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交通员

2021-03-06 作者: 沉默似铁
  第262章 交通员
  乔公公赶忙说道:“徐探长,你走了,这家伙要是跑了咋办?”

  徐思齐说道:“家里有绳子吗?”

  “有有。”

  “把他的脚捆上。”

  “得咧。”

  乔公公找来麻绳,故意勒的特别紧,疼的田宝城龇牙咧嘴。

  从院子里出来,徐思齐沿街疾步快走。

  他的车停在南街。

  从北街到南街,最多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

  走到一半,徐思齐慢慢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忽然转身往回跑。

  还没等跑到乔公公家门口,远远看见一个黑影从院子里出来,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房间内,田宝城大瞪着双眼,已然气绝身亡。

  他被一刀割喉,身下是大滩的鲜血,蜿蜒成河。

  脚下扔着他自己带来的匕首。

  匕首上满是血迹。

  乔公公顾头不顾腚,上半身躲在床底下,腰部以下露在外面,吓得哆嗦成了一团。

  徐思齐一伸手,把他从床底下拽出来,问道:“凶手是谁?”

  乔公公颤声说道:“不认识……”

  “他长什么样?”

  “他戴了口罩,年龄应该不大,估摸着最多十七八岁。”

  即使带了口罩,从一个人的体型和皮肤,多少也能判断出一个大概。

  这种事不用专门训练,只要有足够的人生阅历就够了。

  徐思齐想了想,说道:“凶手是来不及杀你,还是压根就没想杀你?”

  “我也不知道……他进来夺下刀子,反手一刀,姓田的家伙吭都没吭一声,直接断了气。吓得我躲到了床底下,然后你就进来了。”

  乔公公磕巴着,简单讲述了一遍事情经过。

  徐思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自己考虑事情不周,导致了一个重要证人被杀。

  看情形,有点像杀人灭口。

  他心里也觉得奇怪,即便田宝城死了,还是可以通过这条线索,找到那个和李家熟悉的人。

  难不成,还能把所有知情者都杀了灭口?
  一小时后,大批巡捕赶到现场。

  尸体送去了医院安息间,法医做完尸检报告后,就可以通知家属前来认领。

  ……

  两天后。

  十六铺码头。

  一艘客轮停在江边,旅客拎着各自的行李箱,有序排队下船。

  出口来了二十多辆黄包车,车夫们抻着脖子向船上张望,盼望着等到一个赚的多,路程不太远的生意。

  穆怀福也来了,身穿一件土黄色棉坎肩,黑色灯笼裤,头戴一顶破毡帽,这是车夫最常见的打扮。

  他胸口别着一个银色徽章。

  这是纪念孙先生诞辰十周年,正府特别发行的纪念章。

  别的车夫都尽量往前挤,穆怀福反而落在最后,他把黄包车停在屈臣氏鲜橙汁广告牌下面。

  广告牌很醒目,码头出口方向一眼就能看到。

  旅客当中,有一位身穿灰布长衫的中年男子,他手上拎着一只藤木箱子,径直朝广告牌方向走过来。

  来到近前,看了一眼穆怀福胸前的纪念章,说道:“到极司菲尔路,要多少钱?”

  穆怀福说道:“一毛钱。”

  男子说道:“太贵了吧,我上次来,只要了我20个铜板。”

  “沪西一带修路,咱们得从华村绕过去。”穆怀福回答道。

  男子没再说什么,拎着箱子坐上车。

  事实上,沪西修路不假,男子的目的地却并非极司菲尔路。

  两人之间的对话,实际上是接头暗号。

  穆怀福表面是一个黄包车车夫,真实身份是上海地下党的情报人员。

  大约四十分钟后,黄包车来到了位于四川北路的一栋民宅前。

  见四下无人注意,穆怀福掏出一把钥匙塞到男子手里,低声说道:“你先进去休息一会,我很快回来。”

  男子微微点了点头,打开门锁走了进去。

  房屋面积虽然不大,但是收拾的很干净,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有。

  男子挨间屋子查看了一番,坐下来等着穆怀福。

  又过了十几分钟,忽听门锁咔哒一响,穆怀福推门走了进来,手上还拎着一兜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子。

  “等着急了吧,知道你肯定没吃午饭,快趁热乎吃,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穆怀福把包子放在桌上,到厨房拿来碗筷酱油米醋。

  男子说道:“吃饭不着急。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冯,冯云龙。”

  “冯领导,你好,我叫穆怀福,是你的交通员。”

  “穆同志,辛苦了。”

  “不辛苦。”

  “以后别叫我领导,我们都是同甘共苦的革命同志。”

  “好的。”

  两人握了一下手,各自坐在椅子上。

  冯云龙问道:“这里安全吗?”

  穆怀福说道:“放心。这是我家,父母去世后,就我一个人住。知道你要来,我特意换了新的被褥,连床单都换了……”

  冯云龙摆了摆手:“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安全。”

  “我明白。”

  “我和你是啥关系?”

  “表兄弟。你来上海做生意,暂时住在我家。”

  “我是哪里人?”

  “苏北人。早年在上海震旦大学读书,后来参加了蔡将军的护国军。”

  “北伐战争中,我在长沙负伤退伍。转而回到广州经商至今……”

  “没错,你做的是茶叶生意。”

  穆怀福补充着说道。

  冯云龙多少放下心来。

  这次奉命前来上海,负责领导一个潜伏小组,谁也不希望看到,交通员是一个稀里糊涂的马大哈。

  穆怀福说道:“冯同志,先吃饭吧。”

  冯云龙确实饿了,他也不再客气,拿过筷子夹了一个包子,蘸上一点酱油,整个放进了嘴里。

  穆怀福惊讶的说道:“你这样子吃包子啊?”

  把包子咽进肚子,冯云龙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小笼包子就是要一口一个才过瘾……”

  穆怀福拿过暖水瓶,倒了一碗热水放在桌上。

  冯云龙感慨着说道:“当初,我参加革命是在上海,本以为再也不可能回来,想不到,兜兜转转转了一圈,又回到最初的地方……对了,你吃了吗?”

  “我吃过了,我可能吃了,一口气吃了两屉……”穆怀福回答道。

  其实,他吃的是菜包子。

  活动经费迟迟不到账,只能尽量节省开支,伙食标准一降再降。

  这次要不是冯云龙来,他可舍不得买小笼包子吃。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