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海神之争(2)

2021-09-26 作者: 神圣智狼
  第521章 海神之争(2)

  安博里也被称为“泼辣女王”、“大海女王”、“深海女王”,执掌了:大洋、洋流、海浪、海风、台风、海洋风暴、海底地震等神职。

  由于大部分水生种族都有自己的种族神并不信仰她,实际上她的信仰来源主要靠恐吓海上航行的水手和沿海城市与岛国的市民。

  安博里的潮湿巢穴位于无底深渊第13层“鲜血突岩”,这是一处被淹没的层面。

  虽然大多数人对她的崇拜是出于恐惧而非敬慕,但的确有少数分子(譬如大多数的鲨化人,这些兽化人被她创造出来的)发现她的道德观合乎自己的胃口。她在沿海城市有大量神龛,水手们常在她的祭坛上留下鲜花、蜡烛、小糖果或是钱币,指望安博里在下次航行中能放自己一马。

  向她致敬的还有海运商人、港口城市、岛国和岛屿定居点,安博里的怒火足以将他们摧毁,与此同时并没有一位强大的守护神明能够抵消她的威胁性索求。

  安博里与带领船舶安全返航的苏伦纷争不断。她很希望接收塔洛斯的所有遗产,成为唯一的天灾之神。不幸的是,她无法直接影响陆地,这限制了她的雄心壮志,所以她只能等待着时机。

  安博里是位纯粹的恶毒、卑鄙、邪恶的毒妇,即使在让人恐惧的狂怒诸神当中,她的恶毒也是名列前茅。

  特别是她的反复无常,当她觉得自己没有在交易中没能占到最大的便宜时,就会心血来潮地撕毁协议;在看着她的鲨鱼讲海难受害者撕成碎片、看着其他人慢慢溺死时,她将从中获得极大的快感。

  她也是位虚荣的庸俗妇人,渴望他人的阿谀奉承。如果她有什么弱点,那可能便是她对权力的永恒贪欲和对行使权力的沉溺。

  安博里的化身极少现身。如果她决定露面,将呈现为一具手爪、肘蹼、淡珍珠色死鱼眼与巨褐藻长发的蓝绿色女体。这副身体将在波浪之上升起,以此给人(通常是失事船只甲板上的水手们)留下深刻印象。她的身上佩戴着巨大的贝壳珠宝,身披一袭由数以百万计淡紫色水母组成的斗篷。她的嗓音嘶嘶作响,仿若大海中的浪花;在将看见她的人抛进水中杀死、毁灭时,她还将发出残暴冷酷的笑声。

  相较于派遣化身,大海女王更喜欢显作风、化作浪。无论采用的是哪种显现,常常都会伴有安博里那冷酷、残忍的笑声或是嘶嘶的口信。

  安博里教派的牧师是个形形色色、杂乱无章的群体,他们非常喜欢用带钩的镰状小刀决斗,来解决首座职位与位阶上的分歧。(这些决斗用刀代表着安博里对航海者的收割。)
  安博里教派的祭司漫游于沿海城市,主要靠恐惧不安的海员们留下的祭品为生。除了传统中点燃的蜡烛与小糖果外,安博里教派的祭司越来越多地要求在祭坛上留下更多真正的硬币。

  在没有信徒在场时,安博里教派的祭司们会在随后从安博里神龛的石块祭坛上拿走祭品,并用含有海藻的海水冲刷祭坛,以此暗示大海女王已经来过拿走了她应得之物。人们支付丰厚的报酬让安博里教徒会坐船从一个港口到另一个港口,因为人们觉得他们的存在会确保安博里不会摧毁这艘轮船。

  多数平民恐惧而非尊崇安博里,但她只在乎他们“是否”而非“为什么”信仰她。她罕见会眷顾哪位凡人,但她的确为那些忠实献上供奉的人给了一点点额外的回报。

  为了在航行中获得顺风或是祈求在暴风雨中生还,水手们会把贵重货物用管子送下船作为祭品:用喉管演奏献给安博里的曲调,同时把货物翻到另一边。如果风险极大,他们通常会确保货物里有活物。如果船只搁浅或沉没,而船上有安博里祭司,狂怒的水手们会在自己被淹死之前,设法把这位祭司杀掉。曾经有位安博里教派祭司的尸体被插了多达30把弯刀冲上海岸。

  许多年来,坠星海一直是安博里信仰的重要地区,临海的城邦和王国,以及海盗、海商、渔民都不得不为这位喜怒无常的女神奉献祭品。

  西北海岸的科米尔王国的玛杉柏城的海崖之邸曾经是安博里教派最富裕、最大、也最有影响力的神殿,不过要么是因为敌对神明的贡献,要么是因为安博里自己的不悦,它在动荡之年期间被彻底摧毁了。

  科米尔王国是个建立时间超过了两千年的古老国家。科米尔王国从它开明的君主政治、工作勤奋的人民以及优越的地理位置受益无穷。这是一个由山脉森林和邪恶类人生物殖民地所环绕的开化地区。

  科米尔那训练有素的军队和由政体认可的精良施法者集团闻名天下,它还以精美的食物、诚实的人民、难以理解的神秘事物以及与世上其它地区有着充足的交流而自豪。

  但近年来由于王室继承者的内斗、反叛贵族的挑战、地精与兽人的肆虐、饥荒,以及北部的新耐瑟王国的威胁,让这个古国面临着很大的麻烦。

  科米尔目前正为了维持它的疆域而奋斗。在国中一座城市已成废墟和大量邪恶类人生物依然在乡间肆虐的情况下,这个国家目前正需要能够灵活应变的领袖来帮助捍卫王权以及协助对抗敌人。

  “香料之城”玛杉柏是科米尔的第二大城,这是座建立在用桥梁连结,运河交杂其中的数座小岛上的海港。

  起初是建在沼地上,随着发展,玛杉柏不断将它的邻近区域纳入,但它有时闻起来还是有沼泽的味道。“香料之城”十分依赖贸易,当地的贸易公司将从遥远国度运来的货物在这贩售。小船充斥在运河上,为了逃避法律,许多交易都是秘密进行的。

  平坦、坚固的广场在这很难找,只有有钱人能够享受铺设的地方,而且通常是建筑物的屋顶。虽然也有泰摩拉、安博里和渥金的小圣坛,但这里最大的神殿是属于洛山达的。皇家海军一支由十二艘战船组成的特遣队驻扎在这里。

  ……………………

  台风将至,天气已经转变,天际传来几声沉闷的雷鸣,宣布着暴风雨转瞬即到的预言。

  淅淅沥沥的雨点洒向玛杉柏的大地,港区街头上的行人纷纷往能够躲避风雨的地方快步而去。

  水手和船东冒着绵绵细雨在码头上努力加固码头和检查船只情况,直到一切都就绪安全之后才抖落一身水珠钻进某个街头的酒馆或者旅店再也没出来。

  劣质麦酒的香气与雨水带来的海腥交织成难辨香臭的味道,仅仅在一层烂泥上铺了木板的道路也反溢出各种排泄物和泥土发酵的诡异气味。

  瓦尔塔用力撑开手里的帆布遮挡住头顶,挂在胸口布包里面放着各种采购来的货物,有鸡肉、水鸟肉和在科米尔这地方比较常见的咸牛肉。

  挎在肩头的木头箱子里面更是放着两瓶上等的葡萄酒和价值不菲的香料,作为著名海商梅兰莎勋爵家的仆人,瓦尔塔被分配了一个艰巨的任务,那就是采购进行祭祀的祭品。

  瓦尔塔很难理解为什么祭品里面会有咸牛肉这种水手们都嫌弃的食物。但是他并不知道,这只是采购的一小部分商品,因为真正的主要祭品已经由市场上熟悉的菜商和屠夫赶着牛车送到了建立在高岗上的豪华庄园里了。

  瓦尔塔采购的这些与其说是祭品,不如说是梅兰莎夫人在检查了祭祀流程后大发雷霆的结果。由于提供大部分畜牧产品的邻国安姆王国正在和南进的新耐瑟开战。

  战乱对于他们的畜牧业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所以连带着科米尔也受到了影响,市场上根本采购不到足够的鲜牛肉。于是,管家只能硬着头皮让瓦尔塔去买一些咸牛肉和鸟肉来凑合一下。

  顺着港口旁的小路,瓦尔塔跑上高岗的时候,天空已经乌云密布,海水如一位愤怒的泼妇般用力拍击着海岸和港口。

  “快点!快点!”管家早早的撑着伞等在了门口,庄园里面梅兰莎夫人用尖锐的女声喷吐着若干污言秽语,看得出来,这位贵族夫人已经是出离的愤怒了。

  庄园大厅内已经按照教义进行了精心而考究的装饰,纯铜打造的火炉上燃烧着温暖的火焰,瓦尔塔甚至来不及擦一下脸.上的雨水就被打发去厨房帮忙,因为祭祀已经在梅兰莎夫人的极度不耐烦下提前开始了。

  纯金火盆内碳火炽热,烘烤着两侧带着奇怪的(OvO)面具低垂脑袋的教众们,由于科米尔官方并没有许可公开传教,因此,青鳞公主的信仰也只能在这种私人宅邸内举行集会和祭祀。

  作为这只民间教团的带头人也是最为虔诚的信徒之一,梅兰莎夫人已经换上了一身简朴而考究的礼服,从侍女手里接过银质的(OvO)面具带在脸上,仅仅从两个圆形后面露出她的双眼,随后走上祭坛,亲手点燃代表祭祀开始的四根芳香蜡烛,幽幽蓝焰构筑出一个“圣所”的区域。

  青鳞公主的祭祀要求即简单又严苛,简单是指,你哪怕用石块堆个圈圈上面随便架个破锅都行。而严苛是指祭坛上的结构、代表圈出的祭祀场所的蓝焰、祭品的内容、处理和最后的供奉都有着近乎于苛刻的要求与流程。

  燃烧着蓝焰的蜡烛将周围的器物勾勒出漂亮的轮廓,昂贵的熏香在精致香炉内焚烧,让整个空间笼罩在淡雅而不夺主的香气当中。

  信徒们低垂脑袋默念祷文,依次排队从一旁的香料盘内抓取一点香料撒入香炉内,接着管家命女仆推来一辆手推车,上面是各位与会信徒带来的祭品,盘子上贴着各自的名字和标签。

  他们将这些祭品恭恭敬敬的举过头顶绕着圣所行了半圈后,一盘一盘的放入祭坛上蓝焰勾勒的范围内。熏香的烟雾突然旋转起来,渐渐泛起星星点点的光芒,祭坛上的祭品绝大部分都消失了,而没有消失的那些祭品在确定是谁带来的后,那个人都会遭到教友们的怒目而视。

  “(O~O)”

  冥冥中,烟雾凝结成了一张胖嘟嘟的,萌哒哒的小圆脸,随着咀嚼的动作不断的蠕动着腮帮子。

  “修雪不吃这个……你是个傻子!”

  修雪用嫌弃眼光的瞟了一眼那堆蛋糕。她不吃这种淀粉超标的玩意儿。

  用自己花了一整天精心制作的蛋糕当贡品的那位糕点师信徒也只能对着同伴们遗憾的耸耸肩。

  女神对于甜点类食品十分的挑剔,所以大家没有苛责他。

  在信徒们看来,青鳞公主喜欢吃肉这点是无疑的,所以每次负责供奉肉类和鱼类的信徒都没什么难度。

  但是她对于供奉的糕点却是一种难以预测的状态,有些时候那些劣质的糕点也会得到青睐,有的时候呕心沥血之作被弃如敝履。

  所以,在祭祀当中担任奉献甜点的那个人普遍是一个苦差事,如果还要苛责的话,那就没人会给女神准备这类祭品了。

  这是因为他们都是萌新信徒,是自发组织的信仰,不了解修雪的爱好,被嫌弃的甜点都是那种淀粉类食材太多的玩意儿。如果是修雪的正规教会,就不会犯这种错误。比如说,如果这次的蛋糕把淀粉控制在一成以下,就会得到修雪的认可。

  切成小块的牛肉、禽肉飞快消失在熏香的烟雾中,伴随着幽幽的香气与主持者的低声祈祷声,整个庄园笼罩在一种即神圣又诡异的气氛当中。

  仆人们颤栗得退避在走廊,看向席卷而过的狂风与雨幕。

  幽幽的蓝色光幕直通天际,那如妖魔般扭曲的暴雨似乎被安抚熄灭了一小部分,神力与神力的碰撞在天穹上激荡出极光般的色彩。

  如果现成有正规的牧师,就会感到这是两位神祇在隔空对峙。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

  在这座城市外海上空数万米的高度上,苍蓝的巨龙化身正和一个仿佛由贝壳和海水组成的女人在对峙。

  “一看就不好恰!”修雪嫌弃的打量着这个奇怪的东西。

  “修雪陛下,你是真的要和我作对吗?”安博里咬牙切齿的说道。

  原本安博里是来尝试与修雪谈判的,看看能不能让对方退让,毕竟在她看来,修雪虽然有一些海洋相关的神职,但都是副神职,本质上的冲突很少。

  但是见面之后不到一分钟,谈判就破裂了。

  呃,准确的说,修雪根本没谈,无论安博里说什么,都是那种(OvO)蠢呼呼的表情。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