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我,禄名封,为渺月而战!

2021-04-21 作者: 不世燹王
  第329章 我,禄名封,为渺月而战!

  虽有些许波澜,但最终还是让魔息大帝松了口,就在莫昊天转道前往修罗林的同时,苦境的三教风暴也在持续酝酿之中。

  此刻,三足天内。

  却尘思去而复返,欲趁鹤白丁不在的空隙提醒崇真三誓小心异识。

  “是你,却尘思,你还敢回来,莫非是回心转意想要说出佛门衔令者的下落?”

  看到意料之外的身影,广乐上仙和紫宫仙君同感愕然,随即开口说道。

  “非也。”却尘思神情平静地摇了摇头,好似已经完全忘了先前的囚禁之苦,“上仙,仙君,我是想与两位谈一谈好友鹤白丁之事。”

  “嗯?你此话何意?”两人对视一眼,疑惑问道。

  “两位先前不曾接触过异识,所以并未察觉出异常,其实.”

  说到这里,却尘思叹了叹气,然后抬起头,面带愁容地继续说道:“其实好友鹤白丁已经被异识感染有一段时间了,他现在的言行举止也已偏道离经,请两位勿再听信。”

  听罢,紫宫仙君却是马上冷笑了一声,随即说道:“原以为你是良心发现,没想到却是来离间,却尘思,你不用再浪费唇舌了,在彻底引起我们的怒气前,赶紧离开吧,否则——”

  顿了顿,只见紫宫仙居左手一抬,纳气于掌,“否则就莫怪我们再让你经受一回牢狱之苦了!”

  面对双誓怒气,却尘思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但却是不为所动,“我知晓两位对我尚不信任,但大局为重,若非事情紧要,我又何必只身犯险?此举未免太不明智了。”

  见广乐上仙和紫宫仙君若有所思,却尘思继续说道:“再者,两位难道就不奇怪好友鹤白丁为什么会突然回到无上崇真吗,他之前被燹王生擒,此刻却毫发无损的归来,个中蹊跷,以两位的智慧,应也能察觉出几分端倪。”

  “这”

  听到却尘思如此说,两人神情微怔,虽想反驳,却又觉得不失几分道理,毕竟燹王当初擒走鹤白丁这件事本身就让他们觉得疑惑,此时再回想起来
  “我看你是见鹤白丁不在此处,无人与你当面对质,方敢如此恣意妄言吧。”

  就在崇真双誓正欲顺着却尘思的提醒细想下去之时,三道身影同时走入了三足天,正是禄名封、缥缈月和冀九方。

  “渺好友,你也来了。”

  听到背后动静,却尘思回身一望,目光瞬间就落到了缥缈月的身上,但转眼看到禄名封冷峻严肃的面孔,生生的止住了亲昵的称呼。

  而由于流书天阙之人的突然来到,崇真双誓暂时也抛去了方才的疑惑和思考。

  “却尘思,你言鹤白丁受到异识感染,但据我这段时间所收集的消息来看,倒是他和渺月在一直为你奔波,如今渺月已···遭受痛苦,而你此刻又趁隙离间,其心可诛也!”

  甫踏入三足天,禄名封便怒斥道。

  不过,关于缥缈月受到异识侵染一事,禄名封并没有当场说出,于公,他不想让儒门声誉受到损害,于私,他更不想看到缥缈月因此而成为众矢之的。

  “抱歉,此事过错全在我一身,是我一时大意,才让好友跟着受苦。”

  缥缈月受到异识感染之事,已经由素还真告知,却尘思此刻自是听懂了禄名封话中隐意,而且他也察觉到缥缈月现在被锁住了功体,心中再无丝毫侥幸,当即颔首道了一歉。

  “无需多言,你是否已偏邪道,这一次,让我招下明辨。”

  话甫落,禄名封提元纳气,迅掌猛出,快若疾风破云,直向却尘思攻去。

  “苑主,冷静啊!”

  面对禄名封势大力沉的快掌,却尘思不欲启战,只好以巧劲化解来招,但刻意的避退,却反而让禄名封更加肯定了却尘思心中有鬼,所以才不敢动用真力。

  就在两人干戈难止之时,两道身影从渺云道中快速飞出,正是化身鹤白丁与钧天上君。

  刚一出来,便看到禄名封与却尘思发生了战斗,‘鹤白丁’顿时眼睛一亮,刚才他还在想怎么让儒佛两派尽快形成对立,没想到却是不用等他出手,却尘思就先一步替他圆满完成了任务。

  “却尘思,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哈哈···”

  心中虽窃喜,但‘鹤白丁’并未在脸上表现出来,毕竟名义上来说他还是三足天的一员,还是却尘思的至交好友,若是表现得太幸灾乐祸,肯定会引人怀疑的。

  “倒是你,缥缈月,我该对你手下留情么.”

  随即,‘鹤白丁’将目光移到了缥缈月的身上,眼中尽是玩味。

  前世剧中,缥缈月为了却尘思不惜与儒门对着干,结果最终还是被佛门之人断脉废功,不过好在有禄名封这个痴情男舍得牺牲。

  但也正因为如此,缥缈月后来才有机会找到文诣经纬求援,也才会结识却尘思的三胞兄弟远沧溟,最后甚至还为了保护远沧溟而死。

  纵观缥缈月的一生,说不上惨,但也足够让人遗憾。

  ‘鹤白丁’暗自思忖,要改变缥缈月的命运其实并不难,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让本体直接出手将之带走。

  不过想了一想,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这样做禄名封肯定会抓狂,继而儒门也会因此而把注意力分出相当一部分到本体的身上,尤其是隐春秋这个脾气刚烈的衔令者,必定会想着给门下晚辈一个说法。

  而少了隐春秋的全力针对,光靠一个冲隐无为,对上佛门还是有些吃力,三教内讧必也无法达到预期目标。

  若仅仅为了改变一个缥缈月的命运就去做这些,没那个必要,更不值得!

  心中有了决断后,‘鹤白丁’便将目光移回到了正在激烈战斗的禄名封和却尘思两人身上,而不远处的缥缈月此时却是望向了他所在的方向。

  纵使已被异识感染,但缥缈月此刻却隐隐觉得‘鹤白丁’刚才看她的眼神有几分熟悉感——轻挑,玩味,更有一股高高在上的冷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