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拆房顶和开窗户(一)

2021-09-21 作者: 望舒慕羲和
  第839章 拆房顶和开窗户(一)

  在和安东尼的接触完成之后,康不怠只在阿姆斯特丹静静等着事情发酵。

  他的桌子上,摆放着这几天出版的荷兰的各种报刊杂志,有专门的人负责翻译。

  《荷兰观察家》、《哲学家》、《人类幸福的源泉》、《尼德兰社论》等等这个时代在荷兰最有影响力的报刊杂志,堆了一桌子。

  海牙惨案的事已经传开,荷兰本来就不大。

  而荷兰又在刘钰走后,兴起了一波社论杂志风潮。在刘钰办的“黄色”小报被取缔后,大量的仿制品开始出现。

  而且因为荷兰的衰落,很多有识之士、精英阶层,都在思考荷兰为什么会衰落、荷兰的未来到底在哪里。

  实际上,在刘钰办那些小报之前,源于英国的“匿名社论”形式,已经在荷兰开始流行。

  这是经济基础决定的,商业发达,闲人多,中产人口比例大,社论这种形式就很容易传播开。就像是大顺这边的儒林结社,他们写的那些东西,分出来,其实也算社论,他们就是既有钱又有闲顺便还以天下为己任的阶层。

  这些东西,都是匿名写的,虽然荷兰也有出版管制,但实际上大权捏着各个城市的摄政阶层手里,对他们有利的东西当然会不管。

  康不怠并不知道,这些杂志,都不是安东尼一系所掌握的,而是荷兰的真正笔杆子们掌握的。

  等翻译将这些东西都译出来后,康不怠翻了几页,便觉得大事成了。

  这上面,全都是借此事抨击执政官的,他所预想的各个方向基本都有。

  不管是煽动对英国人的仇恨,还是反对没有加冕的君主制,一应俱全。

  而且,显然,不少匿名作者,显然是当年的黄色的小报的忠实读者。

  阴阳怪气、输出情绪、煽动混乱的本事,已然是学了七分精髓。有几篇文章读起来,简直能把人煽动的恨不得攥紧拳头、牙齿发酸,即刻便去砸了海牙的执政官官邸。

  康不怠只当这是安东尼等人的手段,心道看样子再酝酿几天,这荷兰便要出大事不可。

  事情的大方向,也如他预料的差不多。

  只是,细节上,隐隐有些不对。

  几天之后,大量的社论的风向开始转变,从一开始的输出情绪,渐渐变为了基本统一的笔调。

  “这是准备治标治本?”

  几天后,看完新出版的一堆匿名社论后,康不怠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

  几天前还有大量的、纯粹是输出情绪的文章。

  而现在桌上堆得这些,得有一大半以上,都把问题引向了“执政官制度”本身。

  似乎,觉得这是个完美的机会,要利用这个机会,将执政官制度与联省的集权直接废除。

  超过半数的文章,里面出现的最多的词汇,就俩。

  自由。

  德性。

  反倒是当初死的那十几个人,已经没人真正在乎了。

  康不怠读了几篇,越发觉得味道不对。

  这几篇几乎全都是在鼓吹各省、各市自治?这和他想象中的,荷兰百姓愤怒不已,直接推翻了奥兰治威廉的统治,可完全不一样。

  大顺要与荷兰合作,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荷兰政府。说话屁用没有的原本的联省议会,能解决两国之间合作的种种问题吗?
  开个会开两三年什么结果都没商量出来,就这效率,怎么合作?

  到时候,要不要对大顺开放贸易,都得讨论三五年,这黄瓜菜怕都凉了。

  康不怠现在真心希望,荷兰现在的执政官,是个如路易十五、伊丽莎白女皇那样的,说一不二的人物。定下来和大顺合作,就把意志贯彻下去,把事情快点办成。

  现在这个煽动的方向,可是不太对啊。

  而且,不得不说,这里面确实有高手。

  里面有几段话,就让康不怠觉得诡辩的手段确实不低。

  【君主与国家是不能共存的。】

  【一旦有了君主,那么国家的特质,就被君主的喜好所代替。一个民族、或者国家的特质或者是进取的、或者是保守的、或者是懦弱的、或者是开放的。而这一切,在有了君主之后,不论是进取、保守、懦弱还是开拓,都是君主自身的特质。】

  【当君主取代了国家,那么国家到底是存在还是不存在呢?】

  【比如东方的帝国,他们曾经有过比哥伦布还早的航海探索,但很快就又放弃了整个东南亚。那么,中国的民族性,到底是保守的,还是开拓的呢?】

  【这不取决于他们的民族或者国家,而取决于大皇帝个人的喜好。】

  【开拓和保守不能共存,不能说,东方那个帝国的民族性,既保守、又开拓。就像是不能说一个东西既是真的、又是假的。因为二者相悖。】

  【二者相悖,不可共存,所以由此可证:要么,那个帝国不存在一个民族;要么可证,当君主个人的喜好取代了国家与民族的特质时,那么国家与民族的民族性,在那一刻就消失了。】

  【正如我们尼德兰民族的民族性,是与众不同的、和整个世界截然不同的自由的德性。而当我们也存在君主的时候,我们的民族性就被君主的特性和喜好所取代了。】

  【每个人的自由的意志,就消散了,成为了君主的血肉手脚,用来达成君主的个人喜好、个人意志。】

  【当尼德兰出现一个事实上的君主的时候,可以说,在那一刻,尼德兰民族就已经灭亡了。】

  【尼德兰民族灭亡了,那么尼德兰共和国也就不存在了。】

  【由上可证,君主和国家与民族都不可共存。】

  这是康不怠能看懂的一些,后面还有一些,就是从神学、神旨之类引申出来的东西,所有的字经过翻译之后康不怠都认得,但连在一起之后就难以解读了。

  刨除掉这部分神学的内容,后面就是在泛泛而谈的尼德兰的民族德性。

  什么自由啊、高贵啊、朴素啊、诚信啊、为群体谋利而放弃私利啊……等等等等,几乎把荷兰语中的褒义词,全都加进去了。

  泛泛空谈之后,便说,尼德兰高贵的民族德性已经被污染了、玷污了、腐蚀了,使得大部分人并不具备尼德兰原本的德性了。

  这当然是因为法国的文化入侵、以及威廉二世、威廉三世时代的执政官掌权,集权导致的德性退化。

  而要纯洁尼德兰的德性,第一步就是要废除真正掌权的执政官,清除法国的影响。

  这不能保证尼德兰民族的德性恢复如初,但却可以保证不再继续退化。

  如何才能让尼德兰民族的德性恢复如初呢?这就需要还有德性的人,领导尼德兰,推选出有德性的、能够为公共谋福祉的人。

  现在尼德兰民族的德性,由于集权和法国影响导致的德性退化,已经很少有人能全部拥有了,所以怎么才能有效地选出来有真正的尼德兰民族德性的人呢?

  这就需要对被推选者的身份进行限定。

  首先,得有钱,家产至少要有十万盾以上。

  因为,穷人肯定是因为懒,而懒惰,这就不是尼德兰民族的德性。既然穷,就证明他身上的尼德兰民族的德性便不存在了,他就不能引导尼德兰民族的德性。

  而且,穷人肯定都是贪婪的,而贪婪的人是不能为公共的利益谋福祉的,并且贪婪的人肯定会多考虑自己的私利,试图从公共事业中充实自己的财产。

  如果犹大有一万枚银币,至少不会为了三十块银币就出卖耶稣。所以,富人的道德水准,是高于穷人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其次,有资格被推选的人,必须要为一些公益事业捐助一笔钱。

  一个人是否能够在被选上之后,为公共谋福利,这是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未来。

  但是,如果他平日里都不做慈善、不给公益事业捐钱。

  那么,他被选为摄政之后,难道就会为公众的福祉着想了吗?
  …………等等一大堆限制条件后,此文的作者又说,根据这些条件,选出大量的摄政,这才是最完美的制度。

  因为,执政官只有一个人,所以影响力极大。

  而要是一大堆摄政,因为每个人都是被推选上来的,所以每个人的影响力都不大,互相之间彼此制衡。

  这样,即便这些人想要为自己谋私利,也会被别人制约……

  每个城市都要有一大群摄政,每个省也要有一大群摄政,而联省议会只有在战争时候,才需要存在,并且协调各个省之间的关系。

  看到这,终于把康不怠看笑了。心道虽不好说些诛心之言,但写这篇文章的人,家产肯定是在十万盾左右……要不然百万盾岂不是更有德性?为何不限定百万?
  现在荷兰就已经够乱的了,真要是搞成这样,怕不是彻底完了?
  又想,果然东边西边都一样。

  朝中的人整日说欲治国,便要亲贤臣远小人,用盈正之士。谁是贤臣、谁是盈正之士,自然有一套标准,而这套标准恰恰能把自己套进去……

  笑过之后,本来用大顺那边“重义轻利”的政治正确来思考这件事,觉得这不会是有人故意来黑共和派的吧?

  反装忠?
  这类似于在大顺选官,必要家产在1000顷土地以上的,并说有1000顷以上的土地就不会贪腐?这肯定是要引发轩然大波的,虽然很多人这么想,但这在大顺是绝对的政治不正确,不可能有人说。

  可细细一想,凭着自己在荷兰这些日子的观察,又明白这应该不是反装忠,而是和大顺那边的一些思维荷兰人理解不了一样,这是荷兰人基本认可的一种想法,并不是反向来黑的。

  看到这,康不怠有些不淡定了。

  心想安东尼等人到底在搞什么?
  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直接煽动情绪赶走奥兰治的威廉,就是最快的解决办法,还不会造成长久的混乱。

  长久的混乱,可不利于大顺与荷兰的走私大业,荷兰只需要换个执政官,而不是要废弃现在的联省国家啊。

  照这么搞,岂不是马上就要大乱?

  这可不妙。

  越想越是上火,可是有心无力。当初小报没被取缔的时候,他完全可以掌控舆论的方向,自己执笔,绝对把问题就引向自己想要的方向了。

  可惜现在小报被取缔了,没了煽动的工具,便只能干着急了。

  “安东尼这厮,到底在干什么?到底会不会干?”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