

  兵士们将器械等物收集了收集。

  张虎亲自带着百姓前来打扫战场。拖死人,宰死马。

  虽说马死了并不好吃,但百姓和兵士们岂会怨这不好吃,哪怕不太新鲜了,但趁腐烂之前,能饱一饱口腹,也是美差事。

  只是,这死的量太大,触目惊心。

  张杨看着那些高头大马,有点可惜,若是活物,这些良马,真的很珍贵啊。可惜,死了就只是肉而已了。猪肉羊肉也能吃,反正是肉。但羊,猪,与马是一样的吗?!当然不一样。

  马腾看着这一幕,依旧触目惊心,心有余悸。

  仿佛那水漫漫的场景还在眼前一般。当时在坡上是没什么,现在下来了,反而腿有些发软,站不大住。

  便坐在一片干净的地方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仿佛在说,看看我的腿,它们不是腿,它只是面条!

  张杨撇了撇嘴,上前嘲讽道:“西凉蛮子,未曾见过水还是怎么?!吓的站都站不起来了?!”

  到现在还在记恨他在山坡上拉自己挡在前,怎么挡刀挡箭的恨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