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文丑:我与淳于琼将军同年同月同日死

2021-07-22 作者: 浙东匹夫
  第743章 文丑:我与淳于琼将军同年同月同日死

  淳于琼这次来,其实如关羽判断,确实是又给张辽文丑带了一万援军,留了七千在光狼城,三千人来运粮。

  增援的原因,也是张辽通过文丑向后方汇报、近日跟关羽鏖战断后,死伤数千,加上军中疫病未绝,另外数千暂时丧失战斗力,所以袁绍让许攸派了淳于琼补足这一万人。

  在上党战场投入多少人,上限是由光狼谷粮道的承载决定的。光狼谷这条路,粮车队络绎不绝往返,也就承载六七万人吃的口粮,还不会有多攒下来。

  所以部队投入只能那么多,得前方死掉多少人、节约下来多少吃粮速度,后面才能加人。

  否则堆叠人数太多,就会像P社战略游戏《欧陆风云》一样,“因为一个格子里堆叠站的部队人数,超过了这个格子基础设施的后勤承载上限,不停饿死人”。

  淳于琼心里对于这种部署是不太服气的,他一直觉得自己“曾经是跟袁绍平级的同僚”,现在做袁绍的下属,已经是很伏低做小了,居然还要他支援文丑?他来了,让他当这一路的主将还差不多!

  当年大将军是何进的时候,他跟袁绍都是西园八校尉啊!袁绍曹操刘备李素沮授,那都是在何进府上一起谈笑风生的酒友!沮授刘备李素三人当时的地位还更低得多!
  淳于琼正在感慨人心不古、仕途艰难,忽然光狼谷左右两侧太行山陡坡上,就哗啦啦推下来一些滚木石块、点燃了的柴草球。虽不至于堵死前进的道路,却也让部队步伐脱节、行动迟滞。

  随后,两边山上就各有四五百呼啸着的悍勇士卒冲了下来,还有一波弓弩压制。

  来敌虽然人少,但猝不及防发难,还是利用突然性沉重打击了淳于琼的士气,护粮队几乎炸锅。

  “关羽居然敢派小股精兵妄图翻山烧粮?”淳于琼一惊,心中大怒拍马舞刀就催督自己麾下士兵杀上前去、突破那些不知死的蟊贼。

  “贼徒找死!我乃征西将军淳于琼!”

  但淳于琼刚吼完,还没冲到前排,他旁边一个担任护军的督将下属,名叫吕威璜的就自告奋勇:“将军不必动怒,您身份尊贵,岂能与小贼动手,待末将前去斩贼!”

  淳于琼一想也是,自己是征西将军,跟一个杂碎亲自动手多没面子?就默许吕威璜带着骑兵冲突。

  对面的劫粮者翻山而来,所以马匹很少,为了防止被沿着山谷冲动,断路之后自发地在滚木乱石堆砌的位置设防,利用地面的障碍物确保骑兵冲不起来。

  王平骑着滇马迎战,他憋屈得连名号都不能报,得等后军把淳于琼包围了之后才能表露身份,所以心里也是无明业火乱窜。看吕威璜火杂杂冲杀而来,王平抖擞精神奋力交战。

  数招过后,他已经摸清对方的武艺,知道对方擅使长枪,利在冲刺,站定了打就很吃亏。王平早已观察了地形,便故意假装不敌往侧后方一处乱木枕藉的地方退。

  他的滇马擅长越野,躲避障碍物很灵活,吕威璜却不疑有诈,加上初战都来不及观察对方骑的什么马,也没意识到滇马和北方草原马的特性差异,直接就冲了上去。

  虽然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名将,但作为淳于琼身边以武艺见长的护军将领,正常情况跟王平大战三五十合还是有可能的。如今被有心算无心,追击中又略战数合,一不小心被勾引到了,奋力驾马冲刺时,没估计好障碍物,一个马蹄前失被一颗树绊到了。

  吕威璜摔了个狗啃泥,奋力晕晕乎乎掀开马要站起来,就被王平看准破绽杀了。旁边的袁军骑兵也是气势大挫,被杀散逼退了一波,尸体枕藉过百。

  淳于琼大怒,在他看来,王平根本就不是真的武艺有多高强,这完全是冲杀的时候利用障碍物耍诈嘛!
  他身边也没什么别的以武艺著称的副将可用了,加上被愤怒挑衅了头脑,也顾不得“征西将军亲自冲杀会不会有失身份”的问题,亲自带领剩下全部骑兵一波压上去。

  淳于琼武艺也是有一点的,虽然最近比较郁闷、也没什么战斗压力,每天喝酒也还是得喝,不过即使喝完酒,水平也依然比吕威璜高一点。

  毕竟要骑马行军运粮,不比在粮仓里睡大觉,淳于琼不会喝到酩酊大醉,比历史上官渡时的酗酒程度,起码要少喝六七成。

  三分醉不叫醉!不影响发挥!这最多只能算微醺,五六分醉才能算酣畅、八分醉才算酩酊!十分醉才是睡死!

  可惜的是,微醺虽然不会明显影响武艺,却会导致人对局势的判断过于自信。淳于琼在前军被突袭、先锋被斩杀、骑兵被搅散的三重打击下,没有正确评估己方的士气重挫和混乱程度。

  他带着身边亲兵冲杀上前,有胆跟着他死战到底的人,却未必够多。

  尤其光狼谷地形狭窄,几百辆牛车驴车长蛇阵排开,头部根本摆不开太多人马,后军堵在那儿很容易打成添油战术。

  对面的王平却丝毫没有心理负担,一点也不觉得群殴淳于琼有什么丢脸的地方。

  他在正面虽然才集结了七八百士兵,可因为无当飞军都是山地兵,地形适应性超强,在光狼谷中可以展开的正面宽度也就更宽大。

  淳于琼带着亲兵身先士卒疯狂猛杀,很快就陷入了王平三面夹击的状态,左右两侧山坡上的无当飞军士兵都蜂拥过来砍杀淳于琼的旗阵,局部战场上反而成了王平以多打少。

  淳于琼和王平乱战群殴,并非斗将单挑,两人都是各自砍杀了十几个敌兵后,自然而然交手了。淳于琼的蛮勇之力还是有的,一开始大开大阖打得年轻的王平还有些抵挡不住。

  但撑过了最初的艰难时刻后,淳于琼大汗淋漓渐渐彻底清醒酒劲散尽,才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三面夹击,身边亲兵越打越少。

  太卑鄙了!刚才跟吕威璜打的时候明明是斗将单挑,现在怎么成了混乱群殴?

  但淳于琼已经没有机会懊悔自己的怒而兴兵了,随着身边的亲兵陆续倒下,淳于琼被王平和另外两三个汉军军官和一群拿钉锤手斧的蛮兵杂兵群殴,双拳难敌四手。

  淳于琼连续杀伤十余人,身上也被足以让人破伤风好几次的生锈锤钉扎了各种小孔,气力不支最终被王平结果了。

  王平从淳于琼尸首上剁下首级,剩余的护粮队残兵各种溃散,跑得漫山遍野。

  ……

  光狼城内的文丑,在半个时辰之后,就接到了败兵的飞马回报,说淳于琼将军被千余翻山而来骚扰烧粮的关羽麾下精兵袭击,淳于琼本人死没死,这信使其实都没时间确认。

  文丑闻讯大惊,立刻点起人马前去增援。因为时间仓促,他只好先带领快速反应的骑兵,然后让自己的部下、副将最快速度整顿部队,整编好一队可以出发就立刻开拔。

  也顾不上在光狼谷中行军会不会打成长蛇阵添油战术、葫芦娃救爷爷那样一个个送一个个白给。

  文丑的判断从兵法正道上来说并不算错,因为这个位置不可能有敌人的大军,只是擅长翻山的小股骚扰部队。

  那些骚扰部队本身是没有后勤保障没有粮道的,就靠劫一把回复一点持久作战的耐力,烧粮队的时候如果抢不到,一段时间后就只有自行退兵或者饿死。

  这样的局面,从兵法上来说确实不用在乎长蛇阵不长蛇阵。

  文丑火急火燎赶到战场时,前方还是杀声震天,战场上有些火焰,黑烟滚滚,但看起来牛车驴车倒是没有烧尽,显然关羽的劫粮部队并没能做到彻底掌控局面。

  但是,战场上的敌军规模,看起来也远不是一开始回报的信使所说的“千余人”,怎么看都有至少好几千人!
  事实上,此刻王平已经连自己的旗号都光明正大地打起来了,到了这一刻,一切诱敌阶段都已结束,没必要再藏了,亮出旗号,才能吓到敌人,让他们意识到一直以来自己都中计了,更好地打击敌人士气。

  事到临头,文丑也没法改变决策了。虽然敌人比情报里多,已是马入夹道不得回头,不打也得打。

  “还好没来晚,立刻全军突击!”

  文丑镔铁长枪一招,立刻全军压上。

  文丑武艺自然又远在淳于琼之上,不愧是河北名将,冲入无当飞军阵中如入无人之境,镔铁长枪翻飞,那些只用短兵器的山地兵竟无一合之敌,往复冲杀之间被他连连挑落数十人。

  文丑连防守都不用防守,只是精准地把镔铁长枪很有自信地调整着刺杀角度,自然而然就能在敌人砍中砸中他之前把对方收了。

  兵器比敌人至少长五六尺以上,还防守什么?杀人就是最好的防守。

  王平本人处在原本淳于琼粮队的正前方、也是山谷的西侧,所以倒也不会被文丑正面撞见。文丑先遇到的,只是王平分兵断淳于琼粮队归路的东侧那支偏师。

  因为军中没有名将,不到半盏茶的工夫,竟然被文丑把截粮队归路的那部分汉军彻底凿穿。

  一时之间,被围困许久几乎完全崩溃的护粮军残部,士气瞬间恢复了一大截,毕竟退路已经被文将军重新打通,己方不可能被王平围歼了。

  可惜,这一切依然只是开始,放任文丑“救出”淳于琼的残部,只是为了包一个更大的饺子。

  文丑得意了没多久,山谷两旁爆发出更大的呐喊,成千上万的无当飞军山地兵疯狂从北边山坡上涌下。

  当先一将横刀立马,只带了百余骑、当道断了文丑后路。那将领身高九尺、红面长髯,任谁看一眼都知道正是已经威震华夏的关羽。

  只不过,关羽今天骑的马看起来有些羸弱到不协调,那么短腿的矮马,扛一个九尺高的壮汉,想必根本谈不上冲杀时的速度。

  文丑看到关羽的那一刻,就瞳孔剧烈缩放了好几次:“关羽?你竟亲自来此?这些,应该是你骗了许子远说调到李素那儿去的王平无当飞军吧?好,你够隐忍。

  将士们随我冲杀突围!关羽不过百余骑,其他都是步卒还没拦截到位,趁这时候杀出去我们才有活路!如能踩死关羽大将军更会给我们全军升官数级!”

  文丑虽然知道关羽厉害,但他也只能搏命赌一把、做出眼下状态最好的选择。

  北侧山坡冲下来的无当飞军,毕竟还需要时间机动到位,第一时间堵在光狼谷路口的人数并不多。如果再拖下去,拥堵越来越厉害,才是更走不掉了。

  哪怕你关羽带了一万人来翻山绕后,此刻第一波冲到的不过几百人!跟你群殴硬冲过去便有希望!

  文丑亲自发动了决死冲锋,河北骑兵浩浩荡荡如一道长龙,掉头往来路方向迅猛冲锋。因为是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文丑原本处在军阵的中前部,现在反而拖后到了中后部,并不会直接撞到关羽。

  随着厮杀愈演愈烈,文丑面前影影绰绰不知有多少骑兵在互相绞肉冲杀,左侧山坡上的无当飞军也是不要命似地扑下来侧击文丑骑兵的腰部,想把文丑的部队一段段截断。

  “我跟关羽之间,起码隔了千余骑,关羽说不定已经被乱马踩死了吧?”文丑因为杀着杀着视野不好,心中难免升起一股意淫的期望。

  可惜,事实并不让他如愿,不久之后,他只觉得眼前的采光似乎都忽然明亮了一些,面前原本影影绰绰层层遮挡的己方骑兵,忽然波开浪裂一般往两侧辟易躲出一条路来。

  面前一将青龙刀上下翻飞,浑身浴血,也不知砍死了多少人,胯下的滇马居然还换了一匹河北马,也不知是文丑麾下哪个部将已遭不测、被关羽剁了之后战场夺马再战,反而让关羽越冲越快了。

  那股冲天的血腥和杀气,竟让文丑的部下全部本能地无法克制恐惧,自然而然条件反射往两侧拨马躲避。

  此时已经是下午未时末刻,按说文丑是在逆光的方向,太阳在他背后,不会被耀眼。

  但他因为一直习惯了面前正面被铛得严严实实,看不见蓝天白云,所以忽然空旷起来、视觉隧穿效应盯着看的那个方向上,也有了一丝蓝天的反光,他瞳孔忍不住本能收缩了一下。

  然后,他视线的暗视觉,就永远消逝定格了,一丝蓝天的反光,变成了更多蓝天的反光,甚至可以看到白云,太阳,最后落地,双目圆睁永远看向天空。

  当他重新看到第一丝天光的时候,就永远也躲不开更多的天光了。

  看个够吧。

  大脑也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来不及去关心自己控制的那具身体在哪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